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六十節合作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 諾勒鬆一口氣,忍不住贊道:「朋友,好身手1 他長期在軍中,行事風格直來直往,對唐天的稱讚是由衷之言。在兵團,能讓他心服口服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團長。 兵團沒有用細刺劍的武者,反倒是...

「諾勒叔叔1安德麗娜驚喜莫名。

諾勒朝她咧嘴一笑:「我的小公主,請不要擔心,大人已經得到消息,沒想到我還是來晚了一步!幸虧你沒事,這樣我就不用被他們剁了1

諾勒看到安德麗娜安然無恙,也鬆了一口氣。他奉大人的命令,星夜兼程,沒想到竟然還是晚了一步,心急如焚。若是安德麗娜出了什麼意外,那他真是萬死莫贖。

安德麗娜繃緊的心神終於徹底鬆懈下來,諾勒是父親手下的第一號猛將,實力之強,比之巴夫亦毫不遜色。諾勒之所以聲名不顯,是因為他一直在兵團里,從來沒有在外面展示過力量。

諾勒的目光重新落回到唐天身上,沉聲道:「朋友,請用真面目示人吧。」

唐天渾然未覺。

諾勒咧嘴一笑,目光一下子變得兇狠:「看來朋友不給面子啊,那就莫怪我諾勒唐突了1

安德麗娜大急,正欲開口,卻閉上嘴巴。她也對這個神秘而強大的劍客充滿了好奇,而且,路上發生的那些事情在她腦海中浮現,她選擇了閉嘴。

諾勒一個跨步,便衝到唐天面前,張開的五指,如同蒲扇般朝唐天抓去。

嗚嗚低沉的嘯音籠罩唐天,諾勒這一抓樸實無華,卻讓人生出避無可避之感。

唐天的身體忽然身後微弓,收到胸前的右掌,多了一把細刺劍,劍尖斜向上指。

諾勒眼中光芒暴漲,對方只不過擺開劍勢,他便覺得一股極為鋒銳冰冷的劍意,直刺眉間。

「好身手1他沉聲贊道,面色肅然,右掌去勢不變,迫次之一變,猶如猛虎撲食。最為奇妙的是,他帶起的殘影之中,一隻斑斕猛虎作勢欲撲。

吼!

無聲的怒吼,直灌唐天雙耳,耳膜震顫。

唐天心神沒有半點起伏,眸子一冷,握劍的手紋絲不動,半截劍尖卻彷彿驟然消失,只剩下半截劍身。

嘶!

微不可察的吐信聲,細刺劍的前半截劍身以驚人的頻率震顫,在消失的同時,發出如同毒蛇吐信的聲音,危險而陰冷的氣息,直鑽人心底。

細刺劍毫不費力地刺入掌風之中,正中那隻斑斕猛虎的額頭。

諾勒身形一滯,掌心劇痛,陰冷的劍意直鑽掌心。他臉色大變,渾身汗毛直豎,想也不想,左手化拳,直搗唐天下盤。

他拳影身形之間,虎形再變,右掌化實為虛,而所有的力量全都集中在他的左拳之上。

攝人心魄虎嘯再次響起,諾勒的左拳,一隻斑斕虎頭籠罩著拳頭,它怒目而睜,虎口大張,欲擇人而噬。而它的身體在諾勒的身形之間,若隱若現,朦朧的虎身,動作舒展,充滿了驚人的爆發力。

唐天手中的細刺劍再次消失。

咻!

尖厲的破空聲,一改之前的陰柔。

唐天卻是把細刺劍當作鞭,手肘外崩,猛地斜抽出。

彎曲成弓形的細刺劍,準確地抽中虎頭,砰!虎頭轟然崩碎,諾勒悶哼一聲,魁梧的身體一晃。一股極陰暗的力量,沿著細刺劍鑽入他的經脈。

這股真力細若髮絲,卻極度陰柔危險,進入他的經脈,竟然沿著他的經脈,逆行而上。

諾勒想把這股詭異的真力驅出經脈,然而他渾厚的真力,竟然無法對這縷細若髮絲的真力產生任何作用。這縷真力極為陰毒,稍有空隙,便會朝裡面鑽。

他已經後悔動手了,他想重新拉距離叫停。

不過,唐天要沒有停手的意思。

哪怕隔著黑焰面具,諾勒依然能夠感受到面具后的眼睛那凜冽的寒光,充滿了危險性和攻擊性。諾勒覺得自己真是沒事找事,竟然找這種人的麻煩。

他不得不採取守勢。

猛虎身形再次變化,緊守門戶。

噗噗噗!

掌心被刺穿的聲音,密集如雨,這個該死的劍客,出劍之快,簡直超乎他的想象。諾勒只覺得雙臂幾乎被紮成馬蜂窩,他腳下的岩磚不斷地碎裂。

驀地,狂風暴雨的攻擊消失不見。

諾勒鬆一口氣,看來對方沒有要他命的想法,他正欲開口,忽然鑽入他體內那些細如髮絲的真力,突然發動,他臉色發白,嗓門一甜,哇地一口鮮血噴出。

「諾勒叔叔1

安德麗娜大驚失色,飛奔上前,扶住搖搖欲墜的諾勒。她憤怒地轉身,尖叫:「為什麼你下此毒手……」

她的聲音戛然而止。

冰冷鋒利的劍尖,抵上她的喉嚨,她的身體驟然僵祝

「我能救你,亦能殺你。」

沙啞冰冷的聲音,如同一盆冰水,從頭淋到腳,安德麗娜清醒了,她緊緊抿住嘴唇,一言不發。

諾勒知道自己搞砸了,他深吸一口氣,沉聲道:「朋友,我並無惡意。」

「否則,你已經死了。」

回答他的是冰冷的一句話。諾勒身上一麻,卻是劍尖輕柔無比地從他身上掠過,他只覺得渾身一輕,體內那些陰毒的真力,一掃而空。

諾勒鬆一口氣,忍不住贊道:「朋友,好身手1

他長期在軍中,行事風格直來直往,對唐天的稱讚是由衷之言。在兵團,能讓他心服口服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團長。

兵團沒有用細刺劍的武者,反倒是仙女宮裡有不少。使用細刺劍最多的便是宮廷劍客,這些行走在宮廷的劍客,細刺劍的裝飾性,大大超過它的實用性。

以前諾勒一直看不起宮廷劍客,他認為這些華而不實的傢伙,就是一群娘娘腔。而那些名聞一方的宮廷劍客,都是三下五除二被他打得落花流水。

不是細刺劍不厲害,而是那些娘娘腔沒用。

諾勒看著面前唐天,一臉佩服,對於自己的傷勢,反而毫不在意。他在兵團時間長,受傷是家常便飯,早就習慣,這點傷勢對他而言,幾乎相當於不存在。

唐天手中的細刺劍消失不見。

「朋友,我們需要開門見山地談談。」諾勒粗中有細,雖然到現在為止,唐天的身份什麼的,對他們而言完全是個謎團。但是有一點毫無疑問,這位神秘而強大的劍客,救下安德麗娜,絕對不是偶然。

「我的目標是齊山。」唐天給自己找了一個不錯的理由。

諾勒當然不會那麼容易相信,但他也沒有蠢到反駁:「看來我們有共同的敵人。我剛到仙女城,還不了解情況,朋友你有什麼建議?」

諾勒對他的防備,唐天絲毫不在意。他沒有廢話,對他而言,時間比什麼都重要。他沒有時間放在那些沒有意義的試探上面。

「我需要弄明白幾個問題,為什麼是塔頓?」唐天同樣直接地問。

諾勒面色凝重起來:「是的,我們之前也一直在討論這個問題。在來之前,兵團其實已經發生了一場叛亂,但是大人處理得很及時,叛亂者已經全都被消滅。現在還不知道原因,我們現在得到的情報是,參加這件事,有排名第二的繼承者凱琳以及她的家族,還有大長老,以及主上的侍衛長巴夫。」

安德麗娜恨聲道:「如果沒有光明武會的介入,他們不敢這麼做。但是很顯然,光明武會給了他們信心。」

她對宮中的事情更加清楚,又是親身經歷,她幾乎敢肯定,諾勒的說法完全正確。

「我有兩個問題。」沙啞冰冷的聲音突然響起。

「你說。」諾勒大方道,對方來歷神秘,說不定有其他的情報渠道。

「第一,齊山的目的是什麼?」

諾勒和安德麗娜被唐天說得一愣。安德麗娜猛然驚醒,沒錯,自己竟然忽視了光明武會,齊山介入這件事,一定會有原因。以齊山這樣的地位,普通的利益,肯定不足以讓他出手。

大長老和凱琳到底給出了什麼樣的條件?

難道他們把仙女座全都給賣了嗎?

「齊山是光明武會的繼承人之一,對他現在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能夠提升自己排位的事情。而且現在光明武會在和獅子座衝突,差不多是戰爭時期。如果是這樣的話,齊山需要的是功勞。」安德麗娜自言自語,她似乎捕捉到一根若有若無的線,不斷地梳理下去:「一般的小功勞對齊山沒有任何意義。而能夠讓他這個時候,跑到仙女座,那一定是個大圖謀。而他第一個針對的是爸爸,等等,我知道了1

安德麗娜眼睛閃亮閃亮,美麗的臉龐閃耀著智慧的光芒,她臉上露出興奮之色。

「爸爸是高原兵團的兵團長,兵團駐守在仙獵星門,從那裡可以進入獵戶座。獵戶座是獅子王雷昂的堅定盟友,又在獅子座的後方。主上曾經救過晉真哥哥的性命。晉真哥哥是獵戶座第一位繼承人,也是當今獵戶座之主的小兒子,深受寵愛。光明武會一定是想利用這一點。沒想到,這麼秘密的事,光明武會也打聽到,是了,凱琳也知道。一定是這樣!先暗中控制仙女座,再慢慢向獵戶座滲透,在獅子座身後埋一個釘子,在最關鍵的時候,給予致命一擊。」

安德麗娜自言自語,眼中露出驚懼之色。

諾勒的臉色大變,眼中露出駭然之色,他久在兵團,對戰爭的理解遠比安德麗娜更加深刻。他知道,若是這件事影響之深,甚至會改變天下的局勢。

若是讓齊山得手……

諾勒不寒而慄,慌忙到:「我們要馬上通知大人1

唐天有些意外,安德麗娜的思路敏捷讓他有些驚奇。至於這件事,他早就猜得八九不離十,除了那些不知道的細節。

但是能這麼快想到,看來安德麗娜可不止是臀形漂亮……

若是安德麗娜知道唐天此時的念頭,一定會羞愧欲死。

「第二個問題,阿思黛是活是死?」唐天丟出第二個問題。

正欲拔腿跑去報信的諾勒驟然停住身形。

安德麗娜也張大嘴巴,獃獃地看著唐天。

兩人臉上,盡皆駭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