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四十八節卓彥和歐陽【第二更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羽騎在這一點上,也保持緘默。銀霜騎在任何時代,都是天下最強大的鐵騎之一。可是黑羽騎呢,創建之初倒是打過幾次勝仗,但是隨後龜縮在家裡,再也戰績。 真是充滿嘲諷埃 歐陽有些發獃,他本來就不...

青銅星門開啟,讓兵的興緻陡然高漲。

07號兵營可不是新兵營,它是一個完全按照前線標準建立的兵營駐地,裡面的設施齊全,功能和新兵營完全不在一個等級上。

有了青銅星門,07號兵營的這些功能,就可以完全利用上。雖然有很多設施已經老化不能用,但是有賽雷在,完全可以修復。

他決定對07號兵營作一個徹底的排查。

激情無限的兵再次進入青銅星門前往07兵營,前面幾次都是走馬觀花。這次既然決定排查,兵就是一路看過去。他對這裡很熟悉,排查工作進行得很快,但是情況並不算好,07號損壞還是相當厲害。看來自己得花不少時間來修理了,值得慶幸的是,身邊有賽雷這樣出色的機關師。

前面就是自殺房,兵不由露出幾分笑意。唐天果然沒有辜負他的期望,成功從自殺房裡出來。這從而進一步說明了唐天的潛力無窮,能夠從自殺房裡出來的,都是怪胎。

自殺房不用看了,他給唐天用之前就做過詳細的檢查,肯定沒問題,繼續前進吧。

可是當他的腳步走到自殺房的位置,他呆住了。

他張大嘴巴,看著一片自殺房位置上只剩下一片斷牆殘垣,兵臉上的表情,就像見鬼了一般。

這、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飛龍號。

「怎麼樣?從永仙中口裡打探到什麼?」一位綠衣裳的少女笑吟吟道,她的容貌沒有明月那般驚艷,卻有一份鄰家女孩的溫婉。她是明月的堂妹,雲淺。

明月便把永仙中的話說了一遍。

「永仙中是邊師的弟子,想來還是有幾分水平。」雲淺美眸異色連連:「沒想到葉朝歌竟然如此厲害!不若姐姐就挑葉朝歌好了,嘻嘻,以葉朝歌的水平,定然能夠封聖。」

明月臉上雲淡風輕:「葉朝歌性子太尖銳極端,冷酷而心機深沉,梟雄之姿,卻並非良配。」

「那倒也是。」雲淺沉吟:「我想象不出來,能配得上姐姐的男子,會是什麼樣。聽說光明武會那十個天才裡面,有不少出色的。」

「可惜我們晚了一步,沒有看到這場大戰。」明月眼中閃過一絲淡淡的憾色,她們是沖著葉朝歌而來。

「是埃」雲淺也大為懊惱,她歪頭道:「不過聽起來,那個什麼唐天這群人,永仙中對他們的評價也很高呢。」

「沒有根基的天才,猶如浮萍,不足成事。」明月淡淡道:「這次他們成事,若非天後開口干涉,他們連半分生機都無。而且葉久為人深沉多謀,心性狠辣,絕對沒有就此罷手的可能。若我所料未錯,倚,已經準備好了。」

「真是可惜呢。」雲淺有些遺憾:「我覺得他們能夠擋住葉朝歌,已經很厲害了1

「他們也算小有才華吧。」明月不置可否。

卓彥沒正形地趴在桌子上看著影像,他臉色慘白,吃壞了肚子。歐陽坐在他身邊,神情緊張無比地盯著影像,手裡的拳頭不自主地提捏得緊緊,影像里激烈的戰鬥深深地吸引著他。

葉朝歌兇悍和瘋狂,讓歐陽大為震撼。歐陽和卓彥都是宮前弟子,在白羊座算得上根正苗紅,黃道十二宮和光明武會、黑魂都是一個級別的勢力,像他們這樣的年輕弟子,自然被歸為一個圈子。

歐陽見過葉朝歌,也知道葉老六這個外號,但是歐陽的目光當時大多被光明武會齊山、張明赫等人吸引,葉朝歌在他腦海中印象很模糊。

沒想到葉朝歌竟然如此強悍!

他在心裡比較,若是自己遇到葉朝歌,勝率低得可憐。

「卓彥,你打得過葉老六嗎?」歐陽歪過頭問。

卓彥還趴在桌上,有氣無力道:「這要打過才知道。」

「噢。」歐陽放下心來,聽上去卓彥似乎還是有幾分信心的。別看大夥都是黑羽騎,但是他和卓彥之間的差距,唔,大海那麼大?好像這個形容又有點大了……

歐陽的注意力重新被影像吸引,大驚:「這個井豪哪裡冒出來的?好厲害1

「從他媽媽肚子里冒出來的。」卓彥趴在桌上,繼續有氣無力地回答,肚子里翻江倒海。

「哇哇哇!這個鶴好厲害1

「呀呀呀!這個機關武者好厲害1

……

歐陽口水橫飛,滿臉驚容,他忽然發現世界變得很危險,怎麼自己見到誰都覺得很厲害?

「嗯?」卓彥忽然坐了起來,臉上有氣無力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凝重,自言自語:「我說怎麼凌旭的槍法為什麼和雀蜂座武技那麼熟悉呢,原來是白羊星辰槍1

「白羊星辰槍?這個名字有點耳熟啊1歐陽下意識地應了句,過了一會反應過來,嚇得直接跳了起來,語無倫次:「你你你說什麼?白羊星辰槍?」

「沒錯1卓彥兩眼放光,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影像:「就是白羊星辰槍,騙不了我的!歐陽,我們這次逮到大魚了!抓住他,我們逃課就不用被責罰了。」

「白羊星辰槍……」歐陽還沒有從震撼中回過神來。

這個名字,在白羊座無疑是禁忌一般的存在。高層對於這段歷史諱莫如深,但是黑羽騎的建立才只有三百多年的時間,銀霜騎昔日的輝煌並沒有完全從人們心中褪去。

白羊弟子們心中其實都很清楚,如今的白羊座傳承,來路不正。

這亦是這些年白羊座勢微的原因之一,連羽當年對銀霜騎的摧毀極為徹底,不僅摧毀了銀霜騎的傳承,也把銀霜騎的精神完全抹去。他野心勃勃地創立和黑羽騎,但是有些東西的建立,卻並非那麼容易,比如傳統,比如精神。

白羊座銀霜騎的傳承從遠古一代代傳承下來,它的傳統和精神始終支撐著白羊座。而失去了這些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白羊座便開始走下坡路。

從武技上來說,黑羽鎮魂槍是一門完全不遜色於白羊星辰槍的槍法。

可是,一門武技是支撐不起一個像白羊座這樣龐大的黃道星座。

白羊座的影響力急劇降低,到了這一代,白羊座遠不如獅子座射手座那般強盛,稱不上霸主。新白羊座每一代人都在努力,試圖恢復古白羊座的榮光,可惜,那一天似乎還遙不可及。

雖然新白羊座的建立有著頗多黑暗之處,可是銀霜騎早就化作飛灰,古白羊座的輝煌,他們只能從歷史中尋找。

對於銀霜騎,對於白羊星辰槍,白羊弟子們心中也是很矛盾的。

雙方是死敵。

銀霜騎和白羊星辰槍鑄造了白羊座的輝煌,而擊敗它們摧毀它們的黑羽鎮魂槍,卻無力阻止白羊座一步步下滑。

連羽摧毀得很徹底,可是,白羊座的民眾依然是白羊座的民眾,銀霜騎的傳說,依然在民眾中口口相傳。歐陽和卓彥很清楚,在民眾心中,銀霜騎可比黑羽騎更讓他們尊重。

歐陽和卓彥無可辯駁,哪怕黑羽騎在這一點上,也保持緘默。銀霜騎在任何時代,都是天下最強大的鐵騎之一。可是黑羽騎呢,創建之初倒是打過幾次勝仗,但是隨後龜縮在家裡,再也戰績。

真是充滿嘲諷埃

歐陽有些發獃,他本來就不聰明,遇到這樣為難的事情,更是沒了主意,弱弱道:「卓彥,如果他真的是銀霜騎,我們把他殺了,這不太好吧。」

「誰說要殺他?」卓彥一臉詫異。

「你不是說要逮住他嗎?送到上面肯定會殺死他的。」歐陽喃喃。

「不,我改變主意了。」卓彥臉上難得地露出正經的神情:「我,銀霜騎到底有多厲害!我要找到他比我們黑羽騎更強大的地方。」

歐陽明顯鬆一口氣。

卓彥嬉皮笑臉道:「說不定哪一天,我成了大英雄,重新把黑羽騎變得像銀霜騎那麼厲害呢。」

歐陽笑了:「卓彥,別做夢了!你雖然成績好,但窮得掉渣,做不成大英雄的。」

「誰說做大英雄要有錢的?」卓彥轉過臉,一臉詫異。

「你成績這麼好,肯定可以進黑羽騎。但你沒有勢力,不會有人幫你。如果再沒錢的話,就算進黑羽騎也升不上去。我雖然不是很聰明,這個道理還是懂的。」歐陽嘆一口氣:「可惜我也沒錢。」

卓彥拍拍歐陽的肩膀,安慰道:「要不是黑羽騎裡面能混個不串,我才懶得去。反正也就指望著能混吃等死,做英雄什麼的,太累了。哈哈,像我這麼懶的人,怎麼可能做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

「那倒是。」歐陽露出憨厚的笑容。

「但是我們要快點。」卓彥兩眼放光:「我對銀霜騎的白羊星辰槍,可是好奇極了1

「嗯嗯,我也很好奇1歐陽連連點頭。

「我查過了,最快的是信達車行的廂車,據說他們豪華廂車飛龍號,就經過豺狼座1卓彥嘿然道。

「那個好貴的……買了車票我們就沒錢了……」歐陽滿臉猶豫。

「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錯過了可沒有後悔葯可吃啊1卓彥循循善誘。

「好吧……要是沒找到,那我們就去打工。」歐陽想到一個辦法,露出開心的笑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