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二十三節金色骨頭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接的關係。 沒有名師指點、資源匱乏…… 如果這些條件能夠滿足,那麼這些機關武者的實力,會進入一個高速增長的階段。雖然這些年輕人,並不是個個都是天才,但是成長到七階八階,卻沒有多少問題。...

「知道你的活了么?」賽雷朝端木眨了眨眼睛,秋波流轉,嫣然一笑。

端木很老實地點頭:「知道,兵器教官兼陪練。」

「說得太對了。」賽雷挽了挽劉海,風情萬種:「放心了,你身兼雙職,薪水我會給你多爭取一份。可惜赤光作用有限,好像也沒誰喜歡用刀,哎,也不能浪費啊,這傢伙現在只能作陪練。或者我開發一種用刀的機關魂甲?唔,這個得找唐丑商量商量。」

賽雷說到最後,已經是自言自語。

端木很識趣地沒有說話,這個女人的話,可不是隨便能接的。但是賽雷的語氣,還是讓他替赤光感到悲哀,赤光只怕還不知道,他已經被盯上。賽雷不把他的價值壓榨乾凈,是絕對不會罷休的。

賽雷回過神來,笑嘻嘻道:「對了,姐姐可是很看好你喲,專門把你安排到甲組,赤光負責乙組。一個月以後,兩組會進行對抗實戰,輸的一組,要接受懲罰的喲。姐姐可以提前偷偷提醒你,懲罰你是絕對不會喜歡的喲。」

看到賽雷臉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端木下意識地一個寒顫,這個女人可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啊!

端木在心中打定主意,無論如何,讓甲組獲勝!

他是見識過兩組的實力,那種整體打法,讓他的印象深刻。賽雷對他和赤光的安排,他也覺得其實蠻合適。

不過,有多少個兵團,能夠有黃金武者作陪練?有點奢侈……

這些天,他一直在思考這支機關兵團,心中有些判斷和猜測。但是當他真正接觸之後,才驚訝地發現,這些機關武者的境界,都非常低。

六階,這是平均水平,對於兵團來說,這個水平相當低。可是,就是這麼一批低水平的武者,經過搭配,竟然能夠爆發出如此驚人的力量,武將的水平之高,讓他非常吃驚。

不過,若是這些機關武者的境界,平均再提升一兩階呢?

那這支兵團,會變成什麼樣?

這個想法自從冒出來,便在端木的腦海中盤旋不去。而進一步的接觸中,他更是發現,這些機關武者之所以境界低,和他們接受的修鍊培養水平低下有直接的關係。

沒有名師指點、資源匱乏……

如果這些條件能夠滿足,那麼這些機關武者的實力,會進入一個高速增長的階段。雖然這些年輕人,並不是個個都是天才,但是成長到七階八階,卻沒有多少問題。

這就是豪門世家和普通家族之間的差別,對於豪門世家來說,他們早就研究出一整套合理有效的培養體系。他們未必隨時都會有天才出現,但是更加有效的培養手段,能夠讓他們擁有一批出色的武者。

豪門世家更加穩定,生命力更強頑強,和這一點有著極大的聯繫。每一個世家的培養方法,都是秘而不宣,絕不會輕易泄露出去。

而另一些掌握著這些技巧的人,就是那些強者。強者的實力強大,他們對武技的理解更加深刻,對如何修鍊的研究,也會比普通的武者更加深刻。他們比不上世家一代代完善的積累,但總會有些驚才絕艷的天才,他們能夠開創一個流派,開創一個新的世家。

端木便是這麼一位極擅長動腦子的武者,這也是為何他能夠屢屢擊殺比自己更強的武者。

他之所以答應下來,除了保命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對這些機關武者的好奇。平均水平六階的機關武者,竟然可以打敗流風團,這是他之前絕對沒有想到的。

他意識到這其中的價值。

他開始想著,要用哪些方法,來提高這些機關武者的境界。這些機關武者的境界,就像木桶最低的那塊木頭,如果能把它增高几分,那麼……

「霍夫曼那裡,你是怎麼想的?」賽雷收起臉上的笑意。

端木心中一凜,他沒有閃避賽雷的目光,坦然道:「我答應他的事,已經全都做了,我已經不欠他了。而且,我和老闆已經訂了武魂契約。」

賽雷嫣然一笑:「那是,現在大家就是自己人了喲,好好加油喲,不要被赤光比下去喲。」

「我知道了。」

端木點點頭,轉身向外走去。

走出地下室,燈火通亮的修鍊場,不時傳來呼喝吶喊聲,一個個龐大的身影,在燈光下奔跑衝刺。眼前的一切,是如此充滿朝氣,忽然間,端木對未來,有些期待。

巫夏面色沉靜,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塔頓雖然在新的仙女宮安排了防守力量,但是他沒有想到,會有人真的動手,而且新的仙女宮初建,規模不大,而且各種防守布置,也不夠嚴密。

巫夏沒有半點保留,手下的力量齊出,頓時勢如破竹。猝不及防的高原兵團,面對這些實力強大的武者,根本無法組織有效的進攻。

尤其巫夏手下的七刀,他們親如兄弟,配合默契,個個實力高超。倉促布下的防線,如何能夠抵擋他們,幾個來回的撕扯,防線就支離破碎。

安德麗娜臉色發白,她沒有想到,巫夏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對她不利!

手上的仙女環沉寂不動,最近仙女座的星力,都被她調來製作秘寶,仙女環損耗頗大。安德麗娜也有自知之明,哪怕仙女環完好無損,她也不是這些人的對手。

尤其是巫夏手下的頭號打手,那名幹練老辣的剽悍男子,刀法厲害無比。他一個人就牽扯了防線的大半精力,其他人才能如此從容。

防線岌岌可危。

忽然,一股驚人的能量波動,在遠處驟然爆發。

這是……

所有人下意識地停了下來,因為這股能量波動強大到令人心悸,每個人只覺得氣血翻騰。

巫夏臉色微變,殿下動用了那件東西……

就在他驚疑不定的時候,那股可怕的能量波動,嘎然而止,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剛才只不過是幻覺。

巫夏感覺自己的呼吸幾乎都快停頓,一個可怕的念頭,佔據著他全身!

不……不可能……

時間一秒秒過去,那股可怕的能量波動,再也沒有出現。

巫夏臉色煞白如紙,他的聲音帶著顫抖,歇斯底里地嘶吼:「撤!我們撤1

手下無不大驚。

「大人……」

巫夏面容扭曲,厲聲喝道:「撤!馬上撤!去唐天那1

幾個反應快的武者一愣之下,臉色齊變。

看著敵人如同潮水般退去,始終強撐的安德麗娜覺得自己就彷彿在夢中,一陣后怕湧上來,連腳都開始打軟。

這些人為什麼會退……

安德麗娜想起巫夏臨走前的那句話,頓時一個激靈:「唐天有危險!快告訴大將軍,支援唐天1

安排完這些,她才一屁股坐在地上。

呆坐了半晌,她漸漸從驚嚇中回過神來,坐在台階上,抓著頭髮,絞盡腦汁。

巫夏他們瘋了嗎?他們到底想幹嘛?

大熊座!

她咬牙切齒,攥著衣裙的手指指節發白。

簡峰元獃獃地看著手中只剩下半截的鬼頭刀,死亡的威脅,讓他所有的戰意,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體內的力量瞬間被抽空,腳下一軟,竟然撲通坐在地上。

榮柔呆了一呆,面色慘白,眼中露出絕望之色。他知道老簡一向圓滑世故,但也沒有想到,他的意志是如此薄弱。

他更沒想到的是,這三人的實力竟然如此之強。

尤其是唐天……

榮柔的目光,獃獃地看著唐天。他到現在,還無法想象,這個傢伙是怎麼戰勝殿下的。

這場戰鬥波及的範圍極大。

唐天所住的莊園,已經化作廢墟,就連周圍的幾個莊園,也有不同程度的損傷。

鶴從容走到簡峰元和榮柔面前,一人一劍刺下,封住他們的經脈。

有條不紊地做完掃尾工作,把昏迷的凌旭提了過來,鶴握著劍走到唐天面前,平靜道:「神經唐,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話一說完,他就像根木頭樁子,直挺挺向後倒,昏迷過去。

連續七記劍輪鶴舞,鶴成功地把簡峰元的鬼頭刀擊碎,也把簡峰元的鬥志和戰意,徹底粉碎。但是鶴的體力和真力,也透支殆荊

他一直支撐到現在,完全是一口氣硬撐著,現在心神鬆懈下來,便很乾脆地昏迷過去。

唐天被鶴嚇一跳,連忙檢查起來,發現鶴只是筋疲力盡,才放鬆下來。凌旭也沒事。唐天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

這一坐,扯動了身上的傷口,頓時痛得他直咧嘴。

忽然,他注意到腳邊一塊金澄澄的東西,他連忙撿起來。這是燕圖那隻手臂里的東西,想起剛一戰,唐天也心有餘悸。

太驚險了,如此自己晚了一秒,這件東西徹底的釋放,估計自己已經死了。

那股恐怖的能量波動,現在回想起來,唐少年心裡一陣后怕。

燕圖的右臂飛出去之後,便升起一團火焰,現在已經燒成灰燼,只剩下這件東西。不用說,唐天也知道這是件寶貝。

唐天好奇地拿到眼前,這是一塊金色的骨頭,形狀不規則,非常精緻光滑。

難道是黃金秘寶?不過,看上去,好像也沒有太厲害的樣子。入手溫熱,沉甸甸,其他的,沒什麼特別之處。

唐天的手掌,被割出好幾處口子,雖然不深,但還是滲出不少血。

唐天把玩金骨頭,不少血跡沾在骨頭上。斑駁的血跡,就像滴在沙子里,迅速滲進金骨頭,消失得無影無蹤。

就在此時,變故忽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