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八十三節藍鏡之海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12-13 20:42  |  字數:3651字

「如果你修鍊無雙武技的話,沒有什麼地方比這更合適。」

兵身後是一座方方正正的門,這座門方正得沒有半點修飾,兵順手推開門,唐天不禁驚呼。

門後竟然大海!

寶石藍的海面,平靜得沒有一絲波紋,猶如一面巨大的鏡子,從門後延伸天際邊緣,一望無垠。天空低垂彷彿觸手可及,一朵朵柔軟白雲,靜靜地停在那,在海面投入倒映,宛如大號的8書網。

「好漂亮。」唐天喃喃,眼前的景色,充滿了夢幻的色彩。小小的房門後面,怎麼會是大海呢?

「這叫藍鏡房,每個藍鏡房都通向這片大海。」

兵也有些出神,帶著幾分回憶:「還記得你發現我的地方嗎?」

「是哦,那也是一片大海。」唐天被這一提醒,立即想了起來:「你好像說過,那是什麼流放之海。」

「嗯。」兵的目光投向遠處,看著這片美得令人窒息的海面,道:「兵團有四海,流放之海,藍鏡之海,燎原之海,安息之海。」

「流放之海,是無盡之牢籠,永拘罪徒。」

「藍鏡之海,是真幻之分界,洗鍊之地。」

「燎原之海,是能量之生地,萬魂滋生。」

「安息之海,是我等之歸處,戰魂永安。」

「這片海,就是藍鏡之海。」

兵的聲音像穿過時空和歲月,在藍鏡之海上飄蕩。

唐天摸著下巴,像是被震撼到,過了一會,他一臉深沉地指著藍鏡之海:「大叔,這海里的水能喝嗎?」

正在傷春悲秋沉寂在昔日輝煌之中的兵,表情呆了一呆。

「這麼乾淨,讓人很想喝啊。」唐天舔了舔嘴唇。

兵的表情抽搐了一下,好吧,和這個二貨一般計較,自己就實在太蠢了。他就像沒有聽見,正準備繼續說下去。

「會不會很咸啊?」唐天自言自語,一副躍躍欲試。

兵終於暴走,怒聲咆哮:「滾!」

不堪忍受唐天的兵,憤而離去,當然,臨走之前不忘要走那張錘法的無雙卡。

「喂,大叔,你還沒說這藍鏡之海怎麼修鍊無雙武技啊!」

唐天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兵的撲克臉上露出陰惻惻滲人的光芒,嘴上語氣如常:「哦,把無雙卡丟進海里就行了。」

小樣,和我斗,你還嫩了點。

不給你一點教訓,你永遠不知道尊重教官的重要性。

好好享受一下美妙的人生吧,嗬嗬嗬……真讓人期待啊。

兵順手把門關上。

唐天便驚訝地發現,門消失了,他四周全是海。

「哇,好神奇!」

「把無雙卡丟到海里就可以了。」唐天一臉期待地把無雙卡丟入海里。

無雙卡沉入海底,奇怪的是,海面沒有泛起半點漣漪。忽然,無雙卡變得明亮如燈,晶瑩剔透的海水,像寶石一般折射著無雙卡的光芒。

無雙卡表面那個模糊的身影,忽然從卡面緩緩飄出來。

原本灰白的身影,一點點變得明亮,生出不同的色彩。扁平的身形,猶如氣球般吹鼓膨脹。

嘩啦。

一名男子從海水裡浮了上來。

男子身穿灰色的武者服,臉龐清朗削瘦,四十歲左右,灰白的瞳仁,讓他整個人有一股說不出的陰鬱深沉。雙臂自然垂在身體兩側,十指修長雪白。

海面重新變成鏡子一般光滑,男子靜立在湖面,灰白的眼睛在打量著唐天。

「你是誰?」中年人忽然開口問。

唐天愣了一下,隱約覺得哪裡不對,嘴裡下意識地回答:「我是唐天。」

話一說完,他才一下子反應過來,這話不應該是自己來問嗎?他亡羊補牢:「喂,你是誰?」

「千手魔君鄒宇。」中年男子冷冷道:「那就讓我見識一下你的實力吧。」

話音未落,唐天就失去對方的蹤影。

喂喂喂,這話好像也應該我來說吧……

唐天來不及申辯,只覺得一道灰影斜剌剌闖入他的視野,唐天心中凜然,好快!

強烈的危險感瞬間籠罩他的心頭,想也不見,火鐮鬼爪悍然出擊。

唐天眼前一花,突然視野中,無數手影就像鮮花綻放,一下子打亂了他的節奏。他感覺自己的手指碰到對方的手掌,但是他的真力還沒來得及吐出,指尖空蕩蕩。

唐天心中大驚,他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火鐮鬼爪的指力一觸即發,只要極輕微的碰撞,就會立即觸發它。剛才那一下,唐天敢肯定,自己百分之百碰到對方的手掌!

古怪的是,自己的指力就是沒有觸發。

指尖空蕩蕩的感覺,讓唐天覺得說不出的難受。

就在此時,唐天發現對方的掌影再次闖入火鐮鬼爪的攻擊範圍,他心中大喜,這次看你怎麼逃得掉!

唐天急劇催動真力,指尖光芒暴綻,猶如絢爛的煙花,呼嘯撲向對方的手掌。

耀眼的火花之中,那雙白晳修長的手掌,彷彿有魔力一般,帶著難言的韻律,十指如同行雲流水,不斷地擊中唐天十指。

砰砰砰!

雙方磁撞聲,密集而輕微,絢爛的火花在這連番碰撞中,迅速地變得黯淡下來。

鄒宇每一次擊中唐天的手指,都會消去他手指一部分真力。唐天感覺自己十指凝聚的真力,就像泄氣的氣球,轉眼間便消減大半。

怎麼會這樣……

唐天目瞪口呆。

靈活而修長的雙臂,猶如兩條交纏的靈蛇,趁機直入中宮。

砰!

唐天臉門一痛,整個人便橫飛出去,眼角餘光駭然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