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八十節我是黃金武者了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豎線上。 十三個鶴,同時睜開眼睛。 最高處的鶴,忽然張開雙臂,俯身向下衝去。衝到第二位鶴的頭頂,速度絲毫不減,兩人撞上,奇妙的一幕發生了,兩個活生生的身影,合二為一。 錚!

路海聽到姬小雅的清喝,心中凜然,姬小雅竟然已經在動用殺招!

但是此時,他卻無暇分心,雙腿猶如生根一般扎進地面,面對朝他衝鋒的凌旭。

他拳頭赫然有三個槍洞,他有些憤怒。憤怒的不是自己受傷,而是山案重拳套損傷,這件秘寶他花了無數力氣淬鍊才到今天這地步,距離黃金階也不過一線之隔。今天受到的損傷,自己不知又要花多少天才能把它修復如初。

該死的混蛋!

憤怒的路海沒有半點留力,他的重拳,發揮到極致。

在力量方面路海是極度自傲,他從來沒有遇到過能夠在力量勝過他的武者。一力降十會,便是他強大所在,他曾直接一拳把一名武者的肉體轟爆。

他的天賦普通,修鍊的拳法也只不過是普通的重拳,但是能夠成為黃金武者,和他獨創的修鍊方式有關。光明武會最擅長的便是淬鍊秘寶,但是路海無論如何,他淬鍊秘寶的效果都很非常糟糕。他突發奇想,借鑒黑魂的一些粗淺手段,把山案重拳套植入自己雙臂內。

血肉和秘寶逐漸地融合,他的力量開始出現驚人增長,而且山案重拳套的淬鍊速度,也迅速提升。至於身體比例不協調這點小問題,他一點不在意。

路海也一躍成為黃金武者,達到以前不敢想象的高度。

雖然銀頭髮小子槍法不錯,但是力量和他天差地別,他一拳就把他轟出幾十丈遠。本以為那傢伙肯定爬不起來,沒想到爬起來了,而且連續衝鋒三次。挨了自己這麼重的三拳,就是鐵人也應該碎了才對,沒想到這傢伙,雖然滿臉都是血,但還是沒頭沒腦地衝過來。

這傢伙有病啊!

原本就有些憤怒的路海心中升起莫名的焦躁,在他看來凌旭簡直是不可理喻。

殺了他!

這一拳一定要殺了他!

路海沉下心來,眼中殺機畢露,擺開拳架,等待著凌旭衝上去。

嘶!

一聲尖銳的劍音在耳邊響起來,剛剛沉靜下來的路海有些煩躁,如果說凌旭是一個打不死的小強,那鶴就是一隻煩人無比的黑蒼蠅,在你耳邊嗡嗡不停。

那孱弱無力的劍芒,路海覺得就像小孩在揮劍,對他構不成任何威脅。

他一拍手掌,正中劍尖,乒地一聲,鶴就像一隻大黑鶴,張開雙臂,輕靈地盪開。路海沒有看到,空中的鶴,眼中亮起的光華。

凌旭乘著火烈鳥,如同一道筆直的紅色流焰,闖入鶴的視野。

就是現在么?

鶴眼中爆出一團精芒,手掌驀地一緊劍柄,一聲清亮的長嘯,直入雲霄,連綿不絕。

路海聽到頭頂鶴的長嘯,不禁一怔,下意識地抬頭。

下一刻,他的表情瞬間凝固。

十三個一模一樣的黑色身影圍成一圈,每人手中長劍直指圓圈中心,十三把長劍,劍尖牢牢黏在一起。如同一群大黑鶴在空中翩翩起舞,被風捲起的黑色衣袖,忽卷忽展,翻騰變化,又宛如一朵變幻不定的黑色花朵,投射下來的陰影籠罩路海的視野。

悠長的嘯音驟然而止,天空中十三個黑影齊抖手中長劍。

嗡!

路海只覺得一層電流從皮膚表面竄過,渾身汗毛陡然根根直豎,十三道可怕的殺機,就像十三根尖銳的長針,直指眉間。

這是……

路海駭然,他的視野中,那朵旋轉的黑色花朵忽然崩散,十三個黑色身影,如同十三片飄零的黑色花瓣,朝他飄來。

路海臉色一變,情急之下,也顧不得其他,雙掌猛地向上拍出。

轟!

掌芒一飛出,便急劇膨脹變大,就像一面牆,向那些黑色身影拍去。感受到死亡的威脅,路海這一拍使勁全力,這麼近的距離,便是這些氣浪,都足以摧毀他們!

叮叮叮!

無數的火花在掌芒上閃現,十三個身影,輪流撲向掌芒,他們以各種不同的姿勢出劍,令人眼花繚亂。

路海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十三個身影竟然都是真的!

十三個身影,每一劍擊中他的掌芒,都濺起的一蓬火花,這絕對不是幻象。

怎麼可能……

砰!

他的掌芒再厲害,在十三人的輪番衝擊之下,還是很快崩潰,化作無數碎芒。

不好!

路海此時才反應過來,顧不得其他,一隻巨掌護住頭頂,另外一隻巨掌卻是一拳轟人群。

呼!

那些黑色的身影,就像羽毛一般,一下子被推到更高的天空。

路海此時不敢停下來,右拳一拳接一拳轟向天空,黑色身影,不斷地飛上高空。路海沒有注意到,十三個身影,竟然處在同一條豎線上。

十三個鶴,同時睜開眼睛。

最高處的鶴,忽然張開雙臂,俯身向下衝去。衝到第二位鶴的頭頂,速度絲毫不減,兩人撞上,奇妙的一幕發生了,兩個活生生的身影,合二為一。

錚!

一聲劍鳴。

余勢未絕的身影,繼續撲向身下的另一個身影。

錚錚錚!

連綿不絕的劍鳴,密集得讓人難以分辨,入耳只有尖亢的劍鳴!

十三合一!

黑色長發在空中飄揚,黑色的武者在空中獵獵,黑色的眼睛平靜若水。

帶鞘的古樸鶴劍前端,亮起一個尖銳的白色劍芒罩,這是劍芒凝聚到一定程度才會發生的現象。

一道烏光,從天而降!

砰,路海的岩石巨拳,瞬間粉碎,無數碎石炸開,路海的整條右臂,炸得粉碎。

「我要殺了你1

路海狀若瘋狂。

「白痴。」

一個充滿嘲諷的聲音驟然響起。

凌旭看到胸前洞開的路海,滿是鮮血的臉龐露出嘲諷的笑容,手指輕輕撥動銀槍,銀槍驟然消失。

空中只剩一點寒芒,亮如星辰。

路海咽喉陡然炸開,露出拳頭大小的洞,他的憤怒凝固在臉上,睜大的眼珠十分駭人。

怎麼……怎麼……會這樣……

砰,他像木頭樁子般轟然倒地。

鶴從空中降落,落地一瞬間,腳下一軟,差點跪倒在地上,強自穩住身形才沒有當場出醜。

忽然,凌旭轉過滿是血的臉:「喂,娘娘腔,剛才那招叫什麼?」

鶴擦掉嘴邊的血跡,淡淡道:「劍輪鶴舞。」

唐天陷入危險。

那些細小的光斑,危險而致命。它們毫不費力地洞穿房屋,洞穿屋檐下掛著的銅風鈴,洞穿他視野內所能看到的一切。

轟。

一座密密麻麻全是小孔的房屋轟然倒塌,如雪花般的光斑繼續從碎石礫中穿過,把碎石堆變得更加細碎。

唐天第一次遇到如此可怕的武技。

他只能拚命地閃避。

但是光斑的數量實在太多,多到根本無法閃避。

噗噗噗!

鮮血飛濺,短短的幾秒鐘,唐天身上就多了幾道傷口。雖然傷口不深,但是鮮血還是染透他的衣服,看上去十分可怖。

鮮血立即讓唐天紅了眼。

他就像負傷的野獸,滿臉的狠戾。

是啊,我是躲不了,可是,我為什麼要躲?

絢爛的光芒在他的十指綻放,他邁開步子,大步流星朝姬小雅衝去。他瘋狂地催動火鐮鬼爪,抓向他周圍的光斑。

清脆的爆裂聲,被火鐮鬼爪擊中的光斑立即化作一蓬光霧,隨即湮滅。

姬小雅冷眼旁觀,已經不知道多少想過這一招來破解自己的鯊魚洄圈,但是從來沒有人成功過。因為,就像鯊魚群,你殺掉十隻八隻,不僅不會讓你安全,只會引來更多的鯊魚。

所有的掙扎都是徒勞。

姬小雅漠然地看看唐天瘋狂地催動火鐮鬼爪和他周圍越來越密集的光斑。數目驚人的光斑湧向唐天,彙集成一個巨大的光繭,緩緩流轉。

唐天的怒吼,從密不透風的光斑中傳出來。

姬小雅悠然自得,掙扎吧,掙扎吧,越是掙扎,你會死得越快。

忽然,遠處響起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姬小雅的臉色驟然一變,那是路海!難道路海遇到危險了?

不行,自己要速戰速決!

剛剛下定決心的姬小雅臉色一變,她忽然意識到情況不對勁,因為唐天掙扎的時間,已經超過十分鐘。

怒吼聲不斷地從光斑包圍中傳出來,他還沒死!

怎麼可能?

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在光圈裡支撐超過三分鐘。

她下意識地望向唐天所在的方向,臉色驟然大變,本來密不透風的光斑包圍圈,此時已經隱約可見唐天狀若瘋狂的身影。

光圈變薄了……

砰砰砰!

密集如雨的爆音,唐天渾身是血,他已經成為一個血人,在他的腳下,形成一個小小的血泊。但是他依然瘋狂地攻擊,攻擊周圍的光斑。

他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一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想法

——擊碎它們!把它們統統擊碎!

無論它們有多少,十萬個,百萬個,全都統統擊碎!

只要把它們全都擊碎,那自己就不用閃避。

他瘋狂地攻擊光斑,努力地避開要害,但是大量的失血,讓他有些暈眩。

勝利一定是我的,沒有人可以搶走……

擊敗了她,你就是黃金武者,唐天,堅持篆…

你說的過的礙…

鮮血越流越多,光斑越來越少。

當最後一片光斑被擊成碎芒,一個血人站在滿臉驚恐絕望的姬小雅面前。

他忽然咧嘴,雪白的牙齒沾滿血跡,充滿震懾人心的力量。

嘿,我是黃金武者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