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五十一節百萬血脈覺醒計劃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 唐天赤手空拳。 「開始吧。」鶴話音未落,身形就消失不見。 「早防你這一手。」凌旭冷哼,他和鶴並駕齊驅。 「哇哇哇,我第一1 唐天拉開兩人半個身位,他第一個闖了進去...

井豪看著唐天,有些抱歉:「我大概還需三個月左右才能痊癒,不能陪你們去季丘航道,你們小心些。不過豺狼座不用擔心,我若有口氣在,絕不會讓它落入他人之手。」

後半句話,井豪的語氣鄭重。唐天知道,像井豪大哥這樣一諾千金的人物,說出這樣的話,那就意味著他絕對不會退縮半步。

「那就拜託井豪大哥了1唐天咧嘴,露出雪白的牙齒。井豪大哥雖然臉色蒼白,但是精神氣卻沒有半點頹廢,這場失敗並沒有讓井豪大哥失去信心,這一點才是唐天最開心的。

對於井豪大哥,他是真正的關心。

井豪看著唐天他們離開的背影,有些怔然。他其實也知道長輩們的想法,可是,他有自知之明,他在武技上的天賦,遠超過他的領袖天賦。

老師一定很失望吧。

井豪心中湧起淡淡的失落,但是很快,他的目光便堅定如常。境界的突破,讓他的心境也愈發堅韌。

自己並不聰明,也不知道變通,倔強固執死板,這大概就是才能的不足吧,可是,這就是我,這就是我的道義,哪怕它再愚蠢。

他抬起頭,眼睛里的迷茫和失落一掃而空,緊緊抿著的嘴唇,透著岩石般的堅毅。

井豪沉默不語,抬起腳步朝靜室走去。想起和葉朝歌的那一戰,他胸中彷彿有一團熾烈的火焰,渾身充滿鬥志。

他滿腦子都是那一戰激蕩的細節。

他已經推開了那扇門,他要走進那個更廣闊的世界。

唐天他們這次的行動並沒有太多的人參加,只有唐天、凌旭和鶴,哦,還有芽芽和它的小夥伴們。主要是這條古代航道究竟是什麼樣的情況,還不明朗。

在兵的指揮下,航道的入口上方,建了一個規模頗大的青銅基地。當然,和三魂城的青銅基地自然無法比擬,但是用作豺狼兵團的駐地,卻也足夠了。豺狼座的窮困,可見一斑,光是搜集這些青銅,就花費極大的力氣。

有井豪大哥坐鎮,再加阿莫里、韓冰凝等人,唐一的豺狼兵團,豺狼座的安全問題,唐天一點都不擔心。

豺狼座被封鎖,其實對民眾的影響並沒有想象中的大。一直以來,豺狼座和外界的聯繫就相當少,只有極少數的地方,才有商隊抵達。當地的民眾,早就是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他們對外界的依賴程度很校

這些對唐天沒有太多的影響,他可是大土豪。隨著和墨家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密,收益也愈發可觀。

與葉朝歌的戰鬥消耗,比唐天預計得要小得多。唐天如今掌握著整整一百多億星幣的現金。

財大氣粗的唐天,一口氣向費老頭砸出一個大訂單,整整二十億古豺族血脈覺醒藥劑。費老頭欣喜若狂,他剛剛招來大批當年的老友,沒想到正好就可以派上用處。

如今豺狼座都掌握在唐天手中,覺醒血泉自然也不例外。有了覺醒血泉,覺醒藥劑一份的成本只需要兩千星幣,當時費老頭報價五千星幣那只是售價。

兩千星幣一份,二十億就是整整一百萬份,剛剛招進來的血脈專家們,完全被唐天的大手筆驚得呆祝

他們完全想不到,這件事源於唐天聽兵說,唐一希望一直能統率豺狼兵團。唐天非常感動,唐一放不下豺狼兵團,這才是有情有義的人!唐一幾次捨身救他,唐天記在心裡。沉默寡言卻一絲不苟的唐一,在別人眼中只不過是個魂將,但是在唐天眼裡,是自己的夥伴。

既然唐一有這個心愿,那自己就幫他一把!

唐天對兵的勢利眼,極其鄙視。

豺狼族吃苦耐勞,性情堅忍,服從性好,所以做流匪的很多,其實是很好的兵團胚子,但是兵看不上。原因很簡單,這些豺狼族的實力太弱。

你不就是嫌人家實力弱,是炮灰嗎?

一百萬份覺醒藥劑,那就是一百萬人,總有幾個天賦出色的吧,一百萬人裡面挑五百個,萬分之五,一萬個裡面挑五個,就不信挑不出好戰士!

費老頭他們的效率很快,對他們來說,這種級別的藥劑,輕而易舉。

很短的時間,他們就完成了十萬份的藥劑。

當唐天把十萬份覺醒藥劑給丟給唐一併且告訴他,還有九十萬份的時候,唐一罕見地沒有行禮,他不知道說什麼。唐天裝模作樣地拍拍唐一,什麼要加油啦,不要給神一樣的少年丟臉啦,便揚長而去。

唐天前腳剛走,兵就溜了過來。

兵告訴唐一,每個人交一份血液標本,才能領一份藥劑,並且讓火瑪爾協助唐一。兵可比唐天懂得多,讓唐一去招一百萬人的效率,絕對沒有讓他帶兵團去殺一百萬人來得快。

至於血液標本,兵一直惦記著天武月狼血脈。費老頭說過,三萬份血液標本,就可以得到完成度百分之八十的天武月狼血脈。一百萬份血液標本,起碼也要百分之九十以上吧。

兵可是問過費老頭,完成度百分之八十的天武月狼血脈,三五億那都是良心價,如果完成度百分之九十,五十億是最低價!

不僅沒虧,還可以狠狠賺一筆,兵心中得意無比。

火瑪爾也被唐天的大手筆震住了,但是更多的是激動。她很清楚,一百萬份覺醒藥劑,對於豺狼族來說,意味著什麼!

當火瑪爾公布一百萬份血脈覺醒藥劑計劃,整個豺狼座陷入瘋狂!

而在天路,已經沒有人關心被封鎖的豺狼座,就連葉久的大手筆,也被人們忽視。此時,整個天路的目光,都被另一件事吸引。

獅子座的一個商會和光明武會的一位長老發生衝突,沒想到這位光明武會的長老,竟然偷偷孤身一人潛入獅子座,殺了這家商會會長一家。

這件惡性事件在獅子座惹起軒然大波,而獅子王雷昂勃然大怒,限令光明武會三日內交出兇手。

光明武會始終保持沉默。

性情剛烈好戰的獅子王毫不猶豫開始調集兵團,局勢一夜之間,就緊張得令人窒息。

一個是天路第一勢力,一個戰力最強星座,兩個絕對霸主之間的對峙,投射的陰影,籠罩整個天路。

所有人都明白,這場戰爭早已經不可避免。兩大霸主之間的摩擦不斷,正值壯年雄心勃勃的獅子王,早已經無法忍受光明武會沒完沒了的滲透,強勢的獅子王同樣讓作風霸道的光明武會所厭惡,更讓他們反感的是,獅子王不斷地影響周圍其他星座,或明或暗地排斥光明武會,這已經觸及到光明武會的根基。

兩大霸主必有一戰。

但是誰也沒想到,這一戰來得如此之快,然而轉念一想,卻又是如此理所當然。

許多人充滿擔憂,這場戰爭一旦暴發,很有可能會演變成一場波及整個天路的戰爭。到那時,也許誰也無法倖免。

但是更多的野心家在躍躍欲試,天路,已經和平太久。

季丘航道。

唐天他們已經來到上次芽芽抵達的地方,看到滿地狼藉,隨處可見的機關獸殘骸,眾人面色就凝重起來。芽芽上次在這裡折損了三分之二的機關獸。

他們面前,一個個明亮的光團,飄浮在這條寬闊的通道內,就像一片藍色的海洋。

每一個光團,就是一團純粹的能量。它們像一團團精靈,在空氣中飄浮,忽聚忽散。

「果然不愧被稱為流淌的能量之河。」鶴一臉讚歎:「從來沒有見過,能量如此濃郁的地方。這些能量團,由能量彙集而成,很危險。」

「有點像能量裂縫。」唐天拚命地伸長脖子,想看得更遠。

「不要嗦,快說怎麼過去?」凌旭一臉不耐煩。

鶴提醒道:「我們要把這些能量團擊散才行。千萬不要動用真力,只能用純粹的力量。」

唐天張大嘴巴,一臉詫異地指了指:「所有的光團都要擊碎嗎?」

面前的光團,一眼望不到盡頭,像一條藍色的大河。

「沒錯。」鶴解釋道:「如果它們爆炸,我們會屍骨無存的。擊散之後,就沒有危險性,反而能有些好處。」

「好處?」唐天眼前一亮。

「呆會你就知道了。」鶴不打算揭開謎底,他取出一把普通的鋼劍。

凌旭見狀也取出一把普通的鐵槍。

唐天赤手空拳。

「開始吧。」鶴話音未落,身形就消失不見。

「早防你這一手。」凌旭冷哼,他和鶴並駕齊驅。

「哇哇哇,我第一1

唐天拉開兩人半個身位,他第一個闖了進去,啪啪啪,一連串密集無比的爆音,他周圍的藍色光團,幾乎同時爆裂,化作藍色的霧氣。

他的動作快到肉眼難以捕捉。

好強的凌旭冷哼一聲,手中的鐵槍一抖,他面前的光團,就像一面牆轟然崩碎一般。他如今一秒內可以刺出兩百槍。不動用真力,他也能在一秒內輕易地刺出一百槍左右,一百個光團整齊地爆碎,極其壯觀。

他每跨一步,槍雨便綻放一次,面前的光牆便崩坍一大截。

這就是跨步刺槍。

鶴如同一隻大黑鶴,身形靈動無比,他手中的鋼劍,就像柔韌的竹片一般,細膩無比的手法隨著他的手腕,抖灑而出。只見鋼劍在極小的範圍,極快變幻,快若閃電。

劍隨身走,猶如鶴舞,靈動無比。沒有一絲真力,天鶴劍綱的味道依然在劍招變幻間,體現得淋漓盡致。

但是三人之中,最快的卻是唐天,他的戰鬥方式,更是獨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