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一十八節抄傢伙【第一更】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4-01-16 00:44  |  字數:3790字

霍夫曼看著席林,面無表情,他的心中,輕聲嘆息。本以為,這次任務能夠把席林推到陛下身前,沒想到,到是一場敗仗。霍夫曼始終暗中關注著席林的動作,便是他,也不認為整個行動中席林犯了什麼錯誤。

四名黃金武者,這樣的實力,便是踏平一個小星球或者摧毀一個城市,都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可是,那座青銅基地,卻像深不見底的沼澤,把四名黃金武者,吞噬得乾乾淨淨。

自己早就該想到了啊,以端木的實力,哪怕不能取勝,想要逃出來,也不難啊,如今卻音訊全無。

自己還是太小看三魂城了。

霍夫曼有些自責。面前的席林臉色灰敗,神情頹然,這次失敗,對他的打擊很大。四名黃金武者的損失,霍夫曼一點都不心痛,但是席林如此模樣,卻讓他有些擔憂。

霍夫曼沒有把擔憂表現在臉上,端詳席林良久,忽然道:「抬起頭來。」

席林茫然地抬起頭。

霍夫曼皺起眉頭,厲聲喝道:「給我站著!」

席林一個激靈,下意識站了起來。

霍夫曼沉著臉,啪地從椅子上站起來:「看看你這個模樣,我還沒死!一點破事,就像丟了魂一樣。死了四名黃金武者,死了就死了,我們家死得起。我打下的基業,給你交學費,沒問題!你就是把基業都敗光了,都沒問題!輸了再來,你有足夠的資本,但是你不能自己認輸,你認輸了,不配做我兒子。」

席林臉上露出羞愧之色。

「去洗把臉。」霍夫曼放緩語氣。

席林連忙跑到洗手間,胡亂洗了把臉,看上去精神了許多。

霍夫曼丟出一張紙:「收拾東西,陛下希望你能去南方。那裡的土著,最近有點蠢蠢欲動。」

「那三魂城呢?」席林有些不甘心。

「這件事我會處理。」霍夫曼拍拍席林的肩膀:「你先把你的事情干好。」

他沒有告訴席林,這次行動的失敗,會讓他們現在必需保持低調。

一支小隊在荒野上飛掠,他們忽然停下腳步,在他們前方,三位武者擋在前方。

「盧笛的鼻子很靈嘛。」最中間的武者輕笑一聲。

小隊的首領臉色一沉:「光明武會!」

武者饒有興趣道:「你們想支援阿德里安么?真是可惜了呢,我一直很欣賞獵人的。」

小隊的首領臉色大變,誰也沒有注意到,他身後的一位武者,手上的戒指微不可察地亮了一下。

三魂城。

阿德里安手上的戒指驀地亮起,一句陌生的聲音響起:「你們想支援阿德里安么?真是可惜了呢,我一直很欣賞獵人的。」

三人臉色大變。

「走!」阿德里安沒有半點猶豫。

「去哪?」劉中光有些不解。

「去找唐天。」阿德里安沉聲道。

「去找唐天?為什麼?」劉中光滿臉不解,阿秀卻是若有所思,他佩服地看一眼老師。

燕圖聽著巫夏的彙報,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哦,阿德里安去找唐天了?」

「是,殿下。」巫夏恭敬地回答。

「也好,省得跑兩趟。」燕圖起身,面露殺氣:「你帶著你的人,去把安德麗娜拿下,沒有問題吧。」

巫夏心中一凜:「沒有問題。」

「走吧,我早已經等得不耐煩了。」燕圖對身邊的兩位大熊武者道,充滿霸氣。

唐天所在的莊園。

阿德里安沒有半點隱瞞,把所有的信息,全都說了一遍。

鶴陷入沉思,而唐天卻是連連驚呼:「哇!好陰險!好狡詐!」

凌旭已經無聊到一個人跑到角落練槍。

阿秀感覺無比地奇怪,凌旭果然如同傳言中的一樣,是個脾氣火爆的武痴。可是唐天這個樣子,讓他感到無法理解。

這樣的人,怎麼可以做領袖?

阿德里安反而很平靜,說完他便閉嘴。

「哈哈哈哈哈!」

縱聲長笑,從門外傳來,大廳的木門,轟然崩碎,漫天飛舞的木屑中,三人緩緩走進來。燕圖神色傲然,嘴角掛著不屑的冷笑,道:「真是見面不如聞名,聽說唐天是個厲害的角色,沒想到,竟然如此不堪,我很失望啊。」

唐天一臉好奇地問:「喂,你是誰?」

鶴以手捂臉,唐天的這個問題,讓他感到羞愧,我們剛剛還在談論別人啊……

凌旭停止練槍,走到唐天身邊,眼中戰意昂揚,一臉蠢蠢欲動。看樣子,今天可以好好打一架了。

燕圖也不理會唐天,目光轉向阿德里安:「獵人先生,在下一直很是佩服,若是獵人先生願意為我大熊座效力,先生有什麼要求,儘管開口。」

阿德里安微笑道:「多謝殿下抬愛,阿德里安何德何能,能得到殿下垂青?不過阿德里安半截身子都快入土,榮華富貴,要之無用。」

燕圖也不意外,只是漫聲道:「先生不為自己考慮,難道也不為貴徒考慮嗎?」

劉中光惡狠狠道:「別白費力氣了,呵呵,為你效力?你臉真大!」

燕圖自顧自搖頭,充滿遺憾:「先生大才,不能為我所用,畢生之憾。可惜,可惜,今天只能把先生埋骨此處。」

「喂喂喂,這是我的地盤好嗎?」唐天發現自己竟然被無視了,頓時忍不住跳了出來,哇哇大叫。

神一樣的少年,怎麼可以被無視!

燕圖身邊的兩位大熊武者驀地睜開眼睛,寒光暴漲,渾身的氣勢陡然飆升,驚人的威壓,充斥大廳的整個角落。空氣仿若凝固,令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