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二十二節鶴的決心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4-01-18 12:06  |  字數:3647字

凌旭的感覺奇妙極了。經脈內每一絲真力都前所未有地聽從使喚,銀化的肌肉此時也彷彿突然變得柔軟,連平時一直沉寂的武魂,也異常活潑。銀液凝聚在槍尖的最尖端,羊角風鈴的鈴音,就像縈繞在槍尖的風,若有若無,卻不散去。

從未有過的感覺浮上風頭,凌旭覺得他可以控制這一槍的每一個細節,槍身旋轉的每一分力量。真力沿著槍身注入,直貫槍尖,甚至他能清晰感受到,真力貫通槍尖那一剎那槍身的微微顫抖……

真是令人迷醉的感覺啊!

衝鋒的步伐,帶著完美的韻律和節奏,每一次蹬踏地面,都會讓他的力量增加一分,都讓槍尖的光芒更亮一分。

端得水平的銀槍,沒有一絲波動。

當最後一步完成,槍尖的光芒,亮得刺目。

他如同頂著一顆燃燒的流星,耀眼的光芒,讓這個世界為之黯然失色。

榮柔沒有想到,凌旭竟然會在此時突破。

這一槍,讓他的臉色大變,雙目圓睜,雙掌平伸,五指須張,十指猶如按進平靜的湖面,十點漣漪,從他的指尖泛開。

波紋擴散,合而為一,在他面前彙集成一個扭曲的透明圓盾。

熾目的流星擊中圓盾!

透明圓盾如玻璃般粉碎。

榮柔臉色再變,對著那點亮如星辰的寒芒,屈指連彈,身形同時暴退。

光芒陡然爆裂,榮柔的眼前,白茫茫一片。

當光芒散盡,只見榮柔踉蹌而退的身影,他臉上儘是不信之色,左掌赫然一個血洞,鮮血淋漓。

他勉強穩住身形,掌心的劇痛恍若未覺,他的目光,獃獃盯著凌旭。

凌旭保持著出槍的姿勢,一動不動,有如雕塑。

撲通,凌旭仰面而倒。

榮柔沒有動,他依然獃獃地遠遠注視著昏迷的凌旭,心中的震撼難以言表。他在大熊座的地位超然,見過的天才,不計其數。但是從未見過對勝利如此執著,如此渴望的傢伙。

竟然在最後關頭突破了……

榮柔苦笑,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運氣不好,還是老天對這個傢伙垂青,這麼小概率的事情自己竟然也會遇到。

不過,殿下給他的命令是活捉凌旭,這正合他的心意。這樣的天才,如果殺了,那就太可惜了。看到現在的凌旭,榮柔不由想到當年的自己。他能有今天的實力和地位,是一場場戰鬥中廝殺出來,如果缺乏對勝利的執著和渴望,又怎麼可能走到今天?

現在弱小不可怕,可怕的是缺乏對強大的渴望,對勝利的渴望。

還好這傢伙自己透支,昏迷過去,自己也是強弩之末……

榮柔正準備走過去把凌旭抓起來,忽然,房屋內一道光柱衝天而起,恐怖的能量波動驟然爆發。榮柔的腳步僵在原地,他當然知道是什麼!

他霍地轉身,目光如電,朝遠處的房屋望去。

殿下竟然動用那件東西……那個唐天,竟然厲害到如此地嗎?

榮柔心中凜然,燕圖殿下的實力他一清二楚。殿下從小天賦異稟,身體素質就遠超普通人,加上性情早熟,非常刻苦。而陛下對燕圖殿下非常喜愛,培養也不遺餘力。極少有人知道,燕圖殿下修鍊的陪練,就是他們七位王熊武者!

殿下性情霸道兇悍,實力如今比他們更強。而且殿下極擅長隱藏,他一身實力,從未在外表露過。榮柔對殿下的信心,比對自己的信心還要強。

忽然,衝天而起的光芒,驟然消失,同時消失的,還有那股可怖的能量波動。

榮柔的表情凝固在臉上,一個令他戰慄的可怕念頭,突然從他心底升起。

難道……

榮柔就像瘋了一樣,發足朝房屋衝動。

鶴有些無奈地看著對面的簡峰元。

簡峰元沒有半點動手的意思,他攏著手,臉上樂呵呵,就像一位普通的大爺,完全沒有半點戰意。

鶴的劍指著簡峰元半天,可對方完全無動於衷,就好像沒有看見。

簡峰元也很無奈,他可不想做替罪羊,萬一鶴有個三長兩短,天后問罪下來,那除了把自己丟出去,陛下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打贏了,對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那還打什麼?

簡峰元身為王熊武者,風風雨雨見得多了,深知這其中的危險。連殿下都不願意去碰,自己若傻乎乎地把鶴解決了,那有多蠢啊。他索性擺出一副老神在在的無害模樣,他在等殿下的勝利,拖到殿下把唐天活捉,他的任務就結束了。

鶴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沒臉沒皮的傢伙,他從小在母親熏陶之下,性子本來就是純良溫和,一時之間,竟然不知從何下手。

兩人就這麼詭異地僵持。

忽然,兩人齊齊扭過臉,一道耀眼的光柱,衝天而起。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動,從房屋內遙遙傳來。

鶴臉色大變,毫不猶豫撇下簡峰元,身形驟然消失在空中。

簡峰元的臉色亦是微變,當能量波動突然消失,他的臉色劇變,身形也跟著消失不見。

轟!

不堪重負的房屋,徹底崩坍。

當榮柔趕到時,映入他視野的,是一圈碎石之中,一名少年正在號啕大哭。

唐天!

榮柔心中一突,升起不祥的預感,他的目光很快找到不遠處,倒在血泊之中的殿下。

榮柔臉上血色一下子褪得乾乾淨淨,慘白如紙,身形一晃,險些站不住。血泊中的殿下,氣息已絕,沒有半點生機。

忽然,他眼前一花,一道身影擋在他面前。

鶴!

簡峰元遲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