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四十三節小七的分析(二)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量合而為一,這樣的技藝,可非常罕見。」 「我記得好像有些東方武技也有這樣的技巧。」張明赫覺得自己的課總算沒有白算。 「對的,東方武技有這種技巧,事實上,古代流派中,有這樣的技巧,總共十...

「戰力最複雜的武者?」張明赫愣了一下。

「嗯,你看看他的武器,右手是聖劍獄海的投影,左手中安好劍,可是你再仔細看他的,他的劍法並不是很熟練。」小七的觀察力非常敏銳。

「你一說這個我想起來了。」張明赫連忙道:「唐天以前用的是。」

「火鐮鬼爪?」小七有些意外,他對武會的武技如數家珍,自然知道火鐮鬼爪是一門什麼樣的武技。雖然火鐮鬼爪在六階武技中算是不錯,可在他眼中,實在有些不入流。

「嗯,它把他改成無雙武技了。」張明赫老實道。

「無雙武技1小七睜大眼睛,有些吃驚:「火鐮鬼爪竟然有成就無雙的潛質!哎呀,看來我的研究,還是漏掉很多好東西埃」

「無雙武技就無雙武技唄,至於這麼大驚小叫么?」張明赫嗤之以鼻,但是談起唐天,卻還是有些讚賞:「不過唐天能把這門武技成就無雙,很厲害埃」

無雙武技是武技體系上最璨燦的明珠,但是那也要看對什麼人來說。像張明赫他們,從小可以接觸的無雙武技不少,會有專門的老師給他講解各類無雙武技,如果他們想修鍊,也有許多種類可供他們選擇。

小七搖搖頭,他知道和張明赫講一些東西,那是對牛彈琴。

「如此一說,我倒是有些推測。唐天的體內,或者劍內,封存了一些劍技的傳承。所以才會造成這樣的場面,他的劍技有些生疏。這不奇怪,聖劍里封存劍技,劍聖都喜歡這麼干。右手劍的黑炎是虛空暗炎,但你注意他左手劍的藍芒。」

「那藍芒不是安好劍釋放的么?」張明赫知道自己的眼力不如小七很多,但還是忍不住問。

「不是。你仔細看,它的藍芒實際上由無數細若微塵的藍色光點組成,那是冰藍心。」小七平靜道:「冰藍心是一種罕見的劇毒。」

「劇毒?」張明赫嚇一跳。

「嗯,現在已經很少有人,它能夠侵蝕人的心神。但是,如果你能夠抵抗這種侵蝕,它能讓你的心神,變得異常的冷靜。以前的武者曾經用它來修鍊心神,但是它的副作用很大,又很危險,所以用的人越來越少。」

小七舔了舔嘴唇,他也有些亢奮。這麼偏門生僻的東西出現,真是讓人期待埃

「冰藍心和虛空暗炎,都很偏門,知道這兩者的人很少,而知道兩者結合的就更少。如果不是我看過一位前輩的手扎,肯定也不知道。這兩物質的物性恰好相反,虛空暗炎暴躁,冰藍心冷靜,而這樣把兩種性質相反的力量合而為一,這樣的技藝,可非常罕見。」

「我記得好像有些東方武技也有這樣的技巧。」張明赫覺得自己的課總算沒有白算。

「對的,東方武技有這種技巧,事實上,古代流派中,有這樣的技巧,總共十七種。」學霸給出權威的數字,頓時令張明赫小朋友折服不已。

小七伸出一根手指頭,神秘兮兮道:「而且,你別忘了另外一個。」

「哪個?」張明赫瞪大眼睛。

「黃道十二宮的雙子座。」小七緩緩吐出這句。

「雙子座?」張明赫一臉狐疑:「它已經封門關閉好多年了好吧。」

「嗯,二十年。」小七皺著眉頭:「當年他們突然關閉所有的星門,真是奇怪。之前也沒有聽到半點風聲,也不知道現在的雙子座怎麼樣了。」

「你覺得唐天和雙子座的那位有關係?」張明赫的表情誇張,就像聽到什麼好笑的笑話一樣。

「我只是這麼一說。」小七瞥了一眼張明赫:「你這副表情是給誰看?」

張明赫的表情僵在臉上。

「唐天的步法,注意一下。」小七接著道:「應該也是無雙武技,你到時去仙武打聽一下。這方面,仙武的消息要比我們靈通。再看那記十字斬,和唐天的那名魂將很像。如果我沒有看錯,唐天的那名魂武將,很有可能是南十字兵團存活下來的。」

「南十字兵團?那都一萬年前了吧。什麼魂將能夠活這麼久?」張明赫不信。

「他是典型的南十字兵團戰法,非常典型。除了這個猜測,我想不出還有其他的可能。」小七搖頭。

「南十字兵團是機關武甲,現在的機關術這麼沒落……」張明赫一臉不以為然。

小七道:「你顯然對機關術的了解很少。墨家開發了一種新全新的機關武甲,加入了武魂,叫機關魂甲。而黑魂研究出一種血脈武甲,也很強。這些跡象都表明,機關術的第二個黃金時代就要來了。」

張明赫有些擦汗:「小七,你對機關術也有研究啊?」

「一點點。」小七接著道:「總之,唐天的實力非常強悍,潛力巨大,不比你差。」

張明赫忽然皺起眉頭:「唐天如果只有五十多名,而凌旭和鶴,在兩百名開外。也說不通啊,哪怕加上井豪,這麼一幫人,也不可能把葉老六打成這般模樣吧。」

小七冷靜道:「葉朝歌太輕敵了。哦,也有可能是他的情緒壓抑太久,我分析葉朝歌有明顯的受傷癖,他似乎能從受傷中找到愉悅感。另一個原因,是唐天這群人的凝聚力很強,非常團結。能夠如此齊心拚命的團隊,很少見,我很看好他們。」

「受傷癖?」張明赫一陣惡寒,但一想到葉朝歌,又覺得小七說得對極了。

小七瞥了張明赫一眼:「就像你喜歡看女人洗澡一樣。」

張明赫如同踩到尾巴的貓:「喂喂喂,小七,話可不能亂說……」

「你要我向雨小姐出示證據么?有影像有真相。」

「啊啊啊啊!小七,你是我親哥啊,大哥你有什麼吩咐,小弟赴湯蹈火……」

「這東西借我研究幾天。」

「沒問題,絕對沒問題1

小七心安理得的把影像收了起來,放到懷裡,瞥了張明赫一眼道:「怎麼?你想插手這件事?」

剛剛吃憋的張明赫頓時喜笑顏開:「關我什麼事,我只是好奇而已。我巴不得凌旭啊唐天啊變得更強,嘖嘖,葉老六和齊老三有麻煩,那多爽埃」

「下次偷看女人洗澡,記得用微能量干擾類的秘寶。」

說罷,小七揚長而去。

這一戰,讓唐天名聲大噪。葉朝歌,對於南天四十二宿的強者來說,那是一個遙遠的存在。人家拔一根汗毛,都比咱們大腿粗。

南天四十二宿最逆天的強者,能夠在北天殺出一條血路,已經是強悍無比。

葉朝歌這個級別?

太高不可攀!

可是以唐天為代表的豺狼座,卻成功狙擊了葉朝歌,這可是絕對的冷門。許多人一開始聽到這個消息不以為然,以為葉朝歌手下留情,當後來得知葉朝歌幾乎拖著殘破的身體回到光明武會,這些人才不吭聲。

隨著天後的干涉,光明武會的沉默,頓時讓人明白,大局已定。哪怕光明武會心有不甘,那也是以後的事情。

經此一役,豺狼座一躍成為南天四十二宿最強大的星座。

幾乎不約而同,南天其他星座紛紛派出信使,祝賀唐天問鼎豺狼座。

大家都明白,豺狼座雖然貧瘠,但是只要唐天他們還活著,就必然是南天第一星座。但是更多人好奇,唐天他們接下來,會怎麼辦。以唐天他們的實力,小小的豺狼座,是無法容納下的。

豺狼座非常貧瘠,能量稀薄,除了人口多以外,幾乎沒有任何優點。

而北天十九洲中的英仙座,據說亦和唐天關係非淺。

唐天會不會以豺狼座為後盾,以英仙座為支點,在北天也啃下一塊?

各種傳言沸沸揚揚,北天不少星座都派出信使,前往豺狼座,想和唐天打好關係。

唐天此時卻沒有時間理會這些信使。

他在閉關,與葉朝歌的一戰,雖然非常短暫,卻讓他受益匪淺。若論起強大,葉朝歌不如隱劍聖多,但是正因為葉朝歌差劍聖太遠,唐天反而更清晰地認知到自己的差距。

這一戰,他覺得很僥倖。

如果不是葉朝歌之前受傷很重,如果不是安好劍的爆發,最後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他完全不確定。

從那種奇異的狀態脫離出來,對劍技的熟悉感,也消失不見。

不知為何,唐天不僅沒有感到難過,反而覺得鬆一口氣,就彷彿生活一下子回到原來熟悉的軌道。他對體內的神秘力量,始終有一種本能的抗拒。

和葉朝歌這一戰,讓他對力量有了更直觀的領悟。

葉朝歌並沒有秘寶,武技也只有無形劍氣,他之所以那麼強,一是不死之軀,二是無形劍氣上的極高造詣,三是氣勢。

沒有任何複雜之處,但是這些簡單粗暴的組合,卻鑄就了一個凶厲無比的強者。

相比之下,自己的力量,卻要複雜花哨得多,效果反而不如對方。

唐天打算趁這段時間,把自己的武技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武技並不弱,但是顯然自己沒有把它們結合起來,形成屬於自己的戰鬥方式。

他終於明白,自己和那些真正的天才,差距在什麼地方。

哪怕外面紛紛攘攘,但是對於唐天來說,不有在他心中引起半點波瀾,只有力量才是最核心最重要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