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一十節唐天出手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片刀光的粉碎,卻如同引發雪崩,上百道刀芒幾乎同時崩碎。 鋸齒刀武者連退十多步才穩住身形,他不能置信地看著,一道身影如同飄零的樹葉,輕巧地落在距離他二十多丈遠的地方。 怎麼可能……...

強烈的真力,從銅棍噴涌而出,仿若噴射的火焰,驟然而起的能量波動,如同颶風般向四周擴散。

大巧不工,這一棍,沒有半點花巧。

然而就是這麼平實的一棍,恍如巨人立於海,劈海斬浪,眾人心神不由為之所懾,好似那天地都要被這一棍硬生生砸開。

目睹者無不駭然失色。

這才是黃金武者嗎!

轟!

原本聲勢駭人的烈光矛在這一棍面前,黯然失色,筷子般折斷、崩碎、消失。

銅棍狠狠砸在地面。

堅硬的地面就像酥脆的餅乾,瞬間化作齏粉,驚人的真力沒入地面。猶如摧枯拉朽,銅棍武者周圍的地面寸寸龜裂粉碎。

從天空俯瞰,便會看到一個圓,在急劇向外擴散。

首當其衝的甲組,如同挨了一記重拳,沉重的機關魂甲也無法抵抗如此驚人的力量,直接橫飛出去。

咚!

機關魂甲內的墨子魚只覺得喉頭一甜,噴出一口鮮血,機關魂甲重重摔在地上,強烈的撞擊讓他的大腦一片空白。

一棍之下,甲組七零八落,竟然沒有一個人能站祝

銅棍武者滿臉傲然,收棍而立,譏諷道:「什麼狗屁機關兵團,不過爾爾1

咚。

一架華麗的湛藍色機關魂甲,落在他面前。

「不過爾爾?」

一聲冷哼,從機關魂甲里傳出來,兵的撲克臉寒霜密布。他本來的意圖,是先幹掉弓箭武者和暗器武者,但是看到銅棍武者如此霸道強橫,竟然正面擊敗甲組,他便改變計劃。

憑心而論,唐丑的戰術兵覺得還是相當不錯的,起碼很適合這支機關兵團。如果對方沒有高端武者,他們可以通過簡練合理的戰術,輕鬆瓦解敵人。可如果對方擁有高端武者,那這套戰術能夠發揮的威力就相當有限。

這是學員們的實力所決定,眼前的結果兵一點都不驚訝。

但是聽到銅棍武者的這句話,兵的臉色就沉下來。兵對唐丑統率的這支兵團,並沒有太多的期望,畢竟學員們的實力在那擺著。但是自家小孩再不好,也輪不到別人說三道四。

「哈,來了一個大傢伙嘛1光頭武者獰笑一聲:「那就死吧1

雖然眼前的機關魂甲看上去很漂亮精緻,但是在光頭武者看來,機關武者那就是一群廢物在那裡折騰的玩意。

機關武者有多少年沒有出現過黃金武者了?一萬年?簡直太可笑了!

他腳下猛地一踏地面,身形如箭,拖棍在地,朝兵衝去。

刷!

眼前鎖定的藍色身影,突然變得模糊。

光頭武者心中凜然,好快!

他的反應也是極快,手中銅棍沿著身體四周翻飛,鐺,他只覺得手掌一熱,他連忙朝一旁閃避。

一道勁氣,險而又險地擦著他的身體掠過。

光頭武者的戰鬥經驗豐富,知道遇到高手了,心頭不禁有些疑惑,什麼時候機關武者竟然出了這麼厲害的高手?自己怎麼從來沒有聽說?

不過,此時他本能地做出反應,怒吼一聲,不退反進,手中的銅棍舞起一團棍影,整個人就像一頭重型星魂獸,朝那架機關魂甲撞去!

「全都閃到一邊去。」

兵的冷哼讓剛剛恢復清醒的墨子魚等人,倉皇滾到一旁。

和墨子魚的甲組比起來,墨無畏的乙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使鋸齒刀的武者,力量沒有光頭武者那麼強悍,但是刀法極其刁鑽,每一刀的刀芒,總是恰到好處地沒入攻擊的破綻之中,妙到毫巔。

對方犀利的刀法,讓墨無畏率領的乙組根本無法招架,幾個來回,整個隊形已經被撕扯得七零八落。

唐天一看情況不妙,知道不能耽擱,猛地一踏地面,如同出膛的炮彈,沖向鋸齒刀武者。

身在半空中,擺胯、擰腰、出拳一氣呵成,猶如行雲流水,沒有半點滯礙之感。

「小心身後1

暗器武者不由出聲提醒,手中不慢,幾點暗影,悄無聲息向空中的唐天飛去。

半空中的唐天忽然覺得周圍的一切,變得驚人的清晰,他甚至能夠看到暗器貼著地面飛掠,帶起的氣流把一顆米粒大的碎石子吹到一旁。

想也不想,唐天的左手屈指,在空中連彈。

砰砰砰!

三顆鐵蓮子,猶如三道勁弩,倒飛回去!

鋸齒刀武者察覺到危險,身形滴溜溜一轉,刀光如練,纏繞旋轉而上。

無數雪白的刀光在唐天眼前綻放,猶如盛放的煙花,數百道刀芒,以他為以中心,轟然向四周激射。

唐天心頭浮起一抹奇怪的感覺,這讓他的瞳孔出現一個短暫的迷茫,下意識地他順著這種陌生的感覺,做出一個讓他自己都覺得驚奇的動作。

半空中明明沒有借力之處,唐天肩以上的身體,猶如被一隻無形之手,向上一托。他整個人如同一片被氣流吹起的樹葉,幾道刀芒險而又險地擦著他的身體掠過。

唯一定住不動的,便只有那隻拳頭。

這一拳,沒有半點花巧。

基礎拳法!

唐天如同一道虛影,一頭沖入刀光練影之中。

帶著強烈旋轉的真力,擊中一片刀光之中。

啪!

那片刀光粉碎,然而這片刀光的粉碎,卻如同引發雪崩,上百道刀芒幾乎同時崩碎。

鋸齒刀武者連退十多步才穩住身形,他不能置信地看著,一道身影如同飄零的樹葉,輕巧地落在距離他二十多丈遠的地方。

怎麼可能……

一招基礎拳法,怎麼可能破開自己的?

他慢慢回過味來,心中不由升起駭然。對方那一拳擊中的地方,赫然是纏身刀最脆弱的地方,而這一個破綻,連他自己都不知情。

「你是誰?」

他的聲音帶著一絲顫音。

不光是他,不遠處的暗器武者,此時也瞪大眼睛,看向唐天的目光,就像見到怪物一般。剛才彈回來的三道暗器,並沒有對他產生威脅。對方顯然在暗器上的造詣不高,只會最基礎的手法,不過倒是挺紮實。

這三記指彈,力道十足。

讓他感到驚訝的並非唐天的暗器,而是對方竟然彷彿早就料到他的攻擊,揮灑間便破開他的偷襲,沒有半點狼狽生硬的地方。

這傢伙是誰……

他也非常好奇,這傢伙到底是誰?

唐天低著頭,他還在回味剛才那股突如其來的感覺。是天武月狼血脈的效果嗎?若是在之前,他依然可以躲過,但是肯定會很狼狽。他的直覺還沒有強到這地步。

唐天有些亢奮。

他發現天武月狼血脈好像比他想象得更加強大,非常神奇。他仔細地回想剛才那一拳,但是那模模糊糊的感覺,飄忽不定,一時間,他竟然忘了面前的兩個敵人。

唐天站在那,側著臉,一臉入神狀,半天一動不動。

一直在等待唐天報上名號的鋸齒刀武者和暗器武者,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上都是疑惑不解。

這傢伙到底在幹嘛?

故意裝作這個樣子,想引誘我們上當?

你也太小看我們了吧!這樣簡單白痴的伎倆,還想拿來陰我們?

你想得太美!

兩人牢牢站定,一臉耐心。剛才唐天的連消帶打,驚艷無比!強悍得驚人的基礎武技、妙到毫巔的破綻攻擊,如此驚艷表演,上一次他們看到是什麼時候?

兩人已經不記得,但是唐天表現出來的實力,讓兩人深深忌憚。

高手!

遇到真正的高手了!

如今這位高手,卻假裝出走神的樣子,想引誘他們上當!走神?實在太搞笑了,實力這麼強的武者會在戰鬥中走神?

這樣的傢伙早就死了一百遍!

陷阱!

一定是陷阱!

兩人神經緊繃,如臨大敵。

弓箭武者在城牆上,清掃著機關,他的紅光箭,威力驚人,清掃效率極高。短短的時間內,三魂城的機關幾乎就被他清掃得七七八八。

等等……

他忽然注意到下方詭異的狀況,三個人在那裡對峙。

很厲害嘛,一個人竟然能把那兩個傢伙壓得不敢動彈,這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做到的。

可是當他不斷地清掃,下面三人還依然像三樁木頭人,一動不動。

搞什麼鬼?

弓箭手忍不住提氣喊了句:「你們要磨蹭到什麼時候?」

聽到同伴的高喊,兩人對視一眼,暗器武者向同伴使了個眼色,鋸齒刀武者一臉戒備持刀靠近。

當鋸齒刀武者躡手躡腳走到距離唐天還有五丈的位置,他停了下來,這是他最佳的攻擊距離。

暗器武者手中夾著十顆各色暗器,每一顆形狀顏色都不相同,他全身的真力蓄勢待發,他已經做好給出致命一擊的準備。

就在此時,鋸齒刀武者驀地發動,鋸齒刀嗡地一聲輕顫,五個青色的環形刀芒在他的鋸齒刀上浮現。

一刀橫斬!

五道青色環影悄無聲息劃出五道弧線,沿著唐天身形周圍飛掠,五道刀環忽然定住,它們把唐天牢牢鎖定。

就是現在!

暗器武者眼睛爆出一團寒芒,雙臂十指真力勃發,十道性質截然不同的暗器,以十道無法預測的軌跡,朝唐天激射而去。

幾乎同時,五道青色刀芒轟然爆裂。

爆裂開的青霧,迅速吞噬唐天。

青霧中,唐天忽然抬起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