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三十八節圍攻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不祝可是如果坐視鶴被葉朝歌宰掉,那回去根本沒法交待。 葉朝歌的身影,終於映入大家的視野。 永仙中忽然飛上天空:「朝歌!且慢動手1 提著井豪的葉朝歌停了下來,眯起眼睛:「何事?」...

「剛才的烤肉味道不錯,好像有青雲木的香味,非常特別。」鶴一臉微笑。

他和永仙中在悠閑地前進,凌旭坐在火烈鳥背上,恢復體力。

永仙中的臉抽搐一下,心直淌血,沙漠里一片無際的沙丘,哪裡找得來木頭,無奈之下,他只好把自己一張青雲木的小茶几給拆了。青雲木價格極其昂貴,這樣一張小茶几,花了他二十萬星幣。他又花了十萬星幣,請名師精心雕刻,端真華麗不心。

這可是他用來表現自己格調不凡的利器,花前月下,品茗賞月,和美人們談談人生理想,何等快意!

可是……

他強自扯出一抹笑容:「賢弟喜歡就好。」

他現在開始絞盡腦汁思考怎麼補救,老師和射手座的關係非同尋常。每次老師談起天後的那股子語氣,泡妞無數的永仙中一直懷疑,老師十有八九心裡暗自仰慕天後,只是限於自己的實力,沒勇氣開口。花叢老手的永仙中對這種神情語氣,實在再熟悉不過。

當然,他可不敢向老師證實,要是老頭惱羞成怒,打斷腿那都是輕的。

老頭子絕對不能惹。

好吧,大丈夫能屈能伸,永仙中暗暗給自己打氣。

說實話,和鶴相處,其實非常愉快。鶴的修養性格,都無可挑剔,待人恭謙有禮,溫和好相處,永仙中暗暗稱奇。

唯一礙眼的,便是鶴身上殘破不堪的黑衣,證明他之前的經歷不同尋常。永仙中掌管著門派中的俗務,見多識廣,對鶴的評價更高。世家弟子資源本就雄厚無比,若是自己還能吃苦,那未來的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而且……永仙中瞥了一眼下面鳥背上的凌旭,此人實力亦是深不可測。他不禁對這夥人產生幾分興趣,這群人之中,聲名最著的,並非背景深不可測的鶴,亦非眼前實力非凡的凌旭,而是唐天。

那唐天,又會強到什麼地步?

永仙中不由大為好奇。

他亦沉得住氣,一路和鶴談笑風聲,完全看不到一點之前的劍拔弩張。

當三人抵達豺狼部落時,卻發現唐一的豺狼兵團,早已經返回。

看到唐一的豺狼兵團完好無損,鶴和凌旭鬆一口氣,而永仙中的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章正的燕尾營永仙中自然不會放在眼裡,但在北天十九洲,亦算得上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竟然如何就敗了?

忽然,鶴轉過臉龐,投向另一側,目光凝重。

轉眼間,遠處連綿的沙丘,出現幾個小黑點。

「準備戰鬥。」

鶴的清喝,讓眾人心中一凜。

就這一會功夫,眾人看清來者,天空虎提著阿莫里和梁秋,韓冰凝和司馬香山跟在身後飛快地奔跑,那模樣,絕對不像戰勝歸來,可是幾人身後,又沒有看到人影。

幾個起落間,兵他們便到了幾人身旁。

「葉朝歌來了。」

兵的話,讓鶴和凌旭臉色為之一變。

「井豪敗了?」凌旭沉聲問。

「嗯。」兵沒有廢話:「他就在後面,他在等我們匯合,然後把我們一起幹掉。」

大家的臉色立即變得奇差無比,在場的諸人哪一位不是眼高於頂、性子桀驁不馴的傢伙?

「真是好大的口氣1凌旭忍不住冷哼。

出人意料,兵道:「他有這樣的實力。」

鶴和凌旭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兵的實力深不可測,眼光更是老辣,為話顯然不像是在開玩笑。

兵把手中的阿莫里丟了下來。

「阿莫里受傷了?」鶴連忙問。

「接了葉朝歌一劍,有點脫力。」阿莫里已經回過神來,垂頭喪氣。但是他雙掌被葉朝歌那一劍震裂,鮮血淋漓,看上去可怖,實際上傷勢卻不並重。但是想想這麼多人,就自己受傷,阿莫里頓時覺得面上無光。

鶴和凌旭對視一眼,葉朝歌一劍,竟然讓阿莫里脫力!

阿莫里天生神力,再加死亡特訓,那一生蠻力,何等驚人,硬接葉朝歌一劍竟然脫力。這葉朝歌的劍,竟然會重到什麼地步。

兵沒有看到唐天,心中有些失望,但是很快他便調整情緒,在戰場上各種意外情況都有可能發生,但戰鬥總是要繼續下去。

兵把阿莫里丟給趕過來的火瑪爾,讓他們回到寨子里去。

兵注意到永仙中,沒有說話,只是朝唐一瞥了一眼。

唐一沒有靠近,而是率領豺狼兵團,停在距離眾人兩百米開外。

「永兄,還請在一旁觀戰。」鶴平靜卻又不容置疑道。

永仙中滿嘴苦澀,雖人不知道葉朝歌的脾氣,他還不知道嗎?葉朝歌一旦殺紅了眼,根本沒有人能攔得住,就是他老爹葉久也攔不祝可是如果坐視鶴被葉朝歌宰掉,那回去根本沒法交待。

葉朝歌的身影,終於映入大家的視野。

永仙中忽然飛上天空:「朝歌!且慢動手1

提著井豪的葉朝歌停了下來,眯起眼睛:「何事?」

永仙中對於自己這位小舅子,一直相當發悚。被葉朝歌充滿殺意的目光一瞪,頓時心頭一顫,但是今天也只有硬著頭皮道:「鶴是老師故交,還請朝歌……」

葉朝歌對於鶴這個名字,沒什麼印象,淡淡道:「你帶他走。」

永仙中鬆一口氣:「多謝朝歌1

就在此時,耳畔卻響起鶴平靜的聲音:「多謝永兄好意,不過,鶴雖然實力平平,卻不打算棄友逃命。」

永仙中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如何勸導,鶴的語氣平靜至極,亦堅決至極。

「哈哈,別人不領情!你滾一邊去,不要在這礙殺礙腳,小心我連你一起殺了,讓我那妹妹只能守寡了。」葉朝歌語氣森然,殺氣四溢。

永仙中知道,小舅子說的這話,不是在開玩笑。

無奈之下,他只好退到一旁,心中卻打定主意,待會想辦法從朝歌手中救下鶴。

鶴的手握上劍柄,神色肅穆。他知道面前的敵人,何等恐怖!

但是他沒有半點退縮,凌旭剛剛經歷一場大戰,唯一實力保存完整的,就只有他。主攻的任務,他責無旁貸。和唐天他們在一起,鶴從來沒有擔任過主攻的任務。唐天和凌旭都是好戰份子,更多的時候,他都是負責清理戰常

他半點也不介意。

但是,當需要他挺身而出的時候,他亦不會有半點猶豫退縮。

腦海不同浮現遇到唐天他們之後的經歷,趕車、整理、記帳各種雜事,對於一位曾經立志光鶴派的少年來說,這是想也未曾想過。

不過,一切都是如此理所當然,一切都是如此不知不覺。

山中孤獨的生活,強勢的姨母,沒落的鶴派和父親的遺願,像沉甸甸的擔子,壓在他身上,養成鶴內向的性格。他從小沒有夥伴,他耀眼他出色,他努力地做著他能做到的一切,武技、禮儀各方面,他都完美無缺。那些羨慕的目光,無法讓他有半點快樂。

可是,現在很開心埃

真的很開心。

他知道天原來這麼藍,陽光原來這麼美好,還有那麼多很蠢很二的事情可以做,夢想還可以這樣美好地去實現。

鶴的心,卻異常空靈,手中的鶴劍,彷彿也生命一般,在回應著他。

葉朝歌眼前一亮:「有點意思1

他驀地揮出一道無形劍氣。

鶴眸子陡然寒芒一閃,身如驚鴻鶴影,手中的鶴劍,亦是不閃不避,一劍揮出。

一道白色劍芒瞬間出現葉朝歌面前,葉朝歌腦袋一偏,一抹血痕,出現在他臉頰。

「快劍1

他鬆開手中的井豪,井豪像沙包般掉在沙丘上。葉朝歌伸手往自己的臉頰一摸,看到手指上的血跡,用舌頭舔了舔。

就這一會功夫,凌旭、兵、韓冰凝、梁秋、司馬香山已經站好位置。

「難怪你們不死心……」

葉朝歌臉上浮現狠戾的笑容。

就在此時,鶴動了,身隨劍走,猶如一隻撲擊的黑鶴,全身的精氣神,都彙集在這一劍!

劍尖陡然亮起耀眼的光芒,他驟然消失!

幾乎同時,所有人都動了。

一蓬火焰之中,一點寒芒猶如星辰,凌旭鼓起全身稍作真力,這一槍沒有半點保留!

天空虎如同一道藍色閃電,出現在葉朝歌身後。左右雙臂交叉,一個耀眼的十字,帶著驚人的氣勢,朝葉朝歌人後背印去。

一蓬透明的極細冰晶組成的劍芒,從韓冰凝劍上飛出,直取葉朝歌的雙腳。

梁秋一聲沉喝,全身真力鼓盪,仿若極其吃力,緩緩推出雙拳。一黑一白兩團拳芒轟然飛出,朝葉朝歌飛去。

司馬香山如同一縷煙霧,出現在葉朝歌的腦後側,五指如爪,悄無聲息朝葉朝歌腦後抓去。

而遠處的唐一,轟然率領兵團開始衝鋒。

兩百米的距離,對於唐一來說,是衝鋒的最好距離。

剛才天空虎投過來的一眼,他就明白了兵的打算。所有人的攻擊,都是為了吸引葉朝歌注意力,而真正一擊致命的殺招,卻是唐一率領的豺狼兵團。

衝鋒無雙的唐一,最適合扮演最後絕殺!

唐一的精神無比的集中,他知道,自己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

這次出手,關係所有人的生死。

手中的斬馬刀,高高舉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