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一十四節這是什麼鬼地方!!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搶搶試試?」 「大姐頭,千萬別啊1 「大姐頭,你有氣就往屬下身上撒啊,千萬別干傻事啊1 「冷靜!冷靜!大姐頭!經費礙…」 …… 地下室立即炸窩了,機關師個個臉色...

光頭察覺到危險,怒吼一聲,手中銅棍橫掃,棍芒依然剛猛,但是在兵的眼中,卻有一絲疲軟,對方開始力不從心。

對於武者來說,真力和體力,是戰鬥最核心的內容。在很長的時間內,武者對於體內的認知都處在低級階段,認為只有真力才是戰心。直到血脈武者的崛起,對於體力的發掘和研究,才進入一個更深的領域。

體力消耗殆盡的武者,對真力的控制能力,也有一定程度的削弱。

而若是體力和真力都嚴重被削弱,那麼意味著他處在一個絕對的劣弱之中。

兵之前的一系列戰術,都是為這個目的。

對方露出疲態,那就意味著,勝負已經不遠。

鐺!

天空虎的拳頭毫無花巧地擊中光頭的銅棍,沉悶的聲音震得眾人耳膜生痛,激蕩的氣流,如同風暴般向四周橫掃。

光頭大漢臉色大變,身形暴退。像這樣的硬碰硬,對方還是第一次。在這之前,對方完全依靠詭異的步伐和令人防不勝防的偷襲,在他心目中,這名機關武者被他定義為刺客類武者,令他無比警惕。

直到此時,銅棍傳來的力量,讓他立即清楚,自己的判斷完全失誤。

他到底是刀山血海中殺出來的,當下便想明白兵的意圖,臉色這才驟然大變。

不好,中計了!

兵沒有給光頭半點喘息之機,天空虎如同鬼魅,出手從剛才的飄忽陰冷,驟然變成如今的剛猛暴烈,每一擊都勢若千鈞。

鐺鐺鐺!

雙方的棍拳相交聲,就像兩把勢大力沉的重鎚,狠狠地碰撞。每一次撞擊,激蕩的氣流,都會炸成一個透明的空氣圈,不斷在空中閃現,沖刷著兩人周圍的一切。

高大的天空虎,在這樣兇悍的衝殺下,凌厲殺伐。

光頭節節敗退,每一擊都讓他的手臂一顫,對方的連環攻擊,猶如狂風暴雨,他幾近窒息,只能本能地揮動銅棍。

呼!

他本能地揮動銅棍,銅棍前方空蕩蕩,什麼都沒有。

不好!

他一個激靈,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後頸劇痛。

一顆頭顱飛上天空。

「撲克臉!幹得好1賽雷一下子跳了出來,舉臂歡呼。他身邊的機關師,無不歡呼雀躍。

賽雷忽然注意到端木怔怔的表情,不由有些奇怪:「看傻了?」

端木直勾勾地看著影像上藍色的天空虎,喃喃道:「太可怕了。」

「那是1賽雷美艷誘惑的小臉搖啊搖,一臉驕傲道:「撲克大叔,那可是相當厲害1

「不是厲害。」端木聲音有些乾澀:「是可怕。太冷靜了,他最後其實硬碰硬,也可以取勝,但是他卻用這樣的方式結束戰鬥。說明他連一絲力氣都不願意浪費,在如此暴烈的連續搶攻中,還能夠保持如此冷靜的頭腦,太可怕。」

賽雷嗤之以鼻:「什麼冷靜!就是懶!撲克大叔一直都這麼懶。」

懶……

端木忽然有種衝動,把這個漂亮得過份的女人腦袋敲開,看看裡面是不是一片汪洋大海。

只有大海,才會全是水吧。

好吧,還是不要招惹人家。

喂,別忘了自己階下囚的身份啊,端木,快自我反虱…

端木在心裡自嘲。

過了一會,當當,天空虎飛了回來,兵從裡面出來。

魂將……

端木傻眼了。

「喂,大叔,你回來幹嘛?小唐唐那還有一個敵人啊1賽雷急聲道。

兵瞥了她一眼,不爽道:「你想坑我?讓我去搶神經病少年的對手?然後扣我的經費么?」

顯然兵對自己被剋扣經費耿耿於懷。

「也是哦。」賽雷反應過來,摸著下巴,自言自語:「搶了那個傢伙的對手,那傢伙肯定會暴跳如雷吧。要不要搶搶試試?」

「大姐頭,千萬別啊1

「大姐頭,你有氣就往屬下身上撒啊,千萬別干傻事啊1

「冷靜!冷靜!大姐頭!經費礙…」

……

地下室立即炸窩了,機關師個個臉色大變,呼啦一下把賽雷團團圍住,死死攥住賽雷,唯恐賽雷干傻事。

端木看得目瞪口呆。

喂,你們……敵人好歹是黃金武者好嗎……

芽芽有些意猶未盡地看了一眼鋸齒刀武者,那眼神,就像看到一根烤熟的肉腿。但是目光掃過一旁的唐天,身體就是一僵。

主人不會罵芽芽吧……

它心裡拿捏不定,主人會誇獎呢,還是會懲罰呢,不好說……

芽芽東張西望了一下,就往後縮,打算偷偷溜回去。

芽芽啊,你以後是要做大英雄的芽魂將,虛名什麼的咱們就不要計較啦……

千人不要別主人逮個正著礙…

三花見敵人已經倒下,目光刷地轉向場內唯一剩下的敵人,鋸齒刀武者。三雙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嗷嗷直叫,便要衝過去。

芽芽一見,頓時大急,這三個蠢貨!

它一急,頓時全力發動,如同一團奇快無比的黑影,在三花身體周圍繞了一圈。

吞光鐵拳!

砰砰砰!

三花昏迷不醒,芽芽怯怯地望了一眼唐天方向,見唐天沒有被驚動,小手連連拍著胸捕,一臉心有餘悸。

它飛快而熟練地把地上三個蠢貨打了個結,拖到角落,沿著城牆根,拚命地往回拖。

「你要害死我們嗎1

「三花聚頂,聚我們的頂嗎?我們的經費要少了一點你就死定了……」

「還好有芽芽!以後我決定不喂毒藥給它了1

……

血脈實驗室所有人都指著瘦老頭破口大罵,而緊急關頭立功的芽芽,立即成為血脈實驗室的新寵。

鋸齒刀武者慌了。

四名黃金武者,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然而讓他覺得不能理解的是,對方的戰友,竟然如同潮水般退得一乾二淨。

偌大城牆內,只剩下他和面前的少年。

這是什麼情況?

詭異,太詭異了!

發獃的少年,已經讓他覺得詭異無比,然後其他全都消失,把戰場讓出來,這樣的場面,更是裡外都透著詭異。

有陰謀!

絕對有陰謀!

可該死的到底是什麼陰謀礙…

鋸齒刀武者快瘋了,心一橫,反正今天只怕難以善了,二話不說,手中的鋸齒刀一抖,刀光如一泓碧水,朝唐天捲去。

神色茫然唐天,眼睛陡然恢復焦距。

想也不想,身形微閃,十指如鉤,插入刀芒之中,十指一抖一絞,只聽得乒地一聲,刀芒粉碎。

鋸齒刀武者呆住了,他的刀芒被人擋下過,被人擊碎過,但是從來沒有像這樣被……

他想了一會,才想到一個詞:肢解。

被肢解……

唐天也呆住了,他剛才用的是,這不稀奇,可是只能利用招式與招式之間的破綻,根本無法像這樣肢解刀芒啊!

怎麼會這樣?

他忽然想起,剛才一瞬間,這一刀的幾處薄弱點好像完全呈現在他眼中,然後他就下意識地用去拆解刀芒。

再然後,刀芒就被拆散了……

好神奇……

唐天就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激動無比。

恰在此時,鋸齒刀武者也回來神來,怒吼一聲:「看刀1

刀光一展,驚人的刀芒,挾著駭人的威勢,直撲唐天面門。

唐天如同炸毛的貓,雙目瞪得老圓,下意識地身體一側,左手食指插入刀芒之中,緊接著,他的視野中,彷彿一下子出現好六個點,想也不想,他的右手五指,如同蜻蜓點水般,在這六個點上掠過。

乒!

恍如實質的刀芒如同一塊玻璃轟然崩碎,裂成數十塊,再化作碎芒湮滅。

鋸齒刀武者又是一呆。

唐天也是一呆。

鋸齒刀武者回過神來,更加暴怒:「看刀1

唐天也反應過來,頓時大怒,剛才被喊了一嗓子,自己竟然沒有吭聲,佔據上風的是神一樣的少年好嗎!他不甘示弱地大吼:「再來1

刀光比剛才更加凝實,更加凜冽,更加駭人!

乒!

刀芒崩裂的聲音也更加清脆。

鋸齒刀武者一呆。

唐天也一呆。

兩人同時回過神來,彼此怒目而視,同時怒吼。

「看刀1「再來1

乒!

「看刀1「再來1

乒!

「看刀1「再來1

……

血脈實驗室的血脈專家們傻眼了。

機關實驗室的機關師們也傻眼了。

最傻眼的是端木,看著影像里,兩人面對面,你砍一刀,我破一刀,你再砍一刀,我再破一刀……

他覺得自己快瘋了,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埃

這裡面的人,就沒一個人是正常的嗎?這就算了,你是跑進燒傷搶掠的好嗎,你怎麼也變得和他們一樣不正常啊!

過一會,周圍的聲音把端木茫然的思緒拉回來。

「現在安排下周的工作任務,石頭,你的任務是要拿出我們的計劃中的55號青銅,我起碼要看到三件樣品。」

「阿立,你遞的報告我看過來,駁回1

「為什麼啊大姐頭?」

「可行性不高,創新程度不高,哦,最重要的,經費太高1

……

端木茫然地看到,賽雷已經坐到桌子邊,在影像里不絕於耳的乒乒乒聲音中,敲著桌子給其他機關師安排下周的工作。

安排下周的工作……

上面還在戰鬥好嗎……

端木滿臉絕望,誰能告訴我,這他媽到底是個什麼鬼地方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