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四十二節小七的分析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的潛力更高,那就意味著起碼中層長老,對於一個家族來說,這已經能夠算得上中堅力量。 當然,這只是潛力,潛力總充滿了變數。 真是可惜,要是能被自己所用就好。 「重要的目標,是凌旭、...

「怎麼樣?」張明赫連忙問,這段影像是他花了大價錢從其他勢力的探子那裡買來。他自己看過一遍,很受震撼,但是若說起案例分析,沒有人是小七的對手。

小七那張圓臉此時卻顯得有些嚴肅:「非常厲害的一群人1

「廢話,我當然知道很厲害1張明赫沒好氣道。

小七在十人之中人緣最好,他的背景簡單,而且醉心研究,對於權力的鬥爭沒有半點興趣,走的是學者的路子。這樣的人,沒有人會去得罪。無論以後誰掌權,武會頂級長老中必然有他一席之位。

大家在小的時候關係還很單純,到了十二歲之後,很多事情便身不由己。

像葉朝歌,本身對權力沒有什麼興趣,但是他背後的葉家,卻是盤根錯結。葉家雖然這一代只有葉久拿得出檯面,還只是一名中層長老,但是在武會內根基深厚,不可小覷。

「井豪的進步很大,這不奇怪。」小七認真道:「他一直被很多長老看好不是沒有理由的,他天賦很好,心性也強,排名不高只是因為他選擇自悟劍法這條路。這條路太艱險,但一旦走通,就是別有天地。現在來看,他已經摸到門檻,有資格加入我們。他被葉老六打得這麼慘,是因為剛剛領悟。不過,這次他沒死,實力肯定會繼續進步。」

「井豪這人不錯,他老師差了點。」張明赫對井豪的老師很不以為然:「要是一開始他老師不退縮,什麼事都沒有,鯨魚座算個屁?但他退縮了,讓葉久佔了理,井豪再這樣做,就不合時宜,葉久肯定沒有這麼容易善罷甘休。」

小七對這些鬥爭十分不喜,他沒有爭辯,只是道:「那就可惜了。」

「沒什麼可惜的1張明赫嘿然:「大不了封聖之後回來,不要說葉久,整個葉家反對也沒用。好了好了,繼續往下說。」

「這四個人,阿莫里、韓冰凝、梁秋和司馬香山。」小七很簡單道:「阿莫里和韓冰凝的潛力最高,梁秋和司馬香山可以混到長老層。」

張明赫摸著下巴,有些意外,武會的長老層有很多級別,但是能夠進入長老層,就和普通的武者區分開來。他如今已經開始參加家族事務,他很清楚,一個家族想在武會裡地位穩固,除了上面要有人,下面也人。

就像樹的根系一般。

在家族裡,有潛力混到長老層的年輕弟子,都會受到悉心培養。而阿莫里和韓冰凝的潛力更高,那就意味著起碼中層長老,對於一個家族來說,這已經能夠算得上中堅力量。

當然,這只是潛力,潛力總充滿了變數。

真是可惜,要是能被自己所用就好。

「重要的目標,是凌旭、鶴和唐天三個人。」小七的神情更加嚴肅,但是眼睛里泛著光。

張明赫回過神來:「他們三個應該很厲害吧。」

「非常的厲害1小七讚不絕口:「這三個人的天賦,只怕不比我們差。」

「真的假的?」張明赫一臉懷疑:「你要說唐天也罷,凌旭和鶴也有這麼強么?」

小七摸了摸鼻子:「凌旭的槍法,有點古代白羊座槍法的影子,他很有可能得到的是銀霜騎的傳承。」

張明赫呆了呆,旋即笑道:「那就有熱鬧瞧了,銀霜騎可是現在白羊座的死敵,難道要上演一場白羊傳承之爭的好戲?要不要我們把消息傳給白羊座?噢不,管這塊的是齊家,不能便宜齊山1

小七沒有理會一臉大驚小怪的張明赫,就當沒聽見。張明赫嘴裡的齊山,便是他們之中排名第三的齊山。

「能夠得到銀霜騎傳承的,不可能是庸材。」張明赫自言自語,他心裡已經把凌旭放到有資格和他平視的地步。

無論是傳承也好,秘寶也罷,越是高級,對武者的要求就越高。天賦、心性,缺一不可。

白羊座的歷史,幾乎就是銀霜騎的歷史,白羊座的輝煌,幾乎是銀霜騎的輝煌。白羊星辰槍,冠絕天下,這絕對不是自吹。

如果凌旭真的能把白羊星辰槍發揮光大,那他絕對有資格躋身當代最強武者的行列。

黃道十二宮的傳承,可不是什麼大路貨色。

當然,如果凌旭的天賦心性不夠,死了自然也沒人管。

「鶴是天後的侄子。」小七沉吟道:「天賦也非常出色,他修鍊的,應該是鶴派已經失傳的。」

「鶴派?」張明赫嗤之以鼻:「那樣的鄉下地方,也就那麼回事吧。他要回射手座,才會是我們的勁敵吧。」

小七瞥了他一眼,道:「鶴派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孱弱。典室第一百二十二排,第九個櫃的第七排,可以找到一本筆記。那是八百年前的一名武會長老田夏留下的筆記,記載中有提及到他和鶴真人交手的過程。」

「田夏?」張明赫英俊陽光的臉龐皺成一團,露出苦苦思索的表情:「好像有點印象。」

光明武會悠遠流長,長老無數,他自然記不清楚。

「田夏長老擅長大陽掌,在當年的次席長老中排第九。」小七對這些人物倒背如流:「他在六十二歲的時候,踏入聖域。」

「聖域1張明赫臉上露出認真的表情。

在任何一個時代,踏入聖域的,都是最頂尖的強者。封聖,是他們這些人的夢想,但是這條路艱險無比。別看他們個個才華橫溢,天賦驚人,又擁有別人難以企及的資源,但是能夠封聖的,也是少數。誰也不敢保證,最後自己都能封聖。

任何一位聖域,都值得尊敬。

「他一生與鶴真人交手三次,無一勝績。」小七平靜道。

張明赫不吭聲了,這樣強勢的戰績,有點嚇人。張明赫端正態度,便覺得自己確實小看鶴派了。每一個能夠開拓出一個星座的,都是強人。別看南天四十二宿在他們眼中是鄉下地方,但是它們當年的開拓者,在他們的時代,無一不是一方豪強。

張明赫雖然對武會的歷史沒有小七那麼精通,但是也知道武會可不是一直像當今這麼強勢,在歷史上武會衰弱的時代可有不少。就連他們的大對頭黑魂,甚至都有好幾次差點被人連根拔起。

英雄都在草莽。

「你仔細看葉老六身上的傷口,鶴那一劍留下的傷口,到最後都沒有癒合。」小七圓臉上的小眼睛閃亮閃亮,就像發現什麼感興趣的東西:「我研究過葉老六的血脈,想要在他身上留下難以癒合的傷口,很困難。葉老六的身體自愈非常強悍,我試了兩百種方法,最後能夠留下無法自愈傷口的,只有三種。」

「聽上去很厲害的樣子。」張明赫嘴裡嘀咕:「難怪井豪的長輩都不吭聲,這麼一群傢伙,以後要是成長起來,那可不得了。井豪未必幹得過他們吧。」

他也打消招攬這群人的想法。

阿莫里四人還好說,凌旭和鶴,一個身負頂級傳承,一個名門之後又天資聰穎,這兩人絕對不是他能夠招攬的。他也不敢,凌旭就是個大麻煩,招攬他就意味著和白羊座成為死敵。招攬鶴?估計天後直接一巴掌把他抽飛。

忽然間,他對唐天充滿好奇。以他的身份地位,都沒夠資格去招攬這兩人,那唐天憑什麼成為這些人的首領?

凌旭的脾氣火爆,鶴脾氣好點,但是世家弟子哪個不是眼高於頂,可兩人對唐天,竟然言聽計從。

「那唐天呢?」張明赫不由問。

小七深吸一口氣:「凌旭和鶴,雖然潛力很高,但實力在武會,並不算強。凌旭野路子的風格很重,顯然是自我摸索。鶴呢,這一點也很明顯,他身上看不到半點射手座的氣息,完全是鶴派的武技。據我所知,鶴派武技失傳得嚴重,看來鶴是剛找到鶴派真傳不久。兩人沒有名師指點,又缺乏足夠的資源,雖然憑藉天賦,實力不錯,但是和我們,還是有很大的差距。不要說葉老六可以完爆他們,他們如果在武會的學院,排名應該在兩百名左右。」

「但是,唐天和他們不一樣。」

小七的這句話立即吸引了張明赫的注意。

「唐天的實力,已經非常強勁,如果放在武會內的學院,排名大概在五十名左右。所以他才能夠在葉老六不斷受傷,損耗嚴重的情況下,狙擊葉老六。很難想象,一個沒有足夠資源,缺乏名師指點的武者,竟然能夠在這樣的年齡達到如此高度。」

張明赫呆了一呆:「五十名?你確定?」

光明武會和黑魂歷史非常悠久,對於年輕人的培養,摸索出一套非常出色的方法。正是得益於這套出色的培養方法,才有今天光明武會如此強勢的地位。

雄厚的資源、名師指導、充滿競爭的機制,光明武會排名前一百的學員,放在任何一個星座,都是頂尖的學員。他們每個人,都不是無名之輩。

「沒錯1

小七回答得很肯定,他的眼睛閃耀著異樣的光芒。

「但是,真正讓我感到驚訝的是,唐天是我見過,戰力構成最為複雜的武者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