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六十八節宣戰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昂著頭,走到鄒寧身前。 鄒寧嘿然:「怎麼?莫非你還想和我……」 噗! 鄒寧的話戛然而止,他的表情凝固,身體僵住,不能置信地看著安德麗娜。 安德麗娜鬆開手中的匕首,掏出雪...

齊山投降了。

這個結果讓唐天有些意外,他想過齊山會突圍會死戰,但是沒有想過他會投降。更讓人覺得玩味的,是他被綁后說的一句話。

「你們沒有證據,證明是我乾的。」

唐天有些佩服,這一句話比什麼都有殺傷力。如果剛才齊山死戰,那麼激憤之下,他死於亂戰之中,那誰也不能說什麼。可是他丟出這句話,所有人都不得不衡量一下。

齊山說得沒錯。

沒有明確的證據,證明阿思黛之死、仙女宮大爆炸出於齊山之手。哪怕今晚齊山偷襲薔薇莊園,讓在場諸人都相信,百分之百是齊山所為。

可是,猜測永遠是猜測,沒有確鑿的證據,來證明是齊山所為。齊山雖然在這件事上栽了跟頭,但是他的家族在武會根深蒂固,只要沒有確鑿證據,完全可以慢慢扯皮。

鄒寧一臉嘲諷地任由護衛把他綁了起來。

齊山的話讓手下們頓時心中大定。

齊山的第二句話讓他們更加放心。

「我已經發信給武會,他們會馬上派人前來。」齊山神情鎮定,目光冰冷:「我光明武會,不是隨便想陷害便可以陷害。」

鄒寧陰惻惻道:「今天你們怎麼把小爺綁起來,小爺到時就讓你們怎麼把小爺鬆綁。」

仙女座諸人無不露出激憤之色,但是沒有人動,他們都感到棘手。如果齊山咬定被陷害,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他們還真拿齊山沒辦法。

有點水平。

暗處的唐天饒有興趣,眼中一片冰霜,可惜,他卻不想給自己留一個敵人。他低聲在安德麗娜耳邊說了幾句,安德麗娜的臉色刷地一下白了。她深吸一口氣,挺起胸脯,邁開步伐。

「我們不需要證據。」

正在眾人犯難之際,一個曼妙莊重的身影,從黑暗中緩緩走出來,赫然是安德麗娜。

幾位大人連忙躬身行禮。

雖然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仙女環在安德麗娜手中,但是安德麗娜是第三位繼承人,他們平日也很熟悉,品性如何,一清二楚。到底發生了什麼,沒有人知道,但是現在結果,對仙女座來說,是不幸中的大幸。

安德麗娜是有權力得到仙女環的繼承人之一,而且她的父親塔頓掌握著高原兵團,這亦是大家支持她最重要之一。

對於元氣大傷的仙女座,穩定比什麼都重要,穩定才符合各家族的利益。

「不需要證據?然後你們把光明武會的核心弟子給殺了?」鄒寧哈哈大笑,就像聽到一個最好笑的笑話:「這樣的事情,以前沒發生過,以後也不可能發生。」

看到鄒寧,安德麗娜眼中閃過一絲恨意,那天的事情湧上心頭,她昂著頭,走到鄒寧身前。

鄒寧嘿然:「怎麼?莫非你還想和我……」

噗!

鄒寧的話戛然而止,他的表情凝固,身體僵住,不能置信地看著安德麗娜。

安德麗娜鬆開手中的匕首,掏出雪白手絹,擦拭手中的血跡。不知為可,她心中沒有半點殺完人的不適應感,看來自己和那個傢伙呆久了,也變得心理陰暗了。

她心中自嘲地笑了笑。

所有人都被安德麗娜的行動震驚,眼前的安德麗娜,是如此的陌生。

「混蛋1齊山怒不可遏,他拚命地掙扎,但是他的經脈全都被真力封住,動彈不得,他目眥欲裂:「我一定會踏平仙女座!一定會1

「你不會有機會的。」

安德麗娜緩緩走到齊山面前,齊山英俊的臉龐,讓她由衷的厭惡。她平靜的生活,就是被他打破,幾日之間,恍如隔世。每天夜晚被惡夢驚醒,全拜此人所賜。

如果沒有這個人,自己還會過著以前那樣無憂無慮的生活吧,蘭蒂姐姐成為星座之主,大家會在仙女宮的後花園喝茶聊天吧。

可是,沒有如果啊,仙女宮都沒有了,蘭蒂沒有了,好多好多都沒有了。

安德麗娜的眼睛險些流下來,但是她強自忍住,這些天她已經懂得,眼淚是沒有用的。雖然做不到像他那樣冷酷無情,但是,自己也是有進步的。

她凝視著齊山,心神出奇的平靜。

「因為從今天開始,仙女座將向光明武會宣戰1

齊山不能置信地看著安德麗娜:「你瘋了!你絕對瘋了!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你要毀滅仙女座嗎?你們這樣螻蟻一樣的存在,也敢向光明武會宣戰?」

安德麗娜沒有再看他,她轉過身體,面對滿臉震驚的其他人。

「我們仙女座愛好和平,從未在其他星座征戰過!我們仙女座待人和睦,哪怕這樣驕橫的傢伙,我們依然盡心款待!證據?我們需要證據嗎?這是哪裡?這是仙女座!這是我們的故鄉,我們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是我們的家園,是我們需要用生命捍衛的地方!我們的尊嚴,被人踐踏,我們的領袖,被人暗殺,我們的長老,十不存一。我們還需要證據嗎?證據能讓死去的人復活嗎?證據能讓仙女宮重現嗎?證據能讓我們以前的生活回來嗎?不能!什麼都不能!我們回不去了!我們已經被逼到家門口,前面是逝者的鮮血,身後是我們的家,我們的親人!退一步?我們往哪裡退?我們退無可退!退無可退1

安德麗娜的眼淚終於忍不住流下來。

她聲嘶力竭的聲音,在空中激蕩,連天空的雲朵也彷彿被激蕩得飄搖不定。

在場每一位仙女座的人,無不淚流滿面。仙女座從未經歷戰火,大家的爭鬥一直限制在極低的水平,他們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悲痛。尤其是在場那些失去親人的人,放聲痛哭。

齊山神色蒼白,這女人瘋了,她已經瘋了!

安德麗娜抹去眼淚,她脫下手腕的仙女環,高舉過頂。仙女環亮起耀眼的光芒,有如太陽,仙女城亮如白晝,仙女座的星力,緩緩運轉,星力的波動傳遍仙女座每個角落。

安德麗娜的身影在光芒幾乎難以看見,只有她堅定毅然的聲音,在仙女座回蕩。

「假如我們的尊嚴要用鮮血去捍衛,那我們必將用鮮血去捍衛!假如我們的家園需要用生命地守護,那我們必將用生命去守護!我們的仇恨,血債血還!我,安德麗娜,仙女座星座之主,以復仇之名,向光明武會宣戰1

安德麗娜光芒奪目,在場諸人不約而同齊聲怒吼:「戰1

「戰1

轟然聲浪,如同颶風般橫掃整個仙女座。

齊山失魂落魄,神色茫然。

「殺了他1

安德麗娜厲聲喝道。

噗噗噗!

無數把武器捅入齊山的身體。

唐天和明月對峙,唐天在安德麗娜出去的瞬間,就感應到有高手在暗中窺伺,沒想到竟然是在湖邊的那名劍域女子。

「好演技!好手段1明月聽完安德麗娜的話,不由動容,這一手更是讓她心中讚賞。看似魯莽的宣戰,反而不會有什麼危險。

因為有獅子座,獅子座絕對不會坐視。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麼簡單的道理,獅子王不會不明白。

「那不是表演。」唐天忽然道,他聽得出來,安德麗娜心中的悲憤。宣戰是他的主意,但是安德麗娜話里的情感是真的。

「齊山不應該死在這裡。」明月道,話一說出口,她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果然,唐天充滿嘲諷的聲音響起:「所以他死在這裡。」

「你到底是誰?」明月注視著唐天,自顧自道:「尚晚婷沒有弟子。」

「劍域呢?」唐天冷冷道:「劍域弟子規,不封聖不出域。」

明月眼睛陡然亮起一抹光芒:「你果然對劍域很熟!你是黃道十二宮哪一宮?哪一位劍聖弟子?」

唐天沒有理她,劍域都是一群瘋子,男人是男瘋子,女人是女瘋子。雖然只有一面之緣,此女語氣雖然客氣,但是那股居高臨下的味道,卻讓唐天不喜歡。

「你不說,那我就自己來1明月冷哼一聲,身形如電,雪劍出鞘。

唐天心中殺意頓起,他雖然顧忌其的出身,但是明月一而再、再而三的糾纏,卻讓他胸中生出幾分殺意。他只是覺得自己的麻煩夠多,不想再惹麻煩而已,並非對劍域有何畏懼之心。

而唐天很懷疑,明月會通過安德麗娜來找他的麻煩。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位合適的女僕,可不想就這麼夭折了。

還是殺了乾淨!

唐天心中殺意剛起,明月便有所察覺,心中一凜。但是更多的卻是驚駭,對方明知自己是劍域弟子,竟然還心生殺意,也就是說,對方對劍域並無畏懼之心。

他到底是誰?

明月半空中忽然身形一折,如同一隻雪白的大鳥,飛上天空。

「我們還會見面的。」

空中遙遙傳來明月清冷的聲音。

唐天頓時有些頭痛起來,對方知道他和安德麗娜的關係,這絕對是個大隱患。

對著明月消失的方向,他凝視片刻,便收回目光,重新融入黑暗之中。

今天是第七天。

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他還有許多事情需要安排,沒時間浪費在一個莫名其妙的女人身上。安德麗娜直接宣戰,讓他有些意外,但是轉念一想,又在情理之中,和他的計劃並無太大出入。

十五天的時間,實在太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