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一十九節非常非常不開心【第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怎麼可以這麼對待你的小夥伴……」唐天嘴裡嘟囔著。 鶴摸了摸鼻子,就知道你會煽風點火好么……自己還太安靜了么?為什麼自己會想到「鶴立雞群」這個詞? 看來自己要主動一些對么? 好吧...

阿德里安心中震驚。

他見過無數槍法無數天才,但是凌旭的這一槍,讓他動容。因為這一槍,已經有一絲「魂域」的味道。兩名王熊武者之所以會不自主地出手招架,就是這一絲極淡的「魂域」在起作用。

哪怕再粗淺再低階的槍法,如果產生了「魂域」的力量,也會變得極其可怕。

大師級之上,便是「魂域」。

而人們熟悉的另一個詞,聖域。悟出「魂域」的力量,是封聖的必要條件。

阿德里安從未在如此年輕的少年身上,看到過這種力量。雖然凌旭的槍法中,「魂域」的力量非常淡,淡到幾乎難以察覺,但那確確實實就是「魂域」!

這個傢伙……竟然是個天才么?

阿德里安的目光,不由落在凌旭的臉上。銀色長發下滿臉的狂熱,那雙橘瞳中流露出對於戰鬥的渴望,讓他有些愣祝

桀驁、偏執、狂熱,這不是他喜歡的特質,但是,當這些特質混和在一起時,眼前的銀髮少年,卻耀眼得讓人無法逼視。

七階還是八階?

阿德里安有些不確定,他一向自詡目光銳利,可是這次,眼前的少年就讓他有些拿捏不定。是「魂域」干擾了自己的判斷?阿德里安立即否定,他距離聖域不過一步之遙,對「魂域」的領悟,遠比凌旭要深得多。

可是為什麼自己的判斷會搖擺不定?

因為那種偏執的狂熱吧,真是令人心驚埃

凌旭持槍前行,腳步沉重,如同重鼓,戰意昂揚,銀髮飛舞,一股慘烈瘋狂的戰意,恍如實質,朝三人撲去。

「咦1燕圖有些訝異:「實力不錯,榮老,要活的。」

「是,殿下。」榮柔一躬身,恭敬答道,他挺直腰桿,緩緩走向凌旭。

「小旭旭,打爆他1唐天在一旁吶喊加油。

「閉嘴1凌旭轉過臉,滿臉怒容。

唐天瞪大眼睛:「喂,小旭旭,我在給你加油啊,這個老頭看上去很厲害啊1

「閉嘴1凌旭額頭青筋直跳。

「不要大意啊,人老成精啊,這樣的老頭,一不小心你就危險了……」

「再不閉嘴,我一槍扎死你1凌旭刷地槍尖一轉,指著唐天,滿臉怒容破口大罵。

「喂,怎麼可以這麼對待你的小夥伴……」唐天嘴裡嘟囔著。

鶴摸了摸鼻子,就知道你會煽風點火好么……自己還太安靜了么?為什麼自己會想到「鶴立雞群」這個詞?

看來自己要主動一些對么?

好吧,反正哪個對手都比神經唐都要好得多……

鶴向前一步,面若冠玉,目若星辰,風度翩翩道:「請問,哪一位,是在下的對手呢?」

冷場,無人響應。

鶴的面情僵在臉上。

唐天愣了一上,旋即指著鶴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小鶴子,沒有人理你……沒!有!人!理!你1

果然被嘲笑了……

鶴面無表情,握著劍柄的手掌,驟然攥緊。

冷靜……冷靜……鶴,你是一個有涵養有禮貌的世家子弟,不要和這些暴發戶一般計較……

鶴抬起僵硬的臉,眼神有些冷,攥緊劍柄的手掌忽然一根根手指松馳下來。

最煩以貌取人什麼的!

鶴的眸子寒光大盛,手中的鶴劍倏地平伸,寬鬆飄逸的黑色長袍,無風自動,鋒銳的劍氣,瞬間充斥整個大廳,大廳內的地磚、牆壁,出現無數細小的傷痕。

啪!

原本布滿裂紋的屏風瞬間崩碎。

此時的鶴,猶如一把出鞘的寶劍,釋放著駭人的鋒芒。

寂靜。

整個大廳一片寂靜,鶴前後強烈的反差,讓所有人都震得集體失語。這還是剛才那溫潤如玉令人如沐春風的翩翩少年么?

只有唐天沒心沒肺的笑聲在大廳里回蕩:「哈哈哈哈!小鶴子,你太失敗了!居然沒有人理你1

鶴:「……」

鶴低垂雙目,黑袍長袖下的手臂,微微抖動。

這個混蛋……鶴,這就是一種修行……對,就是一種修行……

鶴在心裡默默念:這是一種修行……

阿德里安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剛才的凌旭,已經讓他覺得驚艷無比,給他帶來極大的衝擊。現在,一直不顯山不露水的鶴,突然爆發出強大的氣勢,而且他再次嗅到那一股獨特的味道。

屬於「魂域」的力量!

阿德里安的目光落在鶴那張漂亮得過份的臉上,那是一種和凌旭的狂熱偏執截然不同的風格,冷靜得讓人徹骨生寒。

阿德里安不由看了一眼自己的得意弟子,阿秀。兩人的氣質和風格比較接近,但是顯然,鶴比阿秀走得更遠。

射手天後的侄子么?

果然不愧是名門之後!

燕圖的眉頭微不可察地皺了皺,比起凌旭,鶴要棘手得多。能夠在天路上叫得出名號的女人,就沒有一個好惹。而像射手天後這樣,坐擁射手座,本身又是箭聖的逆天存在,燕圖敢肯定,就是自己老爹,也絕對不敢招惹。

「簡老,我要活的。」燕圖沉聲道。

「是,殿下。」簡峰元硬著頭皮回答,他當然也知道鶴的身份,燕圖不想招惹,他同樣不相招惹,但現在燕圖下令,他也沒有閃避的餘地。

簡峰元正色道:「鶴殿下,射手座和我大熊座並沒利益衝突……」

簡峰元稱鶴為「鶴殿下」,並沒什麼不妥。天後沒有子嗣,鶴是最有可能繼承射手座的人,尊稱一聲「殿下」,並不為過。

鶴面無表情地打斷簡峰元:「射手座和我沒有半點糾葛,閣下毋需多言!出招吧1

簡峰元都快哭了,你說沒糾葛就沒糾葛么?天後說沒糾葛才沒糾葛好嗎,錯了,天後說沒糾葛,也沒人敢真當沒糾葛礙…

燕圖裝作沒有看見,鶴這個麻煩,他也不想插手,反正不要傷著鶴就好。

他的目光落在唐天身上,目光一凝,抓住這個傢伙,那就贏了。這樣一個二貨的東西,竟然浪費自己這麼多的時間,自己太小心了。所謂的奇,都是身邊兩個打手的功勞吧。

一切都結束吧。

燕圖驟然發動,身形如箭,朝唐天直撲而去。他的體形魁梧,這一撲,發動極其突然,勢若猛虎,霸道十足!

一道人影,擋住他的去路,赫然是阿德里安。與此同時,他的左側和右側,各出現一道身影,卻是阿秀和劉中光。

三人同時出手,把燕圖包圍。

燕圖冷哼一聲,絲毫不減速,整個人朝阿德里安撞去,雙手虛抱身前,驀地向外一崩!

吼!

嘯音低沉,如山中熊咆,燕圖渾身亮起一圈棕色的光芒,雙臂這向外一崩,猶如暴熊撲食,力量霸道絕倫!

阿德里安瞳孔收縮如針,眼眸深處彷彿有一點光芒亮起,他的雙掌如封似閉,動作極緩,好似有膠水黏住他的雙掌一般。

燕圖只覺周身阻力大增,像掉入泥沼之中。

他眼中閃過一絲厲色,身上光芒更盛,怒吼一聲,籠罩雙臂的光芒驟然扭曲,化作怒目咆哮的熊首,一頭撞上阿德里安的雙掌。

砰!

碎芒迸散中,阿德里安身形一顫,向後連退數步。

阿秀和劉中光的攻擊,擊中燕圖,燕圖怒吼一聲,身體一抖,劉中光只覺得一股大力傳來,整個人橫飛出去。

阿秀臉上浮起一抹酡紅,眼睛卻是更加明亮,手指如飛,一連點中燕圖身上十多記。

燕圖怒目圓睜:「滾1

阿秀悶哼一聲,整個人也橫飛出去。

燕圖身上有如星圖,剛才被阿秀點中的地方,亮起一個個光點,煞是好看。燕圖冷哼一聲,輕蔑道:「這點伎倆,也想困住我?」

啪啪啪!

光點一個接一個地爆開,轉眼間,他身上的光點一掃而空。

阿秀臉色大變,不能置信地看著燕圖,燕圖怎麼可能這麼強……

他忽然意識到,他們計劃中最致命的地方,他們低估了燕圖的實力!

阿德里安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但是他沒有慌亂,而是不慌不忙地站直身體:「殿下的實力,真是出人意料。」

「哈哈哈哈1燕圖大笑:「能讓獵人意外,真是讓人很有成就感埃」

「是埃」阿德里安承認自己的失誤:「我之前一直想不通一個問題,為什麼熊王陛下會派殿下親至。我本以為是熊王陛下對這件事的重視,現在我明白了,是因為殿下的實力。殿下,才是三人之中,最強大的人1

「果然不愧是獵人呢。」燕圖洒然一笑:「先生雖然領悟魂域,但是卻非我的對手。」

「我明白了。」阿德里安點點頭:「殿下知道我領悟魂域,還能如此有信心,只有兩種可能。第一,殿下是聖域,但是顯然不是,殿下雖然領悟魂域,但距離聖級,還有相當距離。那麼,只剩下一種可能,殿下身懷至寶。」

「先生之能,燕圖佩服1燕圖這句佩服,是由衷之言。

「沒想到,我自詡聰明,也以失敗結束這一生,倒也算死得其所。」阿德里安自嘲一笑,神色坦蕩,並無畏懼。

「先生若……」燕圖惜才之心又起。

阿德里安擺擺手:「這種話,殿下就不用說了。以這樣的方式了此殘生,阿德里安沒有什麼遺憾。」

阿秀緊緊抿著嘴巴,嘴角一道血跡。

燕圖眼中浮現惋惜之色:「那真是可惜了。」

忽然一個充滿了不爽的聲音插入兩人之中。

「喂喂喂,我說你們,主角在這裡!你註定要被打敗的高手,在這裡!快點看這裡,看清楚一點1

「你們這樣搞錯,我非常非常不開心啊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