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四百零八節燕圖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座?」燕圖皺起眉頭:「你說的是唐天的豺狼座?」 「殿下說的沒錯。」巫夏道:「豺狼座發現了一條通往此地的航道,是古代的季丘航道。安德麗娜知道自己力量不足,和唐天結成同盟,把通道口附近的地全都划給...

「他們走了?」巫夏有些不敢相信。

獵人阿德里安一行,忽然向安德麗娜辭行。

「是,他們確實走了。」葛若眼睛亮起一絲精光,有些亢奮:「仙女-獵戶星門發生了很多場戰鬥,很多來路不明的武者突然出現在這座星門附近,與獵戶座武者激烈的戰鬥。據說現場非常慘烈,屍橫遍野。阿德里安離開,絕對和這有關係1

巫夏面色沉凝,從道理上來說,葛若的猜測沒有任何問題。比起仙女秘寶,仙女-獵戶星座的重要性要強百倍。如果一旦這個星門失守,落入光明武會的手掌,那絕對是災難性的後果。

阿德里安緊急馳援爭奪星門,無論從任何一個角度,這都是相當合理。

但是巫夏心中總有些不安。

阿德里安有著之稱,除了說他有著獵人一般的眼睛之外,還意指他有獵人一樣的狡詐和耐心。他有太多不可思議的戰績,以至於信心十足的巫夏,也不免小心翼翼。

忽然,一名手下急匆匆地跑了進來,在巫夏耳旁低語。

巫夏臉色微微一變,連忙起身,向門外走去。

門口立著三人。

巫夏恭敬行禮:「殿下1

「巫大人不要如此客氣。」三人正中間的青年咧嘴一笑,他的皮膚棕黑,相貌憨實,看上去就像一頭壯實的棕熊。他便是大熊座之主未來的繼承人,燕圖。

巫夏可不敢有稍微不恭,燕圖看似憨實,但實則精明果決,若是被他的外貌欺騙,那連死都不知道怎麼寫。

別看殿下說得親和無比,好像什麼都不計較,但是巫夏深知,殿下對禮節等階極其看重,稍有逾越,便會引起他的不滿。

他連忙恭敬道:「殿下快進來,陛下也真是的,仙女座這點事情,竟然讓殿下如此勞頓。不過,屬下正心裡忐忑,一看殿下來了,心也就踏實了。」

他為人八面玲瓏,知道什麼時候說什麼話。

燕圖哈哈一笑,也不推讓,坐了下來:「巫大人的嘴,簡直能把死人說成活人,難怪那麼多大家名媛,對巫大人都留戀不已,不肯他投,可讓我等羨煞。」

巫夏連連點頭:「屬下就這點自信了,還得多謝殿下1

「為何多謝我?」燕圖一臉詫異。

巫夏一本正經道:「因為殿下沒有搶屬下的飯碗啊,否則殿下一出,天下佳麗盡入殿下宮中,我等豈不是日日煎熬,痛不欲生?」

眾人哄然大笑。

燕圖失笑:「我總算是領教了巫大的能說會道了。」

他旋即神情一肅,沉聲道:「我這次來,是計劃有變。」

眾人神色齊凜,不自主站直。

「我們之前的計劃是搶下這些仙女秘寶,但是安德麗娜的仙女計劃讓我們很被動,但是對我們來說,也是個機會。」

燕圖忽然一揮手:「除了巫大人,其他人先退下。」

眾人聞言,連忙退出,房間內空無一人。

殿下這般慎重的模樣巫夏此時已經知道,這次的變故一定非同小可。

燕圖緩緩道:「光明武會找上門來了。」

巫夏一怔之下,臉色大變,他忍不住急聲:「莫非陛下已經決定站隊了么?此時大大不妥啊1

光明武會和獅子座之間的戰鬥,才剛剛開始,這個時候就急匆匆地加入戰爭的一方,得不到什麼好處。

燕圖臉上露出笑意:「陛下說,巫大人值得託付大事,果然不虛!我們不打算加入光明武會的盟友。」

巫夏一愣:「那……」

燕圖沉聲道:「光明武會的要求很簡單,他們希望我們能夠佔據仙女座更多的星門,最好能夠控制仙女座。」

「驅狼吞虎?」巫夏一點就通,他皺起眉頭:「他們想做什麼?」

燕圖目露讚許,他知道巫夏風流盛名,但是卻沒有如此直接地和巫夏處理要務,巫夏的敏銳,讓他很滿意。

燕圖道:「光明武會計劃派很多人來爭奪星門,然後失敗。這段時間,我們需要控制仙女座。」

巫夏一下子嗅到了陰謀的味道:「然後呢?」

「然後他們會從另一個方向對獵戶座發起猛烈的攻勢。」燕圖沉聲道:「這一波攻擊會非常猛烈,他們有把握在極短的時間內,威脅獵戶座王宮1

巫夏不能置信失聲驚呼:「怎麼可能?獵戶座比不上獅子座,但是在赤道十殿之中,卻是最強大的星座之一,光明武會怎麼可能如此輕鬆拿下?」

「我亦不相信。」燕圖沉聲道:「但是他們給父親看了件東西,父親就相信了。」

巫夏此時從震驚中冷靜下來,他的腦子飛快地轉動,他非常了解陛下,能夠讓陛下相信,那光明武會一定是有致命的殺招。

「到時候駐守星門的兵團一定會緊急馳援,而星門大開,我們則趁虛而入?」巫夏冷靜道。

「沒錯1燕圖點頭。

「我們有什麼好處?」巫夏一針見血。

燕圖深吸一口氣,吐出三個字:「獵戶座1

巫夏沉身一震。他終於知道陛下為什麼會答應了,這個條件根本無法拒絕。大熊座身為極地五域之一,陛下勵精圖治,大熊座實力之強,絲毫不遜色於一般的赤道星座。但是如今的大熊座已經發展到頂峰,無法再進一步。

躋身赤道十殿,一直是陛下未曾吐露過的野心,但是真正的高層,都心知洞明,這也是他們的心聲。

長久的和平,讓陛下只能強按自己的雄心壯志。

如果有這麼一個絕佳的機會,可以吞併獵戶座,陛下如何能拒絕?不光是陛下無法拒絕,整個大熊座都無法拒絕!

「光明武會對獵戶座沒有任何興趣。」燕圖舔了舔嘴唇,有些激動道:「只要攻下獵戶座,那麼我們可以聯合大熊座、仙女座和獵戶座,組成一個巨大的星座!這樣一個星座,可以讓我們成為最強大的赤道星座。」

巫夏心中同樣激蕩,大熊座上下等待這樣的機會太久了。但是強忍心中激動,沉聲道:「獅子座的反撲一定會兇狠無比1

「獅子座?」燕圖冷哼道:「他們有精力管我們?獵戶座是獅子座的後背,光明武會不趁機進攻,那他們就不是光明武會了。」

「那我們這次的任務?」巫夏不在糾纏這個問題,他相信以陛下在如此重要的決斷上,是絕對不會出錯誤的。

「趁著星門爭奪,我們暗中控制仙女座。」燕圖道:「我們不能派兵團,那樣會打草驚蛇。」

巫夏會意地點頭:「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只需要控制安德麗娜。塔頓是安德麗娜的父親,自己的女兒若是落入我們的手掌,他是絕對會妥協的。」

「那樣就好。」燕圖鬆一口氣。

一個仙女座根本沒有入他法眼,大熊座可是能夠叫板赤道星座的豪強,北天星座?在他眼中,那根本不算什麼。在他看來,這件事手到擒來,不費什麼工夫。

巫夏搖頭:「我們需要先解決豺狼座的那些人。」

「豺狼座?」燕圖皺起眉頭:「你說的是唐天的豺狼座?」

「殿下說的沒錯。」巫夏道:「豺狼座發現了一條通往此地的航道,是古代的季丘航道。安德麗娜知道自己力量不足,和唐天結成同盟,把通道口附近的地全都划給他,唐天在那裡建立一座狼堡。如果我們不先把唐天他們解決掉,一旦他們發現我們暗中控制安德麗娜,一定會引起獵戶座的警覺。」

燕圖聞言,點頭道:「想必巫大人已經心有良策了。」

「我們只要解決掉唐天。」巫夏目光中閃過一絲兇狠,寒聲道:「只要把唐天幹掉,豺狼座根本不足為懼。如果能夠劫持唐天,那就更妙,他手下的豺狼兵團,可是一支非常精銳兵團1

燕圖露出訝色:「能夠讓巫大人視作精銳的兵團,那想必非同尋常。」

「確實非常之強。」巫夏毫不避諱:「若是能納入麾下,我大熊座必然勢力暴增。」

「好1燕圖斷然道:「那我們就把他劫持1

「唐天的實力,還是非常強悍的。他身邊的……」巫夏有些疑慮。

燕圖哈哈大笑:「巫大人不需擔心,父親知道此事至關重要,派了兩名他身邊的王熊武者協助。」

巫夏臉上疑慮頓時消失一空,笑道:「那就絕沒問題1

五熊武者是大熊座最強大的武者,只有七人,是陛下身邊的精銳,極少出面,神秘異常。他們每個人的實力都深不可測,而且,配備的都是最頂級的秘寶。

巫夏這才想起來,殿下剛才身邊同行的兩人,不由暗嘆,自己竟然沒有半點察覺。

果然不愧是王熊武者,氣息收斂得如此之完全!

他頓時充滿信心!

莫說劫持唐天,就是攻佔下整個仙女座,他都沒有半點疑慮。而且燕圖殿下,本身就被譽為年輕一代最傑出的大熊武者,陛下也對他寄以厚望。

他的實力,也極其強大!

巫夏想起一則傳言,心中一動,忽然更加充滿期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