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八十二節無雙卡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12-13 20:42  |  字數:3471字

仙武。

陳子霖注視著無雙石板,有些出神。短短數月之間,已經有超過七十三種無雙武技被點亮,他值守無雙石板這麼多年,第一次見到如此情況。

亂世么?

他心中喃喃,仙武的典籍掌故,他心中爛熟。每逢亂世,無雙石板上被點亮或者湧現的無雙武技,便會數目激增,這是無雙石板的鐵律。

點亮的七十三種無雙武技,評價達到三星的有三種,二星的則有十五種,一星則多達五十五種。

陳子霖對各種數據非常熟悉,這個比例很正常。

但是這些數據之中,真正引起他注意的,並非三種三星無雙武技,而是兩種二星無雙武技——和。

陳子霖對無雙武技的研究極深,在他眼中,那些枯燥的名字背後,是一個個波瀾壯闊的時代,是一個個英雄的光華。

,二星,NO.17226。

,二星,NO.16894。

無論從哪一方面來看,這兩個數據,在無雙石板兩萬種無雙武技之中,都不算起眼。但是陳子霖卻知道,這兩種武技,非同尋常。

兩萬種無雙武技,大多數無雙武技之間,都是彼此獨立互不相干,但是卻有些無雙武技,彼此有著深厚的淵源。

有淵源的是,這是一門四星無雙武技,非常可怕。

而有淵源的則是,同樣是一門四星無雙武技,同樣是一門可怕的武技。

這兩種武技的出現讓陳子霖相當感興趣,也充滿了期待。

他以前無聊的時候曾自己做過一個各星階無雙武技的排名,這兩門武技,都是四星無雙武技前十的強大武技。

其他的武技,陳子霖的反應很平淡,若是拋開這兩門武技,還能算得上亮點的,大概就只能算得上了。

陳子霖有段時間,痴迷於研究無雙武技和非無雙武技之間的本質區別在哪,就曾經花了很多時間去研究那些被稱為資格問鼎無雙的武技,藏風步就是其中之一。

事實上,新武技入榜,遠比失傳的武技點亮更難。

因為前者意味著創造,而後者只是傳承。

不過,最近無雙武技頻繁的湧現,陳子霖早就麻木了,沒有什麼感覺。不光是他,整個仙武如今對這些都有些麻木。而且由於各地的治安日趨不穩定,仙武的情報系統也受到涉及,消息的反饋變得更加困難。

當然,時局的混亂雖然會讓情報工作更困難,但也會讓情報變得更具備價值。

仙武上下,士氣高昂。

不過,和陳子霖沒什麼關係,他只是一名無雙石板守值弟子。在大家眼中,他是一個性格冷淡、整天折騰一些沒有意義沒有價值研究的怪人。

大家茶餘飯後,談及陳子霖時,說得最多的,往往就是「這種人大概就一輩子守石板」云云。

他不在意。

戰爭才剛剛拉開序幕。

仙女城重歸於平靜,前些天的戰鬥雖然激烈,但是對於經歷仙女宮大爆炸的民眾來說,倒不足以讓他們恐懼失措。

反倒是聽到光明武會失去四名黃金武者,讓大家津津樂道。仙女宮內的戰鬥,大家自然看不到,鶴和凌旭對付路海的戰鬥,也少有人看到。

發生在鬧市區的唐天姬小雅之戰,幾乎全城人都看到。

唐天在仙女城名聲大噪,這是大家始料未及的。

「加入黑魂?」唐天頭搖得像撥浪鼓:「我不要加入。」

他身上纏滿繃帶,看上去就像一個木乃伊,這是凌旭幫他纏的。纏繃帶的手藝,沒有人比凌旭更精湛。不過唐天的傷勢並不重,那些傷口都不深,只是數目有些嚇人。

「我也不想加入。」凌旭同樣很乾脆。

「看來大家的意見很統一。」鶴似乎早就料到兩人的選擇,一點都不奇怪:「那我去回復塗子山了,別讓人家久等。哦對了,那是戰利品。」

鶴臨走之前指了指唐天身邊的銀寶瓶。

「戰利品!」唐天眼睛一下直了,骨碌爬起來。

凌旭對這些東西完全不感興趣,自顧自地離開,丟下一句:「我去修鍊了,沒事別煩我。」

有兩個視金錢如糞土的夥伴也不完全是件好事,一點樂趣和激情都沒有,唐天心裡嘀咕。

但很快房間里就響起他興奮無比的歡呼。

「哇哇哇!黃金拳套!」

「喔喔喔!無雙魂將卡!」

戰利品豐厚得超乎唐天的想像,尤其是路海的收藏品,讓唐天喜出望外。路海的收藏品只有兩種,各式各樣的拳套和一張無雙魂將卡。

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其中的一雙黃金拳套和一張無雙魂將卡。

,出自赤道十殿之一的麒麟座,通體金黃,閃耀著迷人的光澤。整個拳套宛如鱗片包裹,拳套上有犄角,威嚴和凶厲之氣,籠罩整個房間。

唐天第一次見到真正的黃金秘寶,眼睛都看得直了,嘴角可以看到口水的痕迹。

唐天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目光恢復清明,臉就垮了下來。

黃金秘寶本身就充滿靈智,想要駕馭它,必須先馴服它。以唐天現在的實力,絕對無法駕馭它。這件麒麟拳套,應該是路海為自己以後準備的。

小心翼翼地把它收入銀寶瓶中,唐天的目光,落在無雙魂將卡上。

,二星,這是一門非常奇特的散手。散手以變化而著稱,所謂散手,便是指沒有固定招式,可指可掌,隨心所欲變化。講究一個「拆」字。手拆萬招,變化繁多,可柔可剛,於拆招之中尋勝機。

與麒麟拳套受重視不同,這門二星的無雙卡,卻並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