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四十六節佳人明月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11-12 22:41  |  字數:3474字

轟!

銀焰啪地暴漲,它如同激怒的野獸,對進入自己地盤的外來者,心生殺意。銀焰纏繞著虛空暗炎,想要把它焚燒得乾乾淨淨,然而那縷細若髮絲的虛空暗炎,卻紋絲不動,彷彿絲毫不受影響。

時間一點點流逝,那縷虛空暗炎,沒有半點變化,任憑銀焰如何瘋狂地燃燒,紋絲不動。一縷細若髮絲的虛空暗炎,在銀色的火焰之中,異常顯眼。

難道自己的武魂,無法煉化這縷虛空暗炎?

可是,自己的武魂銀焰卻異常暴烈,憤怒無比。如果真的是沒有用的東西,自己的武魂絕不會如此激烈。但是連續兩天過去,虛空暗炎依然沒有半點反應。

換作一般人,此時肯定會以為,自己的猜測有問題。但是對於神經病少年,顯然沒有半點動搖自己的猜測,反而勃然大怒,頭髮絲點大的虛空暗炎,也敢和自己叫板?

怒火中燒的唐天,拚命地催動銀焰,纏繞著虛空暗炎。

整整五天的時間,卯足了勁的唐天,咬牙和虛空暗炎死磕。忽然,他感覺到虛空暗炎的外層,有些動搖。他精神大振,鼓起餘力,繼續不斷地煉化。

虛空中的巫王海,忽然睜開眼睛:「真是膽大的傢伙。」

他沉默半晌,自言自語:「倒是個極有趣的想法,讓人有點期待了。」

第七天,虛空暗炎終於發生變化,炎焰的外層就像融化的瀝青緩緩向下流淌,露出裡面更加纖細的透明炎芯。當最後一點黑焰消失,一根完全透明、大約只有十分之一頭髮粗的細絲,呈現在唐天面前。

激烈的銀焰,安靜下來。

唐天滿腔怒火消失不見,他好奇地觀察著飄浮在銀焰里的這根透明細絲。

這是什麼東西?

虛空中的巫王海心生感應,他猛地睜開眼,雙目光芒暴漲,猶如黑炎般的頭髮無風自揚,滿臉不能置信:「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哈哈哈哈哈哈!」

肆意狂放的長笑漸漸多了幾分悲愴,巫王海臉上,淚水橫流。

「……原來它藏在虛空暗炎之內……我巫王海窮極一生在虛空搜尋數百年未得之物,竟然從一個小孩手中發現!天意,這莫非是天意么……」

透明的細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入唐天的銀焰之中。

嗡!

銀焰驟然一跳,唐天如同腦袋挨了一記重拳,臉上露出茫然之色。

他只覺得自己的武魂里,多了一縷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銀焰恢復如初,看不出有什麼變化。

唐天仔細搜尋了半天,卻也沒有找到異樣的地方,他有些撓頭,難道自己折騰了七天,結果白忙活了一場?

算了,再花七天的時間,也不知道是什麼,這東西還得找懂行的人問問才行。唐天決定到時去問問兵或者費老頭,便把這個問題拋之腦後,重新殺入殞石坑。

花了多麼天時間想出來的方法,總是要試試才知道。

唐天一進入殞石坑,就感覺到不同。

一輛豪華無比的巨大廂車在高空飛行,這輛廂車長達六十丈,廂車最前端,威嚴高貴的龍頭栩栩如生。這輛天龍座的,是白頭翁商會所屬的信達車行標誌性廂車之一。白頭翁商會是一個規模頗大的商會,在北天十九洲有著很大的影響力。

得益於白頭翁商會強勁的實力,信達車行在北天十九洲的星座旅行市場非常強勢,信譽頗佳。飛龍車這樣的大型廂車,主要針對高端市場,裡面的配置豪華無比。

露天的茶室,位於廂車的頂端,這裡四面皆無遮擋,景色一覽無餘。廂車呼嘯飛行,茶室卻相當安靜,波瀾不驚,如果修鍊了瞳類武技的武者,便可以看到一層肉眼難以捕捉的能量罩,籠罩著茶室。正是這層看似薄得不存在的能量罩,抵擋了外面的狂風。

永仙中挑了個靠近護攔的位子坐了下來,侍者連忙湊過來聽候吩咐。雖然飛龍車的飛行相當平穩,但是畢竟還是有些起伏,但侍者的手腳麻利,行動悄無聲息。

永仙中瞥了一眼,侍者的實力大概有五階的水平,覺得信達車行的底子還是不錯。

永仙中掃了一眼菜單,隨口點了一個:「火紅雲吧。」

「客人稍候。」侍者恭敬道。

片刻後,一位容貌研麗的少女,捧著一套茶具,走到永仙中面前,盈盈一禮:「先生久等了!」

禮罷她半跪坐下來,嫻熟地擺好茶具。她泡茶極有意思,潔白如玉的茶壺擺在正中央,雪白細膩的雙手隔著茶壺,輕靈無比地翻飛。一紅一藍兩道細芒,纏上茶壺,赫然是水火雙行真力,她的手法極其精準而且賞心悅目。

「先生請用。」

永仙中接過茶盞,只見茶水赤紅如霞,竟然還有層次之分,或濃或淡,小小一杯之中,氤氳變化。

永仙中是一個懂得享受的人,微笑道:「謝謝。」

品著口中茶湯的變化,欣賞著面前麗人,永仙中持續低沉的心情,終於變得明亮了少許。想起這次豺狼座之行,他的心中就是苦澀無比。

鶴的出現讓他措手不及,但是後面發生的一切,給他的衝擊才稱得上震撼。

平日里,他覺得自己是天之驕子,自視甚高。他從小對修鍊武技就沒有師兄那般刻苦,他更重享受,心思活泛,便索性經營起門派的俗務。他的老師是劍聖,地位崇高,他可謂順風順水,從來沒有遇到過真正的困難。

可是,親眼目睹一群變態的瘋狂表現,他就像突然夢醒了,發現自己其實只是個凡人。

從未有過的挫敗感,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