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二十四節燕永烈之志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 宛如新生,亦痛如新生。 巫夏一行人停下腳步,他們不能置信地看著那道從天而降的光柱。那道光柱實在太顯眼了,整個仙女城都可以看到。 「秘寶!我的秘寶,力量在減弱1 忽然一名手下...

浩瀚的星力,毫無徵兆地爆發。

兇悍而蠻荒的氣息,籠罩仙女城,天空大熊座陡然光芒暴漲,一道粗壯凝實的金色光柱,從天而降,把唐天幾人罩在其中。

唐天只覺得身體彷彿掉進火爐,金色的光芒,帶著驚人的炙熱,滲入他的皮膚之中。

唐天獃獃地看著手掌。

這是……星力!

精純無比的星力!

手掌中的那塊骨頭,在金光中一點點融化,化作一灘金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滲入他的手掌之中。冰涼的感覺,讓他覺得說不出的舒服,那是精純到極點的星力。

轟轟轟!

光柱不斷地沖刷而下,唐天周圍五丈範圍,形成一個耀眼的金色光圈,把幾人一齊罩入其中。

昏迷的鶴手中的劍,嗡地輕顫,瘋狂地汲取著,恍若實質的金色星力。

同樣的還有凌旭手中的銀槍,羊角風鈴就像倆個小漩渦,拚命地汲取著星力。

簡峰元臉上浮現狂喜之色,如此濃郁的星力,對他而言,是無上的補藥!而他身旁的榮柔神情複雜,心中苦笑,他修鍊的是大熊座傳承,如此精純澎湃的星力,對他的裨益,無以倫比。但是今天之後,他和簡峰元只怕也成了大熊座的敵人,陛下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倆的。

傳說是真的。

那塊金色的骨頭,就是大熊座的三件黃金秘寶之一,!大熊座有三件黃金秘寶,、和,並非最強大的一件,卻是其中最為神秘的一件。

關於始熊荒骨,一直流傳著一個傳說,它關係到大熊座的氣運。這個傳說語焉不詳,沒有人清楚,而始熊荒骨對戰鬥的幫助,在三件秘寶之中亦是最弱。王熊首是大熊座的聖寶,由熊王燕永烈執掌,而妖熊秘爪,則在暴熊兵團統帥屠青手中。

燕永烈把始熊荒骨,賜予燕圖殿下,沒想到……

榮柔此時終於明白,始熊荒骨為什麼關係到大熊座的氣運。原因很簡單,星力,浩瀚得驚人的大熊座星力!

湧入體內的精純星力,不斷地沖刷著他的身體,他的皮膚開始泛起淡淡的金色。體內的一些暗傷,迅速地痊癒消散,多年前便停滯的境界,竟然蠢蠢欲動。

簡峰元同樣在拚命地汲取星力。

但是兩人的效率,比起鶴和凌旭,要差得遠。

鶴劍是天鶴座的聖寶,但是它封印多年,天鶴座沒落已久,星力萎縮,長期得不到滋養,它距離全盛時,亦差得遠。眼下,對它而言是個大補的機會。大熊座星力,比天鶴座高兩階,更何況如此之濃郁的星力?

而凌旭的羊角風鈴,是當年銀霜騎遺物,大有來歷。但是白羊座傳承的更替,讓它早就無法得到星力滋養,如此絕佳的機會,就像乾涸的土地,貪婪地汲取著星力。

但是最為驚人的,卻是唐天。唐天就像一個無底大洞,他的頭頂,竟然出現一道凝實得驚人的金色匹練,猶如金色的瀑布,瘋狂地湧入他的體內。

唐天悶哼一聲。

轟,金色火焰從他的身體冒出來,他的衣服化作灰燼。

唐天感覺自己就像一塊被丟進爐子里的鐵,他的血肉,不斷地被淬鍊。吸收了天武月狼血脈,唐天的肉體,已經變得非常強。前段時間,利用赤光和端木兩名陪練,完成度達92%的天武月狼血脈,以驚人的速度被他吸收融合。他的身體素質,全面突飛猛進,無論力量還是速度,都達到以前不敢想象的地步。他甚至以為,自己的肉體,已經瑧至完美。

但是,就是他認為瑧至完美的肉體,此時在金色的火焰中,卻是異常脆弱。

宛如新生,亦痛如新生。

巫夏一行人停下腳步,他們不能置信地看著那道從天而降的光柱。那道光柱實在太顯眼了,整個仙女城都可以看到。

「秘寶!我的秘寶,力量在減弱1

忽然一名手下驚恐地喊,其他人先是一愣,很快齊齊色變。

他們手中的秘寶,力量都在減弱。減弱的幅度雖然不快,但是這個跡象,意味著什麼,他們都很清楚。

這樣的情況,只有兩種情況會出現,一種便是聖寶降階,另一種便是星座的星力被極大地消耗,傷及到星座的根本。

星座的星力,由星座運轉而生,源源不斷。但如果極大損耗,同樣會影響星座的運轉,產生的星力,會大幅度縮水。

對於星座來說,這樣的結果,是致命的。強者愈強,弱者愈弱,星力的縮水,會讓該星座的秘寶,開始進入衰退期。秘寶威力的減小,影響最大的,便是該星座的武者。他們的生存力,便會迅速下降,星座的實力隨之下降……

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大熊座此時已經亂成一團。

當星力開始出現波動的瞬間,他便感受到,他霍地起身,臉上浮現不能置信之色,片刻后,他臉上的血色一點點褪去,彷彿突然間,蒼老了許多。

他的拳頭死死攥緊,渾身顫抖。

「圖兒,無論是誰,我一定會為你報仇1

咬牙切齒的話音透著恍如實質的殺意。

紛亂的腳步聲,從殿外傳來,燕永烈重新恢復到平時的剛毅果決,他轉身拾階而上,坐在王座上。

一群人像潮水般湧進大殿,每個人臉上都布滿驚慌。

「陛下!不好了1

「陛下……」

這些人看到燕永烈就像看到救命稻草,紛紛呼救。

「全都給我閉嘴1

燕永烈的咆哮,如同叢林中熊王之怒,在大殿之內回蕩,所有聲音瞬間消失,每個人都噤若寒蟬。

燕永烈眯著眼睛,帶著殺意,緩緩掃過在場眾人。

就在此時,一位全身披甲的偉岸身影,大步入殿,恭敬行禮:「陛下1

暴熊兵團的統帥,屠青!

屠青的臉頰削瘦,目光銳利如劍,神態肅穆,他全身披甲,行進間,甲片嘩啦作響。所有人心中覺得安定許多,大熊座最重要最強大的兩人都在,就算有什麼難過,也一定有辦法。

燕永烈冷冷開口:「除了屠帥,其他人,全都退下1

眾人面面相覷,但都紛紛躬身應是,如同潮水般退出,轉眼間,大殿只剩下燕永烈和屠青兩人。

「圖兒已遭不測。」燕永烈語氣很平靜。

屠青來時便大致猜到,他跟隨燕永烈多年,能聽得出燕永烈平靜的語氣,蘊含的深深悲傷。燕圖深得燕永烈喜愛,更是大熊座排位第一的繼承人,後面幾位繼承人,比起燕圖,差得太遠。

屠青輕嘆一聲,溫聲勸慰:「陛下節哀。」

「你不用替我擔心。」燕永烈一揮手,沉聲道:「始熊荒骨曾經是有資格成為聖寶的黃金秘寶,只不過因為它掌管星力,對戰力提升不大,王熊首才被定為聖寶。大熊座有三分之一的星力,歸其統御。我把它給圖兒,就是想用星力煉其體,沒想到……」

屠青神情凝重:「這件事有些奇怪。始熊荒骨雖然統御三分之一的星力,但是平時能用動的,不過百分之一。如此規模的抽取星力,以前從未有過。」

燕永烈搖頭:「以後沒有始熊荒骨了。」

屠青一怔,旋即失聲:「難道……」

「這是它最後的燃燒。」燕永烈冷冷道:「能讓始熊荒骨燃燒,我很好奇,誰有這個能耐。」

屠青眼中閃過一絲震撼,就連燕圖,也絕對無法讓始熊荒骨燃燒武魂,而對方竟然可以做到,這完全違背常理!

「先不要去管這個。」燕永烈眯起眼睛:「我們已經到了最危險的邊緣,告訴光明武會,改變計劃,我們要求馬上進攻獵戶座。直接進攻,放棄之前的從仙女座迂迴的計劃。」

「陛下1屠青大驚失色。

「這一戰,你必須勝1燕永烈狠狠盯著屠青,就像一隻兇狠殘暴的熊:「我們沒有時間,我只能為你們爭取到兩個月的時間。」

屠青心神劇震,忍不住再次驚呼:「陛下不可1

燕永烈露齒一笑,森然猙獰:「在慢慢衰老下去之前,還能賭上性命決一死戰,老天對我已經夠厚愛了。十年的壽命,換這麼一個機會,值1

「三個月的時間,你們的秘寶,威力不僅不會減弱,反而會變強1燕永烈目光瘋狂:「一旦你突襲,我會發布全體動員令!拿下獵戶座,只有拿下獵戶座,我們才能活下去!這一戰,沒有勝負,只有生死。我們贏了,什麼都有了,我們輸了,什麼都沒了。」

「陛下……」

屠青喉嚨就像被什麼東西堵祝

「勝利!只有勝利,才能讓我的犧牲有價值1燕永烈雙手按著屠青的肩膀,目光狂熱:「你答應我,一定要勝利!答應我1

屠青說不出話來,他重重點頭,用儘力氣狠狠點頭。

「哈哈哈哈!好!我們大熊武者,什麼時候怕過別人1燕永烈仰天長笑,他旋即止住笑,沉聲道:「去準備吧1

屠青毅然轉身,走出宮殿。

在他身後,驚人的能量波動,衝天而起。

屠青腳步停下來,眼中升起一團霧氣,薄薄的嘴唇死死抿住,他猛地抬頭,目光毅然,大步流星。

不勝不歸!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