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八十五節磨劍石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問題,不會太落下風。但是如果生死相搏,我肯定不對手,他們都是戰鬥瘋子。」 「葉老六呢?」 「和我差不多吧。」 「所以你才覺得奇怪對吧。」小七平靜道:「其實你就是沒看得起唐天,雖...

「喂,你又有什麼事?」小七連眼皮都沒抬一下,目光就像粘在手上的書本,捨不得挪開分毫。

張明赫氣喘吁吁:「嚇死人了嚇死人了,唐天那傢伙,把姬小雅幹掉了1

「姬小雅是誰?」小七有些茫然抬起臉龐。

「第十三黃金分會的黃金武者。」張明赫激動無比:「黃金武者啊!那可是黃金武者!變態!太變態了1

「哦。」小七應了聲,重新低頭,目光放在書上。

張明赫被小七的反應給愣住了:「小七,難道你也一點不驚訝嗎?黃金武者啊,那可是黃金武者啊1

「嗯嗯嗯。」小七嘴裡漫無邊際地應著,目光貪婪地盯著書本。

張明赫一個箭步上前,掐住小七的脖子,一陣狂搖:「叫你看書叫你看書1

小七的臉憋得通紅,眼冒金星,艱難地伸起一隻手掌,示意張明赫鬆手。

張明赫看到小七都快口吐白沫,這才心有不甘的鬆開手掌:「今天你不說出個子丑寅卯來,我是不會放過你的1

小七過了好久,才回過神來,憤怒地瞪著張明赫。

張明赫臉上立即掛滿笑容:「七哥,哎喲,我親哥!你看,我一有消息,就風塵僕僕來給您報信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埃」

小七明白和這傢伙較真那就是和自己過不去,砰,合起書本,慢條斯理道:「你打不過黃金武者么?」

張明赫愣了下:「那要看,如果只是較量,應該沒什麼問題,不會太落下風。但是如果生死相搏,我肯定不對手,他們都是戰鬥瘋子。」

「葉老六呢?」

「和我差不多吧。」

「所以你才覺得奇怪對吧。」小七平靜道:「其實你就是沒看得起唐天,雖然他上次讓葉老六吃虧,你其實心裡還覺得他只是僥倖。你並沒有把他和你放在同一個水平。」

張明赫不服氣道:「我承認唐天很有潛力,但是如果實力已經和我們一個水平,我的確不相信。再說,就算和我們一個水準,也不可能幹掉黃金武者。」

小七看了他一眼,道:「你上次給我的影像,我回去仔細研究了一下,然後得出一個結論。」

張明赫知道下面有乾貨,立即豎起耳朵。

小七一字一是天生為戰鬥而生的武者。」

「天生為戰鬥而生的武者?」張明赫呆了一呆,他幾乎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天生為戰鬥而生的武者,這是多麼高的評價,唐天怎麼可能當得起這樣的評價。

「如果你以後遇到他,你千萬小心。」小七的神色肅然:「他的求勝慾望非常強烈,我從來沒有見過求勝慾望如此強烈的武者1

「比葉老六更強烈?」張明赫臉上的笑容消失,他沉聲問。

「他們不一樣。」小七沉吟道:「葉老六不是求勝欲,他追求的不是勝利,是刺激,尋求生死之間的刺激。這種刺激,就像毒品一樣上癮,你如果注意到葉老六受傷時的表情,你就會看到他很享受。」

張明赫不由連連點頭,小七對葉老六的分析,確實很有道理。

「但是唐天不是,他是追求勝利。他是無論在什麼情況,都會狂熱追求勝利的武者。他的強大並不止於此,除了求勝心,他還擁有驚人的戰鬥天賦,野獸般的直覺和魔鬼一樣的冷靜。我一直以為,這兩種特性是相互矛盾的,沒想到,卻在一個人身上同時看到。」

張明赫搖頭:「哪怕如此,他也不可能殺死黃金武者。」

小七笑了:「這就是最容易被人忽略的一點。」

張明赫脫口而出:「什麼?」

「他的進步速度,永遠出人預料。」

張明赫再次呆了一呆。

小七看到怔住的張明赫,想了想道:「其實有句話,我一直想說,今天就借這個機說一說。」

張明赫回過神來,不悅道:「小七,我們之間還需要來這一套么?」

「不是他太快,是你太慢。」小七看了一眼張明赫道:「你的天賦都很強,條件也很好,可是你缺乏進取心,你更多的精力,都放在勾心鬥角上。現在別人能幹掉黃金武者,而你呢,照現在的速度,你需要至少兩年,才有可能把自己的排名擠出前三千的行列。」

張明赫張了張嘴,卻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可是為什麼別人能做?」小七毫不客氣道:「是啊,這不合理,可是別人做到了,而你沒有,你就輸了。這個世界只有輸贏,沒有人會在意你合不合理。」

小七的表情肅然:「就像你們幾個之間的角逐,不在於誰更出色,誰家世更強,而是誰的劍更強,誰就能贏到最後。你有無人能敵的劍,你就不需要任何陰謀。我知道你們看不起葉老六,可是,葉老六還有機會,齊山已經死了。如果葉老六還不能讓你們警醒,那麼有唐天。明赫,你的劍已經了,需要磨一磨。」

張明赫滿臉通紅,羞愧欲絕。這些年,他的確是更多把時間和精力,投入各種應酬和俗事之中,修鍊荒廢了許多。

「我們光明武會站在雲巔太久,已經忘了這個世界究竟是什麼樣1

第二天,小七的話,就傳遍整個光明武會高層,許多人為之震動。幾位光明審判團的長老,對小七的話讚許有加。光明武會的風氣為之一肅,各大家族也紛紛把資源向年輕弟子傾斜。

唐天也因為小七的一番話,進入光明武會高層的視野。

於是唐天有新的綽號,磨劍石。

磨劍石先生此時卻一點都不開心,因為他現在被別人折磨得欲仙欲死。

唐天瞪大眼睛,狠狠盯著面前的千手魔君,胸中憋了一股怒氣,自己連黃金武者都幹掉了,竟然被一個老男人打得這麼慘!

千手魔君就像沒有看到唐天一般,他踩在晶瑩剔透的海面,似乎在思考什麼。那張陰鬱的臉,永遠都是那般死氣沉沉。

這傢伙好像在走神……

唐天眼前一亮,整個人如同猛虎般衝出去。

砰!

他以更快的速度,摔了回來,撲通,摔進水裡。

千手魔君看了一眼在水裡掙扎的唐天,心中煩躁。這個傢伙實力低微得可憐,但是像只蒼蠅一樣,不勝其煩,自己想好好靜一下都不行。

唐天從水裡掙扎出來,他恍然未覺,目光掃過周圍。

真是漂亮的海洋。

「喂,這是什麼地方?」

千手魔君的聲音突然從頭頂傳來,剛剛掙扎出水面的唐天一愣,下意識回答:「藍鏡之海。」

「藍鏡之海?不錯的名字。」千手魔君喃喃自語。

唐天安靜下來,坐在千手魔君不遠處的海面,他的眼中也儘是好奇。千手魔君的實力深不可測,是他到現在遇到的最強的魂將。對方的武技,出神入化。

他竟然連對方一招都擋不住,這也給剛剛戰勝姬小雅的唐天迎頭一盆冷水。

千手魔君這個名字,他連聽都未曾聽說過,卻如此厲害。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個世界遠比自己想象的更大。

唐天沒有氣餒,反而在心中暗暗給自己打氣,唐天,你一定會超過他的!

不知不覺已經把對方視作目標的唐天,反而沒有那麼憤怒,一屁股坐了下來。

「和我說說現在的事吧。」千手魔君忽然道。

唐天忽然心中有些同情,魂將被召喚出來,物是人非,以前的朋友親人都不在了,真是可憐。他想到了兵大叔,想到了鬼爪。

「好埃」唐天大聲地答應。

千手魔君有些訝然地抬頭,映入他視野的,是一張真誠的臉。

他走到唐天面前,盤膝坐了下來。

唐天便開始講,他講得很亂,完全沒有條理。

「……我告訴你哦,那個時候千惠可厲害了……後來我發現我果然是天才啊,千惠真是有眼光,哇哈哈哈哈……」

「……蒼蠅牛也很厲害,等他到時練成了大地狂刀,我們再來打一架……」

「……小旭旭很好玩,小鶴子也好玩,不過他比小旭旭更陰險,哈哈,我早就看穿他們了……」

「……黑魂他們就是那樣,反正很厲害的,和光明武會一樣,對了,你們那個時候有黑魂和光明武會嗎?也有啊!原來他們真的這麼厲害……」

……

唐天前言不搭后語,千手魔君聽得很入神,他臉上的陰鬱不知不覺中,消散了不少。他看向唐天的目光,變得柔和了起來。

尤其是聽到唐天得意洋洋自吹「神一樣的少年」時,千手魔君嘴角不自主地流露出一絲笑意。

在這片可怕而迷人的海洋,遇到這樣的少年,真是讓人慶幸埃

唐天講了很久,終於他覺得把自己所有經歷的、聽到的全都說完了之後,停了下來,有些心虛地看著千手魔君:「呃,這些東西你都聽懂了嗎?」

「聽懂了。」千手魔君點點頭。

遠處,忽然大放光芒。

太陽要升起來了嗎?

自己就會像氣泡一樣消散吧。

這片可怕的海洋礙…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聽懂1唐天大為開心。

千手魔君收回目光,轉過臉龐:「唐天,想學千拆破魔手嗎?」

「想學啊1唐天毫不猶豫回答,旋即興奮道:「你要教我嗎?」

千手魔君笑了,他指了指大海:「它會教你。」

看著唐天茫然的表情,他沒有解釋的意思,而是問:「唐天,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好埃」有些茫然的唐天一口答應,接觸下來,他覺得千手魔君的人挺不錯。

「如果你去六分儀座,去一趟塔城,有一家人姓馮,他家的祖輩,有一名女子叫馮煙兒。如果你找到這戶人家,你能不能把這門武技傳授給他們?」千手魔君注視著唐天的臉,他知道自己的這個要求很過份。

「好。」唐天點頭:「如果我路過六分儀座,我一定會去梅林城。可是如果我沒有路過,我不能保證。」

「謝謝你1千手魔君臉上的陰鬱一掃而光,他身後的光芒越來越盛,太陽就要跳出水面。

光芒刺得唐天眼睛都有些睜不開,他聽到光芒中千手魔君大聲地喊:「唐天,你要記住!修鍊千拆破魔手,不要被你的眼睛欺騙1

當光芒散盡,他面前的千手魔君消失不見。

美麗夢幻的藍鏡之海,劇變驟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