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三十九節唐天駕到!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渾身一緊,但他旋即暴怒:「滾1 手中的長劍橫在胸前,鼓足真力。 金色刀芒斬上長劍。 轟! 如同太陽爆開,耀眼的金芒,讓天地一片白茫茫,什麼都看不見。 恐怖的真力...

鶴這一劍,快若閃電。

葉朝歌沒有閃避,他的眼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詭異紅色。

鶴的劍狠狠扎入他的身體,葉朝歌就像無力的布偶,瞬間被洞穿,從背後透出,帶起一蓬血雨。

兵的十字斬擊,如同重鎚,落在葉朝歌的背上。

明亮的十字,像印記一般烙在葉朝歌的後背。

凌旭的槍尖,在葉朝歌的大腿上炸出一個大洞,露出裡面斷裂的森森白骨。

韓冰凝的冰砂劍芒纏上葉朝歌的腳踝,他的腳踝迅速變成慘白,寒意如同極地的寒潮,迅速向葉朝歌身體的其他部位蔓延。

梁秋的黑白拳芒,滲入葉朝歌的體內,破壞著他體內的生機。

司馬香山如鉤的五指,毫不費力地撕裂葉朝歌的脖子,血柱飆飛得老高,葉朝歌的脖子耷拉下來,露出可怖的血肉。

如此順利的得手,讓大家一時都愣祝葉朝歌剛剛那麼兇悍,怎麼可能如此輕易就被打敗?

難道裡面有什麼陰謀?

但是看葉朝歌這模樣,誰也不相信他還能活下來。

「閃開1

兵的暴喝讓眾人都清醒過來,大家立即慌忙讓開。

率領豺狼兵團轟隆衝鋒的唐一,已經衝進一百米以內!所有人身上,都升起明亮的光芒,光芒合而為一,籠罩整支兵團,唐一高高揚起的斬馬刀,光芒濃郁得刺目。

每個人都被唐一衝鋒的氣勢震懾祝

兵團每個人身上的光團是真力激蕩至極亮起的光芒,對於眾人而言,如此光團只能算得上稀保可是當兩百個光團,合而為一,那股氣勢,如同汪洋般的洶湧撲面而來,卻讓人生出窒息之感。

這就是兵團,真力的海洋。

誰都知道,唐一接下來的一擊,必然石破天驚!

哪怕葉朝歌有什麼陰謀,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也不可能有半分生機。

等等,不對!

兵的瞳孔驟然一縮,耷拉著腦袋、血肉模糊的葉朝歌,竟然還飄浮在空中!如果死透了,這時應該墜落才對!

難道……這樣還沒有死透?

忽然,看上去已經死透的葉朝歌左手動了動,緊接著詭異的一幕,讓每個人都驚駭莫名。葉朝歌的左手突然揚起,摸到自己腦袋,然後把自己的腦袋扶正。

那些皮開肉綻的血肉,不斷地蠕動、生長。

轉眼間,他脖子上便完好如初。鶴那一劍留下的傷口,血已經止住,裡面血肉蠕動。拳頭大小的傷口,以驚人的速度縮小,但是當它縮小到劍核桃大小,便再也無法縮校

他的腳輕輕一抖,腳踝的冰晶便被崩飛,被凍傷的慘白消失得無影無蹤。

葉朝歌張開嘴,噴出一口煙氣,黑白分明,赫然是剛才滲入他體內的黑白拳芒。

所有人的臉色大變,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個怪物。

這傢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怪物啊?

就連永仙中,也看得呆在原地,他知道自家小舅子很厲害,但是沒有想到,小舅子竟然變態到這地步。

唐一同樣看在眼裡,若是平時,他一定會驚駭當常但是此時全力衝鋒,他腦海中沒有一絲雜念,周圍洶湧的真力,刺激得他血脈賁張,便是眼前真正是一個不死怪物,他亦心中沒有半點懼意。

百騎踏沙,勢若奔雷。

敵人越來越近,身後士兵的氣勢在不斷攀升,唐一恍如置身熾熱的洪流之中。

「殺1

怒髮衝冠的唐一,用盡全力,重重斬下。

「殺1

聲如滾雷,直衝雲霄,兩百把彎刀,轟然斬下。

天空中看得分明,所有的光芒,如同潮水般,急劇向唐一手中的斬馬刀彙集,唐一手中的斬馬刀如同染了一層金液。

金色刀芒飛出的瞬間,天空彷彿都暗了下來,天地所有的光芒都彙集在這道金色刀芒之中!

「滾1

葉朝歌厲喝,手中的劍,驟然消失,他面前的空氣,支離破碎。

無數無形劍氣,如同密集的暴雨,瘋狂地撲向金色刀芒。

啪啪啪!

無形劍氣碰上金色刀芒,立即爆裂,細碎的空氣細流,把金色刀芒周圍的攪得一片模糊,彷彿漾起水波。

葉朝歌瘋狂地揮動手中的劍,無形劍氣繼續瘋狂地撲向金色刀芒。

兇悍無比的無形劍氣,根本無法撼動金色刀芒,金色刀芒不知斬開多少記無形劍氣,除了光芒黯淡稍許,卻是硬生生出現在葉朝歌面前。

葉朝歌如同被危險至極的凶獸盯住,渾身一緊,但他旋即暴怒:「滾1

手中的長劍橫在胸前,鼓足真力。

金色刀芒斬上長劍。

轟!

如同太陽爆開,耀眼的金芒,讓天地一片白茫茫,什麼都看不見。

恐怖的真力,燃燒著每一寸空氣,細碎的氣流,如同鋒利至極的刀片,轟然向四周擴散,閃避不及的眾人,無不身上多了幾道傷口。但是每個人心中都鬆一口氣,如此狂暴的能量爆炸里,不可能有人能活下來。

「哈哈哈哈哈哈1

瘋狂的大笑從光團中響起,所有人臉色不由劇變,怎麼……怎麼可能?

光芒散盡,眾人這才看清楚。葉朝歌手中的劍只剩下半截,他全身都是血,如同剛才從血池中撈出來,鮮血沿著他的身體滴落。

他的臉上也全是血,鮮血汩汩從他額頭淌下,布滿他的臉龐,模樣說不出的可怖。

豺狼兵團除了唐一還端坐在馬背,其他人全都七零八落摔下馬背,近三分之一的人嘴角都溢出鮮血。唐一不能置信地看著天空中的葉朝歌,他不敢相信,這世上竟然還有人能夠擋下這一刀。

「誰能擋我?誰能擋我?」

瘋狂歇斯底里的咆哮帶著濃濃的殺意。

葉朝歌忽然停住咆哮,揚起手中的斷劍,臉上浮現獰笑。無數無形劍氣,從斷劍中噴涌而出,它們繞著劍身飛快旋轉,彙集成一道聲勢駭人的龍捲風,直衝天際。

「你們,去死吧1

斷劍驀地朝眾人一指,天空驟然一暗。

纏繞在劍身的無形劍氣,忽然化作七道洪流,朝眾人撲去。

凌旭目露絕望,剛才那一擊,把他最後一點真力消耗殆荊

要死了么?

死在這樣的強者手上,也不算辱沒吧……

可是,不甘心啊!

凌旭滿嘴苦澀,忽然,他眼前一暗,一個熟悉的黑色身影擋在他身前。

鶴……

「您好,我是鶴派弟子,您可以叫我鶴。」

「……真是抱歉,居然撞衫了……」

「……以後我就穿黑色的好了,實在抱歉呢……」

鶴……為什麼……

面前的黑色身影,如同一隻舞動優美的大黑鶴,便是此時,也瀟洒得令人眼紅,只有那一聲輕喝,肅穆堅定:「1

鶴劍帶起十二道劍影,如同黑鶴亮翅,豎起一道劍屏。

無形劍氣的洪流,轟然撞上劍屏。

兵出現在豺狼兵團前方,天空虎雙臂交叉,身形半蹲,一道十字光幕出現在他面前。

唐一身體一震,大人……

韓冰凝和司馬香山一左一右,出現在梁秋身側,韓冰凝劍光抹出一道冰牆,而司馬香山卻是丟出一團黑霧。

梁秋眼睛一下子紅了。

兩人知道他逃不掉,跑來幫他。

自己怎麼可以成為拖後腿的?

他頭髮根根直立,左掌漆黑如墨,右掌雪白如玉,雙掌緩緩平推,一道黑白交纏的光幕,擋在三人面前。

我豈會躲在你們身後,我年紀最大哩……

唐天在狂奔,用盡全力地狂奔,粗重的呼吸,如同扯動的風箱,他的大腦一片空白,他已經不知道他跑了多久。

他只知道狂奔,用盡一切力量的狂奔,就像本能。

他渙散的目光彙集起來,視野遠方的景色終於發生了變化。

新兵營!

那是新兵營!

…………

粗重的呼吸和心跳彷彿在耳邊轟鳴,汗水滑過木然的臉龐,唐天艱難地扯動著嘴唇。

終於要到了……

終於要到了!

一股不從何而來的力量,讓他的速度再增一分。空洞的眸子漸漸煥發神采,目光變得專註,他咧了咧嘴,無聲地笑了笑。

這熱身,真夠長礙…

對不起,大家,請再堅持一會!

只需要一會!

我來了!

疲乏像潮水般退去,唐天的眼睛一點點明亮,呼吸依然粗重,汗水依然浸體衣裳,但是,那戰爭的號角,已經在少年的心中吹響,那鮮血,已經開始沸騰。

所有的奔跑,所有的努力,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能夠踏上戰場,都是為了能夠與你們並肩作戰!

都是為了我們許下的約定!

都是為了屬於我們的勝利!

汗水滴落在新兵營的地板,一個頑強如烈火般的身影,跨過光門。

地下基地燈火通明,卻空無一人。

跨過光門的唐天沒有任何停留,一踏地面,騰空而起,朝著頭頂天花板撞去。

葉朝歌居高臨俯瞰下面眾人。

一縷血跡沿著鶴的手掌滴落,鶴身形一動不動,驀地噴出一口鮮血。

,蛛網般的裂紋,沿著天空虎表面迅速蔓延。

韓冰凝、梁秋和司馬香山三個跌飛出去,昏迷不醒。

「不錯的一戰。」葉朝歌咧嘴森然一笑:「不過,結束了。」

他揚起手中的斷劍。

轟!

突然的爆音,讓他頓祝

不遠處一座巨大的沙丘,毫無徵兆地炸開,數以萬噸的沙子,飛上數百丈的天空。

葉朝歌的瞳孔驟然一縮。

沙如雨下,一道模糊不清的身影,提著雙劍,緩緩從沙雨中,走出來。

「不好意思,來晚了。」

沙啞低沉的聲音,橫掃全常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