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二十節這一戰的理由【第三更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4-01-16 00:44  |  字數:3567字

不開心……

燕圖和阿德里安詫異地轉過腦袋,目光落在唐天身上。這傢伙的腦子,不太正常吧,他哪怕看不懂剛才的戰鬥,也不至於聽不懂剛才他們說的話。

這傢伙……

燕圖有些不能理解地看著唐天,又不免看了一眼鶴,他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鶴這樣有地位又有實力的世家子弟,為什麼會承認這麼一個二貨作首領。

燕圖很清楚,世家子弟的驕傲,想要得到他們的認可,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

見燕圖的目光望向自己,善良的鶴好心地提醒:「就像殿下是三人之中最強的武者,這個傢伙,雖然腦子不是太好,卻也是我們三人之中,最強的人,殿下還請小心。」

唐天頓時一臉得意洋洋,連小鶴子都承認他最強,他剛才受傷的心靈頓時得到撫慰,至於那句腦子不太好什麼的,唐天已經自動忽略。

唐天是三人之中,最強的……

燕圖和阿德里安愣住了,同時愣住的,還有受傷的阿秀和劉中光。

鶴一臉正色,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但是當眾人的目光,落在一臉得意洋洋的唐天身上,又覺得荒謬無比。

這樣的傢伙,竟然是三人之中最強!

開什麼玩笑?

「就憑這個傢伙么?哈哈哈哈!」燕圖目光森然,嘴角浮現輕蔑的笑容,充滿嘲諷地調侃:「他媽媽知道他這麼厲害么?」

唐天的笑容凝固在臉上。

媽媽……

他的腦海中浮現一臉溫婉的臉龐,那張自從他有記憶開始,便深深烙印在腦海中熟悉而親近的臉龐。他想起了媽媽去世後的那段時間,自己縮在角落裡,不停地哭泣。孤零零一人的絕望、恐懼,到後來他開始習慣。習慣在媽媽的墓前,傾訴自己的心事,習慣在媽媽的墓前,大聲的說自己藏在內心深處的夢想,習慣在媽媽的墓前,說一定會讓那些欺負自己的人好看……

那段黯淡的生活啊……

唯一能讓他感到溫暖的,便只有媽媽了,那座墓和媽媽相關的記憶。

唐天低著頭,他的眼神,溫柔得就像水一樣。

自從自己在墓前和媽媽道別,已經很久了呢。

媽媽,您一定在天堂注視著我吧。

媽媽,我很想念你……真的真的很想念你……

「來吧!讓我見識一下,所謂三人最強的武者,究竟有什麼水平!」燕圖嘴角獰笑:「別讓我太失望啊!」

鶴憐憫地瞥了一眼燕圖,轉過臉龐對簡峰元道:「我們出去打吧。」

凌旭同樣憐憫地瞥了一眼燕圖,收槍對榮柔道:「出去打!」

修鍊到燕圖這般實力,六識敏銳異常,鶴和凌旭的目光,讓他只覺得說不出的彆扭。自己竟然被人用這樣的眼神看著?

燕圖心頭無名業火一下子竄了上來,心中暗自發狠,呆會一定要把面前這個混蛋撕得粉碎!

可惡!

「呵……」

一聲吐氣聲從唐天低頭的嘴裡發出,像是感慨,像是思念,像是鼓勵,像是緬懷,如那星風城山上的風一樣。

阿德里安眼角驀地一跳,這看似無意義的吐氣聲,卻讓他感受到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剛才那名跳脫的少年,好像一下子變得憂傷起來。

「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唐天的聲音,把沉思中的阿德里安扯了回來。唐天抬起臉龐,然而讓阿德里安意外的是,唐天臉上沒有半點憂傷,反而露出明朗有如陽光般的笑容。

「因為,這一戰,是送給天上的媽媽的!」

唐天露出微笑,神情認真,一字一頓地說。

送給天上的媽媽的……

這個荒謬的理由讓燕圖哈哈大笑:「哈哈哈哈!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么!把這一戰送給媽媽!哦,想起來了,我上次說這話的時候,好像是七歲。」

燕圖兀自搖頭失笑:「我堂堂大熊座第一位繼承人,竟然和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屁孩戰鬥,真是一場鬧劇。這場鬧劇該結束了。」

「是該結束了!」

出人意料的,唐天點點頭,他臉上還掛著笑容,但是眼睛內,卻沒有半點溫度。

他的氣勢,毫無徵兆地轟然勃發!

唐天的目光,冷冷地注視著燕圖,體內的真力,瘋狂地運轉,他的氣勢,以驚人的速度,在不斷地攀升。

他的背上,一隻狼首,緩緩浮現。

唐天的身體周圍的空氣,不斷地崩碎,不斷地拆解,驚人的能量,沿著他的身體緩緩流淌。

阿德里安怔然看著唐天,他幾乎不敢相信眼睛。

唐天就像一座火山,驚人的能量波動,在他體內醞釀波動,哪怕隔得老遠,阿德里安也能清晰無比地感受到,那具身體內蘊含的可怕力量!

燕圖輕蔑的笑容,僵在臉上。

唐天的瞳孔漠然得就像一片虛無,他的臉龐就像籠罩在陰影之中,模糊不清。

很久很久,沒有如此渴望勝利!

在他的視野中,周圍的景色化作一片虛無,地面、牆壁、房頂,全都消失。他和燕圖彷彿置身一片虛無之中,頭頂一輪滿月,皎白如玉!

他體內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迅速地蘇醒,他知道,那是天武月狼血脈!

完成度百分之九十二的天武月狼血脈!

感受到威脅的燕圖如夢初醒,他怒吼一聲,鼓盪全身的真力,以一種怪異的姿勢,向唐天撲去。

空中棕色的光影,宛如暴熊撲擊。

唐天沒有後退,他右腿虛撤,腰微微往下一沉,雙手一前一後交錯擺在胸前。

燕圖這一撲,是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