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一十五節大家的野心!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4-01-12 18:36  |  字數:3638字

「我認輸!」鋸齒刀武者很乾脆地鬆開手中的鋸齒刀,他累到虛脫,一屁股坐在地上,瞪大眼睛瞪著唐天,他已經累得臉都抽筋,表情僵硬。

唐天也氣喘如牛,渾身汗水滴嗒,如同從水裡撈出來,唐天也毫不示弱地瞪著對方,不過他沒有坐下來,而是扶著膝蓋杵在那。

坐下來豈不是和這傢伙一樣了嗎?不行!贏了的人,怎麼可以輸了的人一樣?還是站著更有氣勢……

兩人就這麼瞪著對方,拚命地喘氣。

苦苦等了一個小時,幾近崩潰的端木,猶如聽到天籟之音,終於解脫了啊……

而他身邊只有零零散散的幾個人,其他機關師都已經回到自己的崗位,埋頭開始工作。

「簡直無藥可救了!」賽雷抬頭瞥了一眼影像,搖頭髮出一聲感慨,旋即收回目光,低頭繼續自己的工作。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端木麻木的神經終於恢復平時的冷靜果決。

公爵這次的行動,已經宣告失敗。四名黃金武者的損失,再加上自己,損失可謂慘重。但是仔細一想,端木卻又覺得,對於公爵來說,四名黃金武者的損失雖然慘重,但是並不傷他的根本。相反,三魂城的實力暴露,只會讓公爵更加重視,而被老辣狡詐的公爵盯上,對三魂城來說,那就危險了。

端木在霍夫曼公爵身邊很久,對公爵的性格很了解,公爵的性格執拗,失敗只會讓他作更充分的準備。下一次的反擊,必然如山壓頂,勢無可擋。

但是想到蛇夫座的局勢,他又搖頭,這些人的運氣真是好。公爵想要騰出手來,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行。

端木,這些和你有什麼關係?

他自嘲地笑了笑,安靜地等待自己的命運。

時間一天天過去。

然後,端木愕然發現,自己竟然被遺忘了。

被……遺……忘……了……

他確實被遺忘了。

三魂城大家一片忙亂,大家都在忙著做這一戰的總結。雖然結果很不錯,但是沒有一方,對這場戰鬥感到滿意。

賽雷對於他們製作的機關如此不堪一擊,嘴上沒說什麼,心頭實際無比光火。戰鬥一結束,把最緊急的工作完成之後,所有機關師就被她喊到面前,冷嘲熱諷罵了兩個小時。

「三魂城現在叫什麼?機關之城!結果呢,我們的機關被人們像切瓜砍菜一樣,老娘從小到大,都沒丟過這麼大的臉!」

「你們覺得黃金武者就慫了?就覺得擋不住也正常?阿呸!你們還是不是男人?」

「老娘早就說過,老娘的目標,是要做有史以來最強的機關師!黃金武者這種渣渣在老娘面前也敢硬起來?」

「這次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我們要設計一種,可以幹掉黃金武者的機關!」

「是,沒人做到過,那又怎麼樣!我們就要做到它!我們要做最強!我們要告訴所有人,機關才是最強大的力量,我們被遺忘太久,老娘受夠了!我們告訴他們,機關的時代來了,我們要告訴他們,我們的時代來了!我們是最強的機關師!」

「沒有之一!老娘不要之一!全都聽懂了嗎?」

賽雷站在桌子上,狀若瘋狂,哪還有半點平時的美艷誘惑。

所有的機關師個個面紅脖子粗,喘著粗氣,情不自禁握緊拳頭,他們覺得體內有一股熾熱的熔岩在流淌,灼燒著他們渾身每個角落。

他們早就習慣被嘲笑,從踏入這一行開始,嘲笑和勸誡,就從未消失過。

沒落、沒有前途、現實點吧……

他們默默地忍受這一切,但是,那個機關盛興的時代,卻無數次出現在他們的夢境里。

那時他們是強者,那時他們有尊嚴,那時他們有榮光。

每一名機關師心底最深處卻被殘酷的現實沖刷得幾近蒼白野心,就這樣被賽雷瘋狂歇斯底里的尖叫,狠狠地扯出來。

機關的時代!我們的時代!

是啊,有哪個目標比這更誘人?有哪件事更讓機關師無法抵抗?

哪怕最穩重的機關師,此時忍不住渾身顫抖。

血脈實驗室,同樣沒有人對這一戰滿意,解決戰鬥的芽芽,他們唯一起到作用的,就是兔子毒海戰術,而且劇毒到底在這裡起了多大的作用,也無法準確評估。

更關鍵的是,這個戰術的局限性很大。

三花顯然不靠譜,芽芽輕鬆就把這三個傢伙打了結拖回來。

「黃金武者,以後我們的目標就是黃金武者!只要我們能幹掉黃金武者,那經費我們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翻個幾倍都沒問題……」

費老頭嘴裡的「經費」兩個字,讓在場的老頭老太眼睛一下子變得綠幽幽。

「黃金武者怕個毛線,照樣乾死!」

「乾死他們!」

「乾死他們!」

群情激憤,殺氣騰騰。

唐丑面無表情地看著面前的學員,所有人都噤若寒蟬,面帶羞愧,這場戰鬥他們的表現實在太糟糕。

唐丑並沒有受到兵大人訓誡,因為他知道,在兵大人眼中,這支兵團就是一支炮灰。但是唐丑心裡卻極其憤怒,這是對自己的憤怒。

唐丑不知道,以前有個魂將叫做風丑,它永遠對戰鬥充滿渴望。

唐丑同樣不知道,他對戰鬥的渴求對勝利的渴望,就連那驕傲,也如出一轍。

他忽然一躬。

「這次戰鬥的失敗,我要負主要責任。我在戰術的制訂上,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在這裡向大家說一聲,對不起。」

所有人獃獃地看著唐丑。

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