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六十七節他完了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的現象,讓眾人更加興奮。毫無疑問,安德麗娜藏在這裡面的可能性極高。 齊山朝鄒寧做了個手勢。 鄒寧會意,他正欲動手,驚變忽生。 一道雪白的光束,直直落在他臉上。 鄒寧的瞳...

薔薇莊園。

窗戶的窗帘關得很嚴,房間里很黑。唐天坐在房間角落,他盤膝而坐,閉著眼睛有些入神。在不遠處,安德麗娜的胳膊托著下巴,看著入定中的唐天,有些出神。

想起這兩天的遭遇,她腦子裡有些亂。

她已經提不起勇氣和他抗爭。

這個傢伙的手段,實在太可怕。這兩天親眼見到,他是如何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整個仙女城,都被他玩弄在股掌之中。

仙女城如今亂鬨哄的一團糟,缺少有聲望的人出來主持,導致局面依然混亂。當天早有蓄謀的大長老為了坐實塔頓的罪名,幾乎把仙女城所有的高層名流全都一網打盡,在這場大爆炸中,沒有一個人活下來。

當時他們急匆匆趕往仙女宮,來不及把消息傳出去。

整個仙女城,不,整個仙女城的高層,幾乎徹底地抹去,也把當時發生的一切,全都徹底地抹去。

仙女城內的治安陷入一片混亂,那些豪門世家皆是恐懼不安,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最讓他們恐慌的是,他們的族長和長老們,都消失不見。各大家族只好一方面大門緊閉,守衛森嚴,一方面拚命地派人去尋找族長和長老們。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混亂,前所未有的混亂。

這樣的混亂,給齊山他們的搜索帶來極大的障礙。齊山帶來的人手很有限,面對如此失控的局面,那一點人手連水花都翻不出來。

然而,局勢的發展讓他們更加想象不到。

齊山的臉色鐵青,在他面前,鄒寧小心翼翼地稟報。

「……現在市面都在說,這場大爆炸是我們乾的。說得有鼻子有眼,說我們因為阿思黛拒絕結盟而惱羞成怒……」

鄒寧察覺到頭頂上方大人渾身散發的殺意凜冽有如實質,知道大人已經怒極,但事情太嚴重,他不敢有半點隱瞞,只有硬著頭皮繼續道。

「他們說,這不是普通的爆炸,威力如此驚人的爆炸,只有光明武會才能做到。而且,大爆炸的時間太巧了,我們前腳剛走……」

齊山身邊其他人不約而同臉色變得奇差無比,偏偏這種說法,他們無可反駁。這樣的流言,實在太有殺傷力,也太有說服力。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這樣的流言,他們說不定都會相信。他們之前的表演太逼真,前腳剛走,仙女宮就爆炸了,而且還不是一般的爆炸,爆炸的威力大得讓人吃驚。

他們面面相覷,相視苦笑。

這下是黃泥巴掉到褲襠,不是屎也是屎了。

齊山深吸一口氣,強自讓自己冷靜下來。這個時候憤怒沒有任何意義,他沉聲道:「查出來是誰散播的嗎?」

鄒寧猶豫了一下,只有如實道:「我們和大長老、凱琳和巴夫都是單線聯繫,現在我們沒有當地勢力的盟友,沒有耳目。」

此時有人建議:「那我們能不能拉攏一些本地的商會,我看那天他們對我們的態度很親近。」

鄒寧瞥了一眼此人,道:「這個時候,誰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和我們聯繫?沒人會相信我們。而且,幾乎仙女城所有的大商會會長,全都喪生在爆炸中。」

「仙女環在安德麗娜手中。」齊山沉聲道。

鄒寧明白大人的意思,他搖頭苦笑道:「他們說,因為蘭蒂和凱琳都被大人所害,大長老和阿思黛為了保住安德麗娜,上演了一場苦肉計。也有說,阿思黛知道難以倖免,便把仙女環傳給安德麗娜,讓她從地道溜走。像這樣的流言,有好幾個版本。」

齊山氣極反笑:「放屁1

「民眾都願意相信,那些家族也願意相信。」鄒寧沉聲道:「他們需要有一個人來主持局面,安德麗娜得到仙女環,名正言順。重要的是,沒有人相信,安德麗娜能製造這場大爆炸。」

「安德麗娜背後有高人。」齊山此時已經冷靜下來:「就是那位神秘劍客,安德麗娜肯定已經回到薔薇莊園,要不然也不會有這樣的流言。如今我們只有一條路,殺了安德麗娜,奪回仙女環。既然仙女座已亂,那我們讓它更亂1

齊山眼中閃過一絲狠辣之色。

「我們去一趟薔薇莊園1

「是1眾人凜然應命。

他們早之前早就對安德麗娜調查過,對安德麗娜家族之地,很清楚。他們的人手不多,但是同樣,目標也小,化整為零,悄無聲息之中,便來到安德麗娜所住的薔薇莊園。

薔薇莊園守衛極森嚴,十步一崗,五步一哨,飛鳥難入。

眾人精神一振。

這種不同尋常的狀況,更是印證了齊山的判斷。更關鍵的是,莊園只有人進去,沒有人出來,這是一個極其反常的現象。其他家族的守衛也會森嚴,但會不斷有人出入。因為他們都在尋找在大爆炸失蹤的親人,可薔薇莊園,卻沒有人出來。

別的莊園都是燈火通明,徹夜等待消息,薔薇莊園卻是一片黑暗,只有一隊隊護衛一臉緊張地巡邏。

一切都很反常。

齊山看著守衛森嚴的莊園,眯起眼睛,毫無疑問,市面上的那些流言都是安德麗娜暗中傳播的。而在幕後出謀劃策的,十有八九就是那位神秘的劍客。

但是,所有的陰謀,在絕對的力量,都會徹底粉碎。

他帶來的人都是光明武會中的精銳,這樣的守衛對於普通武者來說或許有困難,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完全不成問題。

一行人悄無聲息潛入莊園。

很快,眾人便摸到安德麗娜的住處,這是一幢種滿攀牆薔薇的小樓,莊園里的人都稱之為薔薇樓。他們之前作的功夫沒有白費,此時發揮了極大的作用。

薔薇樓的窗帘緊閉。

這個反常的現象,讓眾人更加興奮。毫無疑問,安德麗娜藏在這裡面的可能性極高。

齊山朝鄒寧做了個手勢。

鄒寧會意,他正欲動手,驚變忽生。

一道雪白的光束,直直落在他臉上。

鄒寧的瞳孔驟然一縮。

光束是從距離薔薇樓四百米開外的樓哨上直射而來。幾乎在同時,啪啪啪,一道道光束從不同的高處,投射而來,照得他們纖毫畢現。

不好,有埋伏!

齊山心中一沉,不過他雖驚不亂,既然被發現,那就強攻!

他怒吼一聲:「殺1

他手中的長劍,瞬間大放光明,亮如太陽,一劍斬向薔薇樓,驚人的劍芒。

其他人的光芒,也不約而同砸向薔薇樓。

轟!

薔薇樓瞬間化化齏粉。

齊山瞳孔一縮,樓里沒人!

「好好好1一個蒼老而悲憤怒的聲音,在天空回蕩。遠處一座樓哨上,一位發須皆白的老者,淚流滿面,悲聲道:「主上,您在天之靈,是想告訴我們,是誰害了你么1

他是十長老,平日里從不管事,最喜清靜,所以逃過一劫。但是他擔任長老歷時最長,是看著阿思黛長大,和阿思黛感情極其深厚,心中悲痛如絞。

另一位國字臉中年人,此時亦是雙目直欲噴火,怒喝:「齊山!我仙女座與光明武會,有何過結?你竟下此毒手!你好狠毒1

他是仙女城最大商會會長之子,他父親到現在依然沒有半點音訊,喪父之痛,直入骨髓。

另一位鎧甲在身的老將,發須如雪,卻中不怒自威,他便是高原兵團的前任兵團長,他厲聲道:「吾仙女座雖小,卻不容人如此踐踏!從今日起,我仙女城與光明武會,勢不兩立!殺1

「殺1

遠處,充滿憤怒的殺聲震天,正在迅速靠近。

齊山臉色蒼白,他渾身如墮冰窖,中計了!

自己每一步,都落入對方算計之中。對方故意散播流言,故意給自己露出一條線索,卻布下一個圈套。忽然,齊山如夢初醒,這個圈套,和他布下來給塔頓的是何其相似。

宿命么?

自己已經坐實了殺害阿思黛的事實,已經坐實了製造大爆炸的事實。

無論他如何反駁爭辯,都不會有人相信的。

他茫然地睜開眼睛,所有的自信,在這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從今天起,仙女城從中立的立場,變成光明武會的敵人,變成獅子座最堅定的盟友。

而自己的所謂「事實」,會像風一樣,傳遍北天十九洲,會讓許多小星座同仇敵愾,會被獅子座大肆宣傳,用來抹黑光明武會。

搞砸了。

在局勢如此微妙的時刻,自己犯下如此致命的錯誤。他知道,自己完了。

為了改變被動的局面,武會一定會犧牲自己,等待他的,必然是極嚴厲的懲罰。

完了,自己這一輩子完了。

他驀地抬起頭,雙目充血,如同瀕臨絕境的野獸。

喊殺聲如同潮水般越來越近,為了不引起他們的警惕,這些護衛都遠在兩里之外。

距離薔薇樓大約三千米的一片普通樓房,那裡是莊園僕人居住的地方。一個被窗帘遮得嚴嚴實實的窗戶,被撥開一條細蓬。

唐天冷冷注視整個過程。

「他完了。」

他頭也不回地吐了三個字。

親手安排所有步驟、親眼目睹整個過程的安德麗娜呆若木雞,半晌,回過神來的她驀地轉過有些蒼白的臉龐。

一股寒意從心底蔓延開來。

那張模糊不清的臉龐,那低沉沙啞的聲音,那籠罩在黑暗的身影,在這一刻,是如此妖異,如此令人恐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