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一十二節兔子海和芽魂將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4-01-10 11:16  |  字數:4521字

「天啊,我看到了什麼!」

「天武月狼血脈!一定是血脈的能力!」

「為什麼書上沒有記載?」

「像是!」

「好想把老闆抓回來研究啊!」

……

距離機關實驗室不遠的血脈實驗室沸騰了,所有的血脈專家都像打了雞血一般,個個滿臉通紅,亢奮無比。

忽匆匆趕回來的費老頭皺起眉頭,他忽然站到桌子上,扯著喉嚨嚎叫了一聲。

「大家靜一靜!」

嘈雜的聲浪浪漸漸平靜下來,大家一臉莫名地看著費老頭。

費老頭顧不得其他,急忙道:「我說大夥,現在可不討論這個的時候!打鐵部的那個婆娘輸得那麼慘,老闆還在現場,這不是我們最好的表現機會么?大傢伙有什麼絕招,這個時候不放,還要藏到什麼時候?」

大家愣住了,過了一會,頓時一雙雙眼睛亮了起來。

費老頭繼續煽風點火:「經費!我們要更多的經費!哪個項目不缺錢,就不要出手了,把機會讓給其他人。」

讓給其他人?開什麼玩笑!這些形狀和脾氣同樣奇怪的老頭老太,個個臉上浮起一層殺氣,彼此怒目而視。

「老費啊,現在經費不都是小鶴總管在管嗎?」有人問道。

「是小鶴總管在管。」費老頭點點頭:「可是,誰是老闆?那是老闆!咱們表現得厲害,給老闆留下深刻印象,小鶴總管會坐視不管?總管都是給老闆幹活的,小鶴總管雖然長得漂亮……」

「有道理!」

「沒錯!我們就這樣干!」

「小鶴總管確實長得漂亮……」

桌子上的費老頭一聽,覺得討論的主題要歪了,連忙用力地拍了拍手掌,中氣十足地吼:「夥計們!操傢伙!吃干喝稀,就看今天了!」

眾人轟然應喏,個個狂奔。

王軒這時趕到,平靜道:「你擔心老闆贏不了?」

費老頭搖頭:「我相信老闆。」

「那你為什麼鼓動大家?」王軒有些奇怪。

費老頭抬頭看了一眼他:「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但對我來說,這裡已經是我的家。保衛自己的家,需要鼓動嗎?」

「家?」王軒訝然。

「我沒去過大勢力,不知道什麼是榮耀,也不知道什麼是使命。我年紀大了,不想揚名立萬,不想功成名就。我在這裡很自由,受尊重,每天都過得很開心很安心,我喜歡這裡,我沒想過離開這裡。也許這世上有比這裡更好的地方,我一點都不羨慕。這樣的地方,就是家吧。」

「雖然老闆很強。」費老頭直視王軒:「可如果連家也永遠只想依賴別人去守護,看著大家在為你的家園苦苦戰鬥,你卻在角落裡對自己說,反正自己出手也沒用。那樣的人,大概懦弱得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吧。」

王軒沉默不語。

費老頭笑了笑,轉身離去,他也要準備些東西。

「我們打誰?」

「用弓箭的!他在城牆上,目標明顯。」

「好!那我放大花二花三花了!」

「你能取個更有氣勢點的名字么?」

「三花聚頂你懂嗎?」

「別廢話了!毒毒毒,誰有?」

「我有!」「我有!」「我有!」……

費老頭有點汗,這數量有點多,他索性也不去想:「那呆會用機關投過去。」

「他會躲!」有人喊。

王軒這時插了一句:「我們覆蓋整段城牆。」

費老頭看了他一眼。

王軒繼續道:「我們用跳跳兔。」

「跳跳兔?」大家一愣,跳跳兔是血脈專家做實驗最常用的一種星魂獸,它只有二階,極易繁殖。跳跳兔擅長跳躍,它們對血脈兼容性很高,很多實驗都需要用它,所以大家都有培養。

「大家有多少只跳跳兔?」王軒問。

「我有三百隻。」「兩百隻。」「我要多一些,五百隻。」

「兩萬隻。」荒木夫人一臉平靜。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地落在荒木夫人臉上。

荒木夫人神色平靜道:「剛好要做大範圍的實驗。」

王軒連忙道:「我們把毒泡綁在跳跳兔身上,然後混在其他跳跳兔之中。城牆有兩個門,我們從兩個門一齊放兔子。」

「你好陰險!」瘦老驚呼,忽然嘿嘿:「不過我喜歡。」

「這個方法夠陰!」

「我去綁毒泡!」

「我也去!」

王軒一下子被這麼多人表揚,有些不習慣,連忙對瘦老頭道:「這些毒肯定要不了他的命,黃金武者除非黃金階的毒,要不然不會致命。但他肯定會受影響,他會從城牆上跳下來。你讓三花埋伏在城牆下,這個時候,你就可以三花聚頂了。」

「嘖嘖,你這傢伙,估計連心都是黑的。」瘦老頭上下打量了王軒一眼,便轉身屁顛屁顛跑去埋伏去了。

大夥一起動手,效率驚人。

「放兔!」費老頭喊了一嗓子。

秋弈站在城牆上,他被剛才唐天的表現震懾,根本不打算下去。弓箭武者若是被近身,那可就相當不妙了。

站在城牆上,讓他略微放心,這座青銅基地的城牆很高,有十五丈高,呈口字形,城牆上方可以容納五人並排而行。以他的輕功,一看苗頭不對,絕塵而去,肯定沒什麼問題。

忽然,他聽到一個老頭乾嚎。

「放兔!」

那是什麼?

秋弈有些不解,可當他的目光循著聲音望去,眼睛一下子直了。只見數以萬計的兔子,像海浪一般,瘋狂地向他逼近。

這是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