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六十九節回歸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像齊猛這般粗豪醜陋的,十分另類。他從小便受盡欺負,性情暴躁乖戾,唯一服氣的便只有齊玉英。 齊雲泰的臉色也鐵青,齊山是齊家年輕一輩中最傑出的弟子,被寄予厚望,沒想到卻在仙女座遭遇不幸。仙女座如...

光明武會和獅子座的戰鬥打響,讓整個天路都瀰漫著戰爭的氛圍,但是仙女座之變,卻立即吸引了天路的目光。而仙女座新任星座之主安德麗娜的公然向光明武會宣戰,天路震動。

光明武會勃然大怒,直指仙女座誣陷光明武會。而齊山所在的家族,更是放言要踏平仙女座。齊家的高手,已經日夜兼程,殺向仙女座,他們要為齊山報仇。

但是隨著此次事件的內幕不斷披露,天路一片嘩然。

齊山出使仙女座、阿思黛反對與光明武會結盟,齊山憤然離去,隨後仙女宮大爆炸、阿思黛橫死當嘗高層幾乎喪失殆、齊山夜襲安德麗娜薔薇莊園……

整個事件之中,齊山的身影總是若隱若現。雖然有人懷疑安德麗娜,但是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光明武會是這次陰謀的幕後黑手。光明武會一口咬定仙女座沒有證據,但是他們的辯駁是那麼無力。

仙女座只不過北天十九洲之一,它的力量並不算強,如今高層喪失殆盡,更是孱弱。但是它的歷史悠久,和其他星座的關係十分和睦。歷代星座之主與人為善,結下善緣無數。仙女座的遭遇引起其他星座的同情和同仇敵愾。

像齊山這般用陰謀顛覆和破壞他人星座,對於任何一個星座來說,都是極其憎恨的。一時間,人人自危,尤其是那些小星座,對光明武會敬而遠之。

正在廣泛拉攏盟友的光明武會,到處碰壁。

面對咄咄逼人的光明武會,星座之主們敢怒不敢言,對光明武會結盟的要求保持沉默,就是他們無聲的抗議。

就在眾人對仙女座充滿擔憂的時候,忽然赤道十殿之一的獵戶座放言,如果光明武會對仙女座進攻,那麼獵戶座將支援仙女座並對光明武會宣戰。

這個消息讓天路的星座之主們個個精神振奮。

獵戶座是赤道十殿中霸主之一,它的實力,便是光明武會也不敢輕視。

光明武會沒有想到獵戶座在這個節骨眼上橫插一手,但是如果戰爭剛剛開始,就陷入如此被動的局面。

光明武會,齊家。

齊家是光明武會的大族,比起葉朝歌所在的葉家,可要顯赫得多。如今齊家家主的齊玉英,便是光明武會十三位光明長老之一。光明長老身份尊貴無比,齊玉英卻並未失去進取之心,孤身深入天路蠻荒之地,多年未歸。

齊家如今的當家人,是齊玉英之弟,齊雲泰。齊雲泰為人穩重,齊氏三兄弟之中,他的實力最弱,但為人處事,卻相當出色,齊家的俗務都是他打理。

「獵戶座簡直是找死1齊猛身形高大,皮膚黝黑,渾身堅硬如鐵。他嗓門如雷,滿臉憤怒,模樣駭人。齊家弟子多是俊男美女,像齊猛這般粗豪醜陋的,十分另類。他從小便受盡欺負,性情暴躁乖戾,唯一服氣的便只有齊玉英。

齊雲泰的臉色也鐵青,齊山是齊家年輕一輩中最傑出的弟子,被寄予厚望,沒想到卻在仙女座遭遇不幸。仙女座如何,他們完全不在意,十個仙女座也比不上齊山。

「大哥回來之後,我怎麼向他交待埃」齊雲泰輕嘆一聲,心中儘是苦澀。

齊猛大急:「二哥,都到這個時候,你還想這些幹什麼?一個狗屁仙女座敢向我們宣戰,一個狗屁獵戶座就敢對我們指手劃腳,我們再不反擊,這臉都丟乾淨了1

齊雲泰臉上不動聲色:「反擊,需要我們反擊嗎?」

齊猛剛想開口,齊雲泰淡淡道:「獵戶座不開腔還好,它一開腔,咱們就不可能退縮。戰爭才剛開始,武會就節節敗退,那後面不要打了。上面不僅會打,而且還要勝得漂亮1

齊猛看似粗豪,卻是粗中有細,聞言若有所思:「那我們呢?我們干看著不成?」

「我們當然干看著。」齊雲泰悠然道:「在別人眼裡,仙女座是受害者。可在武會,咱們齊家才是受害者。不管仙女座怎麼樣,山兒走了,這樣的損失,誰家也沒有。山兒還不是為了武會辦事,上面既然要打,那就是說明山兒做得對,那就一定會給我們齊家補償。」

「還是沒有自己報仇解氣。」齊猛嘟囔著。

齊雲泰目光投向遠處:「急什麼?這場戰爭才剛剛開始。」

在薔薇莊園,唐天在和安德麗娜講同樣的話。

「這場戰爭剛剛開始。」

冰冷的聲音在房間里回蕩,安德麗娜聚精會神地聽。她知道自己無論是手腕,還是對時局的理解,都遠遠不能和他相比。唐天神鬼莫測的手段,已經把她徹底地折服。齊山在她看來,都已經深不可測,卻被他不費吹灰之力地殺死。

齊山甚至還沒有見過他的面。

她已經知道,他要離開一段時間,這段時間甚至會很長。這讓她有些驚惶,但是他說話的語氣不容半點置疑,她便沒有開口。

在這段時間裡,她需要獨自一人面對,面對光明武會的反擊。可怕的壓力,就像一座山一般迎面碾壓過來。

她聽得很仔細,努力把他講的每個字都印在腦海中。他的眼光和對時局的理解,都不是她能夠比的。

「光明武會不會罷休,他們要展示他們的強大。他們的人,已經在路上,你是他們的目標。獵戶座和獅子座的武者,也在路上,他們會拚命保住你。仙女座會成為他們的戰場,你需要主持大局。」

「怎麼主持?」

「他們來的人不會很多,實力也不會很高。你要做的是,聯繫一切可以聯繫的力量,抗擊他們。這個過程會很艱苦,仙女座會打成稀巴爛,但是,你必需死撐。」

「怎麼死撐?」安德麗娜聽得渾身有些發冷,連他都說會很艱苦,那會多艱苦?

「至於怎麼死撐,你自己想。我對仙女座不熟悉,但是,戰爭的精義是,用自己最強的點,去棺畋∪醯牡恪U嬉是死了,那也沒辦法。」

唐天說得輕描淡寫,安德麗娜心中又是一緊。

「我走了。」

唐天說完,便消失不見,沒有半點留戀。本來他還想見一下塔頓,看看高原兵團成色如何,但是時間來不及了。

安德麗娜雖然成為仙女座的星座之主,但是仙女城一片混亂。世家、商會都在群龍無首的狀態,在唐天看來,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如果這些世家、商會能夠整合在一起,那絕對是一股驚人的力量。這個想法在平時根本不可能實現,但是在這種特殊時候,各家穩定的權力秩序都已經被打亂,卻並非不可能,大家都需要抱團取暖,否則的話,熬不過這個寒冬。

花了一周的時間,唐天在暗中協助安德麗娜,組建了仙女商盟。幾乎把整個仙女城有實力的商會一網打盡,饒是他智計過人,也覺得有些吃不消。

唐天感慨著時間過得真快。

他悄然回到季丘航道。

凌旭和鶴依然在入定,但是他們的氣息已經平靜下來。唐天坐了下來,注視著兩人,忽然有些羨慕。他沒有朋友,從來不知道朋友是什麼。那個看去又蠢又二的傢伙,卻有一幫這麼好的朋友,他有些不能理解。

他搖了搖頭,心神安靜下來。

孤獨和黑暗,才屬於自己。

時間一點點流逝。

唐天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他覺得自己身上很疲倦,渾身都什麼力氣。就像剛剛完成某種高強度的修鍊一般,還有些隱隱作痛。

「你終於醒了1鶴充滿驚喜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埃」唐天一臉茫然。

嗤嗤嗤!

密集的破空聲從不遠處響起來,他唐天下意識地轉過臉,一個身影完全被一團槍影包裹得嚴嚴實實。

過了一會,唐天反應過來,眼睛一下子瞪圓,啪地跳了起來:「哇!小旭旭,你變強了啊1

漫天槍影倏地消失一空,露出凌旭的身影,凌旭臉上難以掩飾的喜色:「我八階了1

「我也八階了。」鶴臉上洋溢著自信的笑容。

「八階……」唐天一臉茫然,過了一會反應過來:「哎呀!我想起來了,我們吞了鶴晶丹1

「白痴1凌旭翻了翻白眼。

鶴滿臉無奈,這傢伙怎麼平時的反應總會慢一拍?他提醒道:「快看看你多少了?」

唐天連忙檢查體內的真力,過了一會,他的表情變得古怪起來。

鶴立即緊張起來:「怎麼了?」

鶴晶丹可是他鼓搗出來的,若是出了什麼問題,那他心裡絕對過意不去。

「你不會九階了吧1凌旭一臉狐疑,但他很快被自己的猜測嚇到了。

鶴的神色放鬆下來,也是,自己怎麼忘了神經病少年是個怪胎?這傢伙一向在修鍊上的進步都很變態,等等,不會真的九階了吧……

兩人一臉驚嚇地望著唐天。

唐天搖搖頭:「我還是七階1

「不可能1鶴失聲驚呼。

「騙鬼1凌旭破口大罵。

「是真的啊,我還是七階。」唐天撓頭,滿臉疑惑:「但是,我的七階,好像和以前,變得不一樣了。」

「變得不一樣了?」鶴和凌旭愣住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