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一十七節獵人在後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下,然後不動聲色反擊,實力之強,可見一斑。 可惡!溜得也太快了點…… 凌旭有些不甘心地四下張望,好不容易遇到一個不錯的對手,本來以為可以酣暢淋漓打一場,哪知道對方虛晃一槍就跑了。凌旭剛...

凌旭想也不想,一搓指中槍桿,銀槍劇烈旋轉,如毒龍出洞,他的身體同時發力,悍然向牆壁撞去。轟,牆壁在凌旭面前,就像紙糊一般,無數碎石飛濺中,凌旭如同出閘猛虎,凌空而至。

對方沒有想到,凌旭如此兇悍,倉皇而退。

然而那點寒芒,卻如同附骨之蛆,在他身後緊追不捨。若無若無的殺意,就像一隻飄忽不定的毒蛇,讓他根本無法確定對方的位置。

武者的眼中閃過一絲詭色,藏在身前的雙手,在空中虛划。

一道不起眼的灰芒,驟然在凌旭的眼前出現。

這道灰芒出現得非常突然,沒有半點預兆,就像一縷充滿危險的灰霧,倏地遮住凌旭的眼睛。

凌旭的瞳孔一縮,握住槍尾的手掌一按,槍尖如同彈起的毒蛇,準確擊中灰色灰芒。

一股充滿灰敗味道的力量,鑽入他的手臂。

好古怪的真力!

他的身體硬生生止住,對方前沖幾步,停下來,轉過身體。

「小傢伙果然很強,能夠從這一招中逃脫的人,可不多。」對方輕笑一聲。

凌旭這才看清對方,對方一身灰衣,臉色蒼白,眼神空洞,他的五官就像布偶一般,十分扁平,最讓人印象深刻,還是他嘴上的笑容,幾乎佔據整張臉龐的三分之一,冰冷而邪魅。

「你是誰?」

凌旭沉聲問,他抖了抖手臂,那股灰敗而詭異的真力才堪堪化去。

對方沒有理會凌旭,他轉過臉瞥了一眼不遠處的鶴,自言自語:「很警覺哦。」

他忽然轉過臉,朝凌旭咧嘴一笑,說不出的可怖。

「以後還會見面的。」

陽光下,他的身體竟然像煙霧一樣消散,轉眼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幾個起落,鶴翩然落到凌旭身邊,有些好奇地問:「他是誰?」

凌旭搖搖頭:「不知道,不過他剛才有一招,叫攔眼索,你聽說過這一招的名字嗎?」

鶴仔細在腦海中搜索半天,搖頭:「沒有聽說過。」

凌旭看了一眼撞出大洞的牆壁,剛才自己那一槍,雖然沒有用上太厲害的招式,但是威力亦不小,對方如此輕鬆接下,然後不動聲色反擊,實力之強,可見一斑。

可惡!溜得也太快了點……

凌旭有些不甘心地四下張望,好不容易遇到一個不錯的對手,本來以為可以酣暢淋漓打一場,哪知道對方虛晃一槍就跑了。凌旭剛剛燃起的戰意,一下子吊在半空中,沒有著落。

凌旭的目光,不懷好意地看向鶴,槍尖刷地一指鶴,咆哮道:「小鶴子,既然他跑了,你就來陪我痛痛快快地打一場吧1

鶴呆了一呆,不能置信地指著自己的鼻子:「我?喂喂喂……這個和我沒關係的吧……喂喂喂,快住手……」

凌旭充耳不聞,槍出如雨,獰笑道:「小鶴子,今天就算你倒霉吧1

「哇哈1剛剛趕回來的唐天充滿驚喜的歡呼:「喲少年們,鬥志滿滿呀,我也來我也來!來嘗嘗神少年新練成的!看招1

凌旭獰笑:「神經唐,你來得正好,舊仇新恨,今天一起解決,看槍1

兩人嗷嗷直叫,戰成一團。

鶴趁機抽身而出,落在目瞪口呆的安德麗娜身邊,吐出一口氣,溫聲行禮:「陛下見笑了1

「他們……平時也這樣嗎?」安德麗娜指了指打得大呼小叫的兩人,獃獃地問。

「是啊,像這樣粗魯沒有修養的傢伙,哪裡值得陛下浪費時間呢?今天陽光正好,花園裡的薔薇盛開,品茗小憩再合適不過,不知陛下可否賞光。」鶴臉上掛著如春風般的笑容,優雅地行禮。

安德麗娜呆了一呆,鶴大人,真是漂亮啊!她很快回過神來,有些羞澀:「那真是太好了呢。」

「陛下請1鶴微躬身,伸手向外一引。

要趁這兩個瘋子沒有反應過來,離他們遠一點……

安德麗娜歡快地向花園走去,鶴站直身體,望了一眼剛才那位神秘武者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

仙女-獵戶星門。

盧笛默默地看著手下在打掃戰場,看著周圍的廢墟,他心中有些感慨。盧笛體形瘦弱,看上去有些弱不經風,臉色也頗為蒼白,就像個文弱書生。但若因此而小看了他,那就會死都不知道怎麼寫。

能在二十七歲,成為一支兵團的統帥,這樣的資歷,在整個天路都很少見的。雖然他統率的獵網兵團,在獵戶的三大兵團排名末尾,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這隻不過因為他的資歷,而不是實力。

獵戶座本身並不以商業而著稱,所以仙女-獵戶星門對獵戶座來說,地位相當重要。盧笛也曾不止一次經過這座星門,但是如今的星門,卻是面目全非,一片狼藉。

這些天,圍繞著星門發生的爭奪戰,戰況激烈無比。光明武會的黃金武者,已經有三位倒在這裡,但是獵戶座的損失更大,超過五位黃金武者長眠不醒。

黃金武者驚人的破壞力體現得淋漓盡致,昔日繁華的城市,如今化作廢墟。

當盧笛率領獵網戰部抵達時,被眼前的場面驚得呆祝而兵團的抵達,也讓對方的武者,迅速地退去。

盧笛不敢大意,迅速地布防。

他必需先要把廢墟清理出來,重新布置防線,這樣才能長期駐守。而且,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任務。

在仙女城另一個角落,一座不起眼的民宅內,三人圍在一起。

如果巫夏看到這三人,一定會嚇一跳。這三人,赫然是明明已經離開仙女城的阿德里安、阿秀和劉中光。阿德里安在聽到星門附近突然出現大量的不明武者,就隱約覺得不對勁,他們作出支援星門的假象,然後半途悄然折回仙女城,潛伏起來。

「是燕圖,燕圖來了1劉中光的語氣透著興奮:「不光是燕圖,他身邊還有兩名大熊武者。這兩個老傢伙太厲害了,差點被他們發現。」

阿德里安和阿秀同時露出驚容。燕圖是大熊座的頭號繼承人,他在大熊座的地位舉足輕重,有什麼任務,會派燕圖親自前來呢?

兩人立即嗅到危險的味道。

大熊座和獵戶座之間,只隔一個仙女座。如果仙女座投入到大熊座的懷抱,那對獵戶座來說,就是一個非常糟糕的局面,就相當於後背被頂了把刀。

阿秀沉聲道:「不會是結盟。如果是結盟,燕圖可以大搖大擺地進入仙女城。可燕圖如今卻是如此悄然潛入,始終沒有露面。」

阿德里安眼中閃過一抹光芒,忽然問劉中光:「他們之前都沒動靜?」

「嗯,之前一直沒動靜,直到唐天出現。」劉中光皺起眉頭道:「咦,難道他們的目標是唐天?可是他們和唐天沒有仇埃」

「不,他們的目標是仙女座。」阿德里安搖頭:「他們看來是想不動聲色,控制仙女座。想要控制仙女座,要同時控制住兩個人,一個是唐天,另一個是安德麗娜。安德麗娜好辦,唐天卻不好辦。」

「他們為什麼想控制仙女座?」阿秀問。

阿德里安嘴角浮現一抹冷笑:「我當年遊歷天路各星座,大熊座逗留半年之久。大熊座上下,無不野心勃勃,燕永烈勵精圖治,如今的大熊座,已經達到頂峰,想再進一步,便只能向外擴張。如果他們向外擴張,只有一個選擇。」

阿秀和劉中光倒吸一口冷氣,兩人聽明白老師的意思。

阿德里安眼中寒光閃爍:「而且,星門爭奪戰的慘烈,也讓我感到奇怪。怎麼會突然出現那麼多的強者?這時間太湊巧了,很有可能,光明武會已經和大熊座勾結在一起。」

「那我們怎麼辦?」劉中光很乾脆地問。

「等1阿德里安成竹在胸:「我們等支援,等時機。」

「老師的意思是?」阿秀眼睛有些發亮。

「盧將軍已經控制住星門,我們的支援已經在路上。」阿德里安解釋道:「我們的任務很簡單,要把燕圖留下。」

「把燕圖留下1阿秀和劉中光嚇一跳。

「沒錯1阿德里安臉上露出笑容:「熊王燕永烈此人,性情暴烈如火,如果知道燕圖死在仙女城,一定會揮師進攻仙女座。」

阿秀有些擔憂:「那豈不是給他進攻的借口?」

劉中光也露出擔憂之色,倘若暴熊兵團攻佔仙女座,兵鋒就可直指獵戶座。

「是的。」阿德里安很乾脆地點頭:「如果說仙女座,只有安德麗娜和高原兵團,這樣做無疑是自尋死路。不過,現在多了一個變數。」

「老師說的是唐天?」阿秀訝然:「難道老師認為,他們能夠抵達得住暴熊兵團?」

「不要小看唐天。」阿德里安搖頭道:「如果說燕永烈是頭熊的話,那麼唐天那些人,就是一群狼。燕永烈想幹掉唐天他們,一定會受損不輕,到那個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

「我們有盧笛將軍。」阿德里安眼中精光暴漲,猛地一握拳:「此戰勝后,我獵戶座便再也無後患之憂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