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九十三節巫夏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12-23 14:02  |  字數:3577字

仙女座。

安德麗娜緊張地注視著面前的星力池,濃郁的星力,從天空垂下,如同一道光束,籠罩著星力池。星力池內的星力濃郁有如實質,如霧氣般氤氳翻騰。

隱約可見許多戰袍在星力池內浮浮沉沉。

忽然,安德麗娜心生感應,脫口而出:「成了!」

一旁的塔頓布滿風霜的臉龐,也不自主露出緊張之色。

垂下的那道星力光束,一點點變淡,很快便消失不見,星力池內的星力,也消失不見。池子內,靜靜地躺著上百件銀色戰袍。

塔頓按捺不住,躍入池中,撈出一件銀色戰袍。

安德麗娜連忙跑過來:「怎麼樣?爸爸!」

銀色的戰袍,完全看不出半點能量獸皮毛的痕迹,它通體銀白,沒有一絲雜色,就像極薄的銀箔打造而成,捧在手中輕若無物。但是那股濃郁得驚人的星力,卻讓眾人明白它的不凡。

塔頓二話不說,把戰袍披在身上。塔頓剛剛披上,戰袍就自動收緊,緊緊貼著塔頓的身體,耀眼華麗的銀光消失,它看上就像普通的戰袍。

忽然,塔頓消失了。

安德麗娜的眼睛一下子睜圓,她差點忍不住失聲驚呼。

片刻之後,塔頓再次憑空出現在安德麗娜面前,他臉上難掩狂喜之色,口中連連道:「好好好!」

身為武將,他當然知道,隱身的價值。

忽然,外面一陣喧嘩,一位侍衛神色慌張地跑進來:「主上!將軍!好多商會會長,全都圍著在外面,說秘寶有他們的一份,他們要看看秘寶成形。」

安德麗娜臉色微變,塔頓的眼睛卻眯起來。

安德麗娜很快鎮定下來,她聽到外面吵得厲害,淡淡道:「讓他們進來吧!」

侍衛張口欲言,但是看安德麗娜的神色鎮定,一咬牙,便朝外飛奔。

片刻後,一大群人闖了進來。

「主上!主上!能量獸我們可是出了錢的,這些織品可是有我們一份啊!」

「就是啊,主上您不能連讓都不讓我們看一眼!」

……

這些人忽然看到安德麗娜身邊的塔頓,聲浪一下子低了下來,許多人臉上有些慌亂。

安德麗娜轉過身子,目光掃過這群人,她認出好幾位商會的會長,心中凜然。看到這般光景,她立即明白有人在暗中搞鬼,對方的實力極強,竟然把她麾下近一半的商會都鼓動。

若非父親已經回到仙女城,她就麻煩了。

不過現在,她卻絲毫不心慌,臉上似笑非笑:「你們還知道我是主上,你看,你們都跑到這裡來鬧了。」

她的語氣和藹,就像在開玩笑。

眾人心中稍安,一名會長剛想解釋:「屬下們只是想……」

安德麗娜根本沒有讓他說話的意思,打斷他的話,語氣陡然轉厲:「誰鼓動的?站出來!」

這一聲厲喝,殺意四溢。眾人臉色大變,這才想起來,主上年紀雖小,但是性情剛烈,是連光明武會都敢宣戰的人!

一群人噤若寒蟬。

其中幾人對視一眼,他們都看出彼此眼中的懼意。他們本以為,人多勢眾,安德麗娜一定會屈服,哪知道安德麗娜如此直接,竟然不給他們一絲轉圜的餘地。

幾人知道此時已無路可退。

一名中年人站了出來,沉聲道:「主上若要懲誡,屬下願意一力承擔。」

另一名胖子也站了出來:「算我一份。」

第三位站出來的是個瘦子,三角眼透著一股陰沉之氣,他不陰不陽道:「主上,大家雖然激動了點,但是卻非無理取鬧。咱們這些人,看著光鮮,但是這次哪家不是受損嚴重?大家為啥對能量獸感興趣,無外乎是想給自家增點助力,恢復點元氣。主上說,按貢獻分配,那沒問題,可是不能連看都不讓我們看一下,對不對大家?」

安德麗娜深吸一口氣,她知道這次麻煩了。這三人身後的商會都不是小商會,在商盟諸商會中,都可以排入前五。

瘦子說的話,說到大家心坎里去了,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不滿之色。

忽然,一直眯著眼睛的塔頓緩緩開口:「幾年沒有回仙女城了。」

他像是在感慨,卻把眾人的注意力,聽引過來。

「沒想到,仙女城裡,連一點規矩都沒有了。」塔頓冷冷道:「你們剛才說到懲誡,說得沒錯,是該懲誡。」

塔頓的話如同秋風般在眾人心間掃過,在場諸人的臉色無不為之一變,尤其是站出來的三人,臉色大變。

「塔頓將軍,您這話是什麼意思!」瘦子厲聲喝道。

塔頓神色漠然:「拿下。」

幾道人影,朝三人衝去,三人臉上浮現驚恐絕望之色,他們沒有想到,塔頓真的敢動手!

忽然,三人周圍,出現一個身影,輕笑一聲,刀光暴起,悶哼連連,幾道人影跌飛回去。

刀光散盡,一位紅髮黑膚的男子,持刀而立。

「我說你們哪來的膽量。」塔頓目光一點點變得冷峻起來:「笑刀客,樂正傑。大熊閑人巫夏麾下七刀客之一。」

原本憤慨的諸人一下子呆住。樂正傑他們或許沒有聽過,但是巫夏此人,卻無一不知。

大熊座鄰近仙女座,是極地五域之一,仙女織品最主要便是銷往大熊座和獵戶座。而巫夏號稱「大熊閑人」,是大熊座星座之主燕永烈的座上賓,結交廣闊,他本身就是大熊座權貴之後,儘管沒有擔任官職,但在大熊座擁有驚人的影響力,許多官方不方便出面的事情,都會交給他處理。

這些被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