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五十七節出手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不發,沒有刻意隱藏自己的身形。 哪怕在他身後,安德麗娜也能夠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上自然流露出來的安靜,是絕對的自信么? 她心中升起幾分希望,但她聰明得沒有開口。她對此人一無所知,那就少說...

唐天置若罔聞。

排名第三位的繼承人,有點意思,這是唐天動手的唯一原因。

幾乎每個星座的星座之主,都會指定幾位繼承人。明爭暗鬥自然少不了,但是對於一個星座來說,保證星座傳承的延續,永遠是排在第一位。

因為選定的繼承者往往是少年,他的未來成就如何,再英明的星座之主,都無法保證自己的目光沒有偏差。多幾個作為候選,再從裡面挑最優秀者,這是天路各星座通行的做法。候選者之間的競爭,是星座之主樂見其成的。若是喜愛其中的一位,自然免不了照顧一二,但同樣,若是在關照之下,亦比不上別人,那就沒有辦法了。

而且,除了需要得到星座各大實權家族的認可,還需要得到聖寶的認可。得到聖寶的認可,意味著星座所代表的傳承,才能夠延續下去。

兩個條件,前者不是唯一,而後者才是真正的關鍵。

第三位已經是一個相當高的排位,也就是說,如果前面兩位殞落,或者未來的成長沒有達到預期,那繼承權可能就落在眼前這個金髮美女身上。

一般來說,這樣的人在任何一個星座,地位都極高。第三位的排位,說明她的實力和天賦,都相當出色,比她出色的候選者只有兩人。實力強大的星座,比如黃道十二宮,他們的繼承者的前十位都會受到保護。稍小些的星座,往往都會把排位前五的繼承者,視為重點保護對象。

這個世界充滿無數意外,五位繼承者只不過堪堪保證傳承能夠延續下去,但是排位的差別,往往意味著實力上的差距。星座之主的實力,對於任何一個星座來說,都是最重要的。如果新任的星座之主,實力下滑,那星座的實力必然下滑。

這是任何一位星座之主最不願意看到。

排位第三的繼承者,會嫁給齊山的一名手下?若非親眼所見,唐天絕對不會相信。齊山在光明武會的年輕人排名第三,前途廣大,但是在光明武會,齊山遠遠談不上實權人物。

實際上,他的地位和安德麗娜沒有任何區別,同樣是繼承候選人。

繼承者如果能一舉登上星座之主的寶位,那自然獨掌乾坤。可寶座只有一個,剩下的繼承者,自然只能黯淡收常繼承者的地位崇高受保護,但是往往並不掌握實權。

齊山因為家族的緣故,從小被培養獨擋一面。他距離光明武會的真正高層長老,還有著極大的差距,人脈、資歷和實力,都沒法比。和平時期,所謂後起之秀,想要真正的掌權,同樣需要一步步熬。

仙女座只是北天十九洲之一,放眼天路,不過偏僻荒野的一個小諸侯。

再小的諸侯,也是諸侯。

光明武會的武力自然可以碾壓仙女座,但它絕不會那麼做。再小的諸侯也是他們拉攏的對象,這樣肆意的侮辱,對光明武會沒有任何好處,只會引起小諸侯的憤怒。

如果情況正常的話,如此沒錯。

但是很顯然,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切,一點也不正常。

雖然這些人打著仙女座之主的命令,但是唐天一點也不相信。星座之主是有尊嚴和底線的,除非到了星座生死存亡的時候,他是絕不會用繼承者去做交易的籌碼。

眼前這反常的一幕,便透露出許多的信息。

要麼是仙女座已經瀕臨絕境,要麼是,這些人根本就沒有所謂主上的命令。無論是哪一種,都有些耐人尋味。

光明武會不正在和獅子座僵持嗎?還有餘力跑到這裡搞風搞雨……

幾乎一瞬間,唐天便從紛亂的信息中,看到那個若隱若現的漩渦。

剩下的唯一問題便是,仙女座值不值得自己出手?他的心神沒有半點波瀾,冷靜無比。略一權衡,他便發現仙女座的特別之處。

仙女座是北天十九洲傳統諸強之一。由於仙女座的聖寶只認可女子,所以歷代主人都是女子。仙女座聖寶便是著名的,它的威力在北天十九洲的聖寶之中,並不算最強。但因為傳承穩定,歷代星座之主都相當穩重,代代積累,反而成為北天十九洲的最強的幾個勢力之一。

仙女座的治安,在北天十九洲最好,民眾的生活一直非常穩定,歷代星座之主都深受民眾的擁戴。

仙女座不是北天最強星座,但卻是北天十九洲少有的常青樹之一,一代代經營的積累,讓他們在北天十九洲擁有極其深厚的人脈。而且仙女座從來沒有攻擊其他星座的歷史,歷代星座之主亦是典型的溫和派,在北天十九洲的口碑極佳。

因此在北天十九洲,有一批小星座,唯仙女座馬首是瞻。

這是一個機會。

沒有任何猶豫,意識到這一點的唐天悍然出手。

不過那一劍僅僅刺穿巴夫的手掌,讓他有點意外。出人意料的是,唐天並沒有趁勢進攻,而是靜靜地立在安德麗娜面前。

安德麗娜完全嚇傻了,那如同蛇蠍的一劍,讓她失去所有的勇氣。身為仙女座排位第三的繼承人,她並非溫室里的花朵,她有實戰經驗,手刃過的敵人亦不止一個。哪怕剛才對著凶名赫赫的巴夫,她亦沒有半點退縮。

可是她從未見過這樣充滿了黑暗氣息的劍法。

它不應該存在陽光下,而應該在黑暗之中無聲無息刺穿敵人的喉嚨。

她到底不是一個花瓶,她努力剋制自己心中的恐懼,不讓它蔓延。

鎮定下來……鎮定下來……安德麗娜,你一定行的!

她在心中一遍遍地自我催眠,終於她的氣息,平順下來,心中的恐懼稍淡了一些。她鼓起勇氣,仔細打量起面前的男子。

黑夜。

安德麗娜腦海中不自主跳出這個詞,面前的男子,渾身被黑色的火焰緊緊包裹。他的身形頎長,體型並不厚實,卻相當勻稱,身體挺得很直,直得就像標槍一般。

這讓安德麗娜感覺很怪異,在她的印象中,那些行走在黑暗之中的刺客,他們喜歡時刻微弓著腰,隨時讓自己處在戒備狀態。他們會努力讓別人忽視他們的存在,但是面前此人卻不是。

他安靜地提劍而立,一言不發,沒有刻意隱藏自己的身形。

哪怕在他身後,安德麗娜也能夠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上自然流露出來的安靜,是絕對的自信么?

她心中升起幾分希望,但她聰明得沒有開口。她對此人一無所知,那就少說話,少說少錯。胡言亂語惹怒了對方,反而會壞事。

「不知閣下是哪位?」鄒寧神色平靜,只有眼睛有些陰鷙。

「齊山的野心太大了。」沙啞的聲音從黑焰披風中傳出來,他的聲音中,透著難言的冰冷。

鄒寧感覺到危險的貓,身體弓了起來,眯著眼睛緊緊盯著唐天,冷冷道:「你到底是誰?」

對方的話裡有話,彷彿意有所指,不過鄒寧性格謹慎,十分小心。

「我要殺了你1

巴夫狠狠咆哮,他早就怒不可遏,他右掌鮮血淋漓,剛才唐天那一劍,徹底洞穿他的手掌。更讓他恐懼的是,一縷陰柔的真力滲入他的手掌,無論他如何催動真力,都無法把這縷飄忽的真力排出體內。

正因為那縷詭異的真力搞鬼,他的手掌血流不止。

「巴夫,主上對你很失望。」忽然,冰冷的聲音從黑色火焰中傳出來。

主上……

巴夫的身體一僵,眼睛里露出一絲駭然之色。

難道……

「巴將軍!別上當1鄒寧急聲道。

黑色火焰面具後面,那張沉靜的臉龐,嘴角扯出一道微不可察的弧線。巴夫剛才神色,唐天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留在這裡這麼久,就是想從對方這裡得到更多的信息。

他已經得到了。

「殺了他1巴夫猛然醒悟,厲色下令。

周圍的護衛如夢初醒,怒吼連連如同潮水般朝唐天撲去。然而,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包圍圈中的細刺劍客和安德麗娜,憑空消失不見。

「休想逃1

鄒寧怒吼聲在空中響起,他在唐天消失的瞬間,便反應過來。手中一道銀光,猶如銀蛇出洞,朝空中激射而去。

叮!

細刺劍劍尖準確無誤地刺中的他銀鞭。

一股詭異的真力從銀鞭鑽入鄒寧體內,鄒寧臉色大變,怪叫一聲,鬆開手掌,整個人拚命倒飛。

寶器之一的,竟然在對方一劍之下,化作齏粉!

所有目睹這一幕的武者無不駭然失色,那些原本打算衝上來的武者,倉皇後退。正欲撲上來的巴夫腳就像釘子一樣釘在地上,他抬起的臉龐,驚駭絕倫。

他這些天見過鄒寧的,牧夫座只不過是北天級而已,但是這根銀鞭,卻是罕見的寶器。而且鄒寧在上面花費的功夫極深,用光明武會的秘技不斷淬鍊,曠日持久,它已經開始有些泛金色。

再有個兩三年的時間,它就能夠完成真正的蛻變,一躍成為黃金秘寶。

可是這樣厲害的秘寶,竟然毀於對方一劍之下。

這一劍的威力,該厲害到什麼地步?

所有人一不敢動,眼睜睜地看著對方提著安德麗娜,宛如閑庭信步,消失在他們的視野之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