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四十節唐天的火焰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突破自我后沒日沒夜的奔跑,他忘了他的身體疲倦到極致。他感覺自己的心在燃燒,身體在燃燒,然而熊熊燃燒的火焰,卻始終縈繞著一縷冰冷。 唐天的世界,很安靜,只有胸膛心臟跳動的轟鳴和如風箱般的呼吸。他...

唐天的身影,籠罩著一層若有若無的火焰,他的神情冰冷,讓人感到陌生。

他終於突破了自殺房么?

兵鬆一口氣,再也支撐不住,天空虎轟然崩碎,他一個踉蹌,從碎片里掙脫出來。葉朝歌的實力真是太恐怖,哪怕自己的實力不如以前很多,但是這樣的變態的傢伙,竟然才在光明武會年輕人裡面排第六位?

光明武會的實力有那麼強么?

不過,兵的目光落在唐天身上,緊張的神經松馳下來。

不光是他,凌旭也鬆了口氣。

好吧,在所有人眼中,若論起變態,神一樣的少年大概不遜色於任何人。變態對變態,這才是應該的好么?你們倆早點打得要死要活,我們看看熱鬧,喝個彩,鼓個掌,才是應該的好么……

好吧,雖然這傢伙來得晚了點,但好歹來了。

凌旭的神經松馳下來,他倒不怕死,但是鶴要是因為自己,而死在自己面前,大概自己連死都不會安心吧。

鶴……

面前的鶴,一動不動。

這傢伙傷不是太重吧……

凌旭心中感動、關切在不斷翻滾,然而到嘴邊脫口而出的卻是:「喂,裝腔作勢耍帥的傢伙,為什麼不拔劍?」

裝腔作勢耍帥……

鶴轉過腦袋,滿臉無辜:「劍有師祖的封印,實力不夠,拔不出來。」

凌旭恍然大悟,他一直以為鶴不拔劍是為了耍帥,原來是拔不出來。他身下的火烈鳥也精疲力盡,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憐惜地摸了摸火烈鳥的腦袋。

休息吧,那個變態來了。

沒錯,那個變態來了!

如果這群人之中,誰最有可能打敗葉朝歌,那隻能是唐天,那個永遠無法用常理能夠衡量的傢伙。

不過,這傢伙好像不對勁……

凌旭面色凝重地看著唐天,鶴的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兩人不約而同想起上次與蒙薇的那一戰,唐天出現過的古怪狀態。唐天戰後對當時發生了什麼,沒有半點印象。

眼前的傢伙,如出一轍。這個傢伙,身上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你就是唐天?」葉朝歌的聲音從天空遙遙傳來。

唐天沒有回答。

如雨點般的沙子打在地面,劈啪作響。殘破的褲腿包裹不住傷痕纍纍的腳,沙雨也未曾阻擋無聲而堅定的腳步。

腳掌踩著柔軟的沙子,火焰融化沙子,留下焦黑的腳印,隨後迅速被落下的沙粒掩蓋。

他忘了自殺房裡不眠不休的戰鬥,他忘了突破自我后沒日沒夜的奔跑,他忘了他的身體疲倦到極致。他感覺自己的心在燃燒,身體在燃燒,然而熊熊燃燒的火焰,卻始終縈繞著一縷冰冷。

唐天的世界,很安靜,只有胸膛心臟跳動的轟鳴和如風箱般的呼吸。他在心裡自言自語,像在對自己說,又像在對那一縷冰冷呢喃。

為什麼我的心像火一樣埃

因為我們要去南十字座,我們要一起變強,我們要踏遍天路。

因為我們的夢想,我們在星空下許下的諾言,大家都從未忘記啊!

別說痴心妄想,別說年少無知,別說結果已經註定。

別說,嘿,別做夢了!

我在和大家並肩戰鬥,我的心還在跳動,我的呼吸尚存,我還能摸到陽光聞到風的味道。

為什麼我的鮮血都要燃燒起來。

因為,南十字座還很遙遠,我又怎麼能倒在這裡?

因為,我還有那麼多的疑惑,我又怎麼能停在這裡?

因為,沒有那麼多的因為。

我只是渴望勝利!

我只是想告訴你,我是唐天!

我只是想告訴你,我一定會打敗你,踏著你的屍體前進!

唐天驀地抬頭,他目光中的戰意熾熱得讓人難以直視。轟,左手安好劍籠罩的藍色火焰,右手聖劍獄海黑炎暴漲,唐天的身形驟然消失。

葉朝歌心頭警兆忽生,極度危險的感覺,刺激得他渾身汗毛直豎。

第一次,他的臉色發生變化。

藍黑相交的十字劍光,倒映在他的瞳孔,葉朝歌本能地把劍擋在身前。

手中的長劍瞬間粉碎,一股難以形容的力量,擊中他的胸膛。

葉朝歌如同被抽飛的皮球,化作一道筆直的黑影,沒入沙丘。

咚!

巨大的衝擊力,讓沙丘直接炸開。

唐天懸浮在空中,冷冷地注視著地面。

當紅藍相交的十字在空中亮起,兵整個人就像被閃電擊中,大腦一片空白,很久很久以前的回憶湧上心頭。

少年坐在地上哭泣,一隻寬厚的手掌,摸了摸他的腦袋。

「小子,不要著急。青紅十字鐮,學起來是有點難呢。」

少年止住哭泣,仰起滿是淚痕的臉,囁嚅地問:「團長大人也練了很久嗎?」

「啊哈,這種事我怎麼會記得。」團長打著哈哈,但是旋即一臉嚴肅:「但是這招,你一定要刻苦練習,它的終極絕招,可是很厲害的。」

「終極絕招?」少年立即被吸引,滿眼好奇。

「嗯,它叫做。只有我一個人練成了,厲害吧!哇哈哈……」

「好奇怪的名字,為什麼它叫做天空和地獄的十字斬?」

「呃,因為它的橫斬是藍色,象徵天空,而豎斬是黑色,象徵地獄礙…」

天空和地獄的十字斬……

但是當發現唐天的十字斬,橫斬是黑色,豎斬是藍色,兵鬆一口氣,但是不知道為何,心底又有些失落。他免不了嘲笑一下自己,自己總是奢望團長大人能夠留下一點痕吧。

從震驚中恢復冷靜,兵的注意力立即敏銳許多。

唐天果然的實力,真的很強礙…

不過劍法來得很蹊蹺,上次召喚出聖劍獄海已經讓兵生出許多猜測,如今的雙劍十字斬,更非一般武者能夠用得出來。唐天除了基礎劍法,根本沒有學習其他劍法。

莫非,劍法傳承是封存在唐天的體內?

或者是封存在聖劍獄海里?

這兩種猜測,又要追溯到唐天那位神秘的父親,兵的心中很好奇,唯一有點遺憾的,大概就是剛才那記十字斬,不是天空和地獄的十字斬吧。

不過,葉朝歌可沒有這麼容易敗埃

兵暗自搖頭,他打算到時候回去找費老頭問問,葉朝歌身上到底是什麼血脈,竟然能夠承受如此致命的打擊,還完好無損,儼然就是不死之身。

沙丘炸開,葉朝歌重新飛上天空,他的模樣有些凄慘,胸口藍黑相交的十字印痕,十分駭人。

葉朝歌臉龐抽搐一下,胸口的十字印記,有兩股詭異的力量,在不斷地向他體內滲透。

果然不愧是這群人的首領,唐天比其他人更加強大。

而且……這群人,真是讓人期待埃

除了唐天,還有三個人傷到他,井豪、鶴和兵。井豪的劍芒被他的身體吞噬得只剩下不到一成,但這剩下的一成,卻異常頑固,牽扯了他差不多三成的真力。鶴是眾人之中,唯一在他身上留下傷口,而無法痊癒。兵的十字和唐天的十字,似乎有點相似,但力量要弱不少。

傷害最大的是唐天的十字。

唐天並沒有繼續攻擊,剛才那記十字斬,也讓他的消耗有些大,他的身體太疲倦了。

虛空暗炎有這威力,葉朝歌並不奇怪,但是……

他的目光落在唐天左手的安好劍,這把劍竟然也有如此詭異的力量。

只可惜,比起劍法,你還差得遠!

葉朝歌咧嘴一笑,隨手從銀寶瓶中取出一把鐵劍,抖了抖劍身,驀地一劍朝唐天揮去。

唐天右手的聖劍獄海同樣一劍揮出,虛空暗炎構成的劍芒和葉朝歌的無形劍氣撞上,發出一聲如同爆炸般的悶哼。

咚!

空中氣勁四溢,黑炎亂飛。

葉朝歌不動聲色,眼中閃過一道光芒。果然,唐天的劍法,有些生澀。普通人或許察覺不到,但是葉朝歌練劍多少年,一些細微不過的變化,都瞬間捕捉到。

「哈哈哈哈,去死1

厲聲長笑,葉朝歌劍氣如雨。

無形劍氣如雨點般撲向唐天,唐天冷哼一聲,雙劍橫駢堅斬,藍色劍芒和黑色劍芒同樣如雨點般朝葉朝歌撲去。

咚咚咚!

雙方的劍芒在兩人中間,轟然炸開。

一波波崩碎的無形勁氣和黑炎藍芒,如煙花般炸開。

唐天隱隱感覺有點不對,他的心神始終縈繞著淡淡的冰冷,這一絲冰冷,讓他敏銳異常。但是,燃燒的戰意充斥著他身體每個部分,這一縷冰冷,此時完全被像熔岩般火熱的瘋狂戰意佔據。

忽然,一道有些不同的無形劍氣,穿透藍黑劍芒,瞬間飛到唐天面前。

這道無形劍氣帶著淡淡的光芒。

原來陰謀在這裡!

唐天怒吼一聲,手中聖劍獄海,轟然黑炎暴漲,一劍橫斬!

雷炎劍芒和無形劍芒狠狠地撞擊一起,驚人的力量磁碰撞,耀眼的光芒瞬間讓唐天眼間白茫茫的一片。

一個揮劍的身影悄無聲息出現在唐天面前,葉朝歌!

唐天的嘴角浮起一抹筆得意的笑容,忽然怒吼:「安好1

左手的安好劍,陡然亮起同樣耀眼的光芒,猛地一劍刺出。

這一劍,唐天蓄謀良久,安好劍的力量和他體內真力,洶湧而至。

耀眼的藍色光芒瞬間在安好劍的劍尖,壓縮到只有拳頭大小的藍色光團,毫無花巧地擊中葉朝歌的劍。

轟!

安好劍尖的藍色光團,驟然爆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