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五十五節超級七階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凈。虛空暗炎彷彿無窮無盡,不斷湧入丹田,轉眼間丹田便已經滿了。 唐天的丹田壁開始一點點被虛空暗炎燒化,而虛空暗炎依然在源源不斷地湧入,越積越暗炎,便推著丹田壁緩緩向外擴。唐天的丹田就像一個被緩...

啪啪!

丹田上方的虛空暗炎和冰藍心同時破碎,消失不見。

唐天心神劇震,丹田內的虛空暗炎和冰藍心源於他的血脈,和他有著極密切的聯繫。只見三十六道螺旋勁忽然一頭扎進唐天的丹田。

丹田如湖,三十六道螺旋勁在丹田內沿著一個方向遊動。

唐天有些看不明白,但是有一點是絕無問題,那就是上天梯。只有再結一層丹田,自己才能踏入一個全新的領域。

第八階!

有什麼辦法才能結成第八層丹田呢?

唐天定下心來,仔細地思考。他的心法早就混亂不堪,因為之前他體內的力量過於複雜。但是如今他體內的其他力量一掃而空,只剩下三十六道螺旋勁!

他本以為,剛才那麼多的能量吸納之後,一定可以升階。沒有想到卻生出三十六道螺旋勁,這令唐天感到意外。

但是,唐天卻感受到好處。

這三十六道螺旋勁不僅與他的心神相通,而且極其凝鍊,遠超過他如今的真力。

或許自己可以在螺旋勁上打點主意……

似乎感受唐天的想法,丹田內的螺旋勁越游越快,漸漸,一個漩渦在丹田內生出。丹田內生出一股強大的吸力原本沿著經脈緩緩推進的虛空暗炎速度大增。

唐天的表情頓時再度扭曲。

唐天的經脈都被虛空暗炎滲透淬鍊,它們迅速變得透明,原本在恢復縮小的經脈,重新被撐開。粗大的管徑,薄而透明管壁,這是唐天現在的經脈。

虛空暗炎經過一個完整的周天,終於抵達丹田。

洶湧的火柱,一頭扎入丹田之內。

唐天的身體僵住,他大腦一片空白,失去所有的意識。

丹田內的真力,瞬間被蒸騰乾淨,再被飛起的螺旋勁吞噬乾淨。虛空暗炎彷彿無窮無盡,不斷湧入丹田,轉眼間丹田便已經滿了。

唐天的丹田壁開始一點點被虛空暗炎燒化,而虛空暗炎依然在源源不斷地湧入,越積越暗炎,便推著丹田壁緩緩向外擴。唐天的丹田就像一個被緩緩吹氣的氣球,越來越大。

丹田越來越大,丹田壁越來越薄,回來神來的唐天臉色大變。

再這麼下去,自己的丹田就會被硬生生撐破!

前腳剛送走一匹惡狼,又迎來一頭猛虎,唐天簡直欲哭無淚。

怎麼辦怎麼辦?

唐天一咬牙,只能向下疏導了。

三十道螺旋勁一頭往下扎,進入下方的六階丹田池,開始引導虛空暗炎進入。虛空暗炎進入唐天的第六階丹田池,讓情勢稍稍好轉。但是六階丹田池本身就比七階丹田池小得多,很快它就被填滿。

被填滿之後,六階丹田池也開始被吹脹。

「喂喂喂!獄海爺爺,差不多了,差不多了1唐天的語氣儘是討好,那模樣就好像恨不得卑躬屈膝。唐天心中淚流滿面,他不是不想卑躬屈膝啊,可尼瑪連卑躬屈膝的機會都沒有啊!

手中的聖劍獄海沒有半點反應。

六階丹田池被吹大到極致,無奈之下,唐天只好繼續往下疏導。

唐天終於明白什麼叫做飲鳥止渴……

這個時候可沒有人糾正他的是飲鳩止渴。

人生大起大落得太快啊,唐天心中悲愴,自己的天路,就像一根黑色的繩子,串著一顆顆黑色的珠子。咦,唐天忽然發現,相鄰丹田池之間的大小差距,縮小了許多。低階丹田池容納的虛空暗炎,比唐天想象得要多得多,它們也變大的幅度,比七階丹田池要更大。

這個奇異的現象,引起唐天的注意。

難道……低階丹田池其實有很大的潛力?

以前,無論哪一篇心法,都會有個明顯的特點,境界每上升一層,丹田池的空間往往是十倍以上的增長,這才導致每一階武者之間巨大的鴻溝。但是眼前的結果,卻讓唐天意識到,他認為理所當然的常識,很有可能是不對的。

或者,自己這種才是特殊情況?

唐天已經忘了危險,他的腦子開始神遊物外。很快,他覺得自己這種並不是個例,虛空暗炎雖然古怪,但確實可以試出每個丹田池的潛力。

沒錯,唐天認為撐大的部分,就是丹田池的潛力。每當丹田池被撐大到臨界點時,螺旋勁便會察覺到危險,自發地進入低一層丹田池。

唐天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況,他少得可憐的知識里並沒有眼前這幕相關的內容。但是他再蠢,也明白自己到了一個緊要的關頭,生死就在一線間。他絞盡腦汁,開始一點點地去想。

現在體內最大的問題是虛空暗炎,虛空暗炎是從哪裡來的?是從聖劍獄海里來的,對,沒錯!唐天眼前一亮,他覺得自己找到問題的所在。

聖劍獄海!

他重新去瀏覽腦子裡那些陌生的劍法。現在他對這些突然出現在他腦海的東西感情很複雜,一開始他很排斥和抗拒,而之後聖劍獄海救了他一命,但是緊接著它又把唐天推到懸崖邊。

這個混蛋!

召喚了聖劍獄海之後,該怎麼辦?唐天一目十行,在陌生的劍法中尋找破局的關鍵。

唐天在拚命地尋找辦法,卻忽略了虛空暗炎的進度,虛空暗炎已經抵達唐天最低一階的丹田池,亦把它撐到臨界點。

唐天手中的聖劍獄海忽然一震。

唐天體內如同海洋般的虛空暗炎一震,咚,已經支撐到極點的唐天,終於失去意識。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唐天的身體並沒有爆裂。

安靜片刻,唐天的眼睛緩緩睜開,可怕的瞳孔,一片灰白,他的嘴角浮現一抹冰冷的笑容。他輕撫著獄海劍的劍身,輕聲呢喃:「謝謝。」

哪怕這聲呢喃,亦是冰冷徹骨。

獄海劍在他手中嗡鳴,極其愉悅。

「白痴也有白痴的好處,忍耐力還是不錯。」

冰冷的聲音如同刀鋒在空中劃過,森寒逼人。

唐天體內暴虐的虛空暗炎變得馴服無比,他注意到體內的狀況,有些意外。每一個丹田池,都被拓寬到極致,再晚半步,等待他的命運就是爆體而亡。

這需要極大的勇氣和忍耐力。

眼下這些付出,產生驚人的價值,收穫豐碩。

但是唐天冰冷的心,依然產生一絲悸動,如果自己出來得晚半步,就要被那個白痴玩壞了。哪怕他早就有收拾殘局的覺悟,可是他討厭危險。

體內的虛空暗炎迅速地被聖劍獄海抽走,唐天體內的消失一空,留下一個個被撐大的丹田池。

原來的丹田池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落如蟬翼晶瑩透明的丹田池壁。新的丹田壁,經過虛空暗炎的淬鍊,是結晶化的真力。一般的手段,絕對無法在七階的時候,讓唐天真力結晶。

七階才剛剛讓真力液化。

擁有晶壁的丹田,容量大增,少的擴大了五六倍,多的擴大了十倍左右。

唐天的實力突飛猛進,沒有一個人七階的真力能夠與他相比,唐天如今所有的丹田,能夠容納的真力,比之一般的八階丹田,亦要強大許多。

超級七階么?

唐天有些意外。

也算傻人有傻福吧。

他瞥了一眼渾身顫動的鶴和凌旭,絲毫沒有出手相助的意思,他提著狹長的獄海劍,目光投向航道的深處。

他身形陡然一動,如同一道利箭,投向前方深處。

若是鶴和凌旭此時清醒,一定會驚駭莫名,唐天表現出來的速度,幾乎是以前的三倍。而且,輕功並不是藏風步!

唐天沿著通道毫不停留地向前飛掠。

忽然一團黑影朝他撲來,勢若閃電。

唐天身形動也未落,手腕輕顫,長長的獄海劍,劃出一道極淡的劍影,黑影連慘叫都來不及發了,便身首分離!

這團黑影赫然是一隻星魂獸,而且已經達到八階。

血腥味立即在通道內瀰漫開來,一頭頭星魂獸從陰影中露出身影。這裡能量濃度極高,而且封閉許多,無人打擾,很容易滋生出一些星魂獸。

唐天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速度絲毫不減,徑直朝前衝去。

星魂獸頓時被激怒,它們靈智已開,唐天赤裸裸的輕視,立即捅了馬蜂窩。無數道身影,轟然齊齊朝唐天撲來。

唐天的速度半點不減,手中筆直狹長的獄海劍倏地直指前方,就像騎士端平的騎槍。

腳下驟然發力,身影驟然在原地消失。

幾乎同時,他衝進星魂獸群之中,前傾的身影幾乎和地面呈三十度。

鋒銳無比的劍芒,從平端的獄海劍兩側劍鋒噴涌而出。

接下來的一幕壯觀得駭人。

唐天所過之處,星魂獸整齊劃一地被一把無形的利刃攔腰斬斷,沒有一隻星魂獸抵擋住,亦沒有一隻星魂獸能夠逃出生天。

震天響的星魂獸怒吼聲戛然而止,漫天的黑影一掃而空。

唐天神情如常,沒有一絲動容,就好像他剛才做的不過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上百隻星魂獸,沒有拖延唐天步伐半分。鮮血灑滿整個通道,噴涌得到處都是,濃重的血腥味讓人嗆鼻,唐天身上卻是一滴鮮血未沾。

他看也不看滿地的屍體,消失在通道前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