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六十一節聲東擊西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p> 「像齊兄這樣男兒,世上可不多。」明月話題一轉:「不過昨天,我卻遇到一位很有意思的人。齊兄要小心哦。」 齊山哈哈大笑:「多謝明妹關心。能夠被明妹稱作有意思的人,想必不凡,有機會要好好見識...

「現場沒有打鬥的痕,廂車一分為二,應該是刀劍之類造成,斷面殘留很淡的真力波動,屬下無法破解。」

齊山聽著面前手下的報告,不在意地笑道:「明月小姐的劍法傳承無雙,你破解不了很正常,亦不需灰心。這些天也辛苦你了,去老胡那領五百萬星幣,好好放鬆一下。仙女城美女雲集,胭脂衚衕可是一絕,哈哈,去吧去吧。」

手下心中的沮喪大為消減,暗暗感動,沒有廢話,應了一聲便退了出來。

待手下退出房間,齊山的目光驟然變冷。明月朝廂車揮劍,那一定是察覺到有人藏在車內。

看來,自己不知不覺中,就在明月面前丟了一分,齊山自嘲一笑。

但是他的目光卻沒有半點解凍,對方潛入他乘坐的廂車入城,他立即想到那個救走安德麗娜的神秘人。連明月都沒有逼出對方,實力真是強埃

原本以為手到擒來的仙女座,沒想到卻變得有趣起來。

森冷的眸子下面,嘴唇彎曲,似笑非笑,卻沒有半點溫度。

「大人,明月小姐在大廳等候您。」

「我這就來。」

轉眼間,他臉上的冷意便消失不見,重新變成平日里那般陽光自信。他推開門,朝外走去。

大廳內,一道素白如雪的倩影亭亭而立,她在觀摩牆上的壁畫,如瀑黑髮披肩,絕美如畫。聽到齊山的腳步,明月頭也不回,輕聲道:「仙女座雖然不算大星座,但是歷史卻也相當悠久呢,一代代人把仙女座經營到如此規模,也算是難能可貴。」

「是埃」齊山大步流星,接過話題:「北天十九洲,仙女座的歷史最為悠久,遠古已經有她們活動的身影。傳承至今,浮浮沉沉,被譽為常青樹,卻未曾成就霸業,實在可惜。」

「齊兄雄心大志。」明月轉過臉,靜靜道:「女人卻大多喜歡安穩。」

「哈哈,也是,安穩有什麼不好?征戰就交給男兒便是。」齊山笑道。

「像齊兄這樣男兒,世上可不多。」明月話題一轉:「不過昨天,我卻遇到一位很有意思的人。齊兄要小心哦。」

齊山哈哈大笑:「多謝明妹關心。能夠被明妹稱作有意思的人,想必不凡,有機會要好好見識一下。仙女湖最佳賞湖期只有二十四天,我們的運氣不錯,正好趕上。若是錯過,那就太可惜了。我替明妹安排了一場湖上宴會,飲酒賞湖,不亦快哉1

明月頷首致謝:「齊兄費心了,一切聽從齊兄的安排。」

安德麗娜推開門,房間里一片黑暗,她打開燈。角落的陰影里,一個身影悄無聲息盤膝而坐。她深深看了唐天一眼,道:「今天晚上,齊山為一位女人在仙女湖遊船上舉辦宴會,他身邊幾位高手,都在船上。如果我們想進入仙女宮,這是我們最好的機會。」

「走。」

唐天的回答簡單而冰冷。

走出房間,外面的天色已經到了傍晚。

傍晚的夕陽照在身上,沒有多少熱量,反而有一些遲暮的烏二天也將逝去了,時間真是短暫啊,唐天忽然停了下來,靜靜注視著天邊紅彤彤即將落山的太陽。

安德麗娜也停了下來,她一臉意外地看著唐天。

她對唐天的感觀很複雜,神秘而強大,性情冷酷,鐵石心腸,女色對他沒有半點作用,而且擁有極其驚人的智慧。他惜字如金,但是只要開口,往往切中要害。到目前為止,她和諾勒叔叔的反應,都完全在他的節奏之中,包括今晚的潛入仙女宮。

他彷彿為黑暗而生,他永遠讓自己處在黑暗之中。

這是一個令人畏懼的傢伙,如果有可能,安德麗娜永遠不想遇到他。無論是誰,有一位如此可怕的敵人,一定會寢食難安吧。

安德麗娜覺得,他不會對任何東西動容。可是當看到他竟然駐足注視著夕陽,似乎有所感慨,安德麗娜幾乎以為自己眼花了。

依然是沉默。

直等太陽完全消失在地平線,唐天才重新收回目光。

黑暗,來臨了。

他重新邁開步伐。

這次的行動,對安德麗娜他們來說,至關重要。仙女座之主阿思黛是死是活,將直接影響他們接下來的行動。如果阿思黛還活著,那很有可能就是被囚禁,那他們救出阿思黛就萬事大吉。而如果阿思黛死了,那麼事情就真正的麻煩了。

齊山會佔據絕對的上風,他手上的牌太好,有第二順位的凱琳,宮廷侍衛長巴夫,安德麗娜懷疑大長老也已經投靠齊山。只要第一順位的沙芙出了問題,他們就佔據大義。安德麗娜懷疑,沙芙只怕已經遇害,沙芙已經有差不多兩周的時間沒有出現。

所以,搞清楚主上到底有沒有遇害,是他們眼下最迫切的事情。

他們幾乎把仙女城所有能動用的精銳力量,全都集齊。這些人每個人都是目露精光,渾身透著幾分剽悍之氣。

「我們會從仙女宮的東門潛入,那裡是我們最近調查過,最適合突破的地方。」諾勒咧嘴一笑:「當然,那裡肯定是個陷阱。」

「聲東擊西?」冰冷的聲音從黑焰面具後傳來。

諾勒翹起大拇指:「和聰明人說話就是輕鬆。安德麗娜會帶你走另一條路,我們會盡量給你們吸引他們的注意力。」

「我不帶累贅,給我地圖。」

安德麗娜頓時氣得臉通紅,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別人說成累贅,她覺得自己都快被氣炸。要不是唐天冷血的特徵在她心目中實在太強烈,她就要反唇相譏了。

諾勒大笑,他身後的一些人也發出輕笑。

諾勒呵呵攤了攤手:「夥計,別這樣。除了安德麗娜,別人都進不見。聖寶的力量籠罩整座仙女宮,我們的小公主可是是繼承者,有她你才能不驚,悄悄通過。」

唐天便不再開口。

諾勒神情變得嚴肅:「齊山的宴會,晚上九點開始,我們會在九點準時發起攻擊。你們要抓緊時間。」

唐天消不見,緊接著瞬間出現在安德麗娜的身後,不容安德麗娜反對,提著她幾個起落,消失不見。

諾勒轉過身體,面朝其他人:「廢話就不說了,兄弟們死後再見1

眾人相視而笑。

仙女宮外,兩人藏在一處屋檐的陰影下,這裡是守衛視線的死角。唐天提著安德麗娜,悄無聲息沿著仙女宮繞了一圈,終於找到這處絕佳的藏身之處,

這是一個十六層的酒樓,燈火輝煌,人聲鼎沸,非常熱鬧。這裡距離仙女宮,有一段距離,卻能非常好地觀察到仙女宮。唐天和安德麗娜藏在酒樓的一處屋檐下,這上面的燈光亮如白晝,反而讓屋檐下變得更黑。只是裡面的空間很狹窄,唐天不得不抱著安德麗娜,完全縮在陰影之中。

安德麗娜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光景,她被唐天緊緊地抱著,無比地慌張。上次被唐天看個通透的事情,被她強自按下,此時卻被緊緊地抱著,溫熱的體溫,讓她大腦一片空白。

屋檐下的空間藏一個人剛剛,但現在多了一個人,唐天不得不讓安德麗娜如同章魚般緊緊纏在他身上。

紅暈爬上安德麗娜的脖子。

手足無摸大腦空白了許久,安德麗娜終於強自恢復平靜。

這個冷血的傢伙還是有體溫的嘛!

腦海中蹦出的第一個想法,讓安德麗娜自己都覺得有些啼笑皆非。鎮定下來的安德麗娜很快恢復敏銳的觀察力,對方很年輕!

她覺得自己就像纏著一根木頭樁子。安德麗娜知道對方不是占她便宜的人,算上上次,這已經是第二次了。她大膽地問:「喂,我們為什麼到這來?」

「等。」回答依然冰冷。

「等什麼?」安德麗娜有些不解,但她知道對方的智慧和老練,都遠在她之上。

唐天沒理她。

「喂1安德麗娜不滿地喊了聲,知道唐天的年紀不大之後,她發現自己的膽子變大了。

唐天就像根木頭,一動不動。

時間一點點地流逝,酒樓變得越來越熱鬧,但是唐天就像老僧入定一般,紋絲不動。安德麗娜也覺得佩服,這麼長的時間,保持相同的姿勢,身上還掛著一個人,他竟然能做到一動不動。

確實很厲害!

當時間開始接近九點,安德麗娜看唐天還沒有半點動的意思,忍不住催促道:「我們要行動了。」

「等1冰冷的聲音沒有任何溫度。

安德麗娜一下子急了:「諾勒叔叔他們發動了,我們怎麼能還在這裡等?這是諾勒叔叔他們用性命換來的機會1

「等1唐天冷冷吐出一個字,沒有半點解釋的意思。

「不行!我們不能讓諾勒叔叔白白犧牲1安德麗娜的聲音中透著濃濃的失望,她想從唐天身上下來,卻發給身體動彈不得。

「你讓我下去1安德麗娜眼淚流下來。

唐天沒有理她,黑暗中,他的眼睛,亮得就像黑暗中盤起身體蓄勢待發的蛇,冰冷無情的蛇瞳。

九點,準時。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