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一十一節血脈的能力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4-01-10 11:16  |  字數:3894字

青霧迅速吞沒唐天抬起的臉龐,轉眼間便罩了個嚴嚴實實。

青霧是無數細小的刀芒,這些刀芒,如同細碎如砂,鋒利得驚人,它們就像一團流沙,包裹著唐天,以驚人的速度流淌、旋轉,就像一隻青色怪獸在蠕動。

十枚暗器,帶著十種截然不同的力量,沒入青霧之中。

噗噗噗!

兩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看到彼此眼中如釋重負的表情,還有一絲郝然。原來是虛張聲勢,差點被這麼一個小屁孩給騙了。

就連城牆上的弓箭武者,此時亦心頭一松。

兩人殺招聯合,對方沒有閃躲開,那死定了!便是他自己,在這樣的處境下,都不可能有半點存活的機會。

結束了!

他的目光,投向那架機關魂甲,忽然,他眼角的餘光像是瞥到什麼。

不對!

他驀地轉過臉。

青霧如同青色的流沙,緩緩滑落,等等……

青霧刀芒之中,空無一物。

弓箭武者張大嘴巴,就像見鬼一般,剛才他明明看到刀芒青霧是如何籠罩唐天,絕不會看錯。修鍊弓箭的武者,最重要的便是眼和心,最強的也是眼和心,從來沒有幻象,能夠逃脫得了他的法眼。

越來越多的青霧如流沙般滑落。

「小心!」

弓箭武者一下子反應過來,臉色大變,連忙出聲提醒。

一道寒芒,如同鋒利的狼爪,在空氣中一掠而過。

暗器武者察覺到身後危險,不由大駭,手中的暗器一股腦地向後甩,身體卻瘋狂向前狂沖。

一道血花飛濺,一隻胳膊飛上天空。

喪臂之痛讓暗器武者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但是他知道此時是生死攸關之際,強咬著牙猛衝,只有拉開距離,自己才能保住性命。

更讓他心中驚駭的是,他向後灑出去的暗器有四十七道,卻如同泥牛入海,沒有半點反應。

不可能!

這麼近的距離,自己的暗器絕對不會失手!

但是一股森然殺意,如同附骨之蛆,緊隨其後,他只覺後頸一陣發涼,駭然之餘,只顧狂奔,根本不敢回頭望一眼。

城牆上的弓箭武者眼力之強,他看得清清楚楚。

這個少年身形就像一陣輕煙,敏捷得不像人類,剛才一邊前沖,雙手如同鮮花綻放,那些暗器全都被他納入掌中,無一失手!

自始至終,那個年輕得過份的小子,竟然沒有半點停頓,沒有半點猶豫。一擊得手之後沒有半點遲疑的猱身而上,隨後十指揮灑間,所有的暗器都納入其中,整個過程,行雲流水的賞心悅目和充滿爆發力的殺機四溢,揉和在一起,有著無以倫比的視覺衝擊感。

他早就料到了對方所有的攻擊手段嗎?

弓箭武者滿臉震撼,一時之間,竟有些失神。

鋸齒刀武者身在戰局之中,受到的衝擊更加強烈,反應也更快。他到現在也沒有搞清楚,唐天是怎麼逃脫兩人聯手的那記殺招,但是他知道,此時再不支援同伴,同伴只怕性命難保。

他的手腕好似輕柔無力,手中的鋸齒刀揮灑出一蓬刀芒!

刀芒如雨,每一片刀芒,都只有巴掌大小,如同一群青色的雨燕,劃著曼妙的弧度,朝唐天撲去。

地下室,被捆得結結實實的端木,臉上的表情第一次動容。

「你看出來什麼?」賽雷連忙問,她一直注意端木臉上的神情,這個傢伙對於戰鬥的理解,比她要強得多。

「他要得手了!」端木沉聲道,他的目光沒有從影像挪開分毫。

「誰要得手了?」賽雷心中一緊。

「你們老闆。」端木臉上的表情很奇怪。

幾乎是端木的話音剛落,只見影像中,唐天的身形有如月影般,忽然微微扭曲,他就像鬼魅般出現暗器武者身後,手掌悄無聲息印在他背上。

充滿破壞力的螺旋勁驟然爆發。

暗器武者如遭雷殛,狂奔的身體直接橫飛出去。

鋸齒刀武者大駭,顧不得其他,鋸齒刀一招,剛剛呼嘯飛出的刀芒,在空中划了個圈,如群鳥歸巢,吸附在他的身體上,托著他的身體,飛出十多丈遠。

唐天並沒有追擊,而是停了下來,他的神情些迷茫。

砰,此時暗器武者的身體,才重重摔在地面。他滿臉鮮血,已經氣息全無,體內的生機被唐天破壞殆盡。

鋸齒刀武者一臉駭然地看著唐天。

「幹得好!」

地下室內,賽雷興奮得一拳捶在端木身上。端木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賽雷的拳勁小得可憐,對他來說連點痛楚都沒有。

賽雷刷地轉過臉來,笑靨如花:「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端木心中一顫,只覺得一股寒意,從尾椎直向上竄。這些天他已經領教過這個美艷無比卻心如蛇蠍女人的厲害!

「節奏。他們的節奏已經亂了。」端木解釋道:「從你們老闆躲開兩人的殺招,他就佔據了優勢,但是如果兩人沒有這麼大意,他的優勢也不會這麼大。他們太放鬆,後面太慌亂,配合太陌生。」

賽雷笑吟吟地湊了過來,塗得鮮紅的指甲輕輕在端木下巴刮蹭,柔聲道:「怎麼我聽你這話,就像好像是對方把勝利拱手相讓啊?難道這不是我們老闆的實力么?你要想清楚喲!」

端木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這個女人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你們老闆的實力那是沒話說。像剛才逃脫殺招的那一招,我從來沒有見過,非常厲害,應該是血脈相關吧。後面的偷襲和追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