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六十二節齊山的手段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間里,藍光藻經歷萌芽、成熟和衰落,成熟的藍光藻會佔據整個湖面,仙女湖會變成一個會發藍光的湖。而到了最後幾天,藍光藻已經結成果實,本身的藍光便會消失。而那時它的果實會紛紛爆裂,釋放數目驚人的種子。這些種...

明月立在船首,夜風拂面,她微微眯起眼睛,說不出的舒服。齊山見她喜歡,也不說話,立在一旁,極目遠眺。

仙女湖湖面寬闊,時值深秋,藍光藻絢爛而短暫的生命在這二十五天的時間徹底綻放。一望無垠的湖面,星星點點的藍色光團,散落仙女湖每個角落,蔚為壯觀。

從天空俯瞰,仙女湖就像夜晚的天空,布滿星辰。

遊船無聲滑過,藍色的光團,隨著水波蕩漾浮動,藍色的水紋,像剪刀般剪開湖面。

立在船首,明月看著寧靜的湖面在遠處和天空星辰匯合,莫名的感動在她心中升起。

「真美。」明月的輕聲呢喃在夜風飄過。

齊山早就聽說過仙女湖的二十四天美景,但亦是第一次見到,同樣深受震撼,他緩緩吐出一口氣,回過神來,輕聲道:「這是剛剛開始。二十四天的時間裡,藍光藻經歷萌芽、成熟和衰落,成熟的藍光藻會佔據整個湖面,仙女湖會變成一個會發藍光的湖。而到了最後幾天,藍光藻已經結成果實,本身的藍光便會消失。而那時它的果實會紛紛爆裂,釋放數目驚人的種子。這些種子細若微塵,散發著濃郁的藍芒,會被藍光藻噴到數十丈的高空,那個時候的仙女湖場面非常壯觀。」

齊山侃侃而談,顯然下了一番功夫。

「齊兄費心了。」明月頷首至謝。

齊山爽朗道:「若非遇到明妹,只怕我就要錯這等人間絕美景色,我需要感謝明妹才是。」

明月微微一笑,轉過身,朝船上其他人行禮致歉:「讓大家久等了1

在場眾人忙不迭回應:「應該的應該的。」

雖然大家不知道明月什麼來頭,但是齊山對她的討好,自然騙不了這些人的眼睛。在他們心目中,齊山身份無比尊貴,能舍下身段去討好明月小姐,那明月小姐的身份,也定然是他們招惹不起的。

此時大長老笑道:「大家入席吧,別讓東西都涼了。」

遊船內非常寬闊,早就準備好了宴席。眾人聞言,紛紛入席。齊山是代表光明武會的貴客,自然不能怠慢,而大長老在仙女城身份亦是尊崇,由他來接待,正合禮數,沒有人覺得奇怪。而且,這些天,大家多少有些耳聞,齊山頻頻入宮與主上商議,雙方似乎爭論頗多。

最近城內各種流言橫行,根本無法分辨真假。

比如主上把安德麗娜賜婚給齊山的左膀右臂鄒寧的傳言,讓人覺得不解,但又讓人覺得不是空穴來風。而主上不喜歡光明武會的說法,也傳播得很廣。

齊山出使仙女座,沒有人會覺得奇怪。光明武會和獅子座之間的衝突已經拉開序幕,獅子座的幾大兵團已經開始頻繁出動,雙方的局勢一觸即發。

兩位絕對霸主的衝突,一旦開始就必然是一場波及到整個天路的戰爭。在這樣的戰爭中,沒有哪個星座能夠倖免。

此時光明武會想通過外交手段拉攏盟友,再正常不過。不僅是仙女座,其他星座也光明武會同樣也派人出使。

與獅子座這個以戰爭而新生的霸主不同,光明武會的手段要老練得多。

而對於仙女座的豪強們來說,無法倖免的戰爭就意味著他們必然需要選擇加入一方。光明武會是當今天下第一勢力,雄霸天路多年,比起獅子座更被人看好。當然,也有很多人反對,認為這場戰爭還沒有開始,提前決定自己的陣營,是非常不明智的。

主上一直沒有表態,這也是流言越傳越凶的原因。

齊山端起酒杯,朗聲道:「這次來仙女座,受益眾多。仙女座是北天十九洲最重要的星座之一,我一直認為,以仙女座的地位和實力,應該在北天十九洲甚至在整個天路的事務中,發揮更大的作用。我們光明武會一直致力於天路的和平和發展,在這一點上,我們和仙女座有著共同出發點。阿思黛陛下有顧慮,我可以理解。未來時間還長,相信大家還有合作的機會。一直以來,承蒙各位款待,這裡借大長老的光,敬各位一杯1

那些等待抱光明武會大腿的家族面面相覷,滿臉驚疑不定。難道主上改變主意?

而中立派則滿臉喜色。

眾人神情,盡收眼底,齊山臉上不動聲色:「在下先干為敬1

他舉起酒杯,一飲而荊

其他人紛紛站了起來,舉起酒杯一飲而盡,無論如何,齊山的身份是不能怠慢的。

明月輕輕抿了一口,她的眼睛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待眾人重新坐下,大長老才解釋:「齊先生莫怪,主上顧慮重重。安德麗娜那個小丫頭,不知從哪裡聽到風言風語,竟然以為主上要把她嫁給鄒先生,還鬧出一些誤會,讓齊先生見笑了。」

齊山哈哈大笑:「安德麗娜天真爛漫,無妨無妨,只要塔頓將軍不要有什麼誤會就好。」

眾人聽到此處,心中已經一片雪亮,主上定然是拒絕了光明武會。想必這裡面塔頓將軍了發揮了極大的作用。想想也是,塔頓將軍在仙女座雖然沒有大長老這般權勢赫赫,但也是真正的實權人物之一,怎會讓女兒受此委屈。

大長老此時亦笑:「如此良辰美景,談這些事多煞風景,只談風月!我們只談風月1

眾人紛紛起鬨,起身向齊山敬酒,齊山來者不拒,杯杯見底。

坐在側首的明月,靜靜地注視著齊山,齊山臉上沒有半點挫敗感,眼睛亮得就像獵人。

宴會熱鬧非凡。

忽然,一名侍衛神色慌張地闖了進來。

所有人的動作不約而同停了下來,剛剛熱鬧非凡的酒宴,驟然一片死寂。

「什麼事?」大長老沉聲問。

侍衛看了一眼周圍,露出猶豫之色。

大長老皺眉:「說1

侍衛只好硬著頭皮道:「有人闖宮1

所有人一片嘩然。

大長老勃然大怒:「好大膽!活得不耐煩了!竟然膽敢闖宮!巴夫!你的人都是廢物嗎?」

巴夫連忙跑了過來:「大長老,所有的侍衛都在崗,屬下這就趕過去。」

此時人群之中有人冷聲道:「巴夫將軍,您不是有嗎?何不打開看看,是何人所為!某些人一看主上識破他的陰謀,試圖混水摸魚,意欲對我仙女座不利1

齊山身旁的鄒寧勃然大怒:「誰嘴上沒關好門?」

對方夷然不懼出列:「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大長老,今天這麼多人在場,何不讓大家親眼看看,誰的膽子這麼大,敢闖我仙女宮1

站出來的是四長老,他為人公正,不畏強權,聲望極重。

「沒錯1「四長老所說是正理1

許多人朝齊山怒目而視。

鄒寧大怒,齊山卻攔住他,站了起來,沉聲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大長老,還請給在下一個清白。」

大長老見狀,一咬牙:「巴夫,打開你的仙女鏡1

巴夫聞言,也不廢話,直接取出一面小鏡。這件仙女鏡是仙女座的白銀秘寶,能夠與仙女宮內的仙女環溝通,查看宮內絕大部分地方的影像。

小鏡投射出一道光芒,一場激烈的廝殺,呈現在眾人面前。

侍衛和偷襲者混戰在一起,戰況極其激烈,地上橫七豎八躺著許多屍體,有敵人的,也有侍衛的。

「天啊!那是諾勒!高原兵團的諾勒1

「塔頓瘋了嗎?」

……

所有人都眼前的場面震住,他們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闖宮的敵人,竟然是塔頓將軍的人!

大長老臉色大變:「不好!塔頓要叛變!所有人,進宮支援主上1

沒有人此時顧得上齊山,眾人紛紛騰空而起,轉眼間,偌大的遊船上只剩下齊山三人。

齊山慢條斯理地斟上一杯酒,小口酌飲。

明月擊掌讚歎:「齊兄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佩服1

齊山嘴角綻放一抹微笑,舉起手中的酒杯遙遙向明月示意:「明妹,請1

說罷,一飲而荊

他揚身而起:「此間事了,我欲離去,明妹可願同行?」

明月出人意料地搖搖頭:「我待欣賞完仙女湖的二十四天,再走不遲。」

齊山滿臉遺憾:「那就只能就此離別,明妹有劍在手,無處不可去。愚兄瑣事纏事,就先走一步1

他語氣雖然遺憾,但是神色也無絲毫猶豫,告辭之後,便和鄒寧騰空而起。

明月眼中閃過一抹讚賞之色。

真是個厲害的人物。

仙女宮歷代星座之主,都不算鋪張,但是因為仙女座沒有經歷戰火,歷代星座之主的一點點擴建,如今的規模也相當驚人,形成一片宮殿建築群。

在宮殿外的陰影里,安德麗娜驚駭絕倫地看著呼嘯而來的人群,為首的那人,赫然正是大長老。

現在距離九點,不過剛過二十分鐘。

怎麼可能……

這麼快的時間,除非對方早有準備……

「阿思黛死了。」

唐天的聲音依然冰冷,卻讓安德麗娜如同找抓住救命的稻草,她的臉色早已經沒有半點血色:「我們中計了……怎麼辦?」

「搶聖寶。」唐天冷冷丟下三個字,便提著安德麗娜,如同離弦之箭,朝巍峨深沉的宮殿衝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