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七十六節躍橋遇襲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他身後碾壓而來,唐天只覺得被一頭狂奔的犀牛從後背撞上,喉嚨一甜,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以更快的速度朝前方激射。 「去死1 一聲厲喝在耳畔響起,劍武者披頭散髮,濃郁的劍芒從劍身流淌而下,包...

「如果獅子座試探索取什麼,堅決地拒絕他。」

「為什麼?」

「他需要你。」

「可是我們也需要他們埃」

「這裡面的區別是,你不能退,他們可以退。」

「為什麼我們不可以退?」

「因為弱。」

這裡面的道理,安德麗娜還沒有想明白,但是她深吸一口氣,正色道:「讓您失望了,仙女座百廢待興,這些秘寶對仙女座的復興,至關重要,仙女座無力支援貴方。」

安德烈有些意外,他眯起眼睛,安德麗娜態度之堅決,超乎他的預料。

安德麗娜哪來拒絕的底氣?

難道,她還有什麼底牌?

安德麗娜臉上看不出端倪,安德烈忽然笑道:「也是,那不知道我能不能見見豺狼座的三位客人,購買幾隻能量獸?」

安德麗娜心中凜然,安德烈一口說出「豺狼座」,那說明他們已經調查過唐天。

她深吸一口氣,笑靨如花:「我這就派人去請三位客人。」

安德烈有點意外,安德麗娜如此乾脆。在他的想法中,安德麗娜一定不願意他和唐天他們接觸。但是很快,他便反應過來。能量獸對仙女座是絕好的東西,但是對其他星座,就沒有太大的用處。獅子座的那群大老爺們殺人放火那是專業,讓他們拈針繡花那就純粹是為難他們。

安德烈悠然品著茶,等待唐天三人的到來。

過了一會,侍從急匆匆飛奔而來,顫聲道:「不好了!不好了!三位大人在去織坊路上遭遇襲擊1

安德烈霍地站起來,眼睛一瞪:「在哪?」

始終半眯著眼睛的元吉也睜開眼睛,寒光閃爍。

「在……在躍橋1

安德烈正欲動身,元吉忽然開口道:「殿下且在這陪安德麗娜陛下,他們三個就交給屬下。」

安德烈冷靜下來,他的第一要務,是保證安德麗娜的安全。從目前來看,仙女座的重要性,比豺狼座要大得多。而且,他對元吉的實力充滿自信。

「那就有勞元叔1

安德烈重新坐下,笑著對安德麗娜道:「陛下且寬心,元叔的實力,便是在我獅子座,亦罕有敵手。」

安德麗娜微微一笑:「有殿下這話,安德麗娜就放心了。」

躍橋。

唐天陷入有生以來的最艱難的一場苦戰。

安德麗娜的侍從太過於慌張,他說的三人,其實只有唐天一人。凌旭不想把時間浪費在修鍊之外的事情上,鶴是擔心堆積如山的銀寶瓶,那是足以買下天鶴座的巨款。

唐天去織坊是想看看仙女織品到底是如何製成的。雖然兵也持謹慎態度,但這並不足以動搖唐天的想法。能量獸倘若全賣了,那是一筆驚人的巨款。可唐天如今並不缺錢,雖然這筆巨款讓人眼紅,可是唐天現在已經漸漸明白過來。有很多時間,錢並不是萬能的。

他也發現自己走入一個誤區,完全沒有必要打造一隻全新的兵團,因為豺狼兵團的士兵,秘寶少得可憐。

覺醒血脈加上秘寶,這樣的兵團,一定很厲害吧。

沒想到,他剛走到躍橋就遭到襲擊。

安德麗娜派來的護衛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轉眼間就被殺得七零八落。唐天一看情況不妙,二話不說,直接沖入街道旁的一間店鋪里。

對方一夥有三人,個個實力都非常強悍。

光明武會!

唐天不用想也知道來的是什麼人,光明武會的武技流派,他再熟悉不過。

對方沒想到唐天的反應這麼快,更沒想到的是,唐天連逃跑都這麼乾脆。

「追1

一隻持劍的武者高喊一聲,便和另一名武者,騰空而起,朝店鋪屋頂電射而去,他們要截住唐天的後路。

另外那名拳道武者悍然衝進店鋪。

呼!

一隻拳頭在他眼中急劇放大。

拳道武者先是一驚,旋即大喜,對方沒有逃!當下怒喝一聲,毫不猶豫迎著唐天的拳頭,一拳轟去。

濃郁的白色光芒,包裹他整支手臂,有如拖曳出白色的火焰。

光明武會極其著名的武技,!這門拳法由光明武會一位前輩所創,是一門有資格問鼎無雙的武技。在光明武會的中層武者,似習頗廣。

濃郁的拳芒,恍如怒濤,倏忽而至。

唐天眼中亮起一抹攝人心魄的光芒,半途化拳為爪,耀眼的火花毫無徵兆地亮起。

意料中的激烈碰撞沒有發生,光明武會拳道武者只覺得一拳轟入一團泥沼之中,對方的鬼爪粘在他拳頭上!

唐天最新領悟的粘字訣。

對方拳頭上的拳芒釋放的濃郁殺機,就像怒濤捲起的水霧,直衝唐天的臉上。唐天不僅沒有半點驚懼,反而臉上一片亢奮之色,成功了!

這是他第一次在實戰中用到螺旋勁的粘字訣。

若非情況危急,他也不會如此冒險,但是此時,卻顧不得其他。

一招得手,唐天更加亢奮,他的直覺變得愈發犀利,在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以緊緊搭在對方拳頭的右掌為支點,身體滴溜溜一轉,有如鐘擺,欺進對方懷裡。

真力勁貫後背,彈字訣驟然而發。

拳道武者只覺眼前一花,唐天的身形如同鬼魅般闖入懷中,他大駭失色,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胸口劇震,全身真力一下子失去控制。

轟轟!

天花板驟然破碎,碎石灰塵之中,兩道人影從天而降。卻是房頂兩人聽到裡面動靜,連忙前來支援。

唐天的動作快如閃電,早已經悄然搭上拳道武者的腰的左手驟然發力,有如掄起大風車,把手中的武者朝兩人砸去。

彷彿拳道武者此時真力侵體,口不能言,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朝隊友飛去人,臉色一片駭然。

「小心1

還未落地的兩人聽到勁風朝他們砸來,嚇一跳,持劍的武者向一旁疾閃,而持刀的武者反應要慢一步,怒吼一聲,悍然一刀斬去。

刀光如雪,毫無阻礙地把飛來的東西一刀斬開!

直到此時,刀武者才看清來者,頓時心神大震:「老三1

在他心神大震之際,渾然沒有注意到,一個鬼魅般的身影已經衝到他身旁,手掌悄無聲息地橫斬,沒有半點光芒。

「小心1

劍武者大驚失色。

刀武者如夢初醒,關鍵時候展現出他老辣的一面,完全不顧唐天的斬擊,長刀環腰向後斬去。

然而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貼上他後頸的斬擊卻忽然化斬為抓,他只覺得脖子一緊,一股大力傳來,刀光頓時渙散。

唐天卻借著這股力量向上一跳,失控的刀芒從他身下掠過,沒入地面頓時激起漫天煙塵。

一點寒芒在煙塵之中,忽倏而至。

卻是劍武者殺至,可是唐天卻彷彿早有察覺般,半空中身形橫移,摜起刀武者向劍尖撞去。

劍武者大驚,手一顫,劍尖險險偏開。

唐天極其興奮,他的直覺前所未有的靈敏,他只覺得自己的身體,無比的聽話,平日里難以做到的動作,此時輕而易舉地可以做到。

這種變化由心的感覺真讓人著迷。

被他捏著脖子的刀武者身體酥麻,真力完全不受控制,一身通天本事,竟然連半點都使不出來。刀武者臉憋得通紅,他只覺得屈辱無比,自己剛剛誤殺同伴,此時還要受盡屈辱。

他的眼中閃動駭人的光芒,突然鬆手棄刀。

被他鬆開的刀,並沒墜落在地,而是懸浮在空中,驟然放出耀眼的光芒。幾乎同時,他雙掌猛地抓向捏著自己脖子硬如鋼鐵的五指。

劍武者淚流滿面,不進反退!

唐天心中警兆忽生,想也不想,手掌猛然發力。

嚓一聲,刀武者聲息全無。

但是長刀釋放的耀眼光芒,已經籠罩整個房間,極度危險的感覺,讓唐天渾身汗毛瞬間根根豎起來。

不好!

生死存亡之際,唐天的潛能也驟然爆發,耀眼的銀光中,藏風步悍然發動。

轟!

排山倒海的力量,從他身後碾壓而來,唐天只覺得被一頭狂奔的犀牛從後背撞上,喉嚨一甜,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以更快的速度朝前方激射。

「去死1

一聲厲喝在耳畔響起,劍武者披頭散髮,濃郁的劍芒從劍身流淌而下,包裹他全身。尖嘯一聲,身劍合一,化作一道劍光,朝唐天直撲而至。

剛剛脫離險境的唐天再次陷入危險。

對方這一劍,讓唐天生出避無可避之感。

唐天心中升起這縷明悟,對方的氣機牢牢鎖定他,無論他往哪裡逃,都無法逃離對方這一劍籠罩的範圍。

那就來吧!

唐天眼中驟然升起兇悍之色,什麼時候,神少年怕過硬碰硬?

半空中的唐天,身體詭異地突然定在原地,他揚起臉龐,眼中殺意恍如實質。

雙掌十指如鉤,耀眼的火花噴涌而出。

十點宛如螢火的光團,似緩實疾地朝那道凜冽的劍芒飛去。

唐天體內的真力人去樓空,定在半空中的身體失去力量,自由落地向下墜落,他的心卻異常寧靜。這是生死之間的寧靜嗎?

他努力地揚起臉龐,視線緊緊追隨著那十點美麗的螢火。

綻放吧,鬼王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