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五十四節螺旋勁之變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11-18 23:33  |  字數:3645字

聖劍獄海。

靜靜地漂浮在虛空,安靜有若處子。通體漆黑如墨,巴掌寬的劍身,卻有兩米五長,筆直沒有一絲弧度,超過三十厘米的劍柄,足夠成年男子雙手握劍。最奇特之處,沒有護手,讓它看上去充滿兇狠的味道。

這是唐天第一次認真地觀察聖劍獄海。

好兇狠的劍!

唐天心裡暗自凜然,就彷彿自己面前飄浮的不是一把劍,而是一隻無名凶獸安靜地蟄伏,隨時可能暴起,擇人而噬。

若非叮鐺調查,巫王海對唐天來說,只是一個陌生的名字。哪怕現在,唐天對巫王海生平也不是很了解,唯一的印象大概就是這位前輩很厲害很剽悍大抵這類。

眼下並非緬懷和感慨的時候,唐天也顧不得其他,先把眼前這個坎過了再說。

去拿那把劍!

唐天腦海中剛剛跳出這個念頭,他愕然發現自己竟然一下子移到聖劍獄海面前。

顧不上驚奇,唐天欣喜若狂,毫不猶豫一把抓住獄海劍劍柄。

轟!

周圍的虛空,如同潮水般褪去。唐天愕然發現,自己在通道裡面,一旁的鶴和凌旭映入他的視野。兩人正在入定,狀況似乎也不好。

難道……是夢嗎?

唐天有些不確定,忽然他感到自己的手裡握著什麼東西,他連忙低頭。

這是……劍柄!

聖劍獄海的劍柄!

可是,唐天的手中只有劍柄,劍身完全消失見。唐天愣了愣,準備抓起劍柄看看怎麼回事,然而卻發現,劍柄紋絲不動,仿若嵌在空氣里。

難道……是需要拔劍?

唐天有些不確定,忽然體內一陣紙劇痛,他的身體一下子佝僂起來,體內的虛空暗炎微弱得幾乎完全要熄滅。

不好!

唐天臉色大變,情況危急,緊緊握著劍柄,用力往外拔。

劍柄紋絲不動。

該死!

唐天瞪大眼睛,怒吼一聲,用盡全身力氣,握著劍柄拚命往外拔。

「啊啊啊啊……」

唐天雙目通紅,全身肌肉賁起,體內的能量似乎也發現了獄海劍,洶湧的能量洪流轟然向劍柄灌入。

劍柄微微顫動,猶如一隻沉睡的凶獸被喚醒。

唐天感受到劍柄的鬆動,鼓起餘力,猛地向外拔。

滋滋滋。

像冰水澆在燒紅鐵塊上的聲音,聖劍獄海的劍身一點點被唐天從虛空中拔出來,濃郁的黑炎沿著劍身繚繞,灼燒的空氣。

唐天的身體如同爆炒豆子般不停抖動,體內的能量沿著他的手臂,一波波沖向劍柄。然後聖劍獄海內的虛空暗炎,遠非唐天體內的虛空暗炎可比。高度濃縮的能量還沒有碰到劍柄,就被煉化成一蓬蓬的霧氣。

唐天的手臂立即如同氣球般吹得脹起,針扎般的劇痛讓他險些握不住劍柄,但了他知道此時絕對不能鬆手,一鬆手,自己就完了。

這些能量的濃度太高,高到他根本無法吸收。一旦場面失控,自己的丹田破碎,到那時自己的身體會被能量燃燒成灰燼,連渣都不會剩下。

唐天怒目圓睜,咬牙切齒,面目猙獰扭曲,死命地握住劍柄。

他體內的螺旋勁,卻如同聞到腥味的鯊魚,沿著經脈拚命地游過來。但是唐天體內的經脈如今充斥著高壓縮的能量,螺旋勁前進的阻力很大,速度十分緩慢。

堅持住……唐天咬緊牙關。

螺旋勁緩慢而堅定地前進,當它們衝到唐天的手腕,頓時阻力一輕,它們在能量霧氣中歡快地游弋,瘋狂地吸收霧化的能量。

聖劍獄海一點點被唐天從虛空中抽出來,漆黑的劍身,散發著極度危險的氣息。若是唐天睜開眼睛,一定會驚訝地發現,通道殘餘的稀薄能量,如同施了定身法,停止流動。

虛空暗炎迅速佔據上風。

唐天體內肆虐的能量有如燒開的水,唐天渾身像煮熟了蝦一般通紅,紅得就像血液會隨時從皮膚上滲出來。

唐天體內的螺旋勁,已經達到十八道。

它們就像一群銀魚,閃閃發光,遊動極其靈活。

兩米半的劍身,摩擦著空氣,在可怕的滋滋聲中,一點點抽出。當劍尖脫離虛空的瞬間,通道內稀薄的能量,如同枯草般,轟然燃燒起來。

無聲的黑色火焰席捲整個通道,一瞬間,稀薄的藍霧消失不見,通道再也沒有半點能量。

唐天雙手無意識地握著聖劍獄海,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黑色的虛空暗炎緩慢而堅定地從唐天的手掌湧入經脈,它如同熾熱無比的黑色瀝青,所過之處,被灼燒的痛楚讓唐天大腦一片空白。

原本肆虐的能量,已經呈現不敵的跡象。

唐天被撐大的經脈,來不及收縮,就被虛空暗炎重新佔據。虛空暗炎以驚人的速度,淬鍊著唐天的經脈,唐天的經脈變得晶瑩剔透,看上去它變得更薄,但卻比以前更加堅韌。最重要的是,它比以前要粗壯得多。

螺旋勁就像被推動的魚群,順著虛空暗炎的推動,重新倒回去。

它們的數量從十八道,漲到二十四道,看上去頗為壯觀。只不過螺旋勁卻再也不是銀色,而是黑色,它們同樣吸收了大量的虛空暗炎。

鶴晶丹的能量,已經開始枯竭。

但是此時螺旋勁已經成長到三十六道。

三十六道螺旋勁彙集在一起,聲勢大為不同,它們高速旋轉前進,帶起一溜黑色的火焰。唐天此時已經開始恢復對身體的控制。局面終於控制下來,他不由鬆一口氣,雖然還殘餘一些能量,但是對唐天身體的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