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節賽雷的反應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12-30 00:43  |  字數:3581字

「這是你的想法?」

低沉威嚴的聲音在房間回蕩,長袍青年心中一顫,這個聲音從小便在他的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烙印,哪怕他如長大成人,獨掌一方,當他聆聽到這個聲音時,他的心依然會不自主地顫動。

「是的,父親大人。」長袍青年恭敬道:「我親眼目睹那場戰鬥,雖然他們還很稚嫩,可是兵團的雛形,已經呈現無疑。」

書桌後,一位身著軍裝約五十歲的老者端坐,柔軟的高腳絨椅上,他坐得筆直,花白的頭髮梳理得一絲不苟,目光充滿了壓迫感。

「他們是什麼來歷?」

老人的問話,就像他的目光一樣充滿壓迫感。

「現在我們掌握的情報來看,他們和墨家的關係很親密。」長袍青年努力放緩語氣,讓自己顯得更加平靜:「但是他們的機關魂甲,有明顯的南十字兵團風格。」

「南十字兵團風格?」老人的眼睛閃過微不可察的光芒,他忽然注意到另一個詞:「你剛才說的是機關魂甲?」

「是的,父親大人。機機關魂甲是三魂城所創造的一種全新機關武甲,因為它有武魂。」長袍青年解釋道。

「你說它有武魂!」老人猛地雙目圓睜,那一瞬間爆發的氣息,令長袍青年一窒。

「是的,父親大人。」長袍青年竭力抵抗這股恐怖的氣息,他心中充滿疑惑,這是他第一次在父親身上看到這樣的失態。

難道這裡面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內幕?

老人的爆發就好似錯覺,他神情恢復如初,喃喃自語:「南十字兵團……機關魂甲……難道他們成功了?」

他們?他們是誰?

長袍青年心中疑惑更濃。

片刻後,老人抬起頭,臉上看不出半點異樣:「這事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素來雷厲風行的父親大人,這次竟然沒有任何命令!

長袍青年有些意外,父親大人的古板固執,是任何人都感到畏懼的,他對任何拖沓敷衍的行為都厭惡至極。每次他向父親大人稟報,都會得到一個明確的指令。「我知道了」這樣的話,在他的記憶里,從未出現過。

這個龐大的家族,就是在父親大人一道道命令下,高速前進。

長袍青年意識到問題只怕有些非同尋常,他沒有表露出來,而是向往常一樣恭敬地回應:「是,父親。」

老人在房間里陷入沉思,一直等天色漸晚,他才如夢初醒。

看著窗外逐漸點亮的燈火,他眼中閃過決斷之色,他按下書桌上的一個按鈕。片刻後,一位看似相實平常的男子,進入房間。

老人道:「你去三魂城,把青銅基地的首領,帶回來。」

「你確定?」男子看了他一眼:「我只欠你這最後一件事。」

「我確定。」老人沒有猶豫。

男子的身影有如水中的倒影,一點點變模糊,就這樣消失不見。

老人神情放鬆下來,臉上罕見地露出疲態,坐在椅子上,竟然很快睡著。

唐天歡天喜地地送走塔頓,和塔頓一起走的,還有三百具能量獸屍體。塔頓心情好極了,有了這三百具能量獸,可以堵住所有人的口。現在的仙女座,內憂外患,就像在一個火山口,稍有不慎,就會轟然崩坍。

「這就是仙女秘寶?」

唐天三人好奇地湊在一起,就連鶴臉上也不禁露出好奇之色。仙女織品他知道,但是把織品溫養成秘寶,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凌旭不耐煩催促:「快拿出來看看。」

三人一人撈起一件。

鶴仔細地查看手中的秘寶,確實和普通的秘寶很不一樣,可以看到明顯的手工痕迹,但是濃郁的星力,卻讓人不會懷疑它是一件秘寶。入手之輕,恍若無物,讓鶴有些驚訝。

真的很特別啊。

它的模樣,是典型的戰袍。

早就迫不及待的唐天和凌旭,已經把戰袍穿在身上。

「咦!」唐天驚呼,臉色很奇怪。

戰袍的一貼上身體,就緊緊包裹住他的身體,唐天感覺自己就像被濃郁的星力包裹,暖洋洋的,說不出的舒服。

唐天能夠感覺自己的武魂,和戰袍之間,能夠建立某種聯繫。他嘗試著和戰袍溝通,忽然,只覺得一股洶湧的星力沖入他體內。

有意思!

唐天沉喝一聲,一拳揮出,一道淡淡的拳芒,脫拳而出。

不對!

唐天立即搖頭,這股星力的作用,顯然不是增強真力的威力。

忽然,他心中一動,戰袍的星力沿著唐天的體表緩緩流動,唐天的身體就這麼一點點在兩人面前消失。

「隱身!」鶴脫口而出。

一旁的唐一,臉上不由露出喜色,身為戰將,他如何不知道隱身的價值?

倘若豺狼兵團具備隱身的功能,那戰力立即上升一個台階。豺狼兵團擁有踏焰馬,奔襲能力非常出色,倘若再加上隱身能力,絕對會成為敵人寢食難安的存在。

凌旭也找到運用的竅門,但是他臉上露出失望之色,嘟囔道:「沒勁!」

他是一個戰鬥狂人,熱衷於堂堂正正打敵人擊敗,對於偷偷摸摸到敵人身後抽冷子,他一向不屑而且輕視的。

他看到唐一臉上的喜色,不禁搖頭,不滿道:「喂,大個子,你墮落了!只有當面用槍把對手扎死,才稱得上真正的戰鬥!」

唐一就像沒聽見。

「小旭旭,果然只有你才是真正的男人!」唐天無比讚賞。

凌旭一臉驕傲地揚著鼻孔去修鍊了。

唐天對仙女戰袍也有些失望,隱身這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