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五十八節入城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 「多謝齊先生,廂車留著即可。」 「明月小姐注意安全。」齊山叮囑道,忽然他啞然失笑:「看我說得,以明月小姐的實力,想打明月小姐的主意,只怕得聖域親至才行。」 明月朝齊山盈盈一禮:「明...

安德麗娜的目光始終落在唐天身上,她到現在為止,對他的情況一無所,他是誰?來自哪裡?為什麼救她?她一點都不知道。

對方的臉始終籠罩在黑色的火焰面具之中,渾身也罩得嚴嚴實實,她看不出半點來歷,對方也沒有半點取下面具的想法。

但是從對方的坐姿來看,安德麗娜看出一絲端倪,對方一定受過良好的教育。哪怕席地而坐,他也是挑了一塊乾淨的岩石,坐姿端正。而不像那些雇傭的武者,鬆鬆垮垮隨意坐著。

從救下自己,到現在,對方沒有和她說一句話。

安德麗娜鼓起勇氣:「請問,您是誰?為什麼救我?」

唐天沒有理她,他在思考,十五天的時間,足夠自己在這件事中扮演什麼角色。對他而言,時間才是一切,他不想打亂那個「自己」的計劃。雖然「他」的智商不高,但是橫衝直撞,卻也闖出一片天地。

十五天的時間剛剛好。

離開的時候,他仔細觀察過,凌旭和鶴這次的入定,大概也需要十五天左右。這對他來說,非常關鍵。他要淡化自己這十五天,對另一個「自己」產和的影響,尤其是「他」的同伴。

他比「他」更加了解這些同伴的價值,這也是他選擇蟄伏的一個重要原因。在這一點上,「他」比自己做得更加出色。

「把你嫁給鄒寧的命令是阿思黛親自下令的?」

冰冷而沙啞的聲音忽然響起,安德麗娜嚇一跳,下意識地回答:「是。」

阿思黛是仙女座之主,執掌仙女座多年。

「她面對面對你下令的?」

安德麗娜冰雪聰明,一聽唐天的話,頓時明白過來,思索片刻,霍然而驚:「不是,主上深居簡出,平日極少外出,我們都很難看到她。這次的命令,是通過哈默長老和阿里夫人傳出的。

「哈默長老和阿里夫人?」

「哈默長老是首席長老,阿里夫人是主上的妹妹,他們倆人是主上最信任的事。仙女宮只有他們能夠隨意進出。」安德麗娜臉色有些蒼白:「可是,那一定是主上的命令,因為這個命令是用星力下達的。」

每一位星座之主,掌握著聖寶,就可以隨意抽取星座的力量,來記錄聲音和影像。因為只有掌握聖寶的星座之主,才能夠做到這一步,所以往往被許多星座之主用來傳遞命令。

星座之主可以假冒,但是聖寶卻無法偽造。

但是,唐天的話,卻提醒了安德麗娜。安德麗娜仔細回憶,頓時發現許多可疑的疑點。像這樣的事情,主上怎麼也不會如此輕率。

難道……

一個可怕的猜測從她的腦海中浮現。

「為什麼是我?」

她的臉色更加蒼白,聲音都有些哆嗦。

「為什麼是你?」唐天反問,他的語氣冰冷得沒有一絲溫度,沒有任何同情,也沒有任何關切,像一根鋒利的冰棱,刺進安德麗娜的心中。

安德麗娜的嘴唇哆嗦,美麗的深藍色眼睛中,儘是恐懼:「爸爸……他們的目標,是爸爸……」

「他是誰?」唐天問。

隱入恐慌的安德麗娜就像溺水者抓住唯一一根救命稻草:「我爸爸是塔頓!他是高原兵團團長,高原兵團是仙女座唯一的兵團!求求你,救救我父親1

「誰可以信賴?」

冰冷的聲音如刀,卻讓此時的安德麗娜冷靜下來。她本來就不笨,身處宮廷,對各種陰謀耳濡目染,一旦冷靜下來,腦子轉得飛快。現在最重要的是把消息傳給父親!如果對方是有預謀的,那麼自己身邊的熟人,一定都會被人盯著。

忽然,安德麗娜想起一件事,激動道:「翁林商會,爸爸說,如果遇到危險,就去找翁林商會!翁林的總部在仙女城的西水街。」

仙女城是整個仙女座最中心的城市,是仙女座的樞紐,仙女宮便建在這裡。

當兩人靠近,才發現仙女城守衛森嚴,每個入口都有人把守,嚴格檢查。每個入城口都排起長隊,各種罵聲不絕於耳,但當巴夫出現時,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不見。

巴夫手上纏著繃帶,面色鐵青,兇狠暴戾的目光緩緩掃過,所有人都噤若寒蟬。

忽然,唐天注意到一輛廂車。

廂車上,一位少女長發披肩,白衣如雪,亭亭而立,氣質清冷,容顏絕美。而她身邊,一位氣質沉凝的青年,含笑而立。

之所以唐天會注意到這輛車,是因為在長長的排隊之中,只有這輛車毫無顧忌地前進。

唐天毫不猶豫把安德麗娜擊昏,提著昏迷的安德麗娜,悄然摸過去。很顯然,這輛車大有來頭,對他們來說,是絕佳的掩護。

「仙女座雖然只是一個小星座,但是仙女城的風景卻是相當不錯的。」齊山彬彬有禮,陪著佳人,語速不快,充滿懾人的力量,卻又不會令人反感:「仙女座在北天十九洲,最為穩定,因此本地的商業一直很繁榮。北天百分之九十的大商會,總部都會設在仙女城。這些商富,個個極盡豪奢,每家莊園都是美不勝收。仙女城是北天最美麗最繁華的城市。」

他宛如介紹自家的地盤,徐徐道來,溫暖而親和。

明月望了一眼森嚴的城門,有些訝異:「可是出事了?」

齊山渾然不意地笑了笑:「不在必意,交給他們處理吧。」

明月轉過臉龐,看著齊山。齊山身上上位者所特有的慵懶和自信,瞬間展露無疑,如同一隻雄獅懶洋洋地咧咧嘴。他身上始終洋溢著令人信服的力量,就彷彿沒有什麼事情能夠難得到他一般。強大,是他身上最明顯的氣質。

幾日的陪同,明月對齊山已經有相當的認知。哪怕心高氣傲的她,也不得不承認,齊山是她見過的最出色的男子。

「說得是呢。」明月忽然燦然一笑。

她這一笑,綻放的風情和美麗,讓齊山不自主地出現片刻失神。但他很快反應過來,卻沒有閃躲,而是大大方方贊道:「明月小姐的笑容,是我見過的這個世界最美麗的傑作。」

明月沒有回應,她的目光投向遠處,有些出神。

齊山半點也不惱,而是大方地欣賞明月絕美無暇的側臉。剛才雖然被明月的美貌吸引,卻沒有讓他失去理智,他開始思考起來。明月並非花瓶,無論是她的個人能力,還有她身後深不可測的背景,都是極強大的臂助。

若是能夠得到明月,價值比起十個仙女座,都要大得多。

他之前聽說,好像葉家和其有幾分淵源,但是現在看來,明月顯然對葉朝歌不滿意,對自己來說,這是一個機會。

他決定這幾天,多花些時間在明月小姐身上。齊山充滿自信,無論相貌、家世、實力,他都是上上之選,放眼整個天路,比他更強的不是沒有,但也不多。

巴夫看到齊山,連忙諂媚地湊了過來。

「傷勢如何?可要緊?我這有瓶傷葯,你且拿去。」齊山沒有對巴夫拿什麼架子,一臉關切,丟了瓶傷葯給他。

巴夫感激涕零,連忙道:「沒事沒事!大人放心!大人請入城1

明月看得暗自點頭,齊山出身高貴,卻並無驕橫之氣,這點難能可貴。

齊山笑了笑,也不打擾巴夫檢查,徑直入城。

「住的地方已經準備好了,在明月園。」齊山笑道:「這是一家商會會長的住處,布置得很不錯,名字也合適無比,明月小姐別嫌棄。」

「齊先生的心意我領了。」明月身體前傾致謝,語氣淡然道:「明月修行未夠,喜歡安靜與自然相處,還請齊先生幫我找一處僻靜山野。」

齊山沉吟道:「是我思慮不周。僻靜之處的話,在城西有一座山,名為牛首山,風景不錯,遊人也少,倒是個不錯的地方。」

「有勞齊先生了。」明月致謝。

齊山擺擺手:「明月小姐太客氣了。」

牛首山沒有多遠,須臾便到,落在山頂。明月見此處可以俯瞰仙女城,風景絕佳,空氣清新,臉上不由露出滿意的笑容。

「多謝齊先生,廂車留著即可。」

「明月小姐注意安全。」齊山叮囑道,忽然他啞然失笑:「看我說得,以明月小姐的實力,想打明月小姐的主意,只怕得聖域親至才行。」

明月朝齊山盈盈一禮:「明月十分感謝齊兄的招待。」

這一聲「齊兄」說得齊山心花怒放,強忍心中喜意:「明妹對我無需如此客氣,我走了,就不打擾明妹清靜了。」

說完,他便招呼所有人離開,還專門吩咐屬下,守在山腳下,攔住遊人上山。

齊山眼中的愛慕之意,明月盡收眼底,但是如此乾脆利落地說走就走,倒更讓她欣賞。永仙中比起齊山,遜色許多。她有些好奇,齊山已經如此出色,但在光明武會的年輕人之中,不過排第三。那第一名和第二名,又有多出色呢?

光明武會的底蘊,比自己想象得更加出色呢。

不過……明月的眼神,陡然變冷,悠悠開口。

「車下的朋友,還請自己出來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