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二十八節動員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4-01-24 06:32  |  字數:3683字

聖階,並不足以讓兵感到恐懼。

再怎麼說,他也是當年南十字兵團的幾大巨頭之一,雖然另外幾個傢伙老是因為他脾氣好而欺負他,但他依然是刀山血海中殺出來的。死在兵團之下的聖階有多少?他早就不記得。

哪怕他很清楚,現在的他,只是一具殘缺不全的魂將。莫說全盛時期,便是唐天,已經開始超過他。

哪怕他同樣清楚,武技體系發現到如今,已經達到巔峰,當今的聖階,比起他們那時,只怕要強大得多。

可他依然沒有任何畏懼之心。

因為,他是一名老兵,戰火早就把他的神經磨礪異常堅韌。他經歷的戰役,是這一萬年里,最慘烈最殘酷規模最浩大的一場戰役,沒有之一。經歷如此洗禮的老兵,怎麼會對一名聖階感到恐懼?

剛剛醒過來時,兵充滿了不習慣。在他的生活中,戰鬥是唯一的主題。在前線的時候,睜開眼睛,往往就要準備這一天的絞殺。後來擔任首席教官,每天的主題,也依然是教導新兵們如何戰鬥如何殺死敵人。

在那段時間裡,他跟在唐天身邊,安逸的生活,讓他有些不知所措。現在的生活,他反而更加適應更加如魚得水。

他為戰爭而生。

他抽著煙,忽明忽滅的火光,映照煙霧繚繞中,那張有些滄桑的撲克臉。煙是兵營留下來的,團長的最愛。以前兵從來不抽煙,但是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抽煙讓他心神平靜下來。

每當這個時候,他都會想到團長,連他抽煙的姿勢也不自主地模仿團長。

他做不到像團長那樣豪邁那樣視天下英雄如芻狗,但他也有自己長處,比如更擅長練兵,再比如更加冷靜和仔細。

像這樣的戰鬥,如果團長的話,二話不說直接率兵突擊,因為在團長眼中,聖階根本不算什麼。而兵則會先徵集大家的意見,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如團長,需要更加謹慎。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時間畢竟太短,哪怕他一直在瘋狂地汲取周圍的一切,但依然不如枇杷叮鐺她們對這個世界更加熟悉。

可一旦作出決定,兵卻沒有半點猶豫。他去了一趟兵營訓練場,唐天依然沉浸在自己古怪的創新之中。兵端詳了片刻,沒有打擾,便悄然離開。

天武狼院。

阿倫結束一天的修鍊,他拖著疲憊的身體,跳入冰池。冰池奇寒無比,飄浮著一層美麗的冰晶。冰晶的塊頭拳頭大小,水晶一樣,太陽照射在上面,折射出漂亮的光芒,卻不會有半點溫暖的感覺。

躍說冰池,阿倫一個激靈,瞳孔在一瞬間不自主地擴張,大腦出現短暫的空白。過了好一會,他才漸漸回過神來,刺骨的寒意,侵蝕著他的心神。

他咬牙堅持,冰池對他們的血脈純化和真力的提升,有很好的幫助。

天武狼院的學員,每天修鍊完之後,必需要在冰池浸泡一個小時。冰池迅速成為整個學院,最可怕的地方。不過,學員們大多都是像阿倫這樣的窮苦出身,冰池雖然可怕,但是大家也自覺堅持。

「聽說了沒?兵大人回來了!」

不遠處幾名學員的聊天,引起阿倫的注意。

「我們會不會出動?」

「肯定會!主上是那種忍氣吞聲的人嗎?大熊座敢找主上的麻煩,真是熊腦子沒救啊!」

「主上也真是厲害!乖乖,把大熊座逼到這地步!」

……

阿倫默默地聽著。大熊座偷襲獵戶座的消息,傳到學院,學院便一片嘩然。天武狼院是一座武將學院,討論時局是學員們的最愛。雖然大家現在的水平並不高,但是並不妨礙大家的熱情。

「小五,兵大人不是找你去了一趟么?透露點內幕嘛!」

忽然,一名學員沖著角落裡閉著眼睛的少年嚷著,刷,整個冰池的學員全都把目光彙集過來。阿倫也不由望了過去,小伍是學員中非常特殊的一位。據說他以前是康德的手下,康德的傳承就傳給了他。

、和,是豺狼座最強大的三大傳承。和都落到主上手上,小伍上交的完成了最後一塊拼圖。

如今他們的修鍊的,便有小伍的功勞。

兵大人對小伍一直青眼有加,非常欣賞。大家並沒有太多嫉妒,康德死的時候,有勇氣跟著赴死的,只有小伍,這樣重情義的人,無論在哪裡,都值得尊敬。

小伍沉默片刻,忽然道:「大家很快就知道了。」

學員們眼睛一個個亮起,小伍雖然說得很隱諱,但是透露的信息,卻讓大家有更多的想法。

就在此時,忽然尖銳警報聲響起,冰池裡的學員們齊齊一愣,下一刻,所有人不約而同從池子里衝出來。他們顧不得擦乾身上的冰水,紛紛從水瓶武櫃中取出自己的機關魂甲。

他們嫻熟地鑽入機關魂甲,催動機關魂甲。

天空回蕩著低沉肅殺的命令,全院可聞。

「所有學員請注意!所有學員請注意!」

「十分鐘後完成武裝集結!」

「這不是演習!這不是演習!」

從天空望下去,偌大的天武狼院此時如同沸騰一般,無數機關魂甲,從各個角落湧出。它們在地面轟隆狂奔,一隻只沉重龐大的青銅腳掌帶起泥土飛濺,地面顫抖不止。它們頭頂,一道道呼嘯的青銅身影,掠過房頂樹梢。

青銅洪流,正在集結。

沙漠上,幾道身影,在急速飛掠。

「哇哈哈,關鍵時候,還是要靠活潑武男子,才能夠扭轉局勢啊!」阿莫里哇哇大叫,一邊狂奔,一邊彎起粗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