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一十九節非常非常不開心【第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4-01-16 00:44  |  字數:3771字

阿德里安心中震驚。

他見過無數槍法無數天才,但是凌旭的這一槍,讓他動容。因為這一槍,已經有一絲「魂域」的味道。兩名王熊武者之所以會不自主地出手招架,就是這一絲極淡的「魂域」在起作用。

哪怕再粗淺再低階的槍法,如果產生了「魂域」的力量,也會變得極其可怕。

大師級之上,便是「魂域」。

而人們熟悉的另一個詞,聖域。悟出「魂域」的力量,是封聖的必要條件。

阿德里安從未在如此年輕的少年身上,看到過這種力量。雖然凌旭的槍法中,「魂域」的力量非常淡,淡到幾乎難以察覺,但那確確實實就是「魂域」!

這個傢伙……竟然是個天才么?

阿德里安的目光,不由落在凌旭的臉上。銀色長發下滿臉的狂熱,那雙橘瞳中流露出對於戰鬥的渴望,讓他有些愣住。

桀驁、偏執、狂熱,這不是他喜歡的特質,但是,當這些特質混和在一起時,眼前的銀髮少年,卻耀眼得讓人無法逼視。

七階還是八階?

阿德里安有些不確定,他一向自詡目光銳利,可是這次,眼前的少年就讓他有些拿捏不定。是「魂域」干擾了自己的判斷?阿德里安立即否定,他距離聖域不過一步之遙,對「魂域」的領悟,遠比凌旭要深得多。

可是為什麼自己的判斷會搖擺不定?

因為那種偏執的狂熱吧,真是令人心驚啊。

凌旭持槍前行,腳步沉重,如同重鼓,戰意昂揚,銀髮飛舞,一股慘烈瘋狂的戰意,恍如實質,朝三人撲去。

「咦!」燕圖有些訝異:「實力不錯,榮老,要活的。」

「是,殿下。」榮柔一躬身,恭敬答道,他挺直腰桿,緩緩走向凌旭。

「小旭旭,打爆他!」唐天在一旁吶喊加油。

「閉嘴!」凌旭轉過臉,滿臉怒容。

唐天瞪大眼睛:「喂,小旭旭,我在給你加油啊,這個老頭看上去很厲害啊!」

「閉嘴!」凌旭額頭青筋直跳。

「不要大意啊,人老成精啊,這樣的老頭,一不小心你就危險了……」

「再不閉嘴,我一槍扎死你!」凌旭刷地槍尖一轉,指著唐天,滿臉怒容破口大罵。

「喂,怎麼可以這麼對待你的小夥伴……」唐天嘴裡嘟囔著。

鶴摸了摸鼻子,就知道你會煽風點火好么……自己還太安靜了么?為什麼自己會想到「鶴立雞群」這個詞?

看來自己要主動一些對么?

好吧,反正哪個對手都比神經唐都要好得多……

鶴向前一步,面若冠玉,目若星辰,風度翩翩道:「請問,哪一位,是在下的對手呢?」

冷場,無人響應。

鶴的面情僵在臉上。

唐天愣了一上,旋即指著鶴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小鶴子,沒有人理你……沒!有!人!理!你!」

果然被嘲笑了……

鶴面無表情,握著劍柄的手掌,驟然攥緊。

冷靜……冷靜……鶴,你是一個有涵養有禮貌的世家子弟,不要和這些暴發戶一般計較……

鶴抬起僵硬的臉,眼神有些冷,攥緊劍柄的手掌忽然一根根手指松馳下來。

最煩以貌取人什麼的!

鶴的眸子寒光大盛,手中的鶴劍倏地平伸,寬鬆飄逸的黑色長袍,無風自動,鋒銳的劍氣,瞬間充斥整個大廳,大廳內的地磚、牆壁,出現無數細小的傷痕。

啪!

原本布滿裂紋的屏風瞬間崩碎。

此時的鶴,猶如一把出鞘的寶劍,釋放著駭人的鋒芒。

寂靜。

整個大廳一片寂靜,鶴前後強烈的反差,讓所有人都震得集體失語。這還是剛才那溫潤如玉令人如沐春風的翩翩少年郞么?

只有唐天沒心沒肺的笑聲在大廳里回蕩:「哈哈哈哈!小鶴子,你太失敗了!居然沒有人理你!」

鶴:「……」

鶴低垂雙目,黑袍長袖下的手臂,微微抖動。

這個混蛋……鶴,這就是一種修行……對,就是一種修行……

鶴在心裡默默念:這是一種修行……

阿德里安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剛才的凌旭,已經讓他覺得驚艷無比,給他帶來極大的衝擊。現在,一直不顯山不露水的鶴,突然爆發出強大的氣勢,而且他再次嗅到那一股獨特的味道。

屬於「魂域」的力量!

阿德里安的目光落在鶴那張漂亮得過份的臉上,那是一種和凌旭的狂熱偏執截然不同的風格,冷靜得讓人徹骨生寒。

阿德里安不由看了一眼自己的得意弟子,阿秀。兩人的氣質和風格比較接近,但是顯然,鶴比阿秀走得更遠。

射手天后的侄子么?

果然不愧是名門之後!

燕圖的眉頭微不可察地皺了皺,比起凌旭,鶴要棘手得多。能夠在天路上叫得出名號的女人,就沒有一個好惹。而像射手天后這樣,坐擁射手座,本身又是箭聖的逆天存在,燕圖敢肯定,就是自己老爹,也絕對不敢招惹。

「簡老,我要活的。」燕圖沉聲道。

「是,殿下。」簡峰元硬著頭皮回答,他當然也知道鶴的身份,燕圖不想招惹,他同樣不相招惹,但現在燕圖下令,他也沒有閃避的餘地。

簡峰元正色道:「鶴殿下,射手座和我大熊座並沒利益衝突……」

簡峰元稱鶴為「鶴殿下」,並沒什麼不妥。天后沒有子嗣,鶴是最有可能繼承射手座的人,尊稱一聲「殿下」,並不為過。

鶴面無表情地打斷簡峰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