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六十三節女僕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11-28 00:48  |  字數:3541字

安德麗娜臉色蒼白,她失魂落魄,這是個伏局。齊山早就布下伏局在等待他們,這個劍客看出來了,可是他卻沒有提醒她。

雖然知道對方沒有任何義務,但是她心底依然一片冰涼,自己還是太天真了。

她臉色依然蒼白,眸子里的倔強和堅強,卻一點點激起。

從今天起,安德麗娜再也不是小女孩了。

她抿緊嘴唇,生澀地思考一些事情。如果是齊山布局的話,那麼肯定會把罪狀栽在父親身上。她想起剛剛神秘人說過的那句話。

「阿思黛死了。」

沒錯,主上只怕已經遭到毒手,如果這是一個局,齊山一定會把主上的死因歸於父親身上。她已經沒有僥倖之心,事實的殘酷超乎她的想像。她現在才發現,以前自己以為精通的權謀,實在可笑得很。

父親和他的高原兵團會被打上叛徒的烙印。

她甚至開始思考,唐天為什麼沒有提醒她。或者他也希望父親成為叛軍?他又代表哪個勢力?他無論是心機智慧,都異常可怕。

「你是誰的人?」安德麗娜的聲音很冷。

唐天沒有開口的打算,只是靜靜地注視著對方,他心如冰霜,沒有半點動容。這原本就是他計劃中的一部分,如果安德麗娜他們有著諸多的退路,她為什麼要和他合作?

只有絕境,才能讓她真正的清醒。

「我需要付出什麼?」安德麗娜冷冷道。

唐天面具後的眼睛閃過一絲欣賞之色,親眼看到一名少女的蛻變,看來自己的眼光還是不錯。不過,這種程度,可還遠遠不夠。

冰冷的細刺劍劍尖抵著安德麗娜的喉嚨,劍身一點點把她光潔無瑕的下巴托起。

「你還有什麼?」

冰冷的回答帶著一絲嘲諷,像把利箭般把安德麗娜的心擊得粉碎。

安德麗娜臉色一下子煞白,在這一瞬間,她覺得自己被剝得乾乾淨淨,所有的驕傲和自尊徹底粉碎,絕望得她幾乎崩潰。但她沒有崩潰,她知道,無論是她還是父親,此時的處境,已經到了懸崖的邊緣。稍有不慎,就會粉身碎骨,萬劫不復。

她強自定住心神:「你費了這麼大的力氣,只是做好事?」

「我缺個女僕。」

安德麗娜怎麼也沒有想到,等到的竟然是這句話,整個人傻掉了。

仙女座排位第三位的繼承人做自己的女僕,唔,這個想法不錯。唐天嘀咕了一句,這個想法他只是一時興起,但細細一想,卻也覺得非常必要。他腦子飛快轉動。安德麗娜的繼承人身份,若是操作得當,應該可以發揮出不錯的作用。至於塔頓的兵團,唐天已經想好了他們的出路,獵戶座周圍有大量的邊緣地帶,養活一支兵團綽綽有餘。

而且那裡的位置,用來埋一根釘子,再合適不過。

獵戶座是赤道十殿之一,赤道十殿除了幾個極偏僻的星座,絕大部分都不可能從這場天路大戰中獨善其身。以黃道十二宮的強大,在很長的進間內,赤道星座極有可能是戰爭的主戰場。

那時候,這枚釘子,說不定可以發揮出一點作用。

「轉過去。」唐天冷冷命令。

安德麗娜獃獃地轉過身體,她腦子一片空白。她孤身一人,這些天發生的事情,讓她內心始終驚惶。唐天的強大和智慧,讓她有幾分安全感。但是她又知道,這個神秘人,不是一個好人。

刷!

她的衣服從後背再度從中一分為二,她的身體再度暴露在空氣中。

冰冷的劍尖,在她的左臀靠近腰的部位留下一個黑色的十字印記。

她嚇得差點尖叫,下意識地伸手去摸,臀部還是光滑如昔,沒有疤痕。

「穿上。」唐天丟給她一件衣服。

安德麗娜腦子混亂至極,她看到了那個印記,頓時心中升起極度恥辱之感。在家中她是掌上明珠,呵護倍至,而在仙女宮內,她是排位第三的繼承人,地位尊崇。

這個混蛋……竟然在自己身上打了烙印……

她的心神失守,眼淚一下子流下來。

唐天絲毫不在意安德麗娜的想法,女僕的想法,讓他想起不少事情。在很多世家,少爺身邊的女僕往往身兼數職,她們擁有出色的才華,能夠幫助少爺打理各種事情。

自己確實需要一名這樣的女僕。

他沉睡的時間很長,清醒的時間很短,而且他也不想影響到另一個自己。如此一來,他能做的就相當有限。而如果有一名出色女僕,他只需要事先準備好計劃,沉睡的時候交給女僕全權負責。這樣可以保證計劃不因為自己的沉睡而中斷。

安德麗娜現在還稚嫩了點,但是唐天卻覺得可以培養。

至於忠誠度,剛才的烙印,可不是擺設。至於安德麗娜的想法,他不在意,也沒必要在意。

女僕這件事,讓唐天已經對這次的收穫非常滿足。

不過,現在卻是出手聖寶仙女環最佳的機會。籠罩仙女宮的力量還未消失,說明仙女環還在,而現在,他們還在和諾勒糾纏。只要趕在他們之前,得手的可能性很高。

如果說,安德麗娜第三位繼承人的身份是一個關鍵的話,塔頓的高原兵團就是第二個關鍵,而聖寶仙女環則是第三個關鍵。

第三個關鍵,比另外兩個加起來都重要。

而當這三個關鍵聯合在一起,足以把仙女座改頭換貌。莫說塔頓是被陷害成叛徒,就算他是真正的叛徒,那也足以讓他們入主仙女宮。

「進宮。」唐天沒有和安德麗娜商量的意思,而是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