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九十九節阿秀的推斷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晚發生的經過,仔細講了一遍。 講完之後,他便閉嘴,看著阿秀,他知道阿秀此時正在仔細思考。老師也閉目養神,在思考什麼。 過了片刻,阿秀揚起臉龐,羞澀而秀氣的臉龐,此時洋溢著強大自信:「有...

劉中光經歷最初的震駭之後,很快平靜下來,他跟隨老師走南闖北,見多識廣,這點心理素質還是有的。

冷靜下來之後,他卻忍不住暗贊一聲,除了擊殺天鷹座武者這點讓他覺得魯莽了點,他簡直再找不出更適合辦法來應對眼下的局面。把這些人都殺了嗎?顯然不可能,現在這樣,不僅擁有足夠的震懾力,而且還給大家留了緩衝的餘地。

有心機!

絕對的心機深沉!

劉中光已經完全相信阿秀的判斷。在他看來,豺狼兵團確實實力強悍,但是想把大家留住,那是根本不可能。在場的武者數目眾多,場面混亂起來,豺狼兵團能殺幾個?而且若是惹得大家同仇敵愾,以在場諸人的實力,未必沒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唐天的喊法也很有技巧,成功地分化瓦解眾人,誰也不願意作出頭鳥。

出神入化的心理掌控能力啊!

便是在如此上風的時候,還不忘把自己偽裝成小混混那麼不堪的模樣,給人製造假象。如此年輕,就如此妖孽,實在太厲害了!

劉中光心中驚嘆無比,就在此時,一聲充滿尷尬和窘迫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謝謝惠顧1

鶴雙手抓著袋口,出現在劉中光面前,少年的臉龐,帶著一絲羞愧之色。

劉中光這才把注意力放在鶴身上,不由心中暗贊一聲,好一個美少年!

鶴一身黑衣,英俊不凡,臉上還帶著幾分鄰家男孩的羞澀,劉中光不由想起了阿秀。不過氣質倒是比阿秀更硬朗一些,唔,好像還有點放不開,比起那個心機深沉的唐天,簡直純潔無瑕。

劉中光在心裡暗自評頭論足一番,手上動作不慢,丟了一張錢卡進去。

不過,「謝謝惠顧」四個字還是讓劉中光心裡彆扭,到別人地頭,被人抓現形掏錢自贖,這種事情夠丟人的。

鶴捧著布袋,一個個走過去。

黑衣少女的面紗后響起一聲調侃的口哨,嬌笑道:「好俊的小哥1

鶴的腳步一滯。

大馬金刀坐著的唐天心裡樂開了花,一人一億,這些還真的交了!土豪!都是一幫土豪!狂喜之後,他心裡又無比懊悔,看這幫傢伙這麼痛快的模樣,自己開價開得太低了。

哎呀,太沒經驗了!

但是很快,唐天就自我安慰,也不算少了。在場還有十三個人,就是十三億。他都要考慮以後要不要以打劫為生,這錢來得實在太快了!

算了,神一樣的少年,可是有著遠大的理想……

唐天心裡嘀咕。他只不過靈機一動,覺得這樣狠狠宰上一刀,才能撫平神少年心中的憤怒。關鍵是,這是星幣啊!這年頭有誰和星幣過不去嗎?

若是鶴知道唐天這番嘀咕,他一定二話不說,把布袋砸在這傢伙的臉上。

鶴收完錢回來,唐天心滿意足地站起來,拍拍手掌:「好了,就不留大家吃飯了,歡迎常來啊1

歡迎常來……

諸人看了唐天一眼,唐天能夠看得到許多人眼中的憤怒,不過他根本不在意。倒是有幾個傢伙的目光很冷靜,看不出喜怒,讓唐天本能地察覺到危險。

眾人很快散盡,豺狼兵團打掃起現常

轟隆隆,大規模的騎兵朝這邊靠近的聲音,豺狼兵團立即停下手上的動作,保持戒備。

塔頓的高原兵團出現在大家的視野。

「很抱歉,我來晚了。」塔頓沉聲道,臉上看不半點端倪:「陛下沒有想到,這些東西放在這裡,竟然會給各位帶來如此大的麻煩!無論如何,這件事仙女座要負一定的責任!為了表示歉意,也為了仙女座和豺狼座的友誼天長地久,陛下已經決意,把季丘航道的出口方圓五十里範圍,送給豺狼座,貴方可以在該處建一座城市。」

此話一出,鶴聳然動容。

星門的歸屬權,一直是天路最核心的利益,在這一點上,任何星座都不會輕易的放棄。比如獵戶-仙女星門,歸屬權就在獵戶座手上,星門兩端都受獵戶座控制。這很正常,因為獵戶座是赤道十殿之一,比仙女座所在北天星座高兩個級別,而且實力也要強大得多。

仙女座通往其他北天星座的星門,都是各自管理星門各自這一側。

像他們這般強佔航道的出口,從法理上來說,是說不過去的。若是稍加煽動,便會引起仙女座武者對豺狼座的反感。

沒想到,現在安德麗娜拱手讓出,如此一來,他們就能名正言順地佔據航道口。這也說明了,安德麗娜已經把豺狼座視作比仙女座更強大的星座。

雖然沒有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這樣的大禮若是推掉,那唐天也就不是唐天了。他熱情無比道:「太感謝安德麗娜陛下了!我們豺狼狼一定是仙女座的好朋友1

鶴看到唐天口水都快流下來的模樣,有些不忍卒視,喂,請注意點形象好嗎!

但鶴心中對安德麗娜的果決還是感到驚嘆,在知道自己犯下錯誤,能夠毫不猶豫投入血本挽回,這樣的手段心機,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就連他,之前對她把禍水引到這裡有所不滿,但是在這樣的道歉之下,也煙消雲散。

鶴很清楚,從今天起,這條航道,就徹底屬於豺狼座。同樣,仙女城對於現在的豺狼座來說,幾乎是不設防。

對於現在完全被封鎖的豺狼座來說,這條航道的珍貴程度,無可比擬。

就連這麼蠢的傢伙都看出來這一點,鶴瞥了一眼狂喜的唐天,心中卻有些感慨,不知不覺,這個不靠譜的傢伙好像真的成了一方豪強了。

仔細回憶起來,雖然有好幾場戰鬥驚心動魄,但是鶴對怎麼走到今天這一步,也有些迷糊。

好像,不知不覺就走到這一步,怎麼自己記憶里全都是這傢伙各種不靠譜?

鶴自嘲地笑了笑,眼角餘光看到凌旭已經不耐煩地回去繼續修鍊了,好吧,真是羨慕那些頭腦簡單的傢伙!

他知道,今天晚上這場戰鬥引起的風波,不會這麼快消散。

劉中光回到住處,還沒進門,就看到站在圍牆上的阿秀和老師,阿秀滿臉促狹之色,老師也微帶笑意。

劉中光無奈地攤了攤手:「想笑你們就笑吧。」

他早就知道,今晚鬧這麼大,老師和阿秀一定會被驚動。說不定剛才老師和阿秀就在暗處,準備救援自己。

回到住處,劉中光終於放鬆下來,苦笑道:「今晚丟臉了。」

「沒什麼丟臉的。」阿秀搖頭,眼睛中光芒閃爍:「幸好有今晚一戰,唐天的真正實力暴露出來,否則的話,我們這一頭撞上去,肯定要吃虧。」

「是啊,這是好事。」阿德里安點頭道:「你說說今晚的情況,我們去的時候已經比較晚,沒看到太多。」

劉中光神色嚴肅起來,把今晚發生的經過,仔細講了一遍。

講完之後,他便閉嘴,看著阿秀,他知道阿秀此時正在仔細思考。老師也閉目養神,在思考什麼。

過了片刻,阿秀揚起臉龐,羞澀而秀氣的臉龐,此時洋溢著強大自信:「有幾個值得注意的地方。」

劉中光精神一振,他知道阿秀比他聰明得多,肯定能看到更多的東西。

「第一,很顯然他們早有預謀,今晚是他們布好的一個局。」

「第二,唐天展露的武技,以前從來沒有展露過,從威力上來看,應該是無雙武技,造詣極深。」

「第三,豺狼兵團比我們預計的更強,不能把它們視作普通的兵團。」

「第四,中光剛剛說了豺狼兵團士兵的實力,都在六階左右,他們的合擊完美,所以他們的衝鋒很強,傷到幾人。但是,唐一衝鋒的那次,我們在現場,那威力絕對不止四十名六階武者出手的疊加。」

劉中光一愣,他仔細想了想,不由點頭:「阿秀說得沒錯!唐一那一刀,太強了,強到我們根本提不起抵抗的勇氣。」

「被幹掉的那人已經查清楚了,天鷹座有名的高手,錢魁松,天榜排名第4558名。」阿秀目光閃動:「唐一在葉朝歌一戰中出現過,他當時率領約兩百名豺狼武者衝鋒,被葉朝歌一劍擋住,失去戰鬥力。可是今天,他僅僅帶著四十名士兵,便幹掉了錢魁松。這簡直是令人不可思議的飛躍。」

「我和老師已經反覆推算過,豺狼兵團雖然配合強許多,但是士兵的真力並沒有太大的變化。那麼意味著,他們每個人揮出刀芒的威力,不會太大的變化。但是唐一那一刀的威力遠遠超出四十記六階刀芒的疊加,那麼只有一種可能。」

阿秀伸出一根手指。

劉中光下意識脫口而出:「什麼可能?」

阿秀緩緩道:「唐一是無雙武將1

「無……無雙武將1劉中光瞪大眼睛,結結巴巴道,這四個字比今晚發生的戰鬥,對他的沖還要大。

「只有這一種可能。」阿秀說了一大通,覺得有些口渴,便坐下來喝水。

「阿秀,他只是個魂將武。」劉中光反應過來,搖頭道。

「魂武將怎麼了?」正在喝水的阿秀停下來:「魂武將就不可能是無雙武將嗎?你忘了大熊座那位嗎?」

劉中光愣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