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五十九節西水街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11-24 05:11  |  字數:3849字

明月等待半晌,廂車沒有半點動靜,她臉色微變,驀地素腕一抖,劍光如雪,廂車轟然從中一分為二,只是那廂車底端空無一物。

明月凝視良久,片刻卻忽然抿嘴一笑。

遇到一位厲害的對手了呢,在齊山眼皮底下潛入車底,實力強悍,膽子也大,沒想到仙女座藏龍卧虎。對這次的仙女座之行,她忽然有些期待。

在距離明月約七十丈遠濃密的樹葉中,渾身包裹著火焰的唐天,就像幽靈般無聲地立在那,靜靜地看著明月出劍。

這名神秘的女人讓他感到警惕,對方竟然能夠察覺到他靠近,要麼實力比齊山更強,要麼就是修鍊了特殊的武技。若不是他的動作利索,又小心謹慎,就要被對方撞破。

而且那一劍……很特別……

如果是平時,他對這樣一位強大而特別的女人,還有幾分好奇,說不得交手一二。

可他只有十五天的時間,沒時間浪費在一個陌生的女人身上,哪怕她再強大再漂亮。

唐天提著被他敲昏的安德麗娜,悄無聲息地離開。

安德麗娜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個胡同。她茫然地睜開眼睛,看著陌生的環境,她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只是睡了一覺,腦海中那些可怕的事情,其實只是一場夢。

那就太好了……

她鬆一口氣,忽然,眼角的餘光瞥見一抹黑影,她的身體一僵。

那不是夢境!

安德麗娜能夠在仙女座繼承人排第三位,靠的可不是臉蛋,她深吸一口氣,表情恢復平靜。對方沒有提醒就直接打暈了自己,這種粗暴的態度,透露了不少信息,起碼對方絕非父親派來救自己的。

不要讓對方失去耐心,不要讓對方覺得自己是累贅。

安德麗娜四下打量了一眼,眼前一亮:「這是下街胡同,我們朝那邊走。」

她試探地看了一眼唐天,見唐天沒有反對,便鼓起勇氣朝胡同口走去。走出幾步,她情不自禁回頭向後看,看到唐天跟在身後,心裡才鬆一口氣。

稍稍放鬆下來,她的腦子轉得更快。這位神秘劍客的實力,真是深不可測,她實在想不出來,在那麼森嚴的守衛下,他是怎麼帶著自己潛入城內的。

她注意到胡同旁晾曬的衣裳,眼前一亮,她這一身出去,太扎眼,必需要偽裝一下才行。

「我去換套衣服。」

安德麗娜低聲朝唐天道,便悄然翻牆而入。唐天掃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欣賞之色。他對花瓶沒有任何好感,沒有腦子的花腦對他的計劃沒有半點用處。他的時間很少,只有十五天,哪怕他在這十五天做得再多,也絕對不可能完成整個計劃。

他可不相信齊山會是傻瓜。

剩下的計劃需要安德麗娜自己去完成,純粹的花瓶,在這樣的漩渦之中,必然會被扯得支離破碎。註定失敗的結局,完全沒有開始的必要。

到目前為止,安德麗娜的表現,讓他基本滿意。

安德麗娜小心地讓自己的動作不要發出聲音,她把掛著的衣服取了下來,掃了一眼四周,便跑到一個角落去換衣服。在這裡並不會讓對方看到,她到底是個不到二十歲的女孩子,這個時候考慮避開唐天的視線,完全是本能。

角落黑漆漆,這家人似乎不在家,沒有聲音。

她雙手摸向後背,長裙的扣子在後背。細而韌的絲帶,打成複雜的結,從排扣中穿過。為了讓長裙更加彭松立體,在裙底加了許多柔韌的骨架,它的重量很重。想要穿在身上而不掉下來,必需系得很緊才行。平日里,她都是僕人來替她穿上和解開的,此時自己在後面摸了半天,沒想到絲帶卻有如一團亂麻。這些絲帶由霞光蠶所吐的絲編織而成,極其堅韌,刀劍難傷。

她手忙腳亂。

忽然,眼前一暗,一道幽黑的身影,出現在她面前。

不用說,安德麗娜也知道對方不滿自己耽誤時間,她漲紅了臉解釋:「我……我解不開背上的絲帶。」

「轉過去。」唐天的聲音沒有半點溫度。

安德麗娜的臉愈發紅了,她蚊蚋兩聲,卻沒有吭聲,轉過身子。他要幫自己解裙子嗎?真是羞死人了!但是她緊咬嘴唇,竭力讓自己沒有出聲。

嘶。

微不可察的聲音從她背後響起,她只覺得後背一涼,沉重的長裙,一下子掉在地上。

她的身體一僵。

冰冷的空氣,刺激著她柔膩的皮膚浮起一層細細的小疙瘩。失去長裙的保護,她的身體暴露在空氣中,周身空蕩蕩被寒冷空氣包裹,那麼一瞬間,她大腦一片空白。

她從來沒有在任何一名男性面前暴露過自己的身體。

唐天面無表情地收起細刺劍,安德麗娜長裙的後背,從上到下,一分為二。解裙扣?這樣的事情,他沒有學過。

完全裸露的後背,能夠看到得出來,身材絕佳。皮膚尤其細膩,光滑如凝脂,一抹羞紅沿著雪白的身體蔓延擴散。

安德麗娜緊緊抱著胸前,不知所措。

「臀形不錯。」

唐天淡淡地點評鑒定,轉身離開。

他靜靜立在牆頭,卻恰好讓身體位於房檐投下的陰影之中,這裡能夠把整個胡同盡收眼底。他知道的東西,遠比「他」更多,有的時候,他也羨慕另一個「自己」的天真和無憂無慮。那種能夠把所有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能力,大概堪比最強的無雙武技吧。

你還是晚些知道吧。

唐天默默地想。

安德麗娜從裡面出來,她換成普通平民的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