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五十二節鶴晶丹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於兩人來說,什麼最難進步,那就是真力。哪怕如今唐天有賽雷根據古代能量屋製作的練功服,但是修鍊真力的進度,依然讓兩人不能滿意。要知道,練功服消耗星辰石的速度是極其可怕的,若不是唐天現在也算是小土豪,練功...

三人的出手頻率都極快。

凌旭的槍尖海自不消說,一出手就是一蓬槍雨。鶴的鋼劍亦是極快,劍隨身走,然而每一劍,幅度極小,如鶴喙捕食,快若閃電。

比起兩人,唐天亦毫不遜色。他的出招非常迅速,變招同樣奇快無比,但是若論出手,他比凌旭和鶴,並沒有太大的優勢。

但是他卻沖在最前方。

一般來說,捕捉和攻擊,中間會有一個時間差。而高手往往會把這個時點差壓縮到極點,那些以反應而見稱的高手甚至讓人難以察覺到這個時間差。

但是唐天卻沒有這個時間差。

他沒有一絲停頓,連一絲都沒有,沿途的攻擊行雲流水,一氣呵成。他的動作很簡潔,看不出半點花哨炫目,還帶著許多非常規的動作。他似乎對每一個光團的分佈早就瞭然於心,每個動作都是連消帶打,這無形中縮短了許多時間。

再加唐天並不慢的攻擊速度,效率自然非常驚人。

鶴很吃驚。

他把對風的領悟,融入之中,出劍之快,同階武者罕有敵手。若非凌旭修鍊的是槍尖海這樣純粹靠出手速度的武技,否則也不是他對手。

鶴的劍法已經登堂入室,逐漸成氣候。在幾人之中,他並不起眼,只是因為他的性格安靜不喜爭鬥,在唐天凌旭這樣的好戰份子光芒掩蓋下,稍顯黯淡。但是在葉朝歌身上留下傷口只有三個人,一個是唐天,一個兵,還有一個就是鶴。

凌旭好勝心切,一心想求勝,全力之赴,無力他顧。

鶴卻看得清清楚楚,唐天的攻擊方式,立即吸引了他。如此古怪的戰鬥,鶴也是第一次見到。唐天有的時候會漏過一些光團,但是唐天接下來必然會用一個古怪的動作,順帶著把這些漏網之魚給消滅掉。他也分不清楚,唐天到底是有心還是無意。

這就是為何唐天的攻擊看上去如此獨特的原因,若是步伐再踉蹌一點,唐天就像一個喝醉了酒的人一般。他前進的路線,完全沒有規律可循,忽左忽右,一會閑庭信步,一會連滾帶爬,完全令人琢磨不透。

鶴想了想,卻有些明白,那是直覺。

倘若有心,那就近乎棋奕。棋奕之道,最講究聰慧,以唐天的智商……

好吧,還是野獸般的直覺適合神經病少年。

不過,真是強悍的直覺啊!

鶴的心中愈發驚嘆,他生性冷靜,對於直覺,總心存一分懷疑。但是直覺強到這種地步,他亦覺得可怕。

真是一種蠻不講理的強悍啊!

唐天卻不知鶴在暗中觀察他,他沉浸在亢奮狀態,驚人的直覺,讓他的身體本能地作出反應,這種感覺奇妙極了。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前所未有的有力,前所未有的柔軟,前所未有的聽話,他幾乎可以隨心所欲地作出任何一個高難度的李動作。

他的動作愈發流暢舒展,漸漸有些體悟。

興奮狀態的直覺和冷靜狀態的直覺,果然完全不同埃興奮狀態的直覺,更多的是對身體的掌控,而冷靜狀態的直覺,卻側重在對環境的洞察。

唐天沉浸在這種奇妙的狀態。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前方豁然開朗,唐天立即從剛才的奇妙狀態中脫離。他茫然地回頭望了一眼,在他身後,一個筆直的通道。

他已經把整個通道鑿穿,整個通道看不到一個光團,全都是如同霧氣般的藍光。

唐天還在回味剛才的感覺,啪,一旁的光團驟然爆開,凌旭從藍光中穿出。唐天一下子反應過來,叉腰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小旭旭,我贏了1

青銅山羊背上,芽芽在一旁,叉著腰,挺著胸,一臉與有榮焉的得意模樣。它轉過臉看到青銅松鼠一臉獃滯,芽芽跳到松鼠身旁,抓起松鼠的尾巴拚命地搖晃,幫助唐天吶喊助威。

可憐的松鼠,被芽芽搖得像風雨飄搖中的小船,它臉上一臉茫然,搞不清狀況。

凌旭從藍光中跨出的時候,就看到唐天,臉色頓時奇差無比。再聽到唐天洋洋得意的炫耀,臉簡直黑得像鍋底。

鶴也完成,微笑道:「看來我是最後一名了。」

唐天耀武揚威了一會,想起剛才鶴所說的話,連忙問:「小鶴子,你不是說有什麼驚喜嗎?」

小鶴子……

鶴的笑容僵在臉上,他勉強笑道:「啊哈,是啊是埃」

凌旭雖然黑著臉,但眼角的餘光也不由瞥了過來,他對鶴說的「驚喜」也非常好奇,鶴可不是吹牛的人。

只見鶴取出一件銀色的仙鶴燈,這盞燈形如仙鶴,栩栩如生。

仙鶴的眼睛陡然亮起,殷紅的光芒,宛如突然活過來一般。

秘寶!

唐天和凌旭的眼睛睜得老大,兩人一眨不眨。

忽然一縷藍光朝仙鶴燈涌去,飛入鶴嘴之中。藍光不斷地被仙鶴燈吸入嘴裡,但相比整個通道的藍光,這只是一點點。

唐天一臉好奇:「咦,它會吸能量1

早就在等候反戈一擊的凌旭滿臉嘲諷冷哼:「白痴,這麼簡單的事,誰會看不到?」

「那輸給白痴的人是什麼?」唐天笑嘻嘻:「叫做白痴不如。」

凌旭暴怒,一躍而起,鐵槍直指唐天:「來吧,是男人就痛痛快快打一場1

鶴適時插了一句:「哦,你們可以多打幾場,時間來得及的,天鶴燈還需要一段時間。」

最終這場戰鬥還是沒有打起來。

被鶴這麼一說,唐天覺得打起來就太傻了。好吧好吧,小旭旭是看不到這點的,腦子不好的人真讓人無奈,神一樣的少年就讓著他一點好了。

唐天充滿同情的目光險些讓凌旭再度暴走。

唐天湊到鶴身邊,好奇地問:「鶴,這是什麼?以前從來沒有見你拿出來過埃」

鶴解釋道:「它叫天鶴燈,是一件天鶴座的白銀秘寶。我父親年輕的時候用過,掌門就把它留給我了。它的作用很簡單,就是能夠吸收能量,據說如果能量足夠多,可以凝結成鶴晶丹。不過我沒有見過,據說以前的天鶴座,能夠五年凝結出一顆鶴晶丹,但是現在的天鶴座沒落太久,能量太稀保」

「鶴晶丹是吃的嗎?」唐天頓時有些流口水。

「嗯。」鶴不由露出一絲笑意:「但是它最大的好處,就是能夠幫助你修鍊真力。」

「修鍊真力1凌旭和唐天異口同聲地驚呼。

如果說,對於兩人來說,什麼最難進步,那就是真力。哪怕如今唐天有賽雷根據古代能量屋製作的練功服,但是修鍊真力的進度,依然讓兩人不能滿意。要知道,練功服消耗星辰石的速度是極其可怕的,若不是唐天現在也算是小土豪,練功服都用不起。

在天路,能夠幫助修鍊真力的秘寶,都在那些大勢力手中。

「嗯。」鶴笑了笑:「不過你們也別抱太大的希望,這東西放到我這裡很多年,但是我可從來沒見過它結出鶴晶丹。門派里的典籍是這樣寫的,家母說過當年確實凝結過,我才隨身帶著。」

「比練功服怎麼樣?」唐天連忙問。

「據說可以直接服用。」鶴也不確定:「我沒有用過,不好說。我是看這裡的能量如此濃郁,若是不利用,那就太可惜了。也幸虧是季丘航道,否則的話,這天鶴燈只能永遠蒙塵了。」

能量濃郁的地方,那可是真正稀缺的資源。

北天星座為什麼比南天星座強?極地星座為什麼又比北天星座強?為什麼強者都願意前往更高階的星座?為什麼天路的軸心是黃道十二宮?

一切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能量。

能量是真力的來源,真力是武技的基礎和核心。

北天星座的能量就比南天星座濃郁不止一點半點,在能量濃郁的星座,修鍊的速度更高,武者可以變得更強。但凡有幾分雄心的強者,都願意前往更高階的星座,能求得更快的進步。

有了鶴晶丹的吸引,凌旭和唐天終於相安無事,兩人眼巴巴地看著天鶴燈。

看了一會,三人也覺得無聊了,便索性都開始打坐入定。

時間一點點流逝。

當唐天睜開眼睛的時候,鶴和凌旭都一臉緊張地看著天鶴燈。

唐天連忙轉過臉,頓時嚇一跳,通道的藍光已經變得十分稀保如果剛才是濃濃的藍霧,如今薄如輕紗,他甚至能看到通道的另一頭。

天鶴燈此時也變了番模樣,那隻仙鶴渾身雪白,唯有雙目殷紅如血。

忽然一聲清亮的鶴唳,在三人心中同時響起。

三人渾身一震。

只見仙鶴張開長長的鶴嘴,吐出三顆黃豆大小晶瑩剔透的珠子。仙鶴身上的光澤迅速地流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重新變成黯淡的銀雕,和一開始拿出來一樣。

三人的目光,完全被眼前的鶴晶丹深深吸引。鶴晶丹散發著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動,明明不強烈,卻彷彿有一股直指心神的悸動。

「一人一顆。」鶴沒有廢話,伸出取來一顆。

凌旭和唐天也各取來一顆。

三人對視一眼,同時把鶴晶丹丟進嘴裡。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