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一十三節芽魂將很厲害的喲!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完全被它吞噬,形成一個黑暗的虛空區域。 砰砰砰! 秋弈的身體像篩子般劇烈顫抖,一波波驚人的力量,從弓身傳遞到他的身體,密集得他根本喘不過氣。 ! 品質非凡的弓,就像餅...

這是……

秋弈睜大眼睛,不能置信地看著那個小小的身影,他無法想像,這個迷你的小身體裡面怎麼會蘊含著如此驚人的力量。

芽芽瞪大小眼睛,它此時根本不作他想,就像在陶土高原突突突的無數個夜晚,它熟練得不能再熟練。

突突突!

烏黑的小鐵拳,就像雨點般朝秋弈揮去。

秋弈狼狽不堪,左閃右躲,這個小東西在他眼中,就像一隻小魔鬼。他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離這個小魔鬼遠一點!

殺得興起的芽芽,一看敵人想逃跑,頓時嗷嗚一聲高叫。

斜地里,一道身影殺至,赫然是山羊!

芽芽大喜,啪地跳上山羊腦袋上,小手握住羊角。

山羊眼睛亮起幽幽光芒,四肢驀地發力,就如同離弦之箭,朝秋弈追去。山羊戰鬥力不強,最擅長的地方便是奔跑,經過賽雷的改造之後,奔跑的能力,更是極其驚人。

此時全力衝刺,有如流光。

扶著羊角的芽芽瞪大小眼睛,鼓著臉頰,殺氣騰騰。

秋弈飛出去很遠,才鬆一口氣,右掌手腕斷了,他的戰鬥力幾乎全都廢了。之前他還在擔心天文數字違約金,現在他已經不去想了,他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馬上離開這個鬼地方!

星幣很重要,但是和小命比起來,什麼都不算。

他看了一眼高聳的城牆,還有城牆上方籠罩的五顏六色毒素,心中暗暗叫苦。若是全盛之際,他完全可以憑藉超絕的輕功,飛到高處,躲過這片毒霧。但是現在,體內的真力被毒素糾纏,十成真力能動用五成就不錯。

手上的劇痛,更讓他的精神難以集中。他和那些擅長近身的武者不同,他的攻擊方式讓他可以和敵人保持相當的距離,他極少受傷,也使得他對受傷非常不習慣。

手腕的劇痛,像潮水般一波波地侵襲著他的精神。

該死!

忽然身後傳來破空聲,他連忙扭過腦袋,一眼便看到山羊腦袋上扶著羊角的芽芽,頓時魂飛魄散。

他慌忙狂奔。

山羊眼睛閃過一絲駭人光芒,它忽然低下腦袋,羊角向前,陡然加速。

芽芽掛在羊角上,急促的氣流把它的身體吹得搖擺不定,但它一點都不害怕。山羊的衝刺對它來說,再熟悉不過。

而且,這是芽魂將的第一戰喲!

芽芽怎麼會害怕?

芽芽最勇敢!

敵人的后前在不斷在芽芽視野中變大,就是現在!芽芽竭力地睜大小眼睛,鼓得圓滾滾的臉頰,吐氣開聲。

「咿呀1

芽芽掛在羊角上的手臂驟然發力,它就像彈弓發射的小石子,一下子飛了出去。

神色倉皇的秋弈聽到身後的動靜,腦後風聲驟響,臉色大變,情急之下,手中的弓向後一翻,想擋住這一擊。

飛行中的芽芽發現突然一個東西出現在自己眼前。

想也沒想,就和平時突突突一樣,芽芽本能地揮動兩個小拳頭。

突突突!

芽芽的拳速快到肉眼難以捕捉,它周圍的光線,完全被它吞噬,形成一個黑暗的虛空區域。

砰砰砰!

秋弈的身體像篩子般劇烈顫抖,一波波驚人的力量,從弓身傳遞到他的身體,密集得他根本喘不過氣。

品質非凡的弓,就像餅乾般,轟然崩散。

秋弈持弓的手掌,粉碎性骨折。

但真正致命的,卻不是骨折。秋弈體內的真力一直在和毒素僵持,芽芽的這一拳,徹底打破平衡,體內的真力一下子紊亂起來,毒素如同潮水般,無孔不入地侵蝕入他體內的角落。

失去控制的真力在經脈中肆虐,秋弈噴出一口鮮血,身體失去控制,重重橫飛出去。

撲通!

秋弈摔到地上時,他的臉色已經烏黑。

三隻形狀怪異的星魂獸摸了過來,瘦老頭的三花聚頂,兜了個大圈子,終於殺到。

芽芽大怒,朝三花呲了一聲。

三花頓時向後一縮,臉上露出畏懼之色。

青銅基地每個角落,芽芽都玩過,沒有一隻星魂獸沒有遭過他的毒手。這三隻星魂獸雖然實力今非昔比,但顯然芽芽給它們留下的慘痛記憶過於深刻,它們三個老老實實地呆在一旁,不敢上前。

芽芽鼻子抽動了一下,昂著腦袋,雙手背在背後,努力地踮著小腿小腳,一臉小大人狀,施施然朝秋弈和三花走去。

秋弈此時已經氣若遊絲,侵入他體內的毒素極為厲害。失去真力的保護,他的身體和常人並無區別,他的意識逐漸模糊。

芽芽想板著臉作威嚴莊重狀,但是笑容卻不自主地在它的嘴角泛開。

芽魂將第一戰喲!

芽魂將,戰鬥很厲害的喲!

芽芽越想越高興,再也忍不住,一躍而起,一雙小手高高舉起,奶聲奶氣的歡呼在空中回蕩。

「咿呀1

光頭的腦袋上已經是汗珠密布,他根本摸不到對方的身影,他第一次見到如此厲害的機關武者,第一次見到速度如此驚人的機關魂甲。

他的輕功一般,平時走的都是以力破巧的路子。

但是對方太快!

什麼時候,出了這麼強的機關武者?怎麼以前聽也沒聽說過?

光頭腦袋的汗珠越來越密,對方的每一次攻擊,總是在最難受最不舒服的角度。對方就像一隻狡詐的狼,看似漫無目的游弋卻透著濃重殺機。他的神經始終處於緊繃狀態,巨大的壓力,讓他開始有些喘息。

地下室內,端木再度搖頭:「光頭要輸了。」

「為什麼?」賽雷好奇地問。

「他消耗太大。」端木解釋道。

「他並沒有拼太多埃」賽雷有些不解。

端木只好理詳細的解釋:「高度緊張的狀態,體力和真力的消耗,會是平時的數倍。更致命的是,光頭沒有察覺到自己體力和真力的流失。」

「原來是這樣埃」賽雷有些明白,但是有些失望:「我還以為會有什麼精彩的對戰呢。」

原來是個戰鬥小白!

端木忍不住反駁:「已經很精彩!你們的機關武者非常厲害,這就是節奏,他對節奏的控制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光靠節奏,就能夠壓制一名黃金武者,這樣戰術大師,我從來沒有見過。」

「節奏是什麼東西?」賽雷一臉茫然。

端木覺得自己就是城牆,幾萬隻跳跳兔從他身上碾壓而過,這麼厲害的地方,怎麼會有這樣的戰鬥小白,請你問點有技術含量的問題好嗎!

無論是唐天,還是這名神秘的機關武者,還有那名古怪的芽魂將,都厲害得讓他目瞪口呆,但是,偏偏身邊這位地位不低的女人,卻像個白痴一樣!

「你這是什麼表情?我問得不對嗎?」賽雷眼睛彎起來,笑靨如花。

端木一個激靈,尼瑪,看得太投入了,差點忘了這女人有多狠毒……

他連忙裝模作樣:「我在想怎麼解釋。節奏是什麼呢,比如你看機關武者的游弋,好像忽遠忽近,但是如果你仔細研究,你就會發現,他始終保持可以隨時出手的距離。再比如你看,他攻擊的點非常分散,好像沒有目標,但是每一次都讓對方非常難受。而且,每一次光頭想反擊的前一刻,他總是會發動攻擊,迫使對方招架。對方的節奏,完全被他所壓制,只能龜縮。」

「原來是這樣啊,我有點明白了。」賽雷連連點頭。

「真的非常強埃」端木的眼睛亮起光芒:「沒想到這世上,還有如此強大的機關武者。若不是親眼所見,我一定不相信。傳說中只有南十字兵團的高手才能做到這一點。」

「南十字兵團高手么?」賽雷嫣然一笑。

端木有些不明所以,點頭道:「是埃那個時代是機關的巔峰,彙集了有史以來最厲害的機關武者。現在的機關武者,比起那時差得多。」

天空虎內,兵的撲克臉面無表情。

新的天空虎,更加出色,他可以輕鬆自如的操控,武魂也更加聰明,只要他心念一動,機關魂甲便會準確地作出相應的戰術動作。

他有時會想起以前的天空虎,但是他知道那已經過去了。

就像自己記憶中的那段歲月。

可是,不會忘卻礙…

就像早就融入身體的戰鬥本能,哪怕操控的已經是機關魂甲了,可他戰鬥起來,依然是標準的南十字兵團風格,急停、短矩衝刺、蜂形游弋……

他不是傷感。

人怎麼可以永遠生活傷感之中呢?哪怕它已經過眼雲煙,哪怕它不會再回來,哪怕腦海中回憶的每個角落都是鮮活,哪怕它註定不會黯淡褪色。

他還活著。

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傷感啊!

因為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做,有太多未完成的夢想要他去實現,有太多的榮耀需要他去捍衛。

因為當年那個柔弱沒用的少年,如今也鐵石心腸了呢!

因為……因為我要在消散之前,把它們通通實現啊!

兵的撲克臉面無表情,目光牢牢鎖定到光頭的破綻。天空虎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而鋒利的弧線,如刀破空。

南十字兵團,前進!

****************************************************************************

PS:微信平台的問題集中回答,大家不要問我是不是機器人啊,有這麼聰明的機器人嗎!!!不要問我喜歡什麼樣的男人啊,少年不喜歡男人啊!!!不要鬥地主給我發牌啊,尼瑪,一副撲克有五十四張啊,少年你到底怎麼想的啊!!!不要問方方為什麼這麼叼啊,因為我也想知道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