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九十六節推開門的唐天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12-25 17:46  |  字數:3684字

黑暗中,劉中光在慢慢地數著藏在暗處的氣息。

一、二、三……十九!

他憨厚老實的臉龐露出訝容,心裡暗自嘀咕,乖乖,真不得了!這個不大的莊園周圍,竟然埋伏了十九個人,噢,漏了自己,二十個。

劉中光咋舌之餘,也有些興奮,好久沒有遇到這樣的大場面。他是阿德里安在遊歷途中收下的學生,性情老實忠厚,阿德里安平時的生活,大多都是他打理。跟著老師時間長,他的實力,也是非同小可。

他的天賦並不算好,但是阿德里安的耐心,卻是學了個十足十。像這樣藏在暗處,尋找那些若有若無的氣息,一呆就是兩個小時。

這兩個小時里,有六個人離開,又有七個人加入。

十九個人裡面,有起碼五個人,實力和他在伯仲之間。阿秀和他說的那一串人名,他能對得上號的,有三個。

綽號的獨狼的殺手,岑登,天榜排名,第3112名。

倒影劍客,真名不詳,天榜排名,第3109名。

黑木人,真名不詳,天榜排名第3106名。

乖乖,這簡直就是天榜3100名大聚會啊!

劉中光心中驚嘆,他自己的排名也在第3098名,覺得挺有意思。不過,他更加謹慎,別看他的排號名最高,但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遇到另外三個,他估計會死得很慘。

他擅長的是硬橋硬馬的對決,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他會很被動。他在心裡比較了一下,估計這三人之中,黑木人的勝率最高,其次是倒影劍客,岑登排得了第三。

至於那些他判斷不出來的氣息,就不好說了。

他有閒情逸緻地在玩這些,也是因為他不需要動手。潛伏在這,只不過是為了盯梢而已。自從塔頓將軍把成箱的秘寶,送到莊園之後,這一帶就多了無數雙眼睛。

這樣枯燥的工作,他已經持續了好幾天。但是今晚的氣氛,他隱約有種今晚會不太平的預感。

連他都覺得枯燥,其他人的耐心,只怕也到了極點。一開始,大家出於謹慎,不想率先動手暴露自己。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很多人已經按捺不住。

劉中光是抱著看好戲的態度。

若是有人能夠把這些秘寶劫走,對他們來說,再好不過。唐天身後有豺狼座,安德麗娜和塔頓代表的是仙女座,他們反而不好動手。若是落在盜匪手上,他們就不需要顧忌什麼。

不過劉中光覺得沒那麼容易,阿秀也不相信潛伏在暗處的這些人能夠得手。

阿秀對唐天的評價非常高,這也讓劉中光充滿了好奇。雖然他跟隨先生的時間很長,但是對阿秀的本領,他是打心眼裡佩服。

忽然,一道肉眼幾乎難以捕捉的陰影,悄然朝莊園逼近。

劉中光精神一振,是倒影劍客!

終於忍不住要出手了嗎?

倒影劍客的動手,就像一根導火索,立即讓很多在暗處觀望的武者,也不約而同地動手。一時之間,衣袂破空聲不絕於耳。

劉中光充滿了期待,聽說凌旭和鶴的實力也很強。

轉眼間,就飛出十多道黑影,大家對其他人都充滿了戒備,相互之間保持著安全的距離。從劉中光這個位置看過去,就好像莊園的圍牆上,一下子站滿了人。

那天塔頓將軍雖然沒有大張旗鼓,但是那些秘寶擺放的位置,依然沒有沈過大家的眼睛。

砰!

一處木門剎那間粉碎,一蓬木屑之中,一點寒芒,宛如星辰。

轉眼間,這點寒芒暴綻,無數寒芒如雨點般,朝來者席捲而去。

猝不及防的幾名武者慘叫一聲,一人胸口被洞穿,另一人的腹下破開一個血洞。但是更多的武者,還是早有準備,紛紛出招格擋。

叮叮叮!

撞擊聲密集如雨,不絕於耳。

而另一個方向,幾名武者被鶴纏住。鶴的身法空靈瀟洒,如黑鶴舞空,劍法神出鬼沒,以一敵三,竟然不落下風。

劉中光眼光暴漲,雖然早就聽說兩人實力出眾,但是親眼所見,還是被凌旭和鶴的實力所震驚。

凌旭的槍芒如同怒潮一般,無數寒芒閃爍,讓人生出無處可逃之感。倒影劍客在這片槍海之中掙扎飄浮,頗為狼狽。

但是倒影劍客的實力畢竟雄厚,經歷最初的不適應之後,他很快穩住陣腳。倒影劍客的劍法非常另類獨特,每一劍都會生出倒影,亦真亦幻,真假難辨。

空中傳來兩聲慘叫,卻是兩名武者,喪命在鶴的劍下。

最後一名武者,實力顯然比另兩人更勝一籌,劉中光一眼就認出來,那是獨狼岑登。獨狼岑登是一名相當著名的武者,他一向獨來獨往,從來不與人合作,這也讓他的能力非常全能。

短短几十招,岑登的刀法,便換了七八種截然不同的武技。好幾種刀法的等階都不高,但是在岑登手中,卻威力驚人,而且生出許多令人叫絕的變化。

劉中光看得十分過癮,這個級別高手較量,可不是經常能看到的。

倒影劍客和岑登的實力並沒太多的意外,而凌旭和鶴,竟然數十招過去,依然不落下風,讓劉中光非常驚訝。

凌旭和鶴的排名,看來被低估了。

忽然,劉中光察覺好幾股能量波動,過了一會,他反應過來,不由啞然失笑。那是暗處有人在用秘寶錄下戰鬥影像,別的不說,這些影像在市面上可是銷路絕佳。

劉中光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戰場所吸引。

劉中光眼角餘光瞥到一團黑霧,瞳孔不由一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