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二十七節違背常理的嘗試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上面,只會火花迸濺。沉重龐大的機關武甲,在上面奔跑、衝刺、撞擊,都無法對它破壞分毫,唐天只不過一個踏步…… 這個傢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怪胎…… 唐天沿途都是小心翼翼,唯恐再陷入地面,...

狼堡已經大致完工,由於是一座純軍事要塞,它的規模不需要太大,建造起來簡單許多。剩下的,都是一些細節的工作。

阿德里安幾人,唐天把他們丟給小鶴子。唐天在心裡陰險地想,也不知道小鶴子會怎麼折磨他們,真想看看埃

不過很顯然,他沒有時間。

他現在就像個膨脹的氣球,體內的星力滿得他都有股錯覺,自己會隨時爆掉。

兵早就在07兵營等他,看到唐天的模樣,也不由嘖嘖稱奇:「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我作教官這麼多年,還沒有見過這麼奇葩的存在啊,小唐唐,不得不承認,你簡直是集天下奇葩於一身啊1

「奇葩?什麼意思?」唐天一臉警惕,兵大叔嘴裡說好話可不容易。

「哦,就是不走尋常路。」兵一本正經。

「真的?」唐天眼中透出濃濃的懷疑。

「不信你去問鶴。」兵一臉坦然。

唐天頓時眉開眼笑,得意洋洋:「哈哈!大叔,你終於看穿了神一樣少年的本質啊!不走尋常路!說得太對了!這個我喜歡,神一樣的少年就是奇葩!很奇葩1

要忍住笑真的很考驗功力好嗎……兵強自忍耐:「來讓我看看你現在的實力。」

「這裡嗎?」唐天四下張望了兩眼,見沒有什麼東西,便嚷道:「那我來了1

唐天上前踏出一步,腳掌深陷進青銅地面,驚人的氣流向四周擴散,他周圍三丈範圍內的青銅地面齊齊凹下數寸,形成一個標準的圓形的淺坑!

兵的表情陡然僵住,他睜大眼睛,不能置信地看著唐天腳下的淺坑。

07兵營的訓練場,地面鋪的青銅地板,厚度達到半米,極其堅硬,刀劍砍在上面,只會火花迸濺。沉重龐大的機關武甲,在上面奔跑、衝刺、撞擊,都無法對它破壞分毫,唐天只不過一個踏步……

這個傢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怪胎……

唐天沿途都是小心翼翼,唯恐再陷入地面,此進終於可以縱情施展,頓時無比亢奮。

踏步沖拳!

一拳轟出,砰,清脆響亮的爆音把兵嚇一跳。

唐天揮拳的位置,出現一道如同水波般的透明波紋,那是空氣極度壓縮后形成的現象。這樣的波紋兵見過不少,稍有實力的武者,都可以揮出這樣的一拳。但是唐天這一拳,竟然沒有半點真力的波動。

兵暗自心驚,唐天吸收了天武月狼血脈,有了許多奇妙之處,但是肉體的力量,也絕對沒到如此強橫的地步。

大熊座三分之一的星力洗滌沖刷,這傢伙,命好得過份礙…

唐天很興奮,他拳出如風,最簡單的基礎拳法,但是在他手上,威力驚人。兵有種錯覺,好像訓練場內是一團颶風,他隔得老遠,狂暴的氣流都吹得有些睜不開眼睛。

真是可惜……如此強悍的身體素質,如果成為一名機關武者,會強到什麼地步?

這個念頭在兵的腦海中一閃而過,他便暗自搖頭。從他覺醒到現在,已經有很長時間,這些年裡,他始終貪婪地吸收著這個時代的一切。很多以前很模糊甚至錯誤的想法,如今脈絡也逐漸清晰起來。

如果唐天現在還實力低微,他一定會讓唐天走機關武者這條道路。機關魂甲的出現,重新定義了這個職業,它的頂點大大提升,它的未來不可限量。但就像任何一種新生的事物,它的發展壯大,必然需要時間的不斷地積累。就現階段來說,機關武者的高端戰力,遠遠不如其他職業。

現在機關武者的優勢,在於兵團。

訓練場內的氣流,被轟擊支離破碎混亂不堪,鋒利的氣流在青銅地面上留下一道道痕,但是唐天的身形卻絲毫不受影響,他就像把大鎚,所過之處,氣流盡皆粉碎!

唐天越打越是興奮,不需擔心腳下,不需要擔心力量的控制。各種武技,如同流水般,在他手上不斷地變化。

火鐮鬼爪、千拆破魔手、螺旋勁……

不知不覺,自己已經修鍊了這麼多的武技。每一次武技,此時用起來,感覺都和平時完全不一樣。他體內充斥著能量,任何武技,威力都極其驚人。他催動螺旋勁時,連他身體周圍的空氣,都被帶得高速旋轉!

可是,不知為何,他總有一種阻滯之感。所有武技之中,唯獨催動基礎武技的時候,沒有半點阻滯感。

基礎武技……

唐天下意識地停下來。

過了一會,他重新開始出拳,基礎拳法。果然,那種阻滯感消失不見,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如此得心應手。

兵有些看不明白,基礎武技?過了一會,他漸漸看出一絲苗頭。

唐天依然在一遍遍地反覆使用基礎武技,他的基礎武技,開始出現一絲變化。這些變化,兵有些眼熟,總覺得在哪裡見過,但是偏偏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兵皺起眉頭,定睛細看,終於,他看明白了。

他呆了呆,看向唐天的目光,就像見鬼了一般!

那些眼熟的變化,是火鐮鬼爪、螺旋勁、千拆破魔手等等武技之中的變化,神經病少年竟然在嘗試把這些高階武技的變化融入到基礎武技裡面!

這傢伙……腦子真的出問題了嗎……

兵覺得不可思議至極,所有人融合武技都會遵循一個基本的原則,那就是以高階為主,低階為輔。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會把高級武技的變化,融入到低階武技之中。

這完全違背武學基本規律!

低階武技之所以低階,除了它的威力更孝變化更簡單之外,最核心之處,便在於它對真力的理解和運用,處在相當低階的層面。

這也是為何,高階武技汲取低階武技的優點,屢見不鮮。而低階武技汲取高階武技的精華,卻是絕無可能!

可是,唐天就在做這絕無可能的事!

兵第一個反應就是提醒唐天,但是他很快冷靜下來。他擔任教官很長時間,對於新人的培養,經驗很豐富。比如以前的修鍊,兵從來不親自告訴唐天應該怎麼怎麼。因為他很清楚,他的那一套早就過時了。於是他給唐天提供一個個艱難的困境,讓唐天自己去琢磨去領悟。

以往的經驗告訴他,當那些天才們在做一些看上去很蠢不可及事情的時候,不要打擾他們。

唐天是天才……咦,自己竟然會有這麼可怕的想法……

兵覺得自己的腦袋被門夾了。

他轉身,徑直離去,反正自己也給不出什麼好建議,那就讓奇葩少年自由發揮吧,說不定能折騰什麼奇葩的玩意兒呢?

奇葩總是沒有止盡的……

兵回到三魂城,找來枇杷、唐丑和叮鐺,把仙女座的情況說了一遍。

「我們必需進攻大熊座1唐丑的態度最堅決:「大熊座現在就在懸崖邊,如果我們不趁機給他一腳,把他蹬下懸崖,那我們後面就麻煩了。」

「是呢,大熊座和我們的關係是根本無法緩和的,我們沒有其他的選擇。」枇杷也贊同唐丑的意見。

兵的目光看向叮鐺。

叮鐺明白兵的意思,不過她對大熊座的調查,花了很多的心力,條理清晰道:「大熊座最強大的,便是他們的暴熊兵團,不過他們現在在大熊座。大熊座和獵戶座之間沒有星門和航道,燕永烈已經發布全體動員令,大熊座的武者,正在源源不斷地湧向獵戶座,這確是個好機會。」

她端起桌上的茶水,一飲而盡,接著道:「燕永烈燃燒元壽,以王熊首維持大熊座的星力,沒有再戰之力。大熊座唯一能夠對我們構成威脅的,只有一個人。」

叮鐺豎起一根手指,神色凝重。

「刀聖邵德。」

這四個字,落在耳中,恍如驚雷,眾人只覺得呼吸一窒。

聖階!

這兩個字本身,就彷彿充滿了無以倫比的力量。

「邵德和燕永烈關係匪淺,兩人曾同幼年好友,但是隨著兩人成年,性情逐漸不合。燕永烈野心勃勃,邵德卻十分淡泊。他一直隱居在天熊山脈,燕永烈執掌大熊座之後,幾次邀請邵德,但都被邵德拒絕。燕永烈勃然大怒,大軍壓境。沒想到邵德飄然而至,一刀斬斷天熊山脈,怒瀾江水倒灌而至,阻隔大軍,無人越江半步,便是大熊座有名的飲刀河。」

所有人聽得目瞪口呆,他們早就知道聖階的強大,但是此時聽到叮鐺的敘述,卻發現聖階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強大!

「邵德雖然和燕永烈的政見不合,但是兩人的關係,卻沒有外界想象的那麼糟糕。燕永烈就曾想把燕圖送到邵德那裡學習刀法,最後只是因為燕圖對刀法不感興趣才作罷。如此關鍵時刻,邵德一定會出手。」

叮鐺的面色也出奇的凝重。

會議室內,空氣凝重如鉛。

眾人之中,唯一保持平靜的,便只有兵。

他身經百戰,那些大戰役,是當代武者無法想象的。一名聖階,根本不會讓他的意志動遙

兵看著叮鐺,認真道:「只有一名聖階?」

叮鐺心頭泛起怪異的感覺,難道兵大叔認為他們有勝率?她想說什麼,但是看到兵認真的神情,不自主地點頭:「只有一名聖階!邵德此人,沒有朋友,而且這場戰鬥發生得太突然,大熊座不可能提前準備好。」

「明白了,散會。」

兵神色平靜起身而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