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四十九節葉氏老者【第三更】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11-12 22:41  |  字數:3620字

「喲,這不是葉長老嗎?怎麼樣?你們家的葉老六傷勢怎麼樣?」一位長老帶著幾譏諷。

另一位長老接腔:「老葉你的運氣真是不好,竟然遇到這麼黑的一匹黑馬,你最近是不是沒有拜拜?」

「拜拜?他拜誰?堂堂葉長老,需要拜誰?不要小看我們葉長老嘛!」

……

葉久充耳不聞,一臉雲淡風輕,但是藏在袖子里的拳頭卻攥得指節發白。穿過長廊,他來到一間禪室的門前,禪室門前掛著竹簾,他一言不發跪坐在門口。

半個時辰過去。

禪室內傳出一個蒼老的聲音:「進來吧。」

葉久這才鬆一口氣,他站了起來,身形一晃,剛才跪坐太久,兩腳都已經酸麻不堪。他卻顧不得去揉膝蓋,他挑開竹簾,走了進去。

禪室內,一位老者閉目端坐,空氣中縈繞著淡淡的檀香味。

老者也不睜開眼睛,淡淡道:「你來找我,想必是發生了什麼事,說吧。」

葉久便把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老者臉上神情沒有半點變化:「那你有什麼要問的?」

葉久一咬牙,便低頭道:「這些人侄孫並沒有看在眼裡,唯一顧忌者,只有天后。」

老者一言不發,就像沒有聽見,跪坐在範圍上的葉久,低頭等待。

半晌,老者才緩緩開口:「天后你不用擔心,只要你不傷鶴的性命,其他無所謂。」

「受傷也無妨?」葉久試探地問。

「受傷也無妨。」老者嘆息道:「這牽涉到當年的一段往事。後亦天當年還未登上宮主之位時,便極力阻撓過鶴的父親和她妹妹的婚事。鶴的父親英年早逝,也和當年後亦天袖手旁觀有一定的關係。鶴一家與後亦天的關係很僵,強勢如天后,亦無可奈何。你若敲打鶴一番,後亦天不僅不會遷怒於你,還會相當高興。」

葉久臉上不由露出喜色,突然橫插一手的天后,就像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他根本不敢放手一搏,因為他不知道天后的底線是什麼。

「不過,你想清楚。後亦天沒有子嗣,唯一的晚輩,就是鶴,他最有可能接替射手之位。你敲打鶴,她自然樂意至極。但是,如果鶴真的登上射手宮主之位,你亦立下大敵。」老者語氣平淡道。

葉久滿臉驚容,他被叔公的話驚得呆住,鶴竟然是天后唯一的晚輩。他臉上露出猶豫掙扎之色,但是片刻之後便作出決斷:「葉家不是當年的葉家了,若是此次受挫,必傷元氣,人心渙散,何談未來!」

葉久語聲鏗鏘,卻滿含悲愴:「如今葉家,除我之外,竟無他人。年輕一輩之中,唯有朝歌可堪造就,可是這個逆子性如獨狼,不沾俗務。葉家只是憑藉當年餘蔭而已,侄孫能做的,只是苦苦支撐。此役敗北,葉家虛弱,盡入天下之眼,地位豈能保住?」

想到這些年的辛酸苦楚,葉久的淚水無聲橫流。

一聲輕幽嘆息在他頭頂響起。

「我知道你們都在怪我。」

「侄孫不敢!」葉久再也忍不住,伏地大哭。

「堂堂一個聖域,劃屋為牢,自縛自枯,這裡面的事情,不是你能想像的。」老者緩緩睜開眼睛。

葉久恰好抬起頭,看到叔公的眼睛,他如同被閃電擊中。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叔公的眼睛,那是一雙宛如琉璃的金色蛇瞳。

「讓朝歌過來,我指點他一個月。」老者平靜道。

葉久一愣,旋即臉上難以抑制的狂喜:「多謝叔公!多謝叔公!」

「去吧。」老者重新閉上眼睛。

葉久恭敬地躬著腰,從茶室里退了出去。

「哈哈哈哈,葉長老,你去向葉家那個老頭討了什麼絕妙的主意……」一位長老笑嘻嘻地迎上來,他的臉上掩不住的譏諷。

但是他的話戛然而止。

沒有任何徵兆,葉久面前這位長老的腦袋,像西瓜般砰地爆裂。

葉久嚇得臉色發白,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頓時激動無比,是叔公!

其他長老也反應過來,面無血色,他們杵在原地,一動不敢動,唯恐惹來殺身之禍。而那幾位之前嘲笑過葉久的長老,渾身像篩子般抖動,臉上蒼白如紙。

葉久輕蔑地掃了眾人一眼,昂首走出這座院子。

他知道這件事,會像風一般,傳遍整個光明武會。他不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知道叔公出手,會讓葉家原本不穩的局面,立即穩定下來。而那些原本打算落井下石的人,一定會噤若寒蟬。

葉家的危機解除,但是葉久並不想就此作罷。

他要讓其他人看看他葉久的手段,不過叔公提醒得對,為了唐天這些人,得罪鶴這樣的繼承者,太不划算。但是,他又必需展現他的力量。叔公的話很短,但是蘊含的信息很多。

他思索片刻,心中有了主意。

芽芽帶著一大群機關獸,在沙漠里呼嘯而來,呼嘯而去。上次等它趕到的時候,戰鬥已經結束,殺氣騰騰的芽芽相當不甘心,就帶著它一幫小弟,跑到沙漠里耀武揚威。

但是如今沙漠里早就唐天的地盤,哪個人敢不開眼跑到這裡鬧事?而且自從知道芽芽是大人的寵物,頓時芽芽它們就成了沙漠一霸。遠遠看大隊人馬過來,大家就紛紛避讓。

芽芽心裡很委屈,芽芽的吞光鐵拳,難道只能用來突突突嗎?

可是放眼望去,除了沙子,還是沙子,一個敵人的身影都見不到。

唯一讓芽芽感到有點意思的是,沙漠的地方夠大,帶著這麼一幫小弟,跑起來的感覺,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