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四十節唐天的火焰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11-07 17:30  |  字數:3723字

唐天的身影,籠罩著一層若有若無的火焰,他的神情冰冷,讓人感到陌生。

他終於突破了自殺房么?

兵鬆一口氣,再也支撐不住,天空虎轟然崩碎,他一個踉蹌,從碎片里掙脫出來。葉朝歌的實力真是太恐怖,哪怕自己的實力不如以前很多,但是這樣的變態的傢伙,竟然才在光明武會年輕人裡面排第六位?

光明武會的實力有那麼強么?

不過,兵的目光落在唐天身上,緊張的神經松馳下來。

不光是他,凌旭也鬆了口氣。

好吧,在所有人眼中,若論起變態,神一樣的少年大概不遜色於任何人。變態對變態,這才是應該的好么?你們倆早點打得要死要活,我們看看熱鬧,喝個彩,鼓個掌,才是應該的好么……

好吧,雖然這傢伙來得晚了點,但好歹來了。

凌旭的神經松馳下來,他倒不怕死,但是鶴要是因為自己,而死在自己面前,大概自己連死都不會安心吧。

鶴……

面前的鶴,一動不動。

這傢伙傷不是太重吧……

凌旭心中感動、關切在不斷翻滾,然而到嘴邊脫口而出的卻是:「喂,裝腔作勢耍帥的傢伙,為什麼不拔劍?」

裝腔作勢耍帥……

鶴轉過腦袋,滿臉無辜:「劍有師祖的封印,實力不夠,拔不出來。」

凌旭恍然大悟,他一直以為鶴不拔劍是為了耍帥,原來是拔不出來。他身下的火烈鳥也精疲力盡,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憐惜地摸了摸火烈鳥的腦袋。

休息吧,那個變態來了。

沒錯,那個變態來了!

如果這群人之中,誰最有可能打敗葉朝歌,那只能是唐天,那個永遠無法用常理能夠衡量的傢伙。

不過,這傢伙好像不對勁……

凌旭面色凝重地看著唐天,鶴的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兩人不約而同想起上次與蒙薇的那一戰,唐天出現過的古怪狀態。唐天戰後對當時發生了什麼,沒有半點印象。

眼前的傢伙,如出一轍。這個傢伙,身上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你就是唐天?」葉朝歌的聲音從天空遙遙傳來。

唐天沒有回答。

如雨點般的沙子打在地面,劈啪作響。殘破的褲腿包裹不住傷痕纍纍的腳,沙雨也未曾阻擋無聲而堅定的腳步。

腳掌踩著柔軟的沙子,火焰融化沙子,留下焦黑的腳印,隨後迅速被落下的沙粒掩蓋。

他忘了自殺房裡不眠不休的戰鬥,他忘了突破自我後沒日沒夜的奔跑,他忘了他的身體疲倦到極致。他感覺自己的心在燃燒,身體在燃燒,然而熊熊燃燒的火焰,卻始終縈繞著一縷冰冷。

唐天的世界,很安靜,只有胸膛心臟跳動的轟鳴和如風箱般的呼吸。他在心裡自言自語,像在對自己說,又像在對那一縷冰冷呢喃。

為什麼我的心像火一樣啊。

因為我們要去南十字座,我們要一起變強,我們要踏遍天路。

因為我們的夢想,我們在星空下許下的諾言,大家都從未忘記啊!

別說痴心妄想,別說年少無知,別說結果已經註定。

別說,嘿,別做夢了!

我在和大家並肩戰鬥,我的心還在跳動,我的呼吸尚存,我還能摸到陽光聞到風的味道。

為什麼我的鮮血都要燃燒起來。

因為,南十字座還很遙遠,我又怎麼能倒在這裡?

因為,我還有那麼多的疑惑,我又怎麼能停在這裡?

因為,沒有那麼多的因為。

我只是渴望勝利!

我只是想告訴你,我是唐天!

我只是想告訴你,我一定會打敗你,踏著你的屍體前進!

唐天驀地抬頭,他目光中的戰意熾熱得讓人難以直視。轟,左手安好劍籠罩的藍色火焰,右手聖劍獄海黑炎暴漲,唐天的身形驟然消失。

葉朝歌心頭警兆忽生,極度危險的感覺,刺激得他渾身汗毛直豎。

第一次,他的臉色發生變化。

藍黑相交的十字劍光,倒映在他的瞳孔,葉朝歌本能地把劍擋在身前。

手中的長劍瞬間粉碎,一股難以形容的力量,擊中他的胸膛。

葉朝歌如同被抽飛的皮球,化作一道筆直的黑影,沒入沙丘。

咚!

巨大的衝擊力,讓沙丘直接炸開。

唐天懸浮在空中,冷冷地注視著地面。

當紅藍相交的十字在空中亮起,兵整個人就像被閃電擊中,大腦一片空白,很久很久以前的回憶湧上心頭。

少年坐在地上哭泣,一隻寬厚的手掌,摸了摸他的腦袋。

「小子,不要著急。青紅十字鐮,學起來是有點難呢。」

少年止住哭泣,仰起滿是淚痕的臉,囁嚅地問:「團長大人也練了很久嗎?」

「啊哈,這種事我怎麼會記得。」團長打著哈哈,但是旋即一臉嚴肅:「但是這招,你一定要刻苦練習,它的終極絕招,可是很厲害的。」

「終極絕招?」少年立即被吸引,滿眼好奇。

「嗯,它叫做。只有我一個人練成了,厲害吧!哇哈哈……」

「好奇怪的名字,為什麼它叫做天空和地獄的十字斬?」

「呃,因為它的橫斬是藍色,象徵天空,而豎斬是黑色,象徵地獄啊……」

天空和地獄的十字斬……

但是當發現唐天的十字斬,橫斬是黑色,豎斬是藍色,兵鬆一口氣,但是不知道為何,心底又有些失落。他免不了嘲笑一下自己,自己總是奢望團長大人能夠留下一點痕迹吧。

從震驚中恢復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