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無雙 玄幻魔法

天路無雙 第三百三十四節勝利的理由

作者:方想

本章內容簡介:聲嚎啕大哭。 對面的「唐天」獃獃地看著他。 「大家那麼好……大家那麼好……說好的……我們說好的……」 唐天抬起頭,他狠狠地抹了把眼睛,住止哭泣。 他的眼睛里,像有什麼東...

那時風如歌,那時戰旗揚,那時硝煙染。

思緒飛揚,戰意如燃。

駕駛著天空虎的兵,視野兩側的景色拉成無數斑斕彩絲,天空虎的速度已經攀升到極致。背後的翎翼掠過空氣,急劇地顫動。

兵的撲克臉波瀾不驚,沉靜如常,半弓身體的天空虎,雙臂忽然如同翅膀張開。

嘶嘶嘶!

空氣摩擦聲響亮起來,強烈的高溫,讓天空虎的虎爪開始通紅,像剛剛從爐火中取出來。通紅和高溫以驚人的速度,沿著天空虎的雙臂蔓延。

天空虎的身體徹底舒展,如同一道筆直的槍。

高速前進的天空虎身體驟然模糊,化作一道青紅相交的十字,一頭扎入敵人之中!

就在青紅十字鐮亮起的瞬間,皇甫宏的臉色就變了。這架藍色的機關武甲,是他關注的重點。重裝兵團是一支半機關兵團,身為主將,皇甫宏對機關術的了解遠非普通武者可比,他一眼就看出這架藍色機關武甲的不凡。

然而,當青紅十字鐮出現時,還是把他嚇一跳。

驚駭之餘,他的反應亦是極快。

最前方的武者架起大盾,層層布防,轉眼間,光芒以驚人的速度向盾面彙集,化作一面光盾牆。

青紅十字鐮狠狠撞上光盾牆!

乒!

清脆得像玻璃破碎,光盾牆當場炸得粉碎,無數細小的碎芒如雪花般四下飛揚。

青紅十字狠狠扎入隊伍之中。

重裝兵團身上的鎧甲就像紙糊一般,被切割得四分五裂,斷肢和鮮血橫飛。

嚴整的隊形,被犁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皇甫宏的眼睛剎那充血,這些士兵每一位跟著他都有很長時間,轉眼間就倒下十多人。大小戰這麼多次,重裝兵團還沒有一次損失如此慘重。

其他士兵也紅了眼,近戰類的武者,爭先恐後地撲上去。而那些遠戰的武者,完全顧忌真力的消耗,攻擊如雨點般撲向天空虎。

天空虎陷入重圍。

自殺房。

唐天渾身是傷,喘著粗氣,他手持聖劍獄海。

他面前的「唐天」,同樣渾身是傷,同樣喘著粗氣,同樣手持聖劍獄海、

唐天已經記不得,自己和對方交戰過多少次,每場戰鬥,都是勢均力敵,每一場戰鬥都像沼澤一般,艱難得令人窒息。

他到現在,還沒有想到,怎麼才能勝利。他嘗試了各種辦法,比如他成功地激活了紅眼睛,召喚出聖劍逛游。但是對方竟然同樣激活紅眼睛,同樣召喚出聖劍獄海。

唐天用盡一切力氣,想讓自己變得更強,他的進步驚人。他甚至找到控制虛空暗炎,召喚聖劍獄海的辦法。

然而,擁有他同樣意志,同樣信念的「唐天」,進步同樣驚人,「唐天」竟然也召喚出聖劍獄海。

怎麼樣才能勝利?

唐天從一開始的信心十足,到現在的迷茫。他想盡了一切辦法,但是無論他想到什麼辦法,對方也能想到。

唐天抬頭看了一眼頭頂,上面顯示,他到這裡已經過了九十天。

等等!

九十天!

他的瞳孔驟然一縮。

這裡面的九十天,相當於外面的十八天!

十八天!

唐天就像被閃電劈中,他的大腦一片空白,手足冰冷。按照兵的預計,他最多只有十八天的時間。

「……如果你錯過了這場戰鬥,凌旭會死,鶴會死,阿莫里會死,韓冰凝會死,梁秋會死,司馬香山會死,火瑪爾會死,整個豺狼部落會被夷為平地,沒有人會活下來,所有人都會死……」

兵的話在他腦海中回蕩,唐天的眼睛失去焦距。

所有人都會死……大家都會死……

前所未有的恐慌和絕望湧上他的心頭,他的臉色蒼白如紙,身體顫抖著。

不,兵一定是誇大其辭……

凌旭那麼強……

鶴也很厲害……

還有兵,總是有那麼多辦法,他是戰術大師礙…

還有阿莫里他們……

可是……可是,為什麼我會這麼難過?

為什麼……

大家都會死……不……

渾身顫抖的唐天本能地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握著手中的聖劍獄海,就好像這是他救命的稻草。

凌旭雖然脾氣暴躁,但是遇到戰鬥總是第一個衝上去。鶴永遠那麼好說話,做什麼都願意,大家的瑣事都是他一手包辦。兵大叔雖然喜歡吹牛,但是辦法多多。阿莫里有點蠢,最好騙。韓冰凝不喜歡說話,但是人很善良。梁秋是和事佬,又穩重,什麼事交給他都很放心。司馬香山把自己搞得陰陽怪氣,其實就是嘴毒了點。

還有唐一,火瑪爾……

好不容易,大家走到這裡……好不容易……大家都那麼好,都那麼值得信賴,大家都在拚命,大家都在戰鬥,大家都是因為他,才戰鬥的啊,都是為了他……

說好的並肩作戰……

說好的大家一起到南十字座……

說好的大家一起變強……

說好的……

唐天再也忍不住,眼淚奪眶而出,他哇地一聲嚎啕大哭。

對面的「唐天」獃獃地看著他。

「大家那麼好……大家那麼好……說好的……我們說好的……」

唐天抬起頭,他狠狠地抹了把眼睛,住止哭泣。

他的眼睛里,像有什麼東西在綻放。

「不要,我不要大家死,不要,絕對不要。」

「無論如何1

唐天一邊對自己說,一邊用左手取出安好劍,右手握著聖劍獄海,目光緊緊盯著對面的「唐天」。「唐天」感受到他的氣勢,露出戒備的神情。

唐天右腿後撤,沉腰立馬,身體微伏。

「我一直找不到戰勝你的理由,現在我找到了。」

唐天咬牙切齒,面目猙獰。

「你確實和我很像,但是,你沒有可以為他們去死的夥伴。」

「而我有1

唐天一字一頓,他毅然將體內孔雀明王眼的冰藍心和紅眼睛的虛空暗炎,轟然對撞!

「我在想?為什麼他會用虛空暗炎和冰藍心?而不是其他?除了兩者性質截然相反之外,一定還有深層的原因……」

費老頭說過話,唐天一直記在心中。

轟!

唐天身上驟然爆發出無比耀眼的光芒,光芒如此熾烈,就連自殺房的空間都在顫抖。

唐天彷彿被扯進一個黑暗的虛空,瞬間失去意識。

忽然,他的嘴角詭異地彎起一抹冰冷的笑容。

唐天自言自語,卻是一個冰冷陌生的聲音。

「呵,你是如此渴望勝利么?連死都不怕?」

「為了別人犧牲性命,真是愚蠢的想法。這個世界就是自私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為了他們去死,你能得到什麼呢?」

「真是無奈埃你死了可不符合我的利益,既然如此,那就來吧。」

那就來吧……那就來吧……

空中回蕩著迴音。

唐天身體一顫,全身突然冰冷刺骨,他一個激靈,陡然清醒過來。

好像……剛才打了個盹?

周圍的黑暗,如潮水般褪去。

他感覺自己的腦海中多了一些東西。

無比強大的力量,刺激著他的身體,他的丹田池,變成藍黑交加的火池。一藍一黑兩道火焰從丹田池噴起,鑽入他的經脈。

他的左手安好劍無聲升起藍色冰焰,右手獄海同時升著黑色火焰。

幾乎本能一般,唐天雙劍交叉。

藍黑十字,轟然暴綻!

井豪和葉朝歌戰況激烈無比,兩人如同兩道虛影,在空中一觸即分,但每一次碰撞,都會產生驚人的空氣波紋,如刀般鋒利的氣流席捲周圍一切。

「哈哈哈哈哈!井豪,你就這點實力?」

葉朝歌狀若瘋顛,手中的鐵劍,重逾千鈞,偏偏奇快無比。

「你就這點實力?」葉朝歌面目猙獰,怒聲咆哮:「我等了你這麼久,你竟然就這點實力?你太讓我失望了!沒用的廢物,就應該死1

憤怒的葉朝歌一劍揮了,人和劍驟然消失在空中。

井豪瞳孔一縮,下意識地橫劍擋在胸前。

一團虛影撞在劍上,井豪喉嚨一甜,如同被木捧抽飛的皮球,直接橫飛出去。

「死死死死1

怒吼聲從頭頂響起,身體失去控制的井豪咬牙揚起手中的劍。

鐺!

恐怖無比的力量從劍身上湧來,井豪倒飛的身體在空中一折,被狠狠抽進地面。

轟!

下面的沙丘炸開。

葉朝歌飄浮在半空中,臉上儘是怒意。

「廢物都該死1

他驀地揚起手中布滿傷痕的鐵劍,朝下方井豪墜落的位置,遙遙一劍劃去!

嗡!

鐵劍劃過空氣,帶起令人頭皮發麻的低沉嘯音。

沒有任何光芒,地面的沙丘,轟然炸開。

沙幕揚起數十丈高,聲勢駭人至極。

忽然,一抹銀色光芒在漫天沙幕中亮起,若有若無的劍鳴,縈繞在空中。

葉朝歌周圍的空氣,都在劇烈的顫動。

葉朝歌不驚反喜,臉龐愈發顯得猙獰,他肆意狂笑:「哈哈哈哈!井豪,讓我看看你的真本事,你的無雙武技呢?我早就等得不耐煩了1

他的雙目布滿血絲,他舔了舔嘴唇,瘋狂而冷酷。

「井豪,我不會殺你,我會把這個星球屠得乾乾淨淨。很生氣吧,生氣吧!憤怒吧!仇恨讓你脫胎換骨,哈哈哈哈,那樣的話,你會強大到讓我興奮吧1

下方的銀光越來越高,空氣的低鳴,一個渾身籠罩在銀光的身影,出現在葉朝歌的眼中。

銀光籠罩的井豪,嘴角溢出鮮血,他的表情卻莊嚴肅穆,揚起手中的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