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三十五節恐怖葉朝歌

作者:方想  |  更新時間:2013-11-01 10:45  |  字數:3822字

一顆顆米粒大小的銀色光團,從井豪周身的銀光中緩緩升空。一粒粒銀芒,猶如一顆顆星辰,懸浮在井豪的頭頂。

井豪溢著鮮血的嘴角,輕輕揚起。

他頭頂上方的銀芒,如同磁鐵般被他手中的長劍吸引,拖曳出一道道明亮銀芒光痕,向他手中的長劍飛去。

手中長劍輕輕一劍刺去。

「劍光尺束。」

輕吟微不可察,無數銀芒沒入劍身。

葉朝歌的瞳孔驀地圓睜,他心頭升起強烈的危險感。

一點銀芒,在井豪的劍尖綻放,一道筆直的銀色光束,激射而出。

不好!

葉朝歌駭然色變,本能向右一閃,但光束比他想像更快,噗,血花在他的胸膛綻放,飛濺起的血滴在空中翻滾,時間好像變得緩慢。

葉朝歌睜大眼睛,滿臉不能置信。

不可能……

銀色光束貫穿他的胸膛,留下一個拇指粗的洞口。

自己竟然沒有躲開……自己的速度,怎麼可能沒有躲開?

簡直像光一樣快啊!

果然不愧是無雙武技,太讓人興奮了!

「哈哈哈哈哈哈!」

葉朝歌仰天狂笑,他的胸膛鮮血噴涌而出,把他衣服浸透他卻狀若未覺,蓬亂卻硬如鋼絲的頭髮在空中顫動,他像遇到極開心的事。

他止住長笑,兩眼放光地看著下面的井豪。

「井豪,你果然沒有讓我白等!」

銀芒籠罩中的井豪,神色肅穆,面對狀若瘋狂的葉朝歌,他沒有半點畏懼。他不是一個喜歡放大話的人,他也不是一個喜歡說出自己的想法的人,但他會默默地磨礪自己的劍技,他會默默堅持自己的信念。

哪怕在以前,面對光芒萬丈的葉朝歌,他亦從來沒有畏懼和敬仰過,他就像山中的磐石,沉默無言,卻自有他的天地。

他再強亦只是他,我再弱亦是我。

有自己的目標,那就去實現它,語言總蒼白無力。

我走的永遠只是我自己的路。

井豪沉靜的眸子里,翻騰著他的豪邁和驕傲,他揚起手中長劍,周身銀光忽然飛出無數細若髮絲的銀痕,撲向他手中的劍。

葉朝歌揚起手中那把布滿傷痕的鐵劍,高舉頭頂。

眼中閃過一絲厲色。

一劍斬下!

幾乎同時,井豪一劍刺出!

比剛才粗壯數倍的銀色光束從劍尖噴涌激射而出。

轟!

銀色光束比葉朝歌的無形劍氣要快得多,無形劍氣剛飛出數丈,就被銀色劍光直接撞上。

兩股力量無一不是極強,轟然對撞,激起的勁氣威力極其驚人。離得近的葉朝歌沒來得及閃躲,整個人直接被氣浪掀飛,飛出數十丈遠。

「過癮!」

傷口被撕裂的葉朝歌興奮無比,倒飛半途中,強轉身形,手中鐵劍再次揮出。

劍身以驚人的頻率劇烈顫抖,劍身周圍生出無數密集無比的空氣波紋,一塊指甲蓋大小的裂紋從劍身上崩裂,它剛脫離劍身,便啪地崩成一蓬細小的粉塵。

嗡!

無形劍氣再次與井豪的劍光尺束撞上。

嘭!

銀色光束炸得粉碎,井豪悶哼一聲,身形猛退。砰砰砰,每一步都重若千鈞,腳下沙丘直接炸開,揚起漫天沙漠。

葉朝歌手中的鐵劍不堪重負,從中斷裂,他身上也被鋒利的氣流割得遍體鱗傷,鮮血直流。

他絲毫不在意,亢奮無比,猛地向下俯衝。

「哈哈哈哈!再來!」

借著俯衝之勢,揚起手中的斷劍,一口氣揮出十劍!

井豪嘴角溢血,渾身衣衫破碎,怒喝一聲:「劍光尺幕!」

洶湧的銀光噴涌而出,從劍尖直衝天幕,井豪雙手握劍。

迎著俯衝的葉朝歌,一劍斬出!

咚咚咚!

劍光與無形劍氣每一次撞擊,井豪握劍的雙掌都是一顫,他怒目圓睜,用儘力氣,硬生生斬下!

堅斬的光劍化作一片浩瀚的銀色光幕,把葉朝歌籠罩其中!

光幕觸及地面。

轟!

井豪面前絢爛的銀光,揚起無數沙塵,遮天蔽日。

沙塵散盡,井豪面前出現在一條寬逾數丈的筆直深溝,通往遠方,望不到盡頭。

嗬……嗬……嗬……

井豪喘著粗氣,汗水從他身上蜿蜒而下,他握劍的雙掌不自主地顫抖,大腦一片空白,全身真力被這一劍抽空,他連動一根手指的力氣都沒有。

啪啪啪!

他身上驟然爆綻無數血花,剛才那十記無形劍氣的衝擊,他渾身血肉被震出上百道細小傷口。只是這一劍井豪用上全力,全身肌肉繃緊有如鋼鐵,血液留不出來。此時鬆了勁,這些傷痕立即被鮮血撐爆。

勝利了嗎……

井豪腦海中最後一個念頭,眼睛失去焦距。

他像一根木頭樁子一頭栽倒在沙丘上。

「呼……呼……呼……」

一個渾身是血的身影從那道數公里長的深溝中掙扎出來,赫然是葉朝歌。他看上去亦是凄慘無比,渾身是血,沾滿沙子,最觸目驚人的傷口,是從左肩一直到右腹,幾乎開膛破肚,鮮血淋漓。

他手中的劍,只剩下一個劍柄。

「我……果然沒有白等……」

葉朝歌一步步朝井豪挪去,他臉上並沒有半傷痛楚,反而說不出的愉悅。

「可惜,還不夠,還不夠,你的仇恨不夠強,這樣你就能變得更強,這樣我才能有一個更強的對手!」

葉朝歌自言自語。

他身上的傷口,以驚人的速度恢復,等他走到井豪面前,身上已經完好如初,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