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六十六節交手【第二更】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幾乎憑空出現在湖面上空。 明月此時才恍然大悟,中計了! 對方那一劍,根本就不是偷襲,而是意圖借力。 她沒有追,而是靜靜地著向湖面墜去的唐天,眼中毫不掩飾欣賞之色。這是她出道以來...

明月的目光落在水面緩緩升起的那個身影。

一個渾身籠罩在黑暗中的男人,懷裡抱著一位一絲不掛的絕美女人,這樣令人旖旎的畫面卻充滿冷酷和鋒利的味道。

對方看到她,卻旁若無人地把懷裡的美人放下,取出一件衣服披在那具完美的身體上。

明月饒有興趣地注視著,女孩的嬌羞和驚慌,和男子的冷酷鎮定,恰好形成強烈的反差。眼前這張冷酷鋒利的黑白畫面,好似一下子多了幾分色彩,變得鮮活起來。

兩人身後,是大火衝天的仙女城。

明月的目光落在安德麗娜手腕,眼中閃過一道寒光,神色冷然道:「兩位真是好手段,聖寶入手。只不過,如此大開殺戒,未免有失天和1

聖寶,仙女環!

毫無疑問,如此驚人爆炸的始作甬者,就是眼前兩人!不,就是這名男子!

想起這些天在齊山身旁的見聞,那名全身赤裸女人的名字立即浮現在她腦海中,安德麗娜,仙女座排名第三位的繼承人。

唐天沒有理她,徑直把披上衣服的安德麗娜重新放到背上,拿出一根繩子,認真地綁上好。

自始至終,他沒有看明月一眼,也沒有問安德麗娜半句。

安德麗娜趴在唐天的背上,雙方身體濕透,唐天的背並不算寬厚,但是硬梆梆像石頭一般肌肉,緊貼著她的身體。她臉頰通紅,幾乎都快滲血,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岸上竟然有人。

尤其是對方容貌比自己漂亮,氣質清冷,冰清玉潔,而自己……

安德麗娜恨不得找條地縫鑽下去。

直到明月的那句話,讓她立即清醒過來。她一點不笨,只是到底從小嬌生慣養,有蘭蒂在,其他繼承人之間的競爭也一直維持在很低的水平。面臨如此大的變故,她總是感覺茫然無措。雖然她竭力地讓自己能夠變得更加厲害,可是,成長的道路並沒有那麼短。

安德麗娜的目光一下子變冷。

來者不善!

她沒有見過明月,但是從一開始,對方就表現得很強勢。安德麗娜鎮定下來,她忽然心中一動,不由暗中觀察起唐天的反應。在她的心目中,自己這位神秘的「主人」,是她迄今為止見過最強大最冷酷的人。

他有足夠的資格成為自己學習的對象。

在很長的時間,這個冷酷而強大的男人,會一直籠罩著她的生活。在短時間內,她是不可能擺脫這團陰影,如果他失敗了,自己的處境會更慘。

但總有一天,自己能掙脫魔掌!

安德麗娜暗下決心。

細心觀察,她很快便有不少發現。

「主人」絲毫沒有被對方的氣場所影響,想起剛才自己的驚慌和害羞,安德麗娜有些羞愧。

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慌張,冷靜,一定要冷靜!

這是安德麗娜學到的第一點。

「主人」在認真地把自己捆在背上,兩天的相處,讓安德麗娜對自己這位神秘的「主人」脾氣有一定的了解,他絕對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他花這麼長的時間,把自己緊緊地綁在他背上,甚至緊得她都有些喘不過氣。

很顯然,「主人」只有認為接下來的戰鬥會很激烈,才會專門這樣做。

安德麗娜心裡明白,並非「主人」對她有多喜愛,而是自己對「主人」有用。倘若自己對他沒有用,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把自己拋棄。

有用就不會被拋棄。

緊緊地貼著硬得像鋼鐵的背,安德麗娜臉色變幻,不知在想什麼。

「閣下上次借車入城,未能一晤,今天卻要好好談談。」明月的目光亮得像星辰,凜冽的戰意,讓白衣如雪的她有如一把纖塵不染的劍!

美不勝收,卻也鋒芒逼眉!

恰在此時,唐天驀地抬起臉龐,他的臉龐籠罩著一團黑霧,看不分明,但黑霧後面的眼睛,卻有如兩個深不測的黑潭。

眼前一花,對方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出現在她面前。

明月神色一凜,手中長劍倏地橫在身前。

叮!

尖銳的細刺劍劍尖釘在明月手中劍身,明月掌心一熱,雙腳啪地沉入一截。明月心中微訝,好強的力量。

叮叮叮!

細長的細刺劍在唐天手中,如同灑下一陣黑色暴雨,若是凌旭在這,一定會看得目瞪口呆,唐天揮灑出的劍雨,竟然比他的槍尖海還要恐怖。

更可怕的是,這暴雨般的攻擊,完全集中明月手中長劍劍身這片狹窄之地。

明月神色凜然,左掌叩指,驀地了一彈劍身。

鐺!

聲如洪鐘,悠揚遠播。

劍身嗡地一盪,那細密得驚人的劍雨,竟然被硬生生盪開。

忽然,明月手中的長劍,被一道黑色的鋼索纏上,赫然正是唐天手中的細刺劍。唐天順勢一帶,整個人如同一團黑影,呼地欺入明月懷中。

明月沒有半點驚慌,唐天帶起的氣流,把她的長發吹得高高揚起,那張絕美無瑕的臉龐,閃動著攝人的光澤。

玉指併攏,左掌如劍,眨眼便直刺唐天面龐,與此同時,一道森冷的劍芒,悄無聲息地直取唐天的下腹。

唐天無法閃身,如果他閃躲,背上的安德麗娜會被刺穿。

想也不想,唐天劍交左手,右掌五指如掄琵琶,五道鋒利無比的劍芒,錯落擊中明月的掌劍。在同時,他上半身紋絲不動,左腿小腿如同鐘擺般向後一盪,一道鋒利的劍芒,從他的左腿外側飛出,準確擊中明月腳掌踢出的劍芒。

兩人身形一搖,如同彈簧般分開。

明月臉上神情很奇怪,她緊緊盯著唐天:「十五琵琶劍1

,兩百年前琵琶劍聖尚晚婷所創,源於琵琶技法。尚晚婷歌伎出身,精擅琵琶,后得高人所授劍法,四十七歲封聖。

明月臉上神色奇怪當然是有原因,十五琵琶劍並非指的是十五式,而是因為尚晚婷十五歲方習琵琶。這門劍法劍聖所創,自然是極其厲害,但是這門劍法只適合女子所習。

雖然她看不清楚唐天的臉,卻敢肯定,唐天一定是名男子。

若非親眼所見,她無法想象,一名男子竟然會學習女子的劍法。更讓她訝然的是,這門女子劍法,在對方手中,竟然再無法半點脂粉氣,而變得陰柔而凌厲。

她眼中閃過一絲欣賞之色,能把十五琵琶劍修鍊到如此氣象,對方於劍上的天賦,委實驚人。

「劍域,。」

唐天緩緩吐出四個字。

明月臉色終於色變,雙方短短的接觸,對方竟然就能夠一口說破她的來歷,她心神劇震!

一點模糊黑芒,驟然在她面前放大。

趁著她心神劇震之際,唐天忽然偷襲。

明月心中陡然升起強烈的危險,情急之下,美眸含霜,左掌平伸臉前。

潔白無暇的修長玉指,泛著令人心悸的光澤。

叮!

唐天鋒銳無比的細刺劍劍尖擊中玉掌,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卻根本無法寸進。

唐天這一刺力量驚人,細刺劍瞬間彎到極致,讓人懷疑它是否會崩斷。

明月能感覺到,隔著那層模糊的黑霧,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她。

不對!

她忽然感覺不對,彎曲到極致的劍身倏地彈回去,衝到她面前的唐天驟然消失。

下一刻,他幾乎憑空出現在湖面上空。

明月此時才恍然大悟,中計了!

對方那一劍,根本就不是偷襲,而是意圖借力。

她沒有追,而是靜靜地著向湖面墜去的唐天,眼中毫不掩飾欣賞之色。這是她出道以來,第一個讓她吃了暗虧的人。對方的來歷耐人尋味,劍域神秘至極,極少人知道。歷代弟子出來遊歷,都不會以真實身份示人。只有齊山這樣出身天路一流世家的弟子,才有可能知道。

對方竟然能夠一口道破。

她靜靜地立在湖邊,腦海中回味剛才那一戰。

忽然破空聲打斷她的思緒,卻是折而回返的齊山等人。齊山臉色鐵青,顯然心情極其糟糕,看到他的臉色,再加仙女宮的爆炸,明月心中一片雪亮。

「齊兄。」她平靜地打了個招呼。

「明妹,剛才你可是與人在交手?」齊山急聲問道,他剛才聽到明月那一指的動靜,循聲而來。仙女座沒有人有資格讓明月動手,只有那位神秘的劍客。

「嗯,一位神秘劍客,安德麗娜在他手上。」明月並未隱瞞,如實道。

齊山的臉龐抽動一下,眼中的猙獰之色,隱隱流露,他強自克制:「不知他們往哪裡逃了?」

明月道:「仙女湖。」

不知為何,此時的齊山,卻讓她感覺氣度稍差。

「多謝明妹1說完齊山等人騰空而起,齊山身旁一位護衛的眼睛射出一束紅光,紅光不斷地掃過湖面。這是修習了瞳類武技,而且境界不低。一行人在仙女湖上空繞了一圈,沒有任何發現。

仙女湖水域暗河縱橫,水下支流極其複雜。

齊山心中的怒火終於達到極點,咆哮道:「封鎖仙女座所有的星門!查!挖地三尺也要給我查出來1

他還沒走出仙女座,煮熟的鴨子就飛了。

要是讓我找到你,我一定要把你挫骨揚灰!

齊山的面容扭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