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五十九節西水街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分樸素,迥異於前面見過的那些塗彩描金的庭院。若非門前掛著一張木牌,上面寫著「翁林商會」四個字,兩人肯定不會注意到這家。 安德麗娜走到門前,她看了一眼唐天,見到唐天沒有說話的意思,便一咬牙,敲了...

明月等待半晌,廂車沒有半點動靜,她臉色微變,驀地素腕一抖,劍光如雪,廂車轟然從中一分為二,只是那廂車底端空無一物。

明月凝視良久,片刻卻忽然抿嘴一笑。

遇到一位厲害的對手了呢,在齊山眼皮底下潛入車底,實力強悍,膽子也大,沒想到仙女座藏龍虎。對這次的仙女座之行,她忽然有些期待。

在距離明月約七十丈遠濃密的樹葉中,渾身包裹著火焰的唐天,就像幽靈般無聲地立在那,靜靜地看著明月出劍。

這名神秘的女人讓他感到警惕,對方竟然能夠察覺到他靠近,要麼實力比齊山更強,要麼就是修鍊了特殊的武技。若不是他的動作利索,又小心謹慎,就要被對方撞破。

而且那一劍……很特別……

如果是平時,他對這樣一位強大而特別的女人,還有幾分好奇,說不得交手一二。

可他只有十五天的時間,沒時間浪費在一個陌生的女人身上,哪怕她再強大再漂亮。

唐天提著被他敲昏的安德麗娜,悄無聲息地離開。

安德麗娜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個衚衕。她茫然地睜開眼睛,看著陌生的環境,她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只是睡了一覺,腦海中那些可怕的事情,其實只是一場夢。

那就太好了……

她鬆一口氣,忽然,眼角的餘光瞥見一抹黑影,她的身體一僵。

那不是夢境!

安德麗娜能夠在仙女座繼承人排第三位,靠的可不是臉蛋,她深吸一口氣,表情恢復平靜。對方沒有提醒就直接打暈了自己,這種粗暴的態度,透露了不少信息,起碼對方絕非父親派來救自己的。

不要讓對方失去耐心,不要讓對方覺得自己是累贅。

安德麗娜四下打量了一眼,眼前一亮:「這是下街衚衕,我們朝那邊走。」

她試探地看了一眼唐天,見唐天沒有反對,便鼓起勇氣朝衚衕口走去。走出幾步,她情不自禁回頭向後看,看到唐天跟在身後,心裡才鬆一口氣。

稍稍放鬆下來,她的腦子轉得更快。這位神秘劍客的實力,真是深不可測,她實在想不出來,在那麼森嚴的守衛下,他是怎麼帶著自己潛入城內的。

她注意到衚衕旁晾曬的衣裳,眼前一亮,她這一身出去,太扎眼,必需要偽裝一下才行。

「我去換套衣服。」

安德麗娜低聲朝唐天道,便悄然翻牆而入。唐天掃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欣賞之色。他對花瓶沒有任何好感,沒有腦子的花腦對他的計劃沒有半點用處。他的時間很少,只有十五天,哪怕他在這十五天做得再多,也絕對不可能完成整個計劃。

他可不相信齊山會是傻瓜。

剩下的計劃需要安德麗娜自己去完成,純粹的花瓶,在這樣的漩渦之中,必然會被扯得支離破碎。註定失敗的結局,完全沒有開始的必要。

到目前為止,安德麗娜的表現,讓他基本滿意。

安德麗娜小心地讓自己的動作不要發出聲音,她把掛著的衣服取了下來,掃了一眼四周,便跑到一個角落去換衣服。在這裡並不會讓對方看到,她到底是個不到二十歲的女孩子,這個時候考慮避開唐天的視線,完全是本能。

角落黑漆漆,這家人似乎不在家,沒有聲音。

她雙手摸向後背,長裙的扣子在後背。細而韌的絲帶,打成複雜的結,從排扣中穿過。為了讓長裙更加彭松立體,在裙底加了許多柔韌的骨架,它的重量很重。想要穿在身上而不掉下來,必需系得很緊才行。平日里,她都是僕人來替她穿上和解開的,此時自己在後面摸了半天,沒想到絲帶卻有如一團亂麻。這些絲帶由霞光蠶所吐的絲編織而成,極其堅韌,刀劍難傷。

她手忙腳亂。

忽然,眼前一暗,一道幽黑的身影,出現在她面前。

不用說,安德麗娜也知道對方不滿自己耽誤時間,她漲紅了臉解釋:「我……我解不開背上的絲帶。」

「轉過去。」唐天的聲音沒有半點溫度。

安德麗娜的臉愈發紅了,她蚊蚋兩聲,卻沒有吭聲,轉過身子。他要幫自己解裙子嗎?真是羞死人了!但是她緊咬嘴唇,竭力讓自己沒有出聲。

嘶。

微不可察的聲音從她背後響起,她只覺得後背一涼,沉重的長裙,一下子掉在地上。

她的身體一僵。

冰冷的空氣,刺激著她柔膩的皮膚浮起一層細細的小疙瘩。失去長裙的保護,她的身體暴露在空氣中,周身空蕩蕩被寒冷空氣包裹,那麼一瞬間,她大腦一片空白。

她從來沒有在任何一名男性面前暴露過自己的身體。

唐天面無表情地收起細刺劍,安德麗娜長裙的後背,從上到下,一分為二。解裙扣?這樣的事情,他沒有學過。

完全裸露的後背,能夠看到得出來,身材絕佳。皮膚尤其細膩,光滑如凝脂,一抹羞紅沿著雪白的身體蔓延擴散。

安德麗娜緊緊抱著胸前,不知所措。

「臀形不錯。」

唐天淡淡地點評鑒定,轉身離開。

他靜靜立在牆頭,卻恰好讓身體位於房檐投下的陰影之中,這裡能夠把整個衚衕盡收眼底。他知道的東西,遠比「他」更多,有的時候,他也羨慕另一個「自己」的天真和無憂無慮。那種能夠把所有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能力,大概堪比最強的無雙武技吧。

你還是晚些知道吧。

唐天默默地想。

安德麗娜從裡面出來,她換成普通平民的衣裳。唐天皺了皺眉頭,粗糙的布衣穿在她身上,依然難掩她的絕色。尤其是她細膩光滑的皮膚,在粗糙布料的襯托下,更有一種魅惑的美感。

唐天手腕一抖,細刺劍如同毒蛇吐信,直刺安德麗娜面前的地面。

噗!

一聲極細微的爆裂聲,然而安德麗娜面前的地面,卻毫無徵兆地炸開,揚起一蓬灰塵,把猝不及防的安德麗娜籠罩。

「咳咳咳1

待灰塵散盡,安德麗娜完全變成一個灰人,渾身髒兮兮,哪裡還看得出半點國色天香?

安德麗娜一開始沒有反應過來,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明白唐天的意圖。

只是……手段不能溫柔點嗎?

安德麗娜緊緊咬住嘴唇,沒有吭聲,她知道自己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只是,唐天這個動作,把她心中剛剛升起的那縷異樣情愫瞬間擊得粉碎。

認清現實吧,安德麗娜。

夜色籠罩仙女城,城內雖然也會看到巡邏的武者,但是比起城外的守衛反而要松得多。這裡到底是仙女城最繁華的城市,無數富商和實權人物的聚集地。巴夫有人撐腰,也不敢太亂來。

別看他頂著座前第一武者的名頭,但他很清楚,在仙女城能夠擊敗他的武者,超碼有五人之多。這些強者都隱藏在各大家族的深門內院之中,不到生死關頭,他們是絕不會出現。

這些人代表著仙女座的各族,仙女座之主阿思黛亦非常顧忌,現在的齊山,同樣顧忌。

這個時候犯眾怒,齊山大人會第一個殺了他以平眾怒。

夜晚的西水街燈火輝煌,各式高樓亭台,層層疊疊,方寸之地,天工之巧,雕龍刻鳳,葉花草木,極盡豪奢。店鋪一眼望不到盡頭,只見那燈若繁星,臨街靠水,人流如梭,熙熙攘攘,好不熱鬧。

便是唐天,見到這般場景,也不由生出幾分興趣。

他沒想到,在仙女座這般偏僻之地,竟然也有這麼繁華的地方。而且,仙女城的富庶,也出乎他的意料。他可不是那個什麼都不懂的「神經病少年」,在眼前這繁華的街道下,他彷彿看到數目驚人的金錢在流淌。

無論做什麼事情,錢永遠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看來,自己需要認真一點。

唐天若有所思,冷若冰霜的眸子,宛如星辰。

翁林商會位於西水街的東側,大門掩於蒼天的古樹之下,青岩牆,榆木門,十分樸素,迥異於前面見過的那些塗彩描金的庭院。若非門前掛著一張木牌,上面寫著「翁林商會」四個字,兩人肯定不會注意到這家。

安德麗娜走到門前,她看了一眼唐天,見到唐天沒有說話的意思,便一咬牙,敲了敲門。

「誰啊?」

一個蒼老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

吱呀,木門緩緩打開,露出一張滿是皺紋的臉。

安德麗娜敢保證自己絕對沒有見過此人,但是此時已經容不得她退縮:「我父親讓我來這裡求助。」

老者仔細辨認了安德麗娜一會,臉上露出驚喜之色,壓低聲音道:「快進來1

安德麗娜連忙進門。

老者迅速關上門,可是一轉身,發現安德麗娜身邊有一位渾身籠罩在黑焰之中的男子,頓時臉色大變。

自己竟然沒有半點察覺!

他的臉色很快恢復平靜,心中翻過許多疑問,但是還是忍不住驚喜道:「安德麗娜小姐,您沒事就好!主人聽到消息,想去找您,可是你已經出城了1

「這位先生救了我。」安德麗娜察覺到老者的疑惑,她盈盈行禮:「我父親曾對我說,如果遇到危險,到貴商會來求助。」

「沒錯。」另一個渾厚的聲音響起,一位魁梧的大漢,出現在台階上。

他眯著眼睛,牢牢鎖定唐天。

**********************************************************************

感謝KAKA小土同學和逍遙老四同學兩位盟主,兩個三更只能先欠著。

今天一天的經歷實在豐富,和邪月阿姨吃飯之後,電腦的硬碟出了問題,然後它又神奇地好了。最近搬進裝修好的新家了,但是一堆問題,焦頭爛額。開發商送的太陽能漏水、高樓水壓不夠需要裝增壓泵、地暖有個房間不熱等等。

太久沒有打理過這些瑣碎的事情,大家保佑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